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湖南知青知青大学长篇连载 → 悠远的芳香16

您是本帖的第 1319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悠远的芳香16
天蓝蓝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70
积分:2648
注册:2006年4月5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天蓝蓝 访问天蓝蓝的主页

发贴心情
悠远的芳香16

16、雨落花台

       “放榜了,放榜了。”

       十字街头,人头攒动,十来张醒目的大红标语纸上,记录着从千军万马中脱颖而出的精英们的尊姓大名。千寻仔细搜索着,令人失望,只有表姐和麦军姐姐同时考取医科大,自己、哥哥、麦军榜上无名,自己和哥哥都是理科不好,考不上情有可原,麦军那么全面,却没考上,真让人迭破眼镜。

       千寻神情沮丧,情不自禁自责:都是我惹的祸,什么事不能等高考以后再说呢,偏在这个紧要关口,把麦军的心撕了一个大口子,受失恋打击的人,他能考好吗!王烨你一已私心,害人不浅,为什么要打开那个潘多拉魔盒!千寻你千不该万不该,偏偏在那晚动情,自己考不上,那叫一杯苦酒自酌自饮,这还连累了麦军,情何以堪?

      回到公社帮忙整理文书档案两个月了,这天,书记高叔叔招见千寻。

      “千寻啊,你谈恋爱了吧,你妈打电话来了,她很不放心,我也不看好你们,你还年青,人生要走的路很长,跳出这个狭小的环境,你会遇上很多优秀的人,眼光看远点嘛。现在有两条个选择,一是我这儿有招工指标,可以进城工作。二是留公社当妇女主任,我们想要你留下来,你很适合这个工作,当然要看你的意愿,总之,你必须离开知青队。”

       “高叔叔啊,妈妈做了一辈子农村干部,我们从小就没得到过母爱,跟单亲家庭没什么两样,我很厌恶妇女主任这个职业,所以我选择进城工作。”

       走近知青队,就见叶飞跟队长方鸣放,一个坡上,一个坡下吵得不可开交。

       “别老摆你那个政治家的嘴脸,动不动就上纲上线,我就不吃你那一套,有本事工地上露几手,挑它几担,出水才见泥哩!”鸣放把两条胳膊一伸,捋起袖子,放大了嗓门儿说着。

       叶飞气得浑身发颤,哭着说:“我就知道,你跟千寻一个鼻孔出气,联合起来整治我是吧?走着瞧,我要把你俩的事向公社反映,看谁跟谁狠!”

       “田园,他们为了什么吵架,我又碍着她哪里了?这一回来就抓住我了。”

      “不晓得吵些什么,千寻,你别过去,莫火上浇油。”

      “哎,这几年忍气节吞声,见了她绕道而行,我愿怕她了,还想怎么样?”

      “公社来招工通知了,知道你要招工了,她这不是烦躁嘛,你就忍耐点。”

       鸣放和千寻同校,知青队队长,身高1米74,小伙子帅气,忠厚老实,工作认真,言谈话语斯文,只是有点小器,知青给他取个小名叫“尖尖”,但对千寻几个“姐妹花”倒是很大方,一句话叫有求必应,姑娘们今天找他要面条,明天找他要香肠,就没空手回过,他有事也经常找这几个姑娘帮忙,小兹常帮他洗被子,千寻常借给他旅行包、收音机,常在一起打蓝球、排演节目,相处得很好。

       晚饭后,放鸣约千寻去散步,千寻一时窘迫,召集“姐妹花”紧急商议。

       小兹分析说:“他不一定是要谈情说爱,因此不要自己乱了阵脚,要冷静平和的去面对。”

       田园笑着调侃道:“谈情说爱让你乐一把不是更好。”

       “去,你靠一边儿去,总没个正经。”

      千寻忐忑不安去赴约,幸亏天色已黑,月亮还躲藏在云层中,看不清表情,不然怪尴尬的。

       放鸣对千寻说:“今天我和叶飞意见不一致,吵了起来,我是想把知青的伙食开好点,劳动时间不要过长,但是她听不进去,还说是来接受劳动锻炼的,不是来享受的等等,还不干不净的瞎扯我和你,怎么长怎么短的,气死我了。”

       “干嘛吗,跟她生气犯不着。”

      “听说县里开始大量招工,你到高书记那儿帮我说说,我也不想在这儿呆了,早走早好。”

      “哦,这个好说,你不是咱队长吗,表现很好的,不用我说,不定下次就轮到你了。”

       散步回来,王烨正和田园几个人聊天。田园一个急性子:“正说你呢,这么快就回来了,有什么故事,说来听听。”千寻哪能告诉她实情:“没有你想要听的故事,队干部嘛,找小民谈个话,来个送别教育。”

       “瞎扯,我才不信哩。”田园一脸的狐疑。

      “信不信由你,王烨你来了,我正想去找你。”

      “我做了十个衣架送给你,顺便帮你收拾行里。”

       “王烨的手蛮巧的,衣架做得细致又光滑,蛮好看的,赶明儿也给我做几个。”

      “没什么可收拾的,铺盖一卷,箱子一提就走人,我们出去走走吧,我有话说。”千寻心事重重,高书记的话,妈妈的叮嘱,不能不考虑。

        羊肠小道,月朦朦,鸟胧胧,王烨温润的手牵着千寻,来到石拱桥上,藉着夜凉如水的清风话别。

        千头万绪不知怎么启口,向来善谈的千寻沉默不语。

       “我们都没能考上大学,可是你却先招工了,留下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这心像是让你摘走一般,空荡荡的难受。”

       “是啊,别人兴高采烈拿着录取通知书,看在眼里,痛在心上,我是多么想上大学,圆我的记者梦啊!本以为今年可以保送上大学,谁料时局大变,是不是天不容我呀!我们不合时宜的这场恋爱,酿就了一杯苦酒,真是中了毒吧。”

       “是我让你分神,你后悔啦?”

       “也不完全是,但你让我快成神精病了,一想到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现在还打冷颤。”

       “真是,谁让你傻呀,自己吓唬自己,这笑话闹得,让人笑掉大牙。”

       “能怨谁呢?说一千道一万,是我自个儿的错,蠢到家了,唉!”

       “我说千寻,你文科好,理科烂,我理科好,文科烂,咱俩合二为一就好了,保能考上大学。”

       “屁话,合二为一,那样,大学里还能装得下。”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不会就此忘记我吧?我总是觉得你这次回来有点不一样。”王烨人影憧憧,声音扰扰。

       望着忧心忡忡的王烨,原本要说的话,千寻一时心软实在说不出口,只得宽慰着:“别老说些没用的话,你能在这里呆一辈子?”

       “不知为什么,我的心,总像是让一根细丝线吊着,极不安分,时时但心你会离我远去。千寻啊,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可是,我不能没有你,不能放开你。”说着轻轻的抱住千寻,生怕碎裂一样。

       王烨的痴情像雨、像雾缠绕着,让千寻坚定了的心又一层层软化。

       “太晚了,我回去吧。”千寻赶紧推开王烨。

       月光下,千寻那红润的嘴唇,好像两片带露的花瓣,唇角挂着一丝诱人的微笑。王烨的唇下意识的微微噘起,温情脉脉的吻住千寻“不,我舍不得你。”双手温润的抚摸着千寻的脸颊。千寻心跳加速,脸涨得通红滚烫,将本来想说的话,咽进肚子里,再一次沦陷在王烨的温柔乡里。

       同时招进商务局的有四个人,报到那天进行了简单的考试后,千寻留机关人事科,阿毛、吴昊、小莉分配到仓储中心。

       人事科事务烦琐,宣传教育、工资福利、商业统计、职务晋升、人事调配等等。科长说新人要全面了解业务,尽快上手,把个千寻呼来唤去,累得喘不过气来,幸亏这些活儿在公社呆的那年都干过,如今做来得心应手,科长也很满意这个新进的部下。

       九月的天空,湛蓝湛蓝,抬头望去,白云像一层层薄纱似的慢慢移动,露天晒场里,刚收进的烟叶,一摞一摞堆积如山,在阳光照耀下金光闪闪,散发出醉人的芳香,工人们穿梭其间,挑选整理着。

       千寻受命来仓储中心,做宣传墙报。初秋的太阳下,千寻一个人忙活了大半天,排好了版面,画好了插图,正填写一篇《坚信真理》的文稿:我是一杯热开水,是灼人的,却很清,很纯;我是一片彩云,是自由漂浮的,又很美,很捉摸不定;我不留念过去,因为过去虽然很美,但必竟消失在永久的记忆中;我爱憧憬未来,因为未来的篇章等着自己去谱写!我貌不压众,但我喜欢自信的双眉;我才不惊人,但我希望成为一名杰出的作家!我狂妄吗?不!高尔基说,“一个人有追求的目标越高,他的才力就发展的越快,对社会就越有利。”我也相信这是一真理。

       “好一个狂妄分子!”

      “呀,真是宝刀不老哇!

       谁的声音,那么熟习。千寻站在长凳上拭着额头上沁出的细细汗水,扭转腰身,顿时脸涨得通红,惊讶万分,是麦军,真的是他!

        麦军和吴昊俩个高高帅帅的小伙子,并肩站在眼前,令人眼花缭乱,感慨万端。

       麦军,很久没见,脸清瘦了许多,精神看起来还不错,只是面部表情严肃,鼻子像立起的刀刃,仿佛要把什么刺穿似的,两眼黑的发亮,星星般的冷峻。

       千寻跳下长凳柳眉紧锁,眼若秋波,虽怒却笑:“唷,吴昊哇,今儿个是什么风啊,把你给吹来了,还捎带了个贵客。”

       吴昊漾起一片笑意:“麦军不是正在准备重考嘛,跟我这儿讨写字纸来了,我一工人阶级,哪儿有那玩意儿,这不,找你这机关干部支援支援。”

       千寻看看一声不吭的麦军:“无事不登三宝殿啦,就这点小事?成,八路军前线杀敌,老百姓理当支援。”

       “麦军,我的话没错吧,千寻那古道热肠的性子,改不了的。”

       “你们背着我说些什么坏话呢?”

       “千寻,局里来电话了,让你回去商量办夜校的事。”中心传达室来人呼唤千寻。

       “我去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材料纸我会准备好的,哪天得空你来取,没空来,我送过去也行。”千寻丢下他们闪人了。

       轧花厂、包装厂、仓储中心这些二级单位,职工文化程度低,三天两头为些鸡毛蒜皮的事打架滋事,局里决定办个夜校,提高工人的文化和修养,委派千寻主管。

       工人们,没喝多少墨水,倒少了许多花花肠子,道德品质好,质朴直爽,曾经和农民打过交道的千寻,深有体会,要和他们交好,只能平等以待,诚心感化,不能摆架子,耍大道理。

       千寻从粗浅做起,先说点古书《水浒传》一百单八将的小故事提神,然后是三国啦,陈胜、吴广啊、辛亥革命、红军长征等等,间或穿插些文明生产、流行歌曲《妹妹,找哥泪花流》什么的,十天半月下来,老老少少皆和千寻混得热火朝天。

       组织群体活动是张千寻的拿手好戏,场合越大越过瘾,她过人的胆识,出色的才艺,丰富多彩的语言,用得恰到好处,极具扇动性。夜校办得有声有色,老局长也常带一帮子人来听课,还认真做着作业。

       老局长是和千寻父母一块儿打土豪分田地闯出来的,看着千寻从一个不懂事的黄毛丫头,长成了个工作出色、才貌双全的大姑娘,心中甚是喜欢。

       “千寻丫头,夜校搞得不错嘛,局党委决定表彰你为优秀党员,材料已经报县委组织部了,不过你作为全局最年轻的党员,荣誉面前不能骄傲自满哦。”

       “谢谢党组织的关心的培养,局长大叔您的教诲千寻谨记不忘。”千寻喜出望外,也不忘记甜言蜜语,逗局长开心。

       忙碌中,千寻把送纸的事给忘记了,今儿想起来赶快捆了一扎材料纸,往麦军住所去。听吴昊说麦军在四楼有个单间,安安静静,没人打扰。

       千寻抱着一摞纸,气喘吁吁的爬上四楼,房门虚掩着,她用脚尖将门蹬开,把纸扔下,双手叉腰,站在屋子中央,透着长气。正在埋头苦读的麦军也不起身,只是转过脸来,看怪物样的瞪着千寻,一言不发, “这几天忙,不算太迟吧,用完了让吴昊来取。”千寻浑身长刺一样,极不自在,扔下一句话,拔腿就逃。

       我这是哪根筋不对啦,哪来那么多同情心,麦军你复读关我么事,没纸用又关我么事,干嘛屁颠屁颠的跑这儿自讨没趣。嗨,还不是觉着拖累了你,害你上次没考上,我这不是欠债还钱来了吗!吴昊也是,管咱要什么纸啊,让你姑奶奶失格。

       回头一到家,哇,客厅满屋子人谈笑风生,一群领章帽微直晃眼,妈妈笑容满面的陪着客人聊得兴致勃勃,爸爸在厨房忙忙碌碌。

       妈妈的得意门生朱姐姐满面春风:“啊哟,咱千寻小姐回来了。”

        千寻一乐:“哇,新娘子回来了。姐夫,好个爱美人不爱江山,你舍不得新娘子,也从部队跑家来了。”

       “战友们,看看咱这妹子可爱不,文人跟咱武夫就是不一样啊!”

       “得了吧,解放军哥哥,有外人在呢,少损你妹子好不好。”

       朱姐姐指着一大兵说:“千寻妹子,少跟兵油子贫嘴。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宋健,你姐夫的同乡,在南京市炮兵学院上大三,正在姐夫部队实习。”

       千寻打量着宋健,年纪约二十七、八,中等身材,古铜肤色,圆脸微胖,细长眼,有些早福的迹象。

       宋健显得很高兴的瞧着千寻:“一回生,二回熟,来握个手,以后多关照。”

       千寻聪明人,一听就知中间的猫腻,收敛笑容,礼节性的伸出手握了一下。真是头晕,什么多关照,没有以前,哪来以后。总觉得自己像是《巴尔扎克》中的奴隶,站在奴隶市场上任人买卖。

       千寻埋头吃饭,饭饱走人。妈妈赶出来:“雪儿,你态度好点不行吗?宋健很不错的,大学生,出学校就是正连级军官,将来在部队前途无量。你那个王烨、麦军都不成气候,趁早灭了你那鬼念头。”

        千寻歪着个头:“妈妈,你不是老党员嘛,啥时候变势利眼了。”

       “你这丫头,没大没小的,我这不是为你好吗!”

       俗话说,读的书多,作的怪多,说的就是千寻这类人。这种人对《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泊与祝英台》的印记太深刻了,因而崇尚的是花前月下,自由恋爱,情深谊长,不带任何政治、经济色彩的纯美爱情,对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屑一顾。

       会议室正在开会,超英在窗口摇晃招手,千寻悄悄地出去:“先到我屋子里呆会儿,我散会就来。”说话间,把钥匙递给超英。

       “快点啦,我有事跟你说。”

       超英无聊,在写字台里东翻西翻,找着了王烨写给千寻的信,一封一封看了个够。

       千寻进门,见她独自一人嘿嘿直笑“鬼丫头,你有什么好事,偷着乐。”

       超英摇晃着手中的信纸:“我说千寻,这人没读过什么书吧,白眼字连篇,还狗屁不通。”

       千寻拧着超英耳朵:“偷看,找死是不是。”

       “喂,松手,松手,我这不是跟你把关嘛,说正经的,我不认得此人。单凭这个,我就觉得你文化太细,他文化太粗,两不相配,这个人在我这儿,通不过,恕我直言,你得快刀斩乱麻,结束这段情。”

       “王烨语文是不好,人品倒是蛮好的,对我用情很深的。”

       “同志,风花雪月不能当饭吃,男人要有但当,靠本事吃饭,才能养家糊口。”

       “怎么跟我妈一样的,我才不靠男人养活。”

      “知道你能,有本事,跟你说不通。”

       “你乡供销社呆腻呐,进城干嘛来了?”

       “哦,是了,我是来请你明天陪我去相亲的,轮到你替我把关了。”

       “什么样的人?

       “军人。”

       “嘿嘿,又是军人,什么破事儿都凑一块儿了。”

       “那人的父亲跟我父亲是老同事,这次回来探亲,想把亲事定下来,家长都同意,只等我们的意见了。”

       “你乡里呆痴了?相信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唉!咱那档子海誓山盟的事,不也是镜花水月吗?”

       “鸣扬也当兵去了,看来你还是和兵哥哥有缘啊!”

        俩死党聊了个大半夜,早起梳理得干干净净,结伴来到县委招待所,来开门的人一声惊喜:“哎哟,千寻你咋来了?”

       “哈哈,兵哥哥,真是意外,超英要见的人是你呀!”

       “原来你们早认识了?”

       “快屋里坐,那么,这位姑娘想必就是超英了吧?”

       “是啊,是啊。超英我跟你讲,你这兵哥哥呀,前几天在我家吃过饭,想必你的大媒人是朱姐姐吧?”

       “是啊,倒是有趣了,说来听听。”

       千寻把自己那天,让一群人相亲的事,绘声绘色说了一遍,兵哥哥在一旁添油加醋,本来很陌生的人因此而热络起来。

       分手时,千寻打趣说:“超英呀,我看他比鸣扬强,身材魁梧,言谈举止诺诺大方,肚子里有点文章学问,不像是一介武夫,你不要,我可抢去了啊。”

       超英脸一红“我说不要了吗,别异想天开了,滚一边去吧你!”

       “唷,唷,我们超英要嫁人了啊,哈哈!”

       团代会筹备工作紧锣密鼓的进行,千寻作为商务局的团委书记分配到材料组工作,负责大会材料的校稿,书记说是另外一个搭档早去了印刷厂,让千寻赶紧过去。

       校检车间空无一人,拐过一排机器,一头撞见蒙蒙同学。

       “哇哈哈,你就是我的搭档啊,以为派来的是生人呢,我们书记太好了!”千寻搂着蒙蒙的脖子亲昵的不得了。

       “喂,喂,少来,你这家伙,哈得我脖子直痒痒。”蒙蒙顺手给了千寻一拳。

        “轻点,三年没打球,力道还没减啊,在农村贪吃吧,长这一身肉。”

       “上月咱招工进了印刷厂,现一工人阶级,学徒工,我可不是你的搭档。”

       “真的呀?害我空欢喜。”

       “别担心,那个老搭档也不错。”

       “老搭档?没意思,年轻人才有共同语言,是吧?”

       “说曹操,曹操就到。”蒙蒙诡异地两眼一眨一眨,往对面门口一指。

       千寻一回头,傻眼了,跟大白天撞鬼似地,丝丝的抽着冷气,怎么会是他,麦军!

       千寻刚才还神采飞扬,谈笑风生的表情瞬间即逝。这才叫不是冤家不聚头哩,在这鸟不下蛋的地方,也能不期而遇,鬼才信呢。莫不是他在团县委看到了我的名字,主动要求来的,真的要烦我一辈子不好过,千寻一脑子问号,也不知到哪儿能问个明白。

       蒙蒙招呼着:“麦军,刚才跑哪儿去了,搭档来了也找不到你。”

       “出去转了一圈。”

      “你这次考试怎么样,应该稳操胜券吧?”

      “现在还说不好,我想差不多吧。”

       “你们工作吧,有什么事喊一声,我就在里边屋子里排字。”

       千寻闷闷不乐。那次送纸,麦军的冷酷,利剑一样伤到了她的自尊,直觉告诉她,麦军恨她,恨到骨髓里去了。打那以后,她不再打听他的事,不打他家路过,一心回避,眼不见心不烦。

        校检室只剩下麦军和千寻,一个读着原稿,一个在印刷版上校对,千寻读累了,麦军拿过去读,麦军读累了,千寻又接着读,能够这样配合默契,看来还是心有灵犀。

       蒙蒙悄然无声的立在他们一旁,直摇头,还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如果这对冤家能够扪心自问,各自退一步,也许能解开心结,可是这两人谁也不低头,硬是要弄个两败俱伤,这都三天了,一句题外话都没有,白白浪费了我的一番好意。

       一个月后,麦军接到了省财院的录取通知书,功夫不负有心人,麦军终于扬眉吐气了!

       已经招工回城的小弟找到千寻说:“麦军都要走了,你们还那样堵气不讲话,我实在看不过去,过去的事就算了,做个朋友也可以嘛,他一大男人,放不下架子,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高姿态一回,先点个头不行吗?”

       千寻让小弟的赤胆忠心感化着:“好吧,当面说我也拉不下面子,我写个信给他吧。”

        信给了麦军小妹,这一去又石沉大海了。直到半年后麦军的邻居,也是千寻知青队的队友,转告千寻:“麦军当着我们几个同学的面,撕掉了你写给他的信。说你嫌弃他身体有病,看不起他,跟别人好了,如今他考上大学了,又回头求他,你是个势利小人。扬言,这辈子不会让你好过。”

       千寻听此一说,气得浑身颤抖,半天说不出话来,眼圈湿润起来,有两抹雾气在眼中凝聚,终于变成两滴泪珠,沿着两颊滚落下来。心中将麦军恨之入骨,好你个麦军,你个惯犯,本姑娘没看错你,损人不要本才是你真面貌,不就是上个大学吗,有什么了不起!哼,这便是你那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吧!我倒是要让你领教领教,什么是本姑娘的“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远远的有人在唱:

       看着曾经熟习的脸

       突然陌生了双眼

       月光遥远

       想找回时间

       开始哭泣的开始

       离开微笑的离开

       清纯年代

       总是走得那么远

       昨天的话啊

       今天该怎么表达

       他和她转身放下

       离开的远那

       我这成长的代价┄┄          

                                                                                                                                                 《待续》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4/24 14:02:3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天蓝蓝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70
积分:2648
注册:2006年4月5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天蓝蓝 访问天蓝蓝的主页

发贴心情
[灌水]

我晕,辛苦码字16万,门庭冷落车马稀,垃圾也?也罢,乘下的章节不用上传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16 12:37:59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2   2   1/1页      1    
  快速回复:
悠远的芳香16
发贴表情
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内容限制: 字节.
★发贴时内容将被复制到剪贴板,如果发贴失败,请重新在编辑框中用鼠标右键粘贴或用"CTRL+V"即可找回帖子内容!★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