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湖南知青知青大学长篇连载 → [原创]胡伯伯外传

您是本帖的第 1544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胡伯伯外传
老灯火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土胡子
等级:版主
文章:3006
积分:23184
注册:2006年8月19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灯火

发贴心情
[原创]胡伯伯外传

胡伯伯外传


(一)

  骑摩托出外办事,对面街边一小老头,不就是单位以前的头头胡伯伯吗?

  个子瘦小的胡伯伯两眼黯然无光,贴着靠第一小学围墙的人行道踽踽而行。本想与他对视时打声招呼,见他视身边的车辆与路人如无物,巳没有特意绕过去攀谈的必要——因为这是位与之恩怨一时拎不清的领导。

  胡伯伯不过六十出头,退下来也就三、五年,并未到老朽之年。据说有些退下来的领导在位时前呼后拥,做人不凭脔心,用人“三分本事,七分人事”,单位里怨声载道,自是人走茶凉。也有退下来的领导抱怨世态炎凉,有些人虽是自己栽培过,在外面遇见如同路人。看多了这种“路人面孔”,对自己颐指气使的当年不堪回首,日子久了多会如胡伯伯一般行路,信不信由君。

  胡伯伯以前可是集单位党政大权于一身,在主席台上两眼放光口若悬河作半天报告不歇气,跺一下脚单位都会地震的人物!

  据说胡伯伯刚到任时穿一双老掉牙的三节头皮鞋下基层视察,那旧皮鞋脱线露出脚趾头,胡伯伯让女管理员拎到鞋摊去补。娇滴滴的女管理员捂着嘴对旁人抱怨,换谁也会把这快穿底的烂鞋扔了,还当个领导呢?真是个“胡伯伯”!

  于是“胡伯伯”的外号在单位叫开了,他本姓符倒几乎被人忘了。

  这“胡伯伯”外号还真有几分贴切:符的外形清瘦颇似巳故以越南北统一为己任的著名领袖胡伯伯,而艰苦朴素的形象也似国家不统一何以家为的胡伯伯。喜欢以长者自居的符倒也对人们送的“胡伯伯”之称欣然接受。

  也有人说,月薪数千的胡伯伯寒酸的外表不过是清末《官场现形记》中穿破衣的杭州悭巡抚一样“表面作派”,他乱花起国家的银子眉毛都不会皱一下。

  胡伯伯身边人曾透露,他从原单位到此上任时曾有个著名的“办公桌理论”:一个新领导上任,第一步就是要安排人改换机关各办公室布置,哪怕是把办公桌从左挪到右,也会显示出新领导权威及原领导恩泽的消逝。

  光变动一下各办公室布置,把白的变成黑的,黑的变成白的花费毕竟有限,许多办公室还乘机争取些新办公用具。在“办公桌理论”指导下把各场馆花坛推倒重建,就真是“胡作非为”了!

  胡伯伯说机关大院旗坛后的圆形大花坛与方形旗坛不匹配,硬是责成基建办把好好的圆形大花坛及几个小花坛推倒重建,全部改成菱形花坛。胡伯伯觉得“办公桌理论”光在机关推行还不够,又把下属几个单位馆所的花坛统一改成了他瞩意的菱形。

  基建办老谭悄说,他这么一折腾,单位数十万银子就这么白扔了!

(二)

  说来胡伯伯于我本有“知遇之恩”。八十年代刚兴起文凭热时单位大专以上文凭的人不多,不象后来不脱产的函授大专甚至硕士、博士文凭满天飞。胡伯伯也算“与时俱进”的人物,放言非大专以上文凭者不用。素昧平生的胡伯伯一个通知,把我从一个偏僻基层单位调机关负责企管办工作。据说他曾言,几个副职对我都有好评,“与其以后让别人提拔他,不如我送他个人情……”

  为报“知遇之恩”,我与同事在短短两个月把单位的规章制度梳理了一遍,并重新修订了各项标准。上级企管部门对我单位这务虚的“标准化”工作予以认可,还表扬说,到底是学经济管理的,以前你单位XX来汇报工作可是一问三不知哟!后来我们草拟的部份标准还纳入了集团的标准系列。

  正在我春风得意之际,无意中却犯下了机关工作人员之大忌。

  当时单位领导班子都要安插一定比例“第三梯队”(年轻干部),有位中学学兄得以提拔为“三把手”。年初领导班子在某处秘密会议,好象是研究单位人事调整与一些重要事项。这学兄分管企管办等部门,要汇报企管办半年多工作却忘了拿我准备的材料,电话通知我赶紧再送一份复印件来小招会议室。我急忙骑车赶到两里外小招会议室,推开门就发现不合时宜——我是唯一来到领导秘密会议地点的普通干部。装作没看见胡伯伯脸上飞快掠过的一丝不快,把材料交给迎出门的“三把手”,飞快地离开了会场。

  凭心而论,“三把手”待我不薄。几次评为单位先进,从基层调企管办,都有他暗中使劲。但从工作的角度看,“三把手”是遇到问题既不摇头也不点头城府很深的人,作为副职说不上是正职的好帮手。胡伯伯把老于世故,群众考评分在班子里最高,又处于第三梯队最佳年龄的“三把手”看作主要潜在对手。而我与“三把手”校友的关系,以及这次到秘密会场送材料一事,无疑加重了胡伯伯对我的猜疑(实则与“三把手”始终是工作关系)。

  第三天我去胡伯伯办公室汇报一项工作,胡伯伯明显变了脸:“一个大学生,汇报工作还要看工作笔记?这怎么能提高管理水平!”我收起袖珍工作笔记本,草草收场走人。

  又有一次,我无视胡伯伯的冷脸,去找“单位一枝笔”胡伯伯要一笔费用(费用开支由掌管人劳财的“一把手”批);胡伯伯冷冷地说,先去找XX(“三把手”)汇报,他分管你部门。实际上这钱上的事“三把手”根本作不了主……

  突然想起,胡伯伯的冷漠可能还另有原因。

  正月初二去岳父母家拜年,经过胡伯伯家小院,见本单位一些大小干部在胡伯伯家进进出出。不是年三十单位巳提前开过团拜会了吗?怎么还有这多人去胡伯伯家拜年?

  刚好单位维修工厂的厂长迎面走来,见我看着他手上一对茅台酒(当然“给小孩的红包”是看不到),不好意思地说,“你在‘清水衙门’可以不来,我不能不来呀(维修工厂有不少外委项目)!”

  以“清水衙门”自居,自以为靠干活不是靠走门子吃饭,我是少数未上门拜年的机关人员。但也有人说我,似乎忘了是胡伯伯把我从边远基层调到机关的!

  胡伯伯初中未毕业从乡下参军,凭着他的精明能干从战士干到连副,转业后又从干事干到单位“一把手”,我并不认为他天生就是个不学无术一门心思算计别人的小人。他来单位后搞的一次别出心裁的干部理论考试就可看出他脑子的灵泛:不考当时流行的系统工程等机关干部死记呆背的现代化管理理论和时政,全考的是各基层单位电话号码与单位车牌号这些机关干部熟视无睹但工作中经常用到的东西,这些一时抄都无处抄的东西,还真把一些夹带理论与时政资料、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考试靠抄的机关老油子考砸了!竟有几位只考出二、三十来分……事后胡伯伯不无得意地说,当年他们在军区警卫连考核的项目之一就是记军区大院各单位的上百电话号和进出大院各单位数十车牌号,乃警卫战士基本功之一。

  胡伯伯骨子里仍是个思想狭隘的山里老农。被广为传播的穿底三节头皮鞋故事,我相信不是他作秀,而是一个贫寒农家子弟的本色,尽管不排除此时他家钞票巳多得起霉。自己读书不多,他推崇读书人是真心。但多年官场的磨砺又使他多疑,对遇事绕着走的“三把手”诸多猜忌,一些误会又把我与“三把手”连到了一起……至于年节里某些领导家里送礼的人踏破门槛,巳不是领导是山里人或城里人出身的问题,而是一个大家巳深恶痛绝的问题。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17 17:30:43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老灯火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土胡子
等级:版主
文章:3006
积分:23184
注册:2006年8月19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灯火

发贴心情

(三 )

  外人常评我们是政企不分的垄断国企。确实,至今各项职级还是套政府部门级别,干事、股级、副科、科级、副处……而且有的领导官气不比政府官员小。

  胡伯伯虽是千余人单位的领导,可作为后勤单位领导,他竟不识本单位食堂的饭菜票。有一次下基层,办公室主任有急事离开,把一把食堂给的饭菜票放胡伯伯处。每餐被安排在小餐厅吃小灶的胡伯伯竟问我,这一大把金属牌子如何用?出门住行都有底下人安排,他如何又知道单位饭菜票哪些是买包点的,哪些是买饭菜的?如果再当大一些的官,我估计他不会用钞票了——因为用不着他花钱。

  人们都说官大一级压死人,也不尽然。原总公司老总Y作为臭老九下放工厂改造时结识了哥们L,胡伯伯走马上任时受Y总之托,摇身一变将L从工人调本单位任总务主任。据说Y总老娘死,胡伯伯等一干单位头头如丧考妣都守在院子外待命,进入许多“帮闲”无比艳羡的堂屋帮忙的只有少数亲信。对于Y总手下各单位头头来说,进入堂屋帮忙调派一切的人都是见官大一级的人物。比如,当时他们就可以指挥某单位头头,你单位再来几辆何型号车,你单位再准备多少夜晚放的焰火……接令者不旋踵赶紧办理。而L就是在堂屋内帮忙的几人之一。

  不知何时形成这种怪现状,要想往上混,领导必须是领导的领导的清客,而领导身边的清客似乎成了领导的化身。

  碰巧L是我小学同学。刚调来时他还说要与出差在外的我见面,但随着他身价的提高,就变得有些白眼看人了。行办下班后晚上常忘关灯,L连屁都没放一个。我们办公室晚上偶尔忘记关灯,L准会窜掇胡伯伯在周会上大讲特讲,还扣过我们办公室月奖。

  大约那时喜欢读史,总觉得一个人如得势太监把荣辱系于一人终不得长久……后来Y总被查处,胡伯伯走人,L果不耻于人,巳是后话。

  有一天,胡伯伯突然宣布把总务主任L抽调单位中央空调工程指挥部,总务主任暂由部队仓库转业的C代理。总务室负责单位每年近百万办公用品及日杂品采购,L怎把才到手不久的“肥缺”扔了?

  一打听才知,单位经上级批准投入近千万安装数台中央空调系统,由单位维修工厂组织力量施工,除主机外(后悉耗资数十万一台的那批主机,都是集团某头头公子与Y总公子皮包公司倒来的乡镇企业非标产品,现巳成一堆废铁),数百万元管道与配件自购。嗬,是傻子才放任这肥水外流!不过,后来集团头头与总公司Y总等人也是栽在这些工程项目上。而L与胡伯伯等后来无甚大碍,我曾在某论坛总结为“树大招风现象”。

(四)

  有人说,现在当一个单位的领导“白道”、“黑道”都要来得,而胡伯伯肯定体会极深。

  单位多经公司有位经理在西北与人合作做铝锭生意,数十万资金血本无归。胡伯伯一气之下把这位前任领导任命的经理召了回来,命他在纪委交待问题(当时好象有个什么“清查办”由纪委的人兼)。刚回来那三十多岁老江湖倒是很乖,清早上班到中午吃饭,下午上班到下班象个大闺女呆在纪委写反省材料,只有上厕所离开两分钟。

  保卫与财务曾派了两人去西北调查,所谓的合作方人去楼空;当地公安部门称正追捕这犯下多桩诈骗案皮包公司的人,两人无功而返。据说这老江湖还在当地勾上了一个“小秘”,谁都知他是南方来的“大爷”;他在那边的经营一团糟,只是未抓住他贪污的证据。

  老江湖见纪委书记拍了一星期桌子并没拿出证实他贪污的“干货”,一口咬定单位冤枉他贪污,他不过被骗货款,开始在纪委大吵大闹,并威胁要用椅子砸纪委的人。纪委书记家几次晚上遭石头袭击打碎玻璃。纪委的人没辙,以老江湖不是党员为由,不再介入此事。

  胡伯伯开始也没把老江湖放在眼里,一再在机关干部会声称要查清他的问题,并作出停职反省,每月暂发二百元生活费,其余薪金充抵损失,直至扣清的决定。

  老江湖当然不是省油的灯。宣布暂发生活费后开资那日,他堵在胡伯伯办公室门口要去胡伯伯家吃午饭,被办公室主任等人拦住,胡伯伯才得脱身。

  连着几天,老江湖大摇大摆去胡伯伯家闹着要吃午饭与晚饭,搅得胡伯伯家鸡犬不宁,不得不与家小躲在办公室主任安排的公寓吃饭睡觉。胡伯伯找过公安处内保科的人,那边称老江湖未构成犯罪不能拘留,只能予以训戒。

  据说有天办公室主任(胡伯伯从原单位带来的亲信)对胡伯伯附耳低言几句,顿解胡伯伯厄境!

  老江湖周五傍晚照例要窜扰胡伯伯家。大摇大摆走近小院,却见单位著名的“烂崽”胡来坐在门口,身边放两把菜刀。老江湖一楞,不由收住迈进院门的脚步。

  “老兄怎么在这里?”

  胡来说,“老子今天坐在这里,谁不经我同意进来,别怪我菜刀不认人!”

  老江湖说,“兄弟,我找胡伯伯讨个公道,你何故插手此事呀?”

  胡来说,“没有何故,这事老子今天要管!”

  胡来曾因打架斗殴被治安拘留,在社会上有帮弟兄,是个敢于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角色。老江湖虽然刁滑,但武行不是胡来对手,只得悻悻退去。

  这事是听胡来一个朋友披露。至今也未搞清,领导胡伯伯如何与素无瓜葛的胡来搞到了一起。而且后来并未见胡来在公开场合与胡伯伯有过来往。

  再未听说老江湖纠缠胡伯伯的事。不过财务也再未扣他工资。我私下与同事说,刚让老江湖反省时他对失职是认错的,在未掌握贪污证据前按失职查处疑点容后徐访,怎会弄此虎头蛇尾的笑料!

(五)

  本来胡伯伯在单位还会有许多故事发生,却由于一次意外事件而终止。

  那几年不知兴起什么风,许多领导除了混文凭还要混驾照,好象不如此就不是与时俱进的领导。有的领导毕竟是业余司机,在驾校混来的驾照不比混来的文凭,没有过硬的驾驶技术那四个车轮常常出事。

  恰逢春节前夕,为显示上级反腐倡廉的决心,也为遏止连续发生单位领导交通肇事势头,上级发文明令禁止春节期间公车外出探亲,违者严处。

  胡伯伯倒是一天都没摸过方向盘的人,偏偏事情就出在他身上。

  正月初二他与办公室打招呼要下C市基层单位检查工作,带上老婆与司机小N,装上几件办公室主任准备的年货就奔位于去C市半路的L市岳母家。

  就在快到L市时,小N驾驶的蓝鸟与违章超车的东风大贷相撞,小N顶在方向盘上肝脾破裂口吐鲜血昏死过去,坐在副驾座的胡伯伯未系安全带撞出前挡风玻璃,,后座上的夫人也碰得头破血流。

  当地交警急送他们去L市医院抢救。据赶去救援的司机小W说,当时小N生命垂危,经过一台大手术才保住性命。胡伯伯与夫人躺在病床上头大如斗缠满纱布,但并无生命危险。

  正在单位值班的“三把手”立即向上级汇报了事故,并着手抓单位的日常工作(“二把手”因病住院)。

  上级自是非常震怒,春节期间怕出事,这胡伯伯却弄出个公车私用重大交通事故!

  节后胡伯伯刚出院,上级通报也下发了,免去严重违纪酿成重大交通事故胡伯伯某单位领导职务,调某小单位任党总支书记一职。

  “三把手”主持工作,却没得到扶正的机会——上头派来了一位新领导。“三把手”私下对我抱怨,“上头总是认为外来和尚会念经哟!”

  我却被“三把手”办公桌上总务配发的那页《知识台历》吸引住了:

        《有趣的戏联》

  你也挤,我也挤,此地几无立足地;

  好且看,歹且看,大家都有下场时。

  看不见姑且听之,何须四处钻营,竭力排开前面者;

  站得高弗能久也,莫仗一时得意,挺身遮住后来人。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17 17:33:24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一江秋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参谋长
等级:知青(VIP)
文章:207
积分:2462
注册:2006年3月24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一江秋水 访问一江秋水的主页

发贴心情
灯火兄好文笔,把时下官场的种种弊端剖开给人看,但又轻言细语,不着烟火之气,非高手而不能为也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19 8:45:26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老灯火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土胡子
等级:版主
文章:3006
积分:23184
注册:2006年8月19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灯火

发贴心情

      谢秋水兄评阅。实则此为“一稿多投”,去年十七大前夕网络清理敏感帖,为免生歧义,灯火刚发一天即自删。实则此为无关政治的生活故事,见此处虽冷落作个文库存稿还不错,就又放在这。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19 10:35:31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4   4   1/1页      1    
  快速回复:
[原创]胡伯伯外传
发贴表情
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内容限制: 字节.
★发贴时内容将被复制到剪贴板,如果发贴失败,请重新在编辑框中用鼠标右键粘贴或用"CTRL+V"即可找回帖子内容!★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