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湖南知青知青大学长篇连载 → 悠远的芳香14

您是本帖的第 1338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悠远的芳香14
天蓝蓝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70
积分:2648
注册:2006年4月5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天蓝蓝 访问天蓝蓝的主页

发贴心情
悠远的芳香14

14、初为红娘

      西兰单恋的小伙子不解风情,让西兰很伤心。昨晚就悄悄地对千寻讲:“千寻,帮帮我吧,你最会做思想工作,你那三寸不烂之舌一定强过我的笨嘴笨舌。”

      千寻觉得这事有点玄乎,姻缘姻缘两相情愿,不过就冲那发小和中午饭的情分也不好推辞,说道“这事我不能打包票,我去试试,佛说,有缘修得同船渡,无缘对面手难牵,成不成就看你俩的缘份。”

      清早,房间里静静的,室友都还在梦乡里,昨晚聊到很晚,大家很长时间不在一起了,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

      在生产队天天出早工,习惯早起的千寻翻身下床,轻轻揉了揉双眼,伸了个懒腰,轻轻走出房间,站在球场中央,环顾四周嫩绿的青山,伸伸腰,踢踢腿,悠闲自在的漫步来到山下小溪边。

      小溪卷着无数朵浪花,佛着杨柳垂下水面的“秀发”,弹着“琴弦”钻进一座双拱的石桥,快乐地向远方流去。千寻就着清澈的溪水洗漱一番,见对面坡上几株映山红开花了,趟过去采了一大把,顺势躺在树丛下,在花团锦簇中,悠然自得的闻着泥土、花草的混合香气,

        甜密密,

       你笑得甜蜜蜜,

       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开在春风里
       在那里在那里见过你
       你的笑容这样熟悉
       我一时想不起
       啊在梦里
      梦里梦里见过你
       是你是你梦见的就是你

       正当千寻嘴里哼着邓丽君的歌曲,陶醉在仙境中自得其乐的时候,一阵洗衣服的棒槌声响彻山涧,打扰了千寻的雅兴,她从花丛中坐起,举目望去,心中窃喜:“呀,那不是西兰的梦中情人吗!机会来了,过去试探试探。”

       “嗨,早上好,王烨!”

       “哟,我当是谁这么勤快,一大早跑这儿练嗓子,原来是你呀!

       “你也蛮勤快的,一大男人还亲自洗被子,怎么不让女知青帮忙洗洗?”

       “哪有那好事,大家各有各的事。”

       “那我帮你找个人,西兰洗的衣服特别干净,我的被单就是她洗的。而且她家境很好的,只有一个多才多艺的哥哥,能写会画,尤其是小提琴拉得是一绝……”

       “看不出你还是个爱管淡咸事的人,管好你自己吧,别瞎操心!”说完端起洗衣盆扬长而去。

       “喂,你这人怎么搞的,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这做红娘的第一个回合,就让吃了一闷棍,把个千寻气得不行,向来好胜的千寻才不服输呢。

       千寻找到西兰说:“你那梦中情人可不好说话,这任务不好完成,你怎么看上他这个犟驴!”

       “正因为不好说话,才搬你这个救兵,连你都说不动,怎么办?”西兰一脸的郁闷。

      “呀,别在那儿郁郁寡欢了,我再试试,我就不信邪,咱就来个死缠乱打,这样都不行,你就死心吧,天下男人多的是,何苦呢。”

      “唉,这样麻烦你真不好意思。”

       “啊呀,朋友是作什么用的?就是遇难的时候用的,为朋友排忧解难义不容辞,这才是为人之正道,懂不懂啊。”

       西兰感动得一把抱住千寻:“千寻,你真是个大好人!”千寻一句话让西兰佩服的五体投地。

       新建的女生宿舍正在盖瓦,众人一字排开,将瓦往屋脊上传,千寻故意紧挨着王烨,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这个怪人只比自己高那么二、三公分,身子骨单薄,白白净净的国字脸上表情严肃,透着一股子犟劲,冷峻的面容流淌着属于蓝色色系的清冷气息,言行拘谨,从不和姑娘们说笑,不过容颜俊朗,面带英气。

       中午时刻,西兰送来饭菜,大家蹲在工地吃饭,王烨的爷爷来了,说是王烨的“老门前”生病了,让他回家看看。

       千寻不解“老门前是个啥人,便问王烨“喂,王烨,这老门前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田园一口接过去:“这个你都没弄明白呀,当地土家族语言,是老母亲的意思。”

       千寻一个白眼丢过去:“一边去,又没问你,多什么嘴,我想听王烨的标准答案,西兰你说是不是?”

       谁也没有想到王烨板着个面孔,对着千寻大吼:“吃你的饭吧,少没事找事!”站身就走。

       千寻看了看西兰道:“这人怎么这付德性?一点礼节都没有,这小子真够倔的啊,还没扯上正事,只提了你的名字就给我吃瘪了。”

       西兰怏怏不乐的说:“他就是这样子,刚开始他对我还好,我常去他们房间打扫卫生,后来不知怎么就不理我了。”

       千寻就好奇了:“是吗,这样说来一定有什么原因,哪天找个时机挑明了说,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新宿舍落成,女知青搬进了新房。千寻还是和田园、小燕三人住一个屋,男知青还住在老宿舍。

       千寻拉着西兰说:“我要上厕所,你给我作个伴。”

       “大白天的你还怕鬼不成?”西兰嘻嘻哈哈的取笑着千寻。

       千寻手指戳着西兰额头:“我说怎么人家不待见你,原来你是个榆木脑袋,你见过我怕鬼么,我是怕你给我找的那个背时事交不了差,走不走?”

       “哦,你不明说我哪晓得。”

       新宿舍没修厕所,女生还得去老宿舍方便。穿过新宿舍后面的堰塘堤坝,上得十几级台阶,坡上男生宿舍的尽头便是厕所。

       经过王烨的房间时,千寻拉着西兰说:“走,进去看看”

       “哟,大家都在呀!”

       同屋住着华子、队长鸣放、阿毛。

       “哎哟,今儿吹的什么风啊?大干部光临,真令寒舍蓬荜生辉呀!”华子油腔滑调的打着哈哈,阿毛憨笑着手足无措,王烨赶忙端茶倒水。

       千寻也笑嘻嘻地说“啊,哥哥们甭客气,顺道拐进来看看,还蛮整洁的嘛。西兰,你说是不是啊?”

       华子也真够机灵的,打蛇随棍上:“这可是王烨的功劳呀,他可讲卫生了,天天打扫,我们跟着享福了。”

       王烨红着脸,搓着双手,很局促。

       千寻见状便投石问路地说着:“男子汉大丈夫哪能做家务,以后让西兰过来帮忙就是。王烨,你说要不要的?”

       西兰在边上笑嘻嘻的一个劲儿点头,王烨的笑脸却一下子就变了,一脸恼怒,手中的茶杯往桌子上用力一顿,茶水浅了一桌,恨恨地看了千寻一眼,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莫惹火烧身,否则有你好看!”,把门甩的山响,走了出去。

       华子指着千寻:“不会察言观色,还多管闲事,自讨没趣了吧!”

       千寻气得面发青:“不可一世的家伙,他什么来头啊,脾气那么大,真是猴子不吃人相难看,不喜欢就跟人家明说,耍什么大牌。西兰,不争馒头争口气,天下男人死绝了你也不要看他一眼。”

       “唉,难为你了,算了吧!”西兰一声长叹,无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阳春三月,山坡上香椿树也抽出了枣红色的嫩叶。千寻中午回来闻得满屋香椿味儿,浓郁的香味令人发闷。

       田园拉着千寻胳膊说:“你去公社开会的这两天,我和小燕摘了嫩椿叶,用开水烫了,撒上辣椒未,闷在盆子里做香菜吃。”

       小芳端来一盆子香菜“千寻,我们做的香菜你也来尝尝。”

千寻眼睛瞪的老大,吃惊地喊道:“天那!你们都吃过啦?”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

       “我们都觉得好吃啊,有什么好笑的。”

       “什么盆子不好用,偏用那盆子?”

       “我们采多了,盆子都用完了,只好把你床下的这个盆子用了,你生气了?”

       “我说你们,哈哈……,真不得了,哈哈……,”千寻笑弯了腰,笑痛了肚子,也把大伙儿笑懵了。

       “别看是个新脸盆,那可个是尿盆啦!我说孩子们,吃了尿素肯长的,你们觉着好吃继续吃吧!嘿嘿……”

       “该死的千寻,找打的千寻!”

       姑娘们嘻嘻哈哈,追的千寻满屋子乱窜。

       “出工罗,上山砍柴去哟!”知青队长高声吆喝着。大伙儿腰上系着弯刀,背着柴架,陆续走出房间。爬过一片满是参天古松的林子,来到山顶,大片的灌木林便是砍柴的地方。

       千寻、小兹、田园几个爬上山来,一身细汗,大口喘着粗气。

       田园一屁股坐在地上“歇会儿吧,腿软走不动了。”“我说姑娘们,放眼望去,崇山竣岭、郁郁葱葱,风景也蛮好的呀,可惜没有相机,不然也不枉来此一游啊。”

         “千寻啦,这个时候累得要命,你还有好雅兴,真服了你。”小兹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说道。

       正歇着,前边山湾里传来呼唤声:“喂,伙计们,快来看啦,这儿漂亮极了……”

       呼喊声在群山中回荡着。

       千寻一把拉起小兹“什么好东西,我们快去瞧瞧。”一路小跑,顺着山中小路,拐过山弯。大自然展现在大家眼前的是成片的鲜花,整个山坡,清一色的映山红,简直是花的海洋。“哇,我的天啦……,这不是人间仙境吗!”大伙儿欢呼雀跃,忘情地扑进花丛,将疲软的身体仍进花海里。

       “喂,这花芯里有密,甜甜的”

       “真的?我尝尝。”

       “哟,真的好甜哟”

       “我们多摘些回去,插在花瓶里,多漂亮啊”

       “哎,你们说我们是不是天上王母娘娘的花仙子啊”

       “你就臭美吧!”

       “这美景让我想起一支歌来。”田园又开始发癫了。

       电影《闪闪红星》插曲飘荡在山间:

       夜半三更哟,盼天明

       寒冬腊月哟,盼春风

       约是盼得哟,红军来

       岭上开满哟,映山红……

       千寻坐在花丛中,深深地吸着芯中的露珠,香香甜甜的一种似曾相识的味道,潜意识里冒出桅子花香、桂花香,时过境迁,三种花香的感觉是如此的不同。

       几个月没见麦军了,时不时会想起来,在没有麦军的日子里,爱正在淡化,情份不在了,心也清静了,正如佛洛伊德的名言“如果让爱长久地锁于心中,它便会无声无息的消失,心房的门锁也因此而变得锈迹斑斑。”

       “喂,都起来干活儿,快中午了,加把劲赶回去吃午饭”队长催促着。

       杂木林子里是些枫树、列树、水桐树等,都是不能成才的就当柴禾烧掉。成片的林子砍起来很快,不一会儿就放倒了一大片,然后一根根的扔下山坡,让它们顺着山势自然滑落到半山腰中,这样便缩短了背柴的路程。

       山道上男男女女、花花绿绿的很是热闹。大把大把的映山红堆在柴架上,不象是背着柴禾而是背着鲜花。

       中途休息时王烨就在千寻旁边。千寻想了想实在忍不住,没好气的问:“喂,王烨,西兰怎么你啦?行不行你给句话就是啦,何必那么大火气?”

       王烨回道:“千寻,我忍你很久了,我跟你说白了吧,除了西兰,别的什么都好说。”边说话边用弯刀使劲敲打着泥土。只不过这次的表情和善了一点。

       千寻也知趣,做朋友做到这个份上也够了,只怪西兰没缘份。但是王烨对西兰如此绝情,也让千寻不可理解。其实千寻想说的是,西兰心地善良,脾气温和,将来一定是个贤妻良母,心灵美是最重要的呀,既然王烨明说不喜欢,这些话也只好咽到肚子里去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千寻就跟王烨天南海北闲扯,王烨还真是性格内向,不善言谈,只是默默地任由千寻海侃。

       半响,王烨问:“人家都走了,你还不走?”

       千寻一扭头“哟,什么时候走的?你也不早说,赶紧走吧。”

       王烨闷声不响地把千寻柴架上的柴禾抽了几根放在自己背架上,自顾自地下山去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4/24 13:30:09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天蓝蓝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70
积分:2648
注册:2006年4月5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天蓝蓝 访问天蓝蓝的主页

发贴心情


       千寻寻思“这闷葫芦倒也肯助人为乐,不完全是个榆木疙瘩嘛。”

       转眼就到“五.一”劳动节了,公社管知青的干部送来一条十来斤重的大鱼和二十斤肉,慰问知青,并放假一天,大家高兴起来,很久没开荤了,肚子没油水,饭量就格外大,一到晚上就饥肠咕辘直叫。

       王烨的厨艺一流,每逢节日大餐都是他在主厨,今天也不列外。

       千寻也在厨房帮忙,千寻的厨艺最烂,每到帮厨时就只帮着淘米洗菜打杂。今天的肉太多了,都帮着切肉,千寻就只得剖鱼了,面对十来斤重的大鱼,千寻束手无策,拿着刀比划了半天无从下手。

       “喂,你先把鱼磷打掉,用刀背逆向刮就成了。”王烨见状边切肉边指挥。

       千寻蹲在地上使劲地刮着鱼磷片,笨手笨脚地,好半天才弄好。

       “喂,现在怎么办啦?”

       “从鱼背上划破,莫把苦胆弄穿了”

       “苦胆在哪儿呀?”

       “鱼肚里一个绿色的泡泡就是苦胆,这都不晓得!”

       “对不起,我没干过这事,真不晓得。”这话一点不假,千寻自小在机关吃食堂长大,母亲一直不在身边,况且机关宿舍禁止私自开火做饭。

       “哎唷,划到手指了,流血了。”

       “我看看,唷,划得很深,得上药,会感染的。”

       王烨使劲捏着千寻的手指,拉着就往自己房间跑。

       王烨用嘴一口一口的吮吸着千寻手指上流出的血液,用红药水消毒,又上了云南白药,叮咛千寻:“十天之内,不能浸水,每天来换一次药,被锈刀划破会染上破伤风的,那时你的小命就不保了。”  王烨的行为

       王烨的行为似晨露,湿了千寻的心,她心想“这人脾气倔,心肠可是蛮好的。”环顾四周,王烨的床上整洁干净,其它几个铺象狗窝,乱七八糟。

       “看不出来,你比女孩子还爱干净啊。”千寻没话找话。

       王烨继续包扎着说:“我家的家训,爱整洁、讲卫生、自己的事自己做。”

       “对了,你上次说,西兰的哥哥提琴拉得好,那个东西好不好学?”

       “事在人为,我还有一个朋友,也拉得一手好琴,我是看着他学会的,大概用了两年时间,每次回家他就会拉给我听。”

       “为什么要拉给你听?”

       “嗨,说来话长,简单点说,他、他女朋友、我,我们仨的家长都在一个单位工作,住在一个楼房里。邻居嘛,日久生情,但双方家长反对。我回去后三个人聚在一块,我就是挡箭牌,家长们都认为我是一个好姑娘,放心!他提琴拉给我听,其实是给他女朋友听,明不明白?”

       “噢,电灯泡!”

       “非常形像!”

       “弄好了,我们做饭去,不要沾生水哟!”

       “记住了,记住了,大男人罗嗦。”

       厨房里的人还在忙碌着。西兰嚷着“你俩跑哪去了,要炒菜了,大师傅却溜了。”

       “你没见我受伤了,王烨帮我上药去了,大惊小怪。”西兰古怪的眼神让千寻急忙辩解。

       “千寻,有你一封信,麦军的字写得更漂亮了。”小兹扬着手中的信嚷嚷着跑进厨房。千寻红着脸瞪了一眼小兹,小兹吐吐舌头,将信塞进千寻衣袋里。

        王烨一边炒菜一边问:“麦军是谁,我怎么不认识?”

       西兰故意说:“我们班长,优秀的班长,千寻的青梅竹马。”

       千寻边往外走边说:“西兰,莫乱说话,皮痒是不是。”

       千寻坐在柏树下看完信,一脸的惆怅,怔怔地看着远处发呆。小兹走过来坐下问道:“你们不是分手了吗,他又想干嘛?”

       “也没什么事,只是解释那封信的事,现在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很优秀,围在他身边的女孩太多,贾宝玉式的人物,让我觉着不安全,我喜欢纯情、专一的人。”千寻把自己的忧虑说了出来。

       小兹看着千寻好一会儿“有件事我不知当讲不当讲,听华子说你帮西兰做说客,碰了几次钉子?”

       千寻盯着小兹道:“老实坦白,华子怎么会告诉你,你们的关系非同一般是不是?”

       小兹满脸通红 :“这事你先不管,我跟你说正事,你道王烨为什么不接受西兰?”

       千寻好奇心又来了“我也纳闷,为什么?”

       “听华子说王烨一直喜欢你,你这个大傻瓜!”

       “喂,别瞎说,我一直不在知青队,他凭什么了解我?喜欢我?”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觉得他也不错,但班长更好。”

       千寻一下子又陷入了沉思,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大脑一片混乱。

       在千寻心中还有一个秘密,宣传队有个从基层来的男孩子也喜欢自己,而且又很有才艺,二胡拉得特好,只是个子不高,男生不会化妆,基本上是女生帮忙,而他每次演出非让千寻化妆不可,千寻给很多男孩子化过妆,纤巧细手在他们脸上抹来抹去,如同左手摸右手,没什么异样,这孩子却动了感情,遭千寻拒绝后,很伤自尊,主动申请调到总场去了。这事让千寻觉得内疚,都不敢到总场去,如今又冒出一个,如何是好呢?小兹说得对,从各方面讲麦军更好,只是在女人的角度来看,麦军更令人担忧。唉!太复杂了。

       千寻懊恼:“哎你说,我是不是太差劲了,只逗乡里人喜欢,我那城里的同学都干吗去了”

       “同学们?谁不知你早名花有主了,懒得跟你动脑筋,只那乡里伢子懵然不知,枉自多情。”

       “那你说,怎么打发?

       小兹懒洋洋地:“日子长着呢,还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呃嘿,你这是拿的什么主意。”

       夜幕降临,劳累一天的人们安歇下来,一阵悠扬悦耳的笛声传来。是《喜送公粮》的曲子,笛子建的拿手曲,欢快的笛声在山窝里回旋,为这沉寂的夜晚增添了一丝活性。千寻独自坐在青岩板上,背靠在古老的松柏树下,享受着大自然的宁静,欣赏着免费的音乐,想着自己的心思。

       今年是下乡的第三个年头,二十岁的人了,前程未卜,去年国家重要人物周恩来、毛泽东相继去世,如今国家形势也不是十分明朗,不知明年是否能如愿保送上大学,但愿不要有什么节外生枝的事发生。母亲已从区政府调回县城工作了,哥哥也进了县委组织部工作,弟弟也上高中了,只有自己的处境仍然是不上不下,就如夜幕上的星星般忽明忽暗。

       远处山间小路上走来两个人,朦胧的月光下分不清男女,快到宿舍时,一人向男生宿舍走去,一人朝千寻这儿走来,千寻靠在大树下让人一时分不清是树还是人。

       “田园,你站住!”

       “啊!你是谁呀,吓我一跳。”

       “我是你老姐呀,发现你不在家,来逮你呢。”

       “啊哈,是千寻呀。”

       “刚才跟你分手的是笛子建吧?”

       “你怎么知道的?”

       “约会还吹笛子,够浪漫呀!那不是诏告天下,你们在约会!笨蛋,当心有人打小报告哦。”

       “唷,我们没想那么多,真是的!”

       “看你平时天真无邪,心无城府的小姑娘样,想不到早熟了呀。真是不能以貌取人啊!”千寻取笑着田园。

       “哼,不知是谁的恋爱史长啊!“田园以守为攻。

       “你又损我吧。是啊,这长江后浪推前浪,我还自愧不如呢。”

       “你来什么神,这么晚了还呆在外边?”田园靠着千寻坐下。

       “你们都不在,我一个人守在煤油灯下闷得慌,出来透点气,观观星象,逮着个机会穿越到月球上去,见见月老,讨根红线把你和笛子建捆在一起,幸福万万年,你说好不好!”

       “就你贫嘴,想把自个儿的心上人栓住吧,拿我搪塞象话吗?”

       “咱队的夜猫子几对了?这一年多不在队里,大家都长大了不少哇。”

       “实话跟你说,我遇到的就有5对了,这大山里晚上也没电,也没什么娱乐,闷出来的。”

       “说得是,都是大青年了,扎根农村一辈子,不就是要在这儿安家落户,成家立业吗?也没什么不对,只是有人可不这么以为,还是小心点好。”千寻一付老气横秋的样子提点着田园。

       田园拉起千寻:“走吧,老呆在外面湿气很重的,对身体不好。”

       眨眼之间已是暮春,林场植树的活儿也告一段落。千寻找到场长“场长大叔,我要请假回去一趟,爸爸明天的生日。”

       “你不说我倒忘记了。去吧,顺便到我家带点棕子给你爸爸。”

        千寻的父亲是五月初五的生日,端午节过生两场麦子一场打。千寻带着场长给的二十来个棕子,在公路边等着木材公司的便车。老远看见王烨从坡上跑下来便问:“你也搭车?”

       “不是,我想请你帮个忙,到县城帮我买把小提琴。”说着递给千寻五十元人民币。

       “你真的要学琴呀?没老师教怎么行呢?”

       “这个不用操心,你只管带来就是。”

       车来了,千寻坐在车上,从反光镜中看着远处还站在公路上的王烨,觉得这个人不可思议,常常有些惊人之举。五十元相当于老妈一个月的工资,可不是个小数目,平时在知青队又是手表,又是自行车,手中也不缺零花钱,大少爷的派头十足,难道家境富裕?其父不就是个公社书记,母亲不就是一个营业员吗,跟自己家差不多嘛!瞧我,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

       父亲的生日,哥哥也到家了。父亲端来一大盆红烧肉,做了一桌子菜,特别为哥哥和千寻准备了一个大碗,父亲不断的给兄妹俩夹菜,好像是兄妹过生日一样。说实话,农村生活艰苦,难得吃到这么好的饭菜,千寻一点不斯文,狼吞虎咽,一盆子红烧肉让兄妹三个一扫而光,父亲满脸欢喜地收拾着碗筷,妈妈不失时机地对三个孩子用马列主义洗脑:好好锻炼了,争取进步了,不准恋爱了等等,老生常谈!

       第二天,千寻到茶场,约超英一起到鸣扬所在的知青队去。超英说他们也分手了,家中发现了他俩的信件,双方家长激烈反对,只得分手了。想不到他俩曾经的海誓山盟,只因为家长反对就分手了,爱情是多么的软弱啊,小孩子过家家一样,说散就散了。

       千寻闷闷不乐地只身来到白水镇,找小桃子。小桃子是家中独生子女,不用下乡,毕业后分到了离县城二十公里的白水镇供销社的饮食部工作,见到千寻喜出望外问长问短。

       小桃子一脸诚意对千寻说:“真是对不起,老早就想给你赔个不是,但是总没有机会,今天来的真好,为了高二时诅咒你的话,我要郑重的说声对不起!”

       千寻看着小桃子子一头的雾水:“说什么呢?我不明白。”

       “你听我慢慢说,这两年我在这儿工作,煤碳紧缺,我找麦军帮忙,他爸不是管煤碳吗,麦军不仅帮助弄到计划,还亲自押车送过来,我们聊起了高中时的事情。麦军把叶飞、李月作贱你的事情经过都说了,我当时不明真相,诅咒你俩的那句话太恶毒了,听了麦军的解释,我后悔自己过激了,我已跟麦军道谦了,他说你并没告诉他我说的那句话,说你当时痛哭不已,他还不理解呢。”小桃子娓娓而谈,道出了个中原由。

       千寻想起那段艰难的日子,不免泪光闪闪:“那个时候,我跟谁也说不清,但终究当事人不止我和麦军俩个人,时间能见证谁是好人、谁是小人,虽然你的道谦来得太迟了,终还是多了一个相信我的人,只是如今我和麦军已分手了,你的诅咒也无效了,不必挂在心上。”

       小桃子很吃惊:“怎么会呢,前不久麦军在街上遇到我还说起过你俩的事,没听他说分手的事呀,只说你脾气大,发起火来很凶,让我帮忙劝劝你。”

       千寻不想闲扯下去,转移话题道:“你把我带到鸣扬知青队去,我找他帮个忙,挑一把小提琴。”

       “那好办,只打个电话就行,让他明天进城找你就是,何必跑路。”小桃子拨通了电话,鸣扬让千寻稍等马上就来。

       白水镇茶场到镇上只三公里,一顿饭的功夫,鸣扬就到了。一进门就亲热地姐姐长,姐姐短,高兴得不得了。鸣扬小千寻两岁,在家时就管千寻叫姐姐,习惯了也就跟亲姐姐一样了,有什么烦恼都跟千寻说,回县城的路上也把跟超英分手的事细细地说与千寻。

       晚上,鸣扬在千寻房间试琴调音,没下放的紫云也来了,两个京剧发烧友正在砌搓《杜鹃山》时,吴昊和麦军不请自来。

       “我们从楼下经过,听见千寻屋里热闹着,就上来看看,凑个热闹。”留城的吴昊边说边拉着麦军在床边坐下。

千寻和鸣扬相视一笑,大大方方的说道:“来者都是客,鸣扬帮我倒茶待客。”

       麦军听千寻说自己是客,顿时感到寒气直冒,眉头拧成结了,眼睛盯着千寻不放,也不说话,气满喉了,只是碍于人多,不好发作罢了。

       千寻却视而不见,转过头和吴昊聊起了家常,大家东拉西扯的说着各自的趣闻,讲到今后的打算时,麦军插话了:“我想要远离这个小城,免得有人看见了扎眼。”千寻就着话题针尖对麦芒地说道:“我要在山区扎根一辈子,脱胎换骨做农民。”

       千寻如此绝情,麦军的心难过得像无数虫子在咬着,怎么才能挽留千寻的心,真是一筹莫展。临走时吴昊悄悄对千寻说:“本来麦军是来求和的,让你几句话噎到了,这回他可真生气了,真不知道你们俩个是吃错了什么药。”

       千寻心里想,即然是赔礼道谦来求和,怎么会是找这么个人多的场合,恋人之间的问题是要私下解决的,身边还带个外人象什么话,难不成还要个法官判别谁是谁非不成,恋人的私人空间很重要,连这个都不知道,还谈什么情说什么爱,一点情趣都没有。

       可麦军的想法恰恰想反,他觉着有朋友们在场,千寻是个要面子的人,不会给自己难堪,而自己也会在大伙儿的说笑中,巧妙地表示谦意达到和解的目的,不料二人彼此会错意,弄了个阴错阳差,事与愿违。

       鸣扬在回家的路上对麦军讲:“大哥,我给你一个建议,你如果真想挽回这段感情,那么,请放下你大男人的臭架子,跟我姐来软的,死缠乱打,最好是直接来个拥抱亲吻,一切搞定,女人就最怕这个,懂不懂!”

       麦军气不打一处来,“说什么鬼话,我可是最尊重千寻的,依你这馊主意,没准会剥了我的皮。”

       鸣扬看麦军跟看古董一样:“我才发现你跟我姐,不是一般的单纯,天下人都知道你们相爱多年,却连个拥抱都没有,只怕连手都没牵吧?”

       “是的,这有什么关系?我是打心眼儿里真心喜欢她的。”

       “哇赛,你这也叫恋爱,真是闻所未闻,世上竞有这样的恋人!外边传的那些话你都没听到?我都替你们冤枉,难怪你追不到我姐。”

       “我爱她就要尊重她,不能随随便便对她动手动脚,这就是我的原则。”麦军仍然这样坚持着。

       鸣扬摆摆手道:“再见了老兄,本来我想叫你一声姐夫的,看来没门儿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4/24 13:31:2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2   2   1/1页      1    
  快速回复:
悠远的芳香14
发贴表情
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内容限制: 字节.
★发贴时内容将被复制到剪贴板,如果发贴失败,请重新在编辑框中用鼠标右键粘贴或用"CTRL+V"即可找回帖子内容!★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