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湖南永兴本地知青编写的一本知青回忆录,书名为《曾为知青》。文中描述了永兴当地知青在当年的件件往事,勾引起读者对当时情景的缕缕回忆。是一本有一定价值的文史资料。欢迎璨多的永兴知青上网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湖南知青各地知青永兴知青 → [转帖]谈何永洲的本色散文写作


您是本帖的第 839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谈何永洲的本色散文写作
李政协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372
积分:25153
注册:2005年12月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政协

发贴心情
[转帖]谈何永洲的本色散文写作

泥土的气息和心灵的芬芳

——谈何永洲的本色散文写作

                                                      作者:黄菲

初读何永洲的散文,犹如感受拂面而来的田野之风,夹杂着青草和泥土的味道,那在山野劳动的火热场景,乡村宁静夜晚的繁星点点,粗俗直白的乡下俚语,那凝结在偶然的感叹和笑声中的点滴故事,或粗犷或细致;再读,却无端地多出一股忧思,看似平常的叙述背后寄予着作者的悲悯的关怀和沉重的思考。他为我们展现了一个清晰自然的乡村世界:淳朴善良的百姓以及他们的日常生活;他又把我们引入一个美好的心灵世界:回忆、感悟以及一切喜怒哀乐。

一、来自泥土的气息

“想起农村那些人那些事,就止不住那难以名状涌向心头的乡音乡情,就好想用真话说出那些真人真事真心真爱真情。于是,便有了《想念花嫂》这个集子。”何永洲在《想念花嫂·自序》中如是说。散文的创作离不开独特的生活经历和感受,作者对自己的家乡以及家乡的人民最为熟悉,他在他们身上倾注了自己满腔的创作热情。乡村的夜景在他笔下是那么美丽:“渐渐地月儿照到瓜棚顶上,透过棚盖儿射下的光泽,斑斑点点,时隐时现……”《想起瓜棚》;《故乡的粥趣》用诙谐生动的笔调写了故乡人一日三餐朝朝夕夕对粥的依赖和四季粥俗。深入生活才能更好地表现生活,何永洲对农村生活的体验和关注使得他对农村中流行的生活谚语信手拈来,如“洒了雄黄酒,百虫都远走”,“屋前屋后,种瓜种豆,水肥轻便,旱涝保收”,“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地里活儿啥也不懂”,“乡村三月闲人少,忙了蚕桑又插田”,这些语言给他的乡情散文更添“乡”味。

描写农民生活的艰难、关心农民问题是何永洲的散文的主旋律。在《旧衬衫风波》中,“我”因家境贫寒,一件衣服不知要穿多少年,也不知缝了多少补丁,因为奶奶从衣柜里翻出一件补了两个补丁旧得发黄的白衬衣给“我”,二婶知道后认为奶奶偏心,和奶奶吵了起来,后来妈妈也和二婶大吵;《想起土灶》中,母亲因炒菜时不小心碰倒了花瓷油罐,那点油真来之不易啊,母亲心疼地哭了,父亲回家看见满地瓦片,火冒三丈,一巴掌打得母亲叫喊不止。这些文字似乎有一种震撼灵魂的力量,让人掩卷遐思,思索久远的过去和现在,也许就算故乡曾经贫穷、愚昧甚至满目疮痍,但她始终是作者心灵深处永远珍藏的一壶老酒吧,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在很多篇章中,作者针对目前身边农民存在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二、心灵开出的馥郁之花

追求美是人类的天性,在何永洲的散文中,我深深感受到一种来自心灵的大胆裸露和呼唤,还原了散文本来的直露和率真。《想起瓜棚》中,在饥肠辘辘穷得叮当响的日子里,父亲总是把主粮让给孩子们吃,而自己却只吃瓜,无私的父爱被诠释得淋漓尽致,最是让人难忘;《第一次作贼》中那几个天真顽皮的孩童偷梨的故事读来让人忍俊不禁,当他们被发现后都赶紧跑,“唯有甲司令为保护同伴儿,来不及躲避,忙乱中将头和腰钻进梨树边的冬茅草里,屁股还露在外面哩!主人匆匆赶来时,朝司令屁股上就是一巴掌……”《偷书》中,作者毫不隐晦地讲述了自己小时候偷书的经历,经历虽平常,而留在读者脑海中那个渴望知识的偷书男孩的形象,在眼前久久挥之不去。作者笔下那一个个童年的故事就像是回忆的河流因激荡而产生的浪花,每朵浪花代表一个故事,每个故事蕴藏着它独特的美。

何永洲的散文,充满淳朴亲切而厚道之气,像山泉一样清澈、甘甜、沁人心脾,很容易让读者感受到人性的善。在《上街看“丑”女》中,作者表达了对漂亮但肤浅自私之类女人的不屑,以为那些外表平凡但内心善良的女人要美得多:“她们必须花气力修养自己的人格,培养自己的能力,不畏艰难强化自信,塑造一种令人钦佩的内在美”。《第一次当“官”》中“我”组织村民义务为一纯女户犁田、莳田、买化肥;《穿补丁衣上高中》中的班主任本着一颗赤诚的心,润物细无声地教育和帮助学生。在很多散文中,作者还通过对过去艰苦生活的回忆,唤起读者对今天幸福生活的珍惜。《补丁》由“三八”妇女节妻子参加节日活动时在穿戴方面受到女同事的奚落,引发了自己关于小时候穿着补丁裤子上学因补丁掉了而出丑的回忆,但从此自己不但学会了补补丁,并且有了自己的专用针线包,作者由衷地感慨道:“在当今物欲横流、光怪陆离的物化社会中,量力而行不与人攀比,莫忘那些补丁衣,莫忘屁股上的洞。”“想起农村那些人那些事,就止不住那难以名状涌向心头的乡音乡情,就好想用真话说出那些真人真事真心真爱真情。”作者的叙述娓娓道来,不假雕饰,却又以坚定的立场构成了对时代流弊的批判。正因为这样,他的散文具有了一种率真、正义、淳朴之气。

三、诙谐中见真情

诙谐是何永洲散文所呈现出来的又一特色,他擅于以冲淡的语气、轻松的笔调记叙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让读者从阅读中得到乐趣。《想起花脸》中的“我”年轻时性格十分内向,特别是与姑娘接触时,就格外坐立不安,在相亲前“剪头、洗头、梳头、刮胡子揩膏粉配眼镜……我整整忙了三天三夜还嫌自己准备不充分”,偷偷跑进供销社,买了一瓶正宗雪花膏,“像刷墙壁那样将整个脸儿刷得又白又厚实,一直到喉脖肩根。”但是在见到姑娘时,“我的‘害羞症’复发了,当姑娘问及我的基本情况时,我就像背诵入党简历那样一字不漏恭敬作答。双手时而抓耳,时而挠腮摸鼻子,不知往哪放是好,弄得姑娘捧腹大笑……原来,我脸上那太多太厚的雪花膏被抹去几处,满脸一块黑一块白成了花脸儿”。作者用诙谐的笔调形象而生动地描绘了自己当时的窘态,一篇好的散文,其内容应该是切实的,应从具体事物的描摹、绘状入手,表现社会现实、人生实际,何永洲的诙谐来源于平时对生活的细心观察和感受。如《感受买菜》中的“我”在买菜过程中的感受是循序渐进的,由原来的尴尬、遮掩,到后来的高兴、有趣,妻子埋怨“我”买了“一块煮不烂的厚肚皮还搭骨头”,“我”是陪哭陪笑地认错:“屠夫说,没有骨头,猪怎么走路……”这些平常而诙谐的对话,在何永洲散文中屡见不鲜。

散文贵在真实、自然,冰心就曾说过:“真挚是一切创作的灵魂和力量!”何永洲的散文写的是日常琐事,抒的是真情实感,这是难能可贵的,这也是其散文能吸引、打动读者的根本原因所在。翻开他的三本散文集,乡情、亲情、友情、爱情随处可见,怎一个“情”字了得!《告别穷乡又到穷乡》、《第一次“当官”》写了自己与农村农民结下的不解之缘;《难忘的除夕之夜》、《舅舅的压岁钱》、《奶奶的照片》中蕴藏着浓浓的亲情;《邻居》、《想起邻居》写了邻里之间的真情,《难忘的同桌》追怀了少年时代的纯真友情;在《感受幸福》、《妻子开店》等篇章中,作者对夫妻二人平凡而琐碎的生活津津乐道,乐在其中。“情真”是散文的生命所系,灵魂所在。这种来自普通百姓的快乐让人倍感亲切,在不知不觉中吸引着读者,感染着读者。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1/11 13:16:03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1   1   1/1页      1    
  快速回复:
[转帖]谈何永洲的本色散文写作
发贴表情
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内容限制: 字节.
★发贴时内容将被复制到剪贴板,如果发贴失败,请重新在编辑框中用鼠标右键粘贴或用"CTRL+V"即可找回帖子内容!★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