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湖南知青知青大学长篇连载 → 悠远的芳香9

您是本帖的第 1344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悠远的芳香9
天蓝蓝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70
积分:2648
注册:2006年4月5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天蓝蓝 访问天蓝蓝的主页

发贴心情
悠远的芳香9

9、栀子花香

    大礼堂,全校师生席地而坐,学校召开紧急大会,校长异常严肃,气氛很凝重。校长讲道:同学们,今天召集大家来就讲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保持革命的纯洁性、抵制资产阶级思想的腐蚀。敌人把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在中国第三代、第四代身上,企图颠复中华人民共同国、我们决不能让阶级敌人的阴谋得呈,要自觉抵御各种形形色色的诱惑,最近在社会上刮起了一阵阴风,传播反动的资产阶级的手抄书,这些书的名字叫《第二次握手》、《曼娜的回忆》,据说也传到了我们学校,因此,要求有书的同学、读过此书的同学,主动讲清楚、交出毒草,知道情况的同学要向学校举报,如果限期内不主动交待错误,在举报查实后要严肃处分,尤其是毕业班的同学一定要自觉抵制毒害,两个月后就要上山下乡了,一定要保持高度的警惕,不要留下污点……

    散会后校园一片哗然,真是新奇,好多同学都不知道这回事,就连千寻、林丹这批文学爱好者都不曾听说过有什么《第二次握手》、《曼娜的回忆》,还是什么手抄本,长这么十七年只见过印刷本。

    “千寻你个书虫,快快从实招来,你是不是有此书!”

    “我说荣荣,林丹这一响炮,今天听完报告就一直没吭声,保不准,她老爸一派出所长,早查抄得了,瞒着咱们吧。”

    “千寻,你污蔑好人,我若有,那你们一个都逃不掉,早成毒草了,等着人拔吧。”

    “林丹,说真的这全社会不都在追剿这几本书吗,如果派出所缴获了,你去偷出来,咱们一起看看,是谁那么大本事搞得这社会不安宁,究竟黄到什么地步,毒性多重,我倒是十分好奇了。”千寻这书虫,让这一波给躁动了,特别想弄来看看。

    “死Y头,你这不是找事吗,都是毒草,是瘟神,人家避之不及,你还往里钻。”

    “呃,这你就不懂了,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提过,对坏的东西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咱一革命小将一身正气不怕毒草浸蚀,你们说是不是?”

    说来说去几个人都想看,学校领导的教导见鬼去吧,几本破书能把人看坏变流氓,那不天下大乱了,焚书坑儒的年头早过去了,如今还兴这个。可成天学校家里两点一线,没社会上的朋友是弄不来手抄本的,几个人就图嘴巴快活瞎掰一气,也就不了了之。

    天黑时分,小弟爬到三楼在千寻的房间门口喘着粗气,神色紧张的也不开口说话,千寻见状问“又怎么啦,碰到鬼了,别又吓唬我啊,我胆儿小呢!”小弟说:“我更胆小,我也吓着了,你快去。”说话间递过一张条字,只见条子上写着“雪儿,快来我爸房间,有重要事相商,别让熟人看见你,麦军。”千寻的腿直发软,心跳到口里去了“这么神秘紧张的,快说,出啥事了?。”小弟直摆手,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连说快走,快走,我陪你一块儿去。

    天晚了,街上行人很少,昏暗的路灯下,千寻和小弟急勿勿走着,谁也没讲话,麦军和老爸住在县委大院里,妹妹和妈住千寻旁边的家属院,也只相隔一条街几百米的样子,但今晚就觉着挺远的,心里头直打鼓,麦军出了什么事,这么着急,一路上老想着这事,十几分钟也就到县委了,林伯父住在办公楼一层的中间,没人上班的办公楼黑黢黢的,走在木板铺成的走廊里,只听得“嘎吱,嘎吱”沉闷地脚步声,快到门口时,小弟说“我的任务完成了,你进去吧。”说完转身轻轻地消失在黑暗中。

    门开了,透出一片灯光,麦军神情严竣“快进来”,麦军一把拉进千寻,急速关上门。房间里就麦军一人,窗帘把窗子遮得严严实实,密不透光。“你先坐下喝口水”看着搬椅倒水的麦军,千寻更紧张了。这阵势就俩青年男女,关在房里能有什么好事,该不会是麦军想怎么着吧,千寻顿时热血翻涌,满面通红,东张西望的想找个自卫工具什么的。正慌乱中,麦军说话了,“雪儿,你坐吧,别老站着,”自个儿在对面坐下,“切,别这样亲切的叫我,真让人受不了,今儿你再怎么深切,也不能让你俘虏了。”千寻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大口吸气,大口喝水,等着麦军的下文。

    麦军坐在床边,久久地看着千寻,眼里有焦急也有期望。这是他们第一次约会,还是在如此神秘的夜晚,双方都感觉到房间里有一种紧张,一种不安的气氛在弥漫,见麦军迟迟不语,千寻的心脏“咚”、“咚”地加剧跳动,麦军的双手不安地揉搓着,对着窗子一声长叹。千寻打破沉默轻轻问:“麦军,你怎么了,你说话呀!”

    “雪儿,我犯错了,我看过那两那本书的手抄本,是从油子手里借的,班上有老铁、老常从我手里借来看过,后来还人家了,你说该如何是好?”

    “哎——呀——,好你个麦军,就这点破事儿?别弄得神密兮兮的,搞得跟地下党似的,真想吓死我呀!”千寻透了口长气,轻轻拍打着自己胸口,安抚着那颗悬在喉头的紧张的心,咬着嘴唇一个劲发笑。想想自己刚才还找工具的样子,哪能忍禁得住,终于笑出了声,反手一把拉开窗帘,一股凉风吹进来,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呀,这外边有桅子花,好香啊,能不能弄几枝来。”

    “喂,你认真点成不成,我找你商量来着,我怕别人举报,怕毕不了业,要不要主动交待,这些都想听听你的意见,人家急得不行,你却跟那儿傻笑,还花儿草儿的,这事儿的严重性你不知道哇!”

    见麦军真恼了,千寻才收住笑,一本正经地道:既然听我的意见就得按我说的建议办。这第一,你不能去坦白,就几本破书没什么大不了的,一没杀人,二没放火,没犯着那一条,你虚什么,我告诉你,《红楼梦》是不是毒草?我看过。《金瓶梅》更毒,我也看过,我看过的毒草多着了,你认为我是流氓吗?你见过我做过什么龌龊事吗,我是个坏女人吗?照理说我该把牢底坐穿了才能赎我的罪,可我仍然是革命后代,仍然是根儿红苗儿正的人物,只要保持革命本质不变,什么毒草呀毒虫的、那叫文学艺术!这第二,你把我的看法转给你那几个书友,我相信他们也不是傻子,会不明白坦白的后果,那不是成心跟自个过不去吗,赶明儿就要牢靠他俩,迟了怕经不住学校诱导、跑去自毁前程。这第三,油子那儿也得打个招呼,那种人也是能讲义气的,卖了你也得不到啥子好处,应该是安全的。一口气滔滔不绝,把个麦军听得一楞一楞的。

    “还看不出咱雪儿,真是女儿不让须眉,有见识,有胆略,有气魄,倒叫我刮目相看啊。”

    “去,刚才还一狗熊,转脸又英雄啦,咋不急了?不恼了?”

    “那是,我怕学校知道,也怕你从别人那儿听说了看不起我,把我划为‘水佬倌’、小流氓,哪知你才是一株真正的毒草,中的毒不知有多深,你是个潜伏得很深的美女蛇,哈哈……”放松后的麦军笑嘻嘻地与千寻玩笑。

    “我说麦军,不是看你那心急如焚的小样儿,这辈子我都不会跟你这儿说,我毒性大着呢,把我惹恼了,叫你吃不了兜着走。今天又给我吓个半死,以为出什么大事儿了,一路来心跳不止,又短了几年阳寿,你得还我几年,还一大男人,胆子太小了吧。”

    “有什么办法,我就怕你见怪,真不懂还假不懂。”

    千寻见麦军情深谊重的样子又来了,马上扯开话题,“现在可以给我弄花儿去了吧,”

    “你等着,马上就来。”

    麦军敏捷地翻过窗子,一会儿折了回来,双手将一束桅子花递给千寻“给,资产阶级小姐!”

    千寻接过桅子花嗅着香气说:“活过来啦,又跟我这儿耍贫嘴。下午我们几个还扯着要找这几本书看看,正愁无门,你给我大概讲讲,作者是那路神仙,给弄这么大响动。”

    “你真想听,好吧。“

    《第二次握手》的作者张扬,听说判了死刑,主要讲一对恋人分手31年后又重逢的故事。

    1959 年深秋的一个傍晚,著名科学家苏冠兰在结束为期半年的对西欧北欧十国的访问后,刚刚回到北京的家中。妻子叶玉菡和孩子们高兴地迎接他,全家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苏冠兰正在书房换衣服,忽然看见小小的四合院中走进一位装束华贵、器宇不凡的女客人。望着她那皎洁的面庞上一对引人注目的丹风眼,苏冠兰心中涌出一种似曾相识的不安感。那女客人走进他的家门,苏冠兰浑身一震,急剧升高的血压引起了一阵昏眩, 他已经认出这位女客人正是他离别了31 年的恋人丁洁琼——琼姐。叶玉菡去叫丈夫吃饭,却发现他站在窗前像泥塑人一般一动不动。玉菡想了想,匆匆拉开通往小院的门,蓦然看见了不相识的来客。玉菡热情地请她进屋,女客人却执拗地拒绝了。临出院门前,女客人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轻声问道,“您是苏冠兰的夫人吗?”玉菡茫然的点点头。“噢,您多幸福啊..” 女客人几乎令人觉察不出地叹息了一声,带着一丝苦笑朝玉菡点点头,转身离去……“

    这对小青年一个讲着爱情故事,一个听着爱情故事,却不知道自己都在这故事之中,在为他人的悲欢离合的故事感叹时,却不知怎样发展自己的爱情,也真是可爱至极,纯得跟那栀子花辨一样洁白无瑕。

    转眼就到了毕业时,查书风波也平息了,没人交书也没人坦白,学校也就不再追究,都在忙于期末考试。毕业班没什么考试,每人发了个高中毕业证,老师同学合个影,毕业典礼就是动员报告,县知青办领导来鼓动孩子们上山下乡,响应党的号召扎根农村一辈子。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4/21 21:22:44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1   1   1/1页      1    
  快速回复:
悠远的芳香9
发贴表情
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内容限制: 字节.
★发贴时内容将被复制到剪贴板,如果发贴失败,请重新在编辑框中用鼠标右键粘贴或用"CTRL+V"即可找回帖子内容!★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