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湖南知青知青大学长篇连载 → 悠远的芳香11

您是本帖的第 1316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悠远的芳香11
天蓝蓝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70
积分:2648
注册:2006年4月5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天蓝蓝 访问天蓝蓝的主页

发贴心情
悠远的芳香11

11、广阔天地

       送千寻的车,顺着七弯八拐的盘山公路开进山里,眼见山越来越高,路越来越窄,千寻经不住颠簸,吐得翻江倒海,脸色腊白,好不容易捱到了公社,车在供销社仓库下化肥,父亲让女儿躺在睡椅上,仓库保管员阿姨递给一杯红糖茶,让千寻缓缓胃,“张经理,你女儿这样子晕车,有的苦受了,以后要在这条路上常来回可怎么办啊!”父亲说:“我也想让女儿就近下放,可知青办说不能坏了规距,死活不同意,这不僵持了一个月才来。”

       “雪儿啊,这位是杨阿姨,你以后生活上需要什么就跟杨阿姨说,她会照顾你的,还有公社电话室的话务员黄阿姨是你妈的朋友,她也会帮助你的。工作上的困难有公社书记高叔叔,组织委员谷叔叔帮你,林场的场长跟我多年的工作关系,他也保证过会关照你,所以不要觉得孤单,常打电话,常回家看看,好好劳动,别伤着那儿了。”

       千寻浑身无力,十八年来第一次坐长途车,原来自己竟是如此不中用,连坐车的福气都没有,还成天想着要当一名记者跑遍天下,要当一名作家写尽人间悲欢,如今看来,要过的第一关便是这该死的晕车毛病了。

       离开公社,车向更深的崇山竣岭进发,车拐进一条小公路后颠簸得更利害,峡谷中一条小溪,清澈的溪水在路边潺潺流过,丛丛芭茅在风中舞动,青青的杉树、翠翠的松柏,一山接一山,车过十里没见人烟,眼前一片荒凉。

       “再转过那道弯就是林场场部了,也就是你们知青队。”从公社随车而来的场长指给千寻看,车刚弯过去就见半山坡上,一长排教室一样的砖房,周围散落着几户人家,民房清一色的茅屋破乱不堪。远远见有车来,知青们一窝蜂奔到公路边上。

       千寻晕呼呼的下得车来,小兹欢喜得不行,一把抱着有气无力的朋友,千寻在小兹的背上轻轻掐了一下,“你好吗?小兹。”“哇,你个死Y头,有劲掐我,看来死不了。”

       千寻在小兹的搀护下,爬上了半坡中的场部,早有同学帮千寻铺好了床,让千寻躺下。田园递了杯开水,“千寻,你就跟我和小燕子住一个屋。”女同学们围在房间里说笑,叶飞在其中,以领导的姿态说了一通欢迎词,千寻给回应个微笑,心想这在一块不知要混上几年,大家都远离父母挺不容易的,能和好更好,不能和好也得忍着点,心地善良的千寻真不想与谁过不去。

       经过一天的休养,千寻又鲜活了。场长说千寻身体不好,不能在外面干活,安排在炊事班帮着做饭。看来场长是个说话算话的人,人们不知道其中的弯弯绕绕,只听说千寻一直在家养病,这病刚好就马上响应号召进山来了。

       炊事班有五个知青。一个伙食团长管帐,一个负责炒菜,一个负责煮饭,一个负责挑水,千寻打杂。挑水的知青最苦了,全队四十来个人,收工回来不是泥就是汗,都得洗澡,从山下溪沟里往坡上挑水,一天几十个来回累个半死。后来发现屋子背后山湾里有口浸水,老百姓就在浸水口用瓢搯水喝,几个男知青把浸水口清理干净,剖开竹子做成竹笕,把浸水引下山,流入一口大瓦缸,这才解脱了担水的劳役。

       场部正在排一出话剧,排节目的人不用出工,从来没上过台的同学都很积极的参与。小兹、华子、青山在剧中演主角,千寻来时已排得差不多了。剧情简短,二十几分钟就完了,说的是农村地主分子破坏生产的事,本子是场部会计兼宣传队长写的,经公社分管知青的干部一审,说是太短,节目不够开个晚会的,拿不出来。知青们一听来劲了,七嘴八舌地要让千寻出任宣传队编导,要出一台晚会非千寻不可。宁东姐夫小幸,早闻千寻大名,一条街上长大的孩子,谁还不知道谁,立马拍板,命令千寻,半个月内准备好节目,公社开大会时上演。

       千寻临危受命忙个不停,把以前在学校演过的舞蹈节目重新排练一次可不容易。知青队这些同学原本就不在一个班,跟游兵散勇似的,曲谱也不熟,基本功也不整齐,没办法,有条件要上,没条件也要上。学校演过的《海岛女民兵》,千寻把歌词一改变成了《林海女民兵》,女兵就得有枪啊,蹈具是很重要的,场长听说要枪,马上找来木匠比照民兵的冲锋枪,三天就做了十根木制冲锋枪,刷上了油漆,背在英姿砜爽的演员们身上够以假乱真的。

       知青队员,绝大部分给千寻用上了,挑选了几个有才气的男青年搞了个“三句半,”自编自演,就两个主题,一是表现贫下中农战天斗地,二是表现知青劳动锻炼,千寻管这叫毛主席著作活学活用,“人民战争人民打”嘛。

       “喂,你们俩的重唱怎么搞的,男音太呆板,带点感情好不好。”

       “你们那小品能不能更滑稽点。”

       “你个刘文彩收租也演得太善良了吧,地主恶霸都是心狠手辣的,还有你们几个长工,要把交租时的表情弄悲苦点,苦大仇深啊,那位管家的算盘找到没有?”

       “绣红旗时要表现出革命烈士的悲壮,不要嘻嘻哈哈,练时不找到感觉,台上表情就出不来,记住了!”

       “笛子独奏《喜送公粮》、二胡独奏《赛马》、小品及三句半都要插在每个舞蹈前面,留足换服装的时间,每个人都要记住节目顺序,别乱了套。”千寻在各个节目中穿梭指导着。这些天,场部热闹非凡,知青都成了演员,加上剧务,伴奏人员,林场基本上是歇家伙了,眼看只剩下两天了,场长一直陪在现场,公社也来了干部督阵,小幸对场长说:“场长,咱公社开大会可从没演过戏,很多生产队长没出过山,没进过城,更不用说看戏。这次的秋收大会上,高书记想让全社生产队长热闹热闹,也让这些知青为山区农民带来文化娱乐,长长见识。我看这台戏不错,你林场要出名了哟!”场长的笑意写在脸上,“是啊,千寻这Y头真不错,是块好料子。”宁东姐夫顺着说“咱区委副书记的Y头就是不一样,将门无犬子嘛。”

           雪皑皑

           夜茫茫

           高山寒

           炊断粮

           红军不怕远征难

           千山万险只等闲

           雪山低头迎远客

          草滩泥毡扎营盘……大幕徐徐拉开,长征组歌沉声而起,由远而近,由低沉到激昂,大合唱的歌声在公社大会场里激越回旋,荡气回肠。台下农民、教师、医生、干部,黑压压地一大片,看的如醉如痴。知青们首开先河,在这里为这些纯朴敦厚的贫下中农献上自己的热情,播撒着文化的种子。

       两个小时的演出,在经久不息的掌声中落幕,成功的演出,让宣传队兴奋不已,一个个兴高采烈的。公社书记热烈的表扬了林场,表扬了知青,指令宣传队把这台戏送到各个大队去,送给更多的农民观看。

       连续两个月的时间,宣传队不断在外演出。深山里不通班车,全靠步行,翻山越岭,到过山村,也到过水利工地。每次演出结束后都要返回林场住宿,往返六七十里,常常半夜过了,还在披星带月地赶路。队员们都是八、九点钟的太阳,朝气蓬勃的,尽管劳苦,但哼都没人哼一声,浑身充满了干劲,千寻在这里也生活得很充实。

       伙房里人不多,特热闹,几位活跃分子都凑一块儿了。尤其青山最搞笑,青山精瘦精瘦,一竹杆似的,长颈鹿似的脖子,大大的眼睛,总是朴闪朴闪的。在学校就数他最淘,平日里走路三蹦两跳猴精似的,大伙管他叫猴精青山。

       青山窜进伙房大声嚷嚷“伙计们,中午多加一个人的饭菜,刚又送来一个知青,是个男的,叫王烨,他老家就这近边的人,其父在毗邻公社当官,好象是公社书记什么的,老娘是供销社的营业员来着,报告完毕。”

       “猴精青山你干啥团长啊,早从娘肚子蹦出来,跟着毛人风得啦,屈才呀!”挑水员大刘迷逢着双眼,一脸讥讽的笑意。

       “哇,这下可好了,我再也不是副班长了,有人顶职了。”正在淘米的千寻跟着乐哈哈的。

       炒菜的小莉不解的问:“顶职,什么意思?”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跟你讲,部队打仗行军时班长在前面打头,副班长在后面收尾,我不是晚到点吗,可今儿就有人比我还晚到哇,是不是该排我后边,扫尾当副班长啊。”

       场里为知青建新房,请了烧窑师傅坯砖烧瓦。熄火的那天,全场劳力集中挑水浇窑,这功夫深啦,要不歇家伙地往窑里倒水灭火。从溪沟里往半坡上担水,肩疼那还是小事,几个来回腿象灌铅一样,场长不停的吆喝,大伙儿也不敢歇气,硬是咬着牙撑着,到后来腿一个劲地颤抖,深秋的天开始凉了,身上的衣裤让汗和水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一天下来都跟《南征北战》中老蒋的部队一样了,残兵败将,瘸脚败手的。

       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大姑娘们一夜休整后又活蹦乱跳地热闹起来。

       第二天全休,买肉打酒搞劳前线战士,中午大伙儿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扯开肚皮死撑。酒足饭饱之时,醉汉一个接一个疯起,高声放歌的,耍醉棍的,哭哭啼啼的,花样百出。

       炊事班的猴精青山最来劲,本来是取秤称米来着,却找不着秤砣了,抱着个秤杆豪淘大哭:“我的秤砣呀秤砣,你钻哪旮旯儿去了哇,呜-呜,没有你怎么成啊,下午还等米下锅哇,我的秤砣,呜-呜-呜……”哭得是天昏地暗,泪流成河,那架式是从内心发出的悲痛啊!不明就里的人可真得陪着落泪了,然而哭秤砣哭得是如此伤心欲绝,真仍千古奇观,从伙房哭到球场,屋内屋外,四处找起秤砣来了。大伙儿实在忍俊不住,哈哈大笑。

       一群人哭的哭,笑的笑,拉拉扯扯,外人觉着这是一群癫子,货真架实的一群酒癫子。

       正月间,知青队员之间相互请客,每到一家都弄得年饭一样客气,男男女女一大桌,热火朝天,亲亲热热。家长们当是自己孩子一般,喜爱的不得了。吃饭时,比千寻还迟到的男孩子王烨,就坐在千寻旁边,时不时将好吃的菜往千寻碗里夹。一大桌人,就他这一举动特别,大家很是惊愕,千寻闹了一个大红脸,他倒是一脸的自然。千寻慌忙制止道“你自己吃吧,我夹得到的。”“没关系。”千寻心想,别人家里你凑什么热闹,桌上女知青多着呢,怎么就跟我一人夹菜,这不是让人难堪吗。接着说:“不行,我不习惯”。“没关系”“哎,除了没关系你还会什么?想不到你还蛮固执的,真拿你没辙。”说完端起碗一边去了。

       正月初八,公社造林大汇战,大家都要赶回去。在公社周围的绵绵的山岭上,遍布了全社各大队来的民工,农民开荒挖坑,知青们放线栽树。凛列的北风在山间肆虐,树上挂满了冰凌,男知青们背着磷肥,喘着粗气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山上爬,脚下的冰渣“咯吱、咯吱”的响。女知青3人一组,负责栽树。千寻把磷肥倒在坑里,掩上一层土,小兹扶着树苗,田园培上土,使劲踩着,千寻轻轻提了一下苗子,见很扎实了说“好了,好了,下一个。”

       寒风中冻得跟红罗卜似的姑娘们,清鼻涕长流,时不时哈着热气搓搓双手。望着满天飞舞的雪花,千寻感概万分,心血来潮,一时兴起,对着群山朗诵:“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小兹和田园顺口和着“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腊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睛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十来个知青被感染着齐声大吼,毛泽东的这首《沁园春.雪》在绵绵雪山中回荡,也许会随着风儿飘到中南海去吧。

       战天斗地的工夫大量的消耗着人们的体力,总觉着饭也吃不饱,一到晚上饥肠咕碌碌直叫。刚出产的杂交稻清香、柔软,但不发饭,没菜也能香喷喷的吃上几碗。晚餐,千寻几个女孩子一口气吃了一斤,饭后几个女知青三五成群地在公社小街上散步,路过供销社饮食店,经不住食香诱惑,一人吃了一碗挂面,临走时还买了几个馒头,准备晚上霄夜。一路上说说笑笑,打打闹闹,走到宿营地时,你瞧着我,我瞧着你,一片大笑。原来这一路走来不知不觉把馒头吃了,不一会儿的工夫,吃了一斤米,一碗面,两个馒头,足有一斤半左右吧。

       “千寻,你下来,公社让你去开会。”场长在山下高声呼唤着千寻,正在山上栽树的千寻一溜烟奔到场长跟前,喘着粗气,笑嘻嘻地问“场长大叔,开什么会呀?”下放半年了,场长大叔一直就象亲人一样关照着千寻,千寻就跟父亲说话一般亲切随便。“公社点名让你参加党训班,今天就去公社谷叔叔那儿报到,可能有六、七天,你把东西整理一下,被子就放我家里去,晚上住在公社电话室黄阿姨那儿。”

       千寻的行里很简单,不一会儿就收拾好了,走得太急没时间给小兹和同屋的伙伴打招呼,简单的给炊事班的西兰说了个大概,拧着行里就离开了朝夕相伴的同学们,开始了一段新的生活。

       早春二月,万物复苏,冰消雪融,草如碧丝,桑抽新枝。千寻来公社报到,谷叔叔对千寻语重心长的进行了一番教育:“千寻啊,你下放有半年了,组织上也观察你半年了,觉得你有培养前途,家庭条件很好,自身能力也全面,尤其是组织能力强,适合做农村工作,因此,让你更具体的接受组织培养,党训班结束后有更重要的工作交给你,希望你更努力,莫辜负了党组织的培养。”

       党训班里有公社机关干部,也有教师,有医生、生产队干部,总共三十多个人。18岁的千寻年纪最小,第一次接触党的章程,觉得神圣而又庄严,党课听得特认真,在别人的指导下写了入党申请书。党训班结束后,又参加了县里农村“三分之一”工作队员的培训,培训班上认识了省里分下来的工作队队员。这些叔叔、阿姨要到各个公社去支援农村“三分之一” 教育工作,千寻所在的工作队是省农业厅抽调来的干部,重点工作是帮助农村进行杂交高梁种植,提高山区杂粮产量,解决山区农民基本口粮问题。

       在千寻接受培训的期间,麦军已从省城回来,住在县医院继续治病,千寻虽然对麦军的行为一直耿耿于怀,但还是忍不住思念,来到住院部挨个病房查找,大部分病人都午睡了,病房静悄悄的,麦军的病房里住着四个病人。麦军在靠窗子的床上睡着了,千寻轻手轻脚来到床边,看着麦军消瘦的脸在阳光照耀下略显红润,呼吸也平缓,看他的样子也不象是病得很重,也许这大半年的治疗效果很好吧。

       千寻就这样,静静地端祥着久违了的麦军,旁边的一个病人睁开眼正要叫醒麦军,千寻摆摆手转身离开病房,下午还有讨论会,不能耽搁太久。从病房出来,长长舒了一口气,似乎达成了一个很大的心愿,只要麦军好好的,千寻就放心了。

       晚上,千寻整理着衣物,明天就要回去了,这一去就要下队了,也不知什么时候再来,正忙思量着,听得敲门声,打开房门一看楞住了,“哎呀,怎么是你,请坐请坐!”对于麦军的来访千寻很是意外。

       “你中午到医院来过吧?我睡醒后听病友讲中午有人来看我,听他的描述就知道是你,你怎么不喊醒我就悄悄走了呢。”

       “怕你不想见我,你生病后一走了之,这半年也没个音讯,早把我这个朋友忘了吧。”千寻心里有气,也不提枕套的事,一脸的艾怨。

       “我这病不是传染吗,你以为病人心里就好受哇?看着你们活蹦乱跳地去了农村插队,我却孤单单的躺在病房,天天打针吃药,这日子你过几天试试,不把你闷死才怪呢。你在知青队过得怎么样,说来听听。

       说到知青生活,千寻便眉飞色舞,滔滔不绝,把个麦军说的心痒痒的。

       “我也快好了,争取早日下去,你几时再回来?”

       “这个我也说不准,现在不比在知青队,国家给咱每月发24元工资,公社管着,不好随便请假的。”

       “哟,拿工资了,我爸老革命了,才五十八元,真不错啊!我想托你办个事,我吃的中药差了一味五棓子,你给我到乡里找找,回来再给你钱。”

       麦军使着手腕套住千寻,想让千寻经常回来看看自己,千寻一热心人,想不到那儿去,满口应承,“没问题,如果找着了,我不回来也会托人带到你爸那儿。”

       麦军又说“我爸喜欢穿那种和尚领的白汗衫,百货公司没我爸那种大个子的码子,你一并找找,送家来,我爸准喜欢。”

       “这个你真找对人了,公社供销社有个杨阿姨,没有搞不到的东西,只要我开口定办得成,实在没有,求她去省城进货时带两件,让你爸等着吧。”千寻这傻妞,就一空脑壳,硬是没有领会麦军的弦外之音。

       麦军见千寻听不懂话,笑着直摇头:“明天九点钟的车吧,我来送你,早点歇着吧,我也该回医院了。”说完转身下楼走了。

       等麦军走后,千寻细细一想,才回过神来,这是哪儿跟哪儿呀,县城里没有的东西,乡下就能有?这不是麦军挽着个套扣吗,刚才还满口应着,真是一大傻冒!不过这心里却带着丝丝甜意,高兴让麦军套着,想着想着千寻不由笑开了。

      上午,麦军如约而至,帮千寻拧着袋子,千寻有点不好意思和麦军这样并肩走在大街上,但也不想拂了麦军的一番情意,只得硬着头皮撑着。

       侯车室几个等车的知青,其中一男同学眼尖,跟麦军打着招呼,“麦军,很久没见了,病好了吗?今儿来送媳妇儿啦。”

        麦军停下来“是啊,你今天也回知青队?拜托帮我照顾照顾千寻,她晕车呢。”

       千寻顿时好像让火燎了一般,脸红红的甚至有点烫,心脏快速地跳动着。

       麦军大大方方的宽慰着千寻:“哎,怕什么,谈恋爱又不犯法,我们都成年人了,你们说是不是啊。”说完掏出手娟擦了擦长凳子上的灰尘,拉着千寻坐下,神态自然且旁若无人。

       麦军的一席话,让千寻又想到了那股熟悉的栀子香气,这香气直逼心头,热呼呼的。

       麦军在这种场合公开承认和自己是恋爱中的男女朋友关系,让千寻始料不及,心里怦怦乱跳,心想这半年来,他从未改变过,一直都是这么真诚,看来是自己想得太多了。

       千寻用充满深情的眼神望着麦军,仿佛在说“我爱你,麦军!”,幸福的感觉像钱塘潮一样激荡着千寻的胸膛。千寻甜蜜的笑脸,活像一朵盛开在春风里的玫瑰花,看得麦军春心荡漾,心中涌出要一吻香泽的冲动,无奈公众场合不宜动情。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4/24 12:47:22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1   1   1/1页      1    
  快速回复:
悠远的芳香11
发贴表情
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内容限制: 字节.
★发贴时内容将被复制到剪贴板,如果发贴失败,请重新在编辑框中用鼠标右键粘贴或用"CTRL+V"即可找回帖子内容!★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