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湖南知青知青大学长篇连载 → 悠远的芳香21

您是本帖的第 1215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悠远的芳香21
天蓝蓝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70
积分:2648
注册:2006年4月5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天蓝蓝 访问天蓝蓝的主页

发贴心情
悠远的芳香21

  21、寻山问水

  一九九五年初春,桃花飞,李花开,风和日丽,景区游人如织,又是个踏青的好日子。

  千寻却难得空闲,这段日子为了筹备“三.八”国际妇女节纪念演出上窜下跳,忙得焦头乱额,好在各直属机关、企业大力支持赞助,下属单位积极参与,演出节目基本彩排到位。

  千寻的组织协调能力,这几年得到充分发挥,由下至上无一不肯定她的成绩,财务科长还得兼妇女联合会主任、团委书记。

  千寻找领导说了很多次,三十大几的人了,还管着青年团员,太老了混在小青年中间多尴尬呀,也该换个年青人了,但再怎么推脱,局长就是不松口,说是目前找不到合适人选。

  这一次的活动范围扩大到各个县、市直公司,光演员就好几十人,演出这天还有市委、政府领导光临,搞砸了可不是好玩的。

  经过一个月的周密准备和紧锣密鼓的排练,今晚终于要开幕了。

  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寻身为活动统筹人,从活动方案的策划到具体的灯光、布景、乐队、道具、服装、节目挑选,无一不亲力亲为,生怕稍有疏漏,一步错皆盘索。

  千寻在台后紧张的工作,台前的演出如意的顺利进行,听观众席上掌声不断,领导们满意的笑容,再放眼剧场观众的热烈反应,千寻紧张的情绪才稍有缓解,终于长长的舒了口气,就眉眼不经意扫过前排左角时,乍一看怎么那人跟麦军神似,怕是花了眼,再一次定睛看去,确定是他,没错。

  麦军环抱着双手,清朗而淡然的身子笔直地坐在位子上,如墨一般乌黑的眼眸闪动着淡淡的光泽,浅浅地笑意轻轻地写在脸上,魅惑而不失优雅,华丽却不失柔和。旁边紧挨着的一个男人与麦军个头差不多,只是多了点中年富态相,似曾相识的一张脸,一时倒想不起来,他们时不时交谈着,像是老朋友一般。

  “千寻你发什么呆,下个节目该你出场了。”

  “哦,知道了。”

  舞台背景映出丛丛竹林,风吹竹动,婀娜多姿,青翠绿茵,清香弥漫,三维投影让人们的视觉亦真亦幻。

  千寻随着一束锥光灯影自后台缓缓而出,只见她的青丝长发用深红长丝带简单的绾于脑后,随风飘起,身着牙白古装长裙紫色滚边,淡雅出尘,衣袂飘飘地立于竹林之下,手握一只紫竹长箫,浑厚之音破空而出,《注定》这只优雅旋律在演出大厅绕梁盘旋:

  冬去春来几时 缘分人不知
    悲欢离合 只盼与你相知
    若有命运恩赐 自有重逢时
    再续前生 不变相思
    梦已长 你我相守两不忘
    任时光 消失成空再回想
    你为我注定 寻山问水而来
    我为你等待 一生去爱
    冬去春来几时 缘分人不知
    悲欢离合 只盼与你相知
    若有命运恩赐 自有重逢时
    再续前生 不变相思
    梦已长 你我相守两不忘
    任时光 消失成空再回想
    你为我注定 寻山问水而来
    我为你等待 一生去爱
    梦醒之后的黑夜 你不在我身边
    我情愿住在 为你心碎的世界
    因为与你的承诺
    我从来没忘记过
    生死注定我要爱你……

  好不容易挨到曲终人散,千寻急忙挤到他们身边招呼着:“好哇,麦军,你来了也不先吱个声,搞突然袭击呀!”

  “他一来就跟我打听你,我们白天到了你局里,说你彩排去了,我们这才晚上过来。”

  “千寻啊,几年不见还是老样子,你的箫越发吹得好了呀。”麦军依旧浅笑,眼如弯月。

  “小反革命,还记得我这个小学同学吧?”似曾相识的男人促狭地笑道。

  千寻盯着他猛然想到了,“哦呀呀,你是杏林吧,是那个绝顶聪明的杏林吧?哼,多少年没见了,你不说‘小反革命’我还真想不起你小同学来。麦军,我跟你说,他就一标准的发小,面相倒是没变,跟小时候一个样。”说完极度兴奋地重重一掌拍在杏林肩上。

  “哎哟哟!斯文点,死丫头。”杏林领教了她的见面礼,龇牙裂嘴一个劲地矗肩。

  “杏林才调过来任市医院院长。呃,她怎么就是个小反革命啦?”麦军有些凝惑。

  杏林一脸鬼笑,侃侃而谈:“麦军你有所不知,常子在二年级那年冬天脚冷不过,解了脖子上的红领巾包在脚上保暖,让邻桌的调皮蛋看见了,指着常子大叫反革命,吓得常子大哭,打那以后,调皮蛋逢人便指着她叫‘小反革命’,整得常子成天哭哭啼啼,哪像她现在这样子威风哟!若不是我喊你一声‘小反革命’,你一时还想不起我来吧?

  千寻一脸窘红,“嗨,小时候我就一丑小鸭,任人欺负,跟晚清政府似的。”

  “说来有趣,我和麦军大学上下铺睡了五年,常听他说千寻长千寻短的,我就好奇了,什么样的女子能让他念念不忘,就是没机会认识。可巧了,前日他一来就找你,我也好奇,这不就跟着到了这里,当他指着台上的你时,可把我乐坏了,原来千寻就是当年的常子,常子就是千寻,哈哈,人说女大十八变真还不假,丑小鸭变天鹅了,个性也大变了。”杏林眉飞色舞,高兴不已,多年的好奇心终于全释,他能不高兴吗。

  千寻也仔细打量杏林,“哦,是了,我小学发萌时用的名子到四年级就改了,你那时随父母下放回老家了,以后再没见过面,当然不知道我改名字了啊,小反革命的名字只有你还记得,别人都早忘了,记性太好了可不好哦!”千寻也促狭地戏讽着杏林。

  “瞧你们俩个小同学,久别重逢一下子返老还童呐,还小孩子一般斗起嘴来了,可见当年关系可不一般啦。”麦军迷逢着眼也加入了调侃中。

  “哎呀,麦军,我怎么就闻到了一股酸味,咱就一小同学,怎么也比不上你们老同学关系来得亲密,哪有放着美丽风景不去看,却抓住我到处找人的道理呀,嘿嘿……”杏林眨巴眨巴细长的双眼,诡异的笑脸意味深长。

  “哎约喂,只顾自个说话,忘了问正事,麦军怎么会来这儿?怎么来之前也没露个信?”千寻止住杏林的瞎扯,转入正题。

  “我前天来参加一个全国性的学术研讨会,住在景区边上的宾馆,今天他们进景区参观了,这才抽空来看你的。”麦军回道。

  “他为了找你放弃了参观,本来我明天想陪他去,但医院事太多抽不开身,不如你明天陪他进山看看,大老远的来一趟不容易,我派车管饭你看行不?”杏林一本正经地征询千寻的意见。

  “行,服从院长安排,定当尽地主之宜。”千寻爽快的一口应承下来。

  千寻心里偷着乐,是啊,难得一见总有许多话要说,麦军也不推辞,心里很感谢杏林的良苦用心。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还要把麦军送到宾馆去,明儿早晨来接你。”

  “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走了,千寻也累一天了,早点休息吧,明儿个还要起早呢。”

  杏林和麦军转身离开后,千寻满心欢喜地回到家,看看床上睡得香甜的儿子,心里涌出一丝愧疚。

  王烨长年在外飘惯了,不安于坐办公室,一纸停薪留职报告递上去,就和几个朋友合伙去了东北做黄豆生意去了,也许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吧,电话都很少回。

  好男儿志在四方嘛,男人也是半边天吧,老窝在家没个志气也不行啊,千寻对此是支持的。

  这些年习惯了娘俩相依为命的清淡生活。千寻经常出差,常把儿子托付给邻居平姨照看,十岁的小彦很乖巧,与别的独生子女不同,生活基本上能自理,不需要大人费神。

  “妈妈,我上学去了。”小彦推开半掩着的门跟千寻打招乎。

  千寻连忙坐起,交待着:“小彦,妈妈今天要陪客人进山去,放学后早点回家做作业,晚饭就在平阿姨家吃,若是我回来晚了,你自己先睡。”

  小彦有点不高兴,嘴噘得老高,嘟嘟哝哝:“又把我丢家里,尽陪人家玩,也不带上我。”

  “小彦乖,这一回妈妈不是陪外人,是省城的那个麦军叔叔来了,早晨去,下午就回来了。”千寻捧着儿子的头,在嫩嫩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妈妈,是那个常给我寄玩具的叔叔吗?那叔叔怎么不来看我?我跟你们去好不好?”

  “那可不好哟,叔叔只有一天时间,晚上就要乘火车走了,小彦也不能逃学是不是,下次吧,等你放假了,我去省城开会时带你去看叔叔好不好?”

  “好哇,好哇,我要去动物园,还要去游乐园!”小彦欢呼雀跃,一脸兴奋。

  昨晚好大一阵夜雨,早晨天色渐渐放睛,经过雨水的清洗,景区路面如笼罩着一层溥雾,苍翠的田野间一抹清凉的岚烟浅笑着舒卷,路边小草在风中摇晃着,几朵淡红的小花在绿从中点着头。

  麦军下榻的宾馆位于景区外边,这座五星大酒店倒更像是座庄园,隐在绿水青山中,红墙碧瓦,小桥流水,小径通幽。

  一大早,杏林把千寻送上山来后就转回市区,约定傍晚来接。

  千寻着一身铁红色裙式风衣,衣襟迎风飘动,一条五彩真丝围巾系在欣长白皙的脖子上,一根月白色细锦缎带将卷曲的头发扎成马尾式,清爽而秀丽的面容透着一股灵气,脚穿白底蓝纹的运动鞋,步子轻盈地来到大厅。

  正在前厅等候的麦军眼前一亮,挥挥手,急忙迎上前去。

  “千寻,这里。”

  “哦,麦军,你还没吃早饭吧?”

  “今天行程紧,随便吃点,我们就进山去。”

  大厅里几十张桌子人满为患,各个旅行团的导游正在交代注意事项。千寻选了临窗安静一点的位置坐下,要了两碗皮蛋粥,两个馒头。

  麦军奇怪地望着千寻问:“精神很好哇,怎么没见你晕车了?”

  千寻眉眼弯弯地笑道:“你还以为是从前啦,从市里到这儿才四十公里,常来常往习惯了不会晕车,再说一年四季往省里、县里两头跑,舟车劳顿成了家常便饭,晕车的毛病好多了。”

  “看来晕车也要锻炼,适应了就好了。”

  “吃好了,我们坐环保车进山,一天的行程得抓紧点”。

  “不急,导致小姐。”麦军童心大发,行了个举手礼,惹得千寻大笑,指着麦军“来到神仙宝地,返老还童啦。”

  说这儿是神仙宝地一点不为过,能上世界自然遗产榜可不是闹着玩的,原始森林中古树遮天蔽日,奇山怪石林立,清溪环绕。那些稀有树种、山涧石逢中的娃娃鱼,迎春而开的鸽子花,都是世上少有,濒临绝迹的珍宝。

  一路漫步行来,各种以山而传的神话故事,从千寻的口中娓娓道来,声情并茂,亦真亦幻,令人心驰神往。

  乘索道而上,来到开阔的山顶平台,只见雨后雾起,团团云雾在一柱一柱奇峰之间穿来绕去,只露出点点峰尖,神似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仙女,将养在深闺人未识的仙山妆扮的十分娇娆。忽然一抹阳光像聚光灯一样穿过云层照射下,折现出一道彩虹跨越群峰南北,接着一阵大风吹起,云雾在如林的山间随风飘移翻腾,人们仿佛置身于仙境之中,竟有那么一点虚无飘妙的感觉,亦人亦仙美不胜收,转而天空中乍显一幅异象,山天相联处,拉起一幅天幕,天幕中群山如黛,树影摇动,玉宇琼楼,人影憧憧。

  “哇,麦军,那可是海市蜃楼?”千寻兴奋至极,使劲摇晃着麦军手臂。

  “应该是!”麦军也是惊奇不已,一只手情不自禁拥住千寻的肩膀。

  游人们纷纷让这一景象惊呆了,山顶一片喧闹,惊喜地呼喊声不绝于耳,几分钟后天幕中的景象渐渐散去,人们意优未尽的不愿离去。

  “我到过很多景区,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地方,真是神奇呀!”麦军沉醉在奇景中一时还回不过神来。

  “你第一次来就遇上了,我来过无数次,路都走溶了,都没见过这一奇景,看来你才是个有福之人哦。”千寻从心底由衷地感叹。

  “那还不是托你的福,院里有几台重要手术要做,本就没打算参加这次学术研讨会,一看通知才知道在你这儿开会,心中一喜,几年没见了真的好想来看看,一打秋风二拜年,打着灯笼火把也难找的好事啊,这就决定来了。不成想还见到了如此奇观,真是不虚此行啊!”麦军脸上自然流露的表情,有那么一丝欣喜、一丝渴望。

  千寻脸颊一烫,倾刻绯红,原来麦军开会的主要用意是来看自己,眼中自然而然地浮出一层细雾、不敢面对麦军,只是久久地望着对面的群山沉默不语。

  “千寻,我们去那边歇会儿再下山吧。”麦军指着一株参天古松下的青石岩板说道。

  “听林丹说你常到省城去,并有好几次住在她家,怎么一次也没来找我?”麦军深邃的目光探究地看着千寻。

  “唉,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轨迹,有着各自要担的责任,来往过多不会有什么好处,再说我一去你就会分神。”有些压地心底的话千寻本不想说,只是今日的情绪自不自然的有些忧伤。“我是这样想的:我们就象那两棵树一样,虽然有一定的距离,但是彼此年复一年的相互守望着,那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你说是吗?”千寻指着对面悠悠而语,神往地盯着那块石崖上的两棵古松。

  麦军一声长叹,“是啊,我明白你的心意,我这次来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这次回去后我就要调往首都医院了,我们相隔的距离越来越远,见面的机会更少了。我也晓得你自尊心强,不会依附任何人,但是,女人毕竟是女人,自立于社会是很辛苦的,现在这个年代与我们年青时不同了,个人的能力不是全部,以你的个性只会越来越不适应的,有些事不要一个人硬扛,有困难记得要找我,我也会拜托杏林关照你,多个朋友多条路,充硬气只会苦了你自己。我还知道王烨在外跑江湖,家里不着边,里里外外就你一个人在忙碌,你一定要保重,免得我牵挂。”麦军就像要出门的兄长一样叨唠着。

  空气中流动着一片温柔,深深浅浅的雾化为珍珠的水珠自松叶上滴落,几片迎春花静静地飘落在地上,千寻双手插进衣兜里,站起身来向前走了两步,铁红色的风衣扬起了风,惊扰了那份柔和,薄如蝉翼的花轻颤了几下,复又回落下来。

  千寻舍不得麦军远离,心中暗潮涌动,喉头哽塞,仰起脖子望着天空,尽力让翻涌出来的眼泪流进心田,她不想让麦军看见自己流泪,极力强忍着心头的不舍。

  麦军情知有异,走到千寻身边扳过千寻的头,轻轻擦去她眼角的泪珠,心痛地拥入怀中,柔声地说“小雪啊,在心里记着,我爱你,今生今世。”

  情柔至此,复有何言?千寻百感交集无语以对。

  “记得那句话吗,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人可以分开,哪怕分开一辈子,但是心必须在一起,即便相隔千万里,也像近在咫尺,那便是今生的永恒。”麦军在千寻耳鬓轻语。

  麦军的肺腑之言振憾着千寻,经年筑在心中的墙轰然倒塌,泪水打开阀门,哗啦啦涌出来染湿了麦军的脸,染湿了麦军的肩。

  “谢谢你,你为小雪寻山问水而来,小雪今生无以为报,来世当衔草相报,生死相随。”

  “唉,你不要伤心,凡事要往好处想,一切顺其自然就好。”麦军轻抚着千寻的柔发,又是一声长叹。

  不知在那本书中读到过这么一段话:“人生大都不如是因了一点小小的机缘,便改变了方向,越走越远,待到回头时,只看到曲折伸展的来时路,看得见沿途或荒凉或繁盛的风景,就是找不到原点,倦极了也回不了头。”这似乎正是麦军与千寻人生的写照。

  下山的弯弯坡道上,麦军握着千寻的手默默而行,千言万语,万缕情思,籍由彼此的手传达到心。

  森林公园里古木参天,溪水清沏见底,几尾鱼儿无忧地游来游去,路边树枝流苏一样轻晃,就像美貌姑娘款摆的腰肢,细密的枝叶滤过些许的阳光,疏影横斜,斑驳陆离,像岁月深处光阴的留白。

  昨晚的一场春雨清净了山野,林间鸟儿清丽而婉转的叫声,山坡一片嫩嫩的浅绿衬着路旁簇拥在枝头红红白白的杏花桃花,随山风飘扬,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连四周的空气里都带了一股清甜的味道。

  夕阳夕下,不远处小路的尽头的森林广场中,传来准备下山的游人们的喧哗声。

  “就要出山了吧?。”麦军的笑容不知何时敛去,静静地凝视着千寻,眼里似有点点微光,星光浮动。

  千寻望着麦军如墨一般乌黑的眼眸,解读到他心中千般无奈万般不舍,握着麦军的手不由加强了力道不肯松手,明亮的双眼带着几分沉迷,几分尤怜,想着此一别千万里,想见都难,情不自禁泪光盈盈,就在她分神的一刹那,麦军那温暖的唇轻轻地覆上来,仿佛羽毛划过水面,柔和而宁静。

  千寻心中一暖,感觉心中的弦被什么撩动了一下,脸上瞬间滚烫,心呼呼地跳的利害,就像有一抹阳光穿过簇簇杏花落在心间,温暖温柔而美好,怦怦而跳地心紧贴在麦军宽大的胸膛上。一阵头晕目眩,脸上红云朵朵,双手紧紧环在麦军的腰间,动情地回应着麦军湿热而星雨一样落下的热吻。

  这个在梦中等了多年的热吻,心身一致的热吻,终于来临。“就让自己放纵一次,一次就好。”灵魂深处有个强烈的声音在不停的鼓动着千寻突破束缚放飞自己。

  “小雪啊,你这个让我放在心底多年的女人,你这个让我魂牵梦萦的女人,你这个自以为是外强中干的女人啊!”麦军的手指轻轻抚过千寻的弯弯浓眉,心中阵阵发酸、声声长叹。

  “以后有机会我会来看你,若是去北京一定先给我打电话,我会去接你的,莫又自作主张,神出鬼没好不好!”麦军深知千寻又臭又硬的脾气,郑重地交待着。

  千寻垂下眼帘,低低说了声“好”,一抹温柔笑容如同夜色中的昙花,华美而迅速地在这一瞬间盛开。

  “我知道王烨生意做得不好,你一个人维持这个家不容易,生活上有困难不要一个人硬扛着,一定要记得的有我在就好。还有,过几年小彦要上大学了,最好送到北京来,我会照看他的。”麦军爱屋及乌的深情又一次让千寻感动不已,又一次柔声一句“好!”

  摘去了女强人面纱的千寻显露出女儿本色,柔情蜜意地望着麦军魅惑不失优雅,坚毅却不失柔和的容颜,扑哧一笑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婆婆了?”

  麦军道:“还不是对你不放心,你别看我不在你身边,对你的状况随时有人跟我报告的,信不信?”

  “我略知一二,凡是熟人都是你的情报员,这么监视我可不好哦!”千寻欢快地一抿红唇,嫣然一笑。

  “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小雪你再这样诱惑我,我会想要吃了你的!”麦军浑身炽热,深情款款的一笑,连忙放开千寻,真怕忍不住欲望。

  “嗯,时间不早了,杏林可能早来了,回去吧。”千寻也平复下来说道。

  刚走出山就见森林广场中杏林正在东张西望,一眼捕捉到缓缓而来的麦军俩个,急不可待地说:“哎呀,你们俩个再不出来就赶不上火车了。”

  千寻笑嘻嘻地接口道:“和尚不急道士急,我这个野马导游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算好了时间的,误不了。”旅游区的工作人员陪客人进山是家常便饭的事,做导游无师自通,成就了一批无证导游,也就是千寻口中的野马导游。

  “闲话车上说,上车走人!”麦军这时也有点急了。

  “听说山上惊现海蜃奇观,天幕中有一男一女倚树而立,神似《神雕侠女》郭靖与黄蓉,不会是你俩个映上去了吧。”杏林扭头用那古灵精怪的眼神打量着后座的麦军和千寻。

  “消息传得蛮快的呀,真是一大奇观啊,不过观景台上那么多人,谁是谁呀,怎么会是我们俩个呢?是吧,千寻。”麦军说得磨棱两可。

  “那是你运气好遇上了难得一见的景象,不过我给你找的这个导游可满意呀?”杏林故意逗笑。

  “知我者杏林也,来日定当涌泉相报。”麦军和千寻相视一笑

  “看你老兄春风满面的,千寻啊,你没让他吃了吧?”杏林取笑麦军。

  “光天华日之下胡说什么嘛。”千寻脸红,一意维护着麦军。

  “男人啊,吃不到就是最好的,你可提防着点,我身为小同学一心为你着想呢。”杏林一副怜香惜玉的假样。

  “你不是男人?”

  “正因为我是男人……”

  “杏林,你这个小同学若有个三病两灾地,托你关照着,有个什么差池,唯你是问啰。”麦军载住杏林的话头。

  “哥儿们放心,小病小灾随叫随到,再大了不还有你这位专家不是,不过最好是用不上我,病人见医生可不是件好事。”

  “看你们说的,又不是什么国宝,民女溅命一条,早去早托生,说不定来世投在皇亲国戚家,锦衣玉食,消遥快乐呢。”

  “莫非你在山中遇上蒲松龄啦,鬼话连篇。”

  “嘿嘿……说笑呢,省得晕车。”

  谈笑之间,很快就到了火车站。

  站台上麦军回头挥挥手,渐渐远去,消失在人流之中。千寻看着麦军远去的身影,心头冒出大唐诗人李商隐那首《无题》:

  相见时难别亦难,

  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

  蜡炬成类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

  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

  青鸟殷勤为探看。

  此一别竟达十几年,这中间麦军因了父亲病重,后来又病逝回来过两次,却因事出突然,千寻又在省外出差,两人终是无缘相见。千寻也曾赴北京学习,又逢麦军出国考察,命运不曾眷顾他们,机缘总是擦身而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25 16:49:09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1   1   1/1页      1    
  快速回复:
悠远的芳香21
发贴表情
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内容限制: 字节.
★发贴时内容将被复制到剪贴板,如果发贴失败,请重新在编辑框中用鼠标右键粘贴或用"CTRL+V"即可找回帖子内容!★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