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湖南知青知青大学长篇连载 → 悠远的芳香10

您是本帖的第 1311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悠远的芳香10
天蓝蓝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70
积分:2648
注册:2006年4月5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天蓝蓝 访问天蓝蓝的主页

发贴心情
悠远的芳香10

10、命运之手

    麦军和千寻分配到同一个知青队,千寻很高兴又能跟麦军在一起,走出校门就是社会青年了,不再受禁令管制,不用刻意回避,千寻准备明确地接受麦军的感情,特意买了一对鸳鸯戏水图案的枕头,送了一个给麦军,暗示着自己的心意。就在大家积极准备下乡时,麦军患肝病,不声不响去了省城医院治疗,临走也没告诉千寻,也许是怕传染别人吧,走了有一个星期了,才从小弟那知道麦军病了,去了省医院可能要治个半年吧。

    在等待下乡的日子里,千寻成天和林丹、小兹、荣荣三人,商量着上街置办下乡的生活用品,这几个姐妹被分到了不同的知青队,林丹随县委机关子女分配到一区,荣荣随轻工战线子女分到三区的A公社,千寻和小兹也在三区B公社,那是离县城最远的山区知青点。千寻妈妈不放心女儿,要知青办把千寻分到哥哥知青点上去,千寻正求之不得,哥哥知青点和荣荣要去的是一个公社,和荣荣的知青点相隔约十里路。况且,叶飞也被分到千寻一个知青队,这是千寻最不愿意的事,如今麦军病了不能下乡,自己更没人帮衬了。想想就十分郁闷。

    两个月没见麦军了,也不知病情怎么样,带着这份牵挂,千寻到小弟家转转,小弟在三区的C公社知青队,好朋友们都分开了,心里难受,千寻帮小弟整理着行里时,看见了跟自己一样的枕套,便问:“喂,小弟你枕套怎么跟我的一样,咱们还真是同一品味哟。

    “那里,是麦军送给我的,第二天他就去省城了。”

    千寻心灵一振再问“真是他送的?”

    “嗯,那还有假,咱不是哥儿们吗,分手之人怎么也得留个念信儿嘛。”

    此刻的千寻心潮起伏,一时无语,不知麦军为什么把自己的一份心意,如此轻易地转赠了他人,这可是千寻花了很多心思,想出来的一个含蓄的爱情表达式,麦军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千寻百思不得其解,心事重重,泪水不争气地扑簌下来,小弟见状连忙说“别伤心,我去的地方离你那儿又不远,只隔60公里,你妈不是在那儿分管知青吗,见面还不容易,再说你就跟我姐一样,我会约麦军去看你的。”说着也眼圈红了,他哪儿知道千寻的哭是为了麦军在她心上打的这个结。病了、走了都不告诉她,还把她第一次送的礼物给了别人,千寻是为麦军伤了她的心而流泪。

    妈妈回来了,要送千寻去哥哥那儿,知青办的手续还没办好,妈妈说会有人去办的,别的知青都没走时,千寻就被送到了哥哥知青点。郁闷的千寻病了,每天往返两里路去公社卫生院打针。公社、供销社、医院的人都和千寻妈很熟,对千寻很热情的给予照顾,妈妈的这些朋友还常留千寻吃饭,晚了就住在她们家里,一晃就是一个月。

    哥哥所在的公社有渔米之乡之称,分布了好几个知青点,都是上一届下乡的学长学姐们,哥哥是县委重点培养对象,只下放半年就入了党,任公社团委书记,也是知青们的头,半脱产干部,常到各个点上检查工作,千寻象个尾巴跟着哥哥四处转悠,体验着知青生活。

    一九七五年九月九日这天,新知青要来了,就是说荣荣要来了。千寻一大早就和哥哥,荣荣的姐姐来到公社迎接新知青,荣荣一行在锣鼓鞭炮声中从车上走下来,千寻象是见到久别的亲人一样,高兴的热泪盈框。

    “荣荣啊,想死我了,你终于来了。”

    “谁让你独自先跑了,活该你孤独。”

    “唉,我这也是身不由己,都怪我老妈多事。”

    “走,去我们知青队住几天,陪陪我。”

    哥哥走过来告诉千寻,县知青办来通知了不同意调队,得按原计划去山区林场插队,今天就送你回县城。千寻难过得直掉泪,荣荣劝着“没办法的事,你忍着点,少招惹叶飞就是了。”千寻点点头无可奈何地随哥哥回了县城。

    伙伴们都离城了,街上显得空荡荡的。出门也没地儿去,上街也没个伴,说个话也没对象。妈妈这个时候进城来开会,工作忙忙碌碌,也没空理女儿。母亲在千寻很小时就从县委组织部调往人民公社任职,母亲工作很投入,很少回家,只在来县城开会才会在家呆上几天,几乎就没怎么经管儿女们,一标准的布尔什维克。

    八十岁的外公跟着父亲住,外公就母亲一个女儿,年迈后长期卧病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平时就靠父亲悉心照料,父亲是个孝子,很爱母亲,待外公跟亲爹一样,人说久病无孝子,但父亲从未给老人脸色看。父亲是个耿直人,平时话很少,父亲的孝道言传身教给了千寻。

    父亲打小就十分疼爱千寻,从未动过千寻一指头,重话都不曾说过,父亲经常出差,有几年长驻省城采购组,家务事都交给儿女们自己处理,每月发工资后把餐票一卖,按量分配给儿女后就走了。护理外公的事交给了千寻,在哥哥下放后,家里全靠千寻护理外公,弟弟太小做不了什么。

    年迈外公大小便失禁,床单一天要换好几次,这天早晨,千寻给外公喂过早饭后,照例下河洗涤换下来的臭哄哄的床单、衣裤,近中午才从河里回家,给外公喂午饭时,外公满面红光睡得很沉,怎么也喊不醒。千寻找来父亲,父亲见状连忙去医院请来医生,医生检查后说外公没什么病,高龄老人自然现象,只剩一口气,没救了,准备后事吧。父亲连忙给母亲打电话,母亲马上到哥哥插队的公社那儿运棺木去了。

    父亲正在与一位同事给外公穿着寿衣,房间静静地忙碌着,突然外公喉头一阵响动,一直安静的外公,突然“啊”的一声长吟,就去了天堂。千寻和弟弟吓得一齐跑出房间,不敢呆在外公身边。

    闷热的夜晚,外公就摆放在对面房间的地板上,父亲外出接母亲了,姐弟俩躺在铺了凉席的地板上,视线看过对面,外公就在昏暗的灯光下.姐弟俩静静的,只能听见相互的呼吸声,这样近距离陪伴着一个死人,内心十分害怕,但是谁也不敢说出来。

    在恐惧的煎熬中辗转到凌晨时,哥哥进屋了,告诉弟妹早点起来,天亮就送外公上山。一大早在机关叔叔们的帮助下将外公送到了阳明山公墓,没有什么仪式,母亲无声的流着泪。外公长年住在乡下老家,到年迈失听后才来城里住,与孙儿们也没什么深厚的感情,所以兄妹们也没有很悲伤。

    外公是个很明智的人,小的时候家里很穷,看着别的孩子背着书包进私熟读书羡慕极了,家太穷了提都不敢提读书的事。十岁时父母去世,外公四处要饭,稍大一点就跟着镇上的糕点师傅学艺,置了一点家业,成家后就生母亲一个女儿。

    外公把母亲送到最好的学校读书,到母亲上了县师范后,家里能变买的东西都买完了。在外婆去世那年,日本鬼子飞机进城,炸了外公仅存的一座房子,家里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外公宁愿四处乞讨也不让母亲休学,就这样熬到母亲毕业参加了土改工作队。母亲很能干又有文化,很快就调进县委组织部工作。

    外公给了母亲一片天,走进新生活,而母亲长年在外工作,没有守在身边尽孝,这是母亲的一块心病,母亲在外公的坟前流着泪,久久不舍得离去。千寻靠在母亲身边,第一次听着母亲讲述过去的事情,受感染的千寻觉得外公的形象在不断放大,外公才是世上最可爱的人,最让人尊敬的人,最有远见卓识的人。

    知青办的手续终于办好了,千寻也只得硬着头皮去那个自己很不愿去的林场知青队。

    已去了林场知青队的华子进城来置办家具,听说千寻要去林场了,来到千寻家,兴致勃勃地讲述着下乡后的生活:“小兹听说你要来我们知青队了,挺高兴的,硬要我来看看,场里人员主要是我们知青,只有场长和几户本地老百姓,人员也不复杂,目前场里正在排节目,要到公社和各大队演出,正愁没个好编导,你这一来可解决大问题了,大伙儿正盼着你呢,你别瞧不起我们那儿。” 华子说得眉飞色舞,突然一拍大腿“你猜猜,公社分管知青的干部是谁?”

    “谁呀,千寻猜不着”

    “宁东的姐夫!”

    “什么?宁东姐夫,那就好了,太好了!”千寻双手一拍喜出望外,一直郁闷的千寻终于舒缓了眉头。心想宁东是麦军最好的朋友,只要宁东一句话,没人敢欺负自己了。

    “你什么意思?宁东姐夫管我们就这么高兴?”

    “你不明白,也不需要明白。”华子是287班的,对288班内部的是非恩怨不清楚,千寻绝不会解释。“华子,你先回去跟小兹说,等我爸出差回来后我便会来,到时我要掐死她个Y头片子。”

    “千寻,你那是什么话?”

    “我想她了呗!这你就不懂了吧,咱姐儿们的习惯动作,嘿嘿。”一向魇魇的跟个秧鸡儿似的千寻一下子恢复了活力。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4/21 21:28:1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1   1   1/1页      1    
  快速回复:
悠远的芳香10
发贴表情
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内容限制: 字节.
★发贴时内容将被复制到剪贴板,如果发贴失败,请重新在编辑框中用鼠标右键粘贴或用"CTRL+V"即可找回帖子内容!★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