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湖南知青知青大学长篇连载 → 悠远的芳香20

您是本帖的第 1332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悠远的芳香20
天蓝蓝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70
积分:2648
注册:2006年4月5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天蓝蓝 访问天蓝蓝的主页

发贴心情
悠远的芳香20

  20、相知相惜

  北京吉普一身灰尘载着千寻再次进入省城,她今日带着特殊任务必须找到麦军。

  麦军进省城大医院多年了,大家各自埋首红尘打拼,极少联络,为了给同事治病,千寻辗转得到麦军的电话号码,一个电话打过去就约定了专家门诊时间。

  麦军领着千寻一行人在若大的医院转来转去,各种检查用了两天时间,同事被确诊为脑癌,急需住院手术,而床位奇缺,麦军几经周折才争取到三天后的床位。

  把病人安排妥贴后,千寻来向麦军辞行。

  医生办公室正在朝会,麦军在听取医生们的汇报,千寻见状,静静的倚于门边,仔细端详着。只见穿身白大褂的麦军仍然英俊,仍然才华出众,只是多了一份成熟,多了一份威严,一抹酸楚如微风掠过眉梢,在心间荡起层层微澜

  众人散去,麦军一脸的严肃才露出笑颜,望着容颜清瘦,亭亭而立的千寻,心中一丝丝心痛油然而生,轻声招呼:“小雪,进来吧,靠近一点,让你瞧个够。”

  “呀,咱麦主任,够威风啊!”千寻脸一红,让他一语道破心思,怪不好意思的掩饰自己。“麦军啊,给你找麻烦了,真的不好意思,这次不是你帮忙只怕住不进来。”千寻心中不安,这几天把麦军忙得团团转。

  “哎,又来了不是,我说过多少回了,只要你需要,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义不容辞的帮助你,你不是又要我重复一遍吧。”麦军一脸笑意地递给千寻一杯热腾腾的开水。

  “那也不该总给你添麻烦啦。”千寻的深情在依然水灵灵的双眸里面隐约可见,那面含愧意的微笑让麦军内心一紧,一股十分熟悉的味道在内心深处涌动。

  “哎呀,这样的麻烦求之不得,否则,你哪能来找我啊!”麦军的话意味深长。

  “哦,你这么说我便放心了,以后有了难事我一定不放过你,你可有的烦了。”千寻一抹笑意漾在脸上,十分地开心。

  “我是说真的!在我来讲,千寻,你的事便是我的事,你可明白?”麦军见千寻促狭的笑意,知道她又在忽悠,便收了笑容,语重心长的说给千寻。

  “我,明白。”行寻也收住笑,轻声的回道。

  “唉,明白就好。”麦军舒缓了眉目,轻轻地一声长叹。

  一时一丝丝凝重的气氛在四周弥漫,双方对面相视无语,彼此心中的千言万语都让最后的两句对白显得是多么的多余。

  “我明天要回去了,你在这里工作很累,多保重自己。”千寻打破沉默说明来意。

  “有车吗?”

  “没有,机关的车早就回去了,只有坐车站长途”。

  “什么时候?”

  “上午九点,你忙吧,不耽误你工作,我走了。”千寻黯然起身告辞。

  “好吧。”麦军眼中的不舍一闪而过,目送千寻离去。

  省城汽车站,离发车还有半小时,千寻与同来的黄兵坐在侯车室里。

  “千寻大姐,那不是麦医生吗,他也回去啊?”

  千寻放眼望去,只见麦军双手不空的拎着两袋物品匆匆而来。

  “还好,没有耽误时间。”麦军紧挨千寻身边坐下。

  “你怎么来了?”行寻瞪着一双大眼。

  “喂,再痴看,牛铃眼会掉出来的。”麦军风趣的笑着千寻。

  “你逃岗了?”

  “莫讲得那么难听好不好,是换班,不是逃岗啦。”

  “就为了来送我?”千寻眼热,一片雾起,这让她又想起了八年前麦军为自己送站的情境。

  “你说呢?感动吧,把手伸过来。”麦军从衣兜里摸出一张伤湿止痛膏,贴在千寻的手腕上,又从水果袋中拿出一瓶水,命令千寻将两颗白色的药片吃了。

  “麦医生,你这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一旁的小黄一脸迷糊。

  “将膏药贴在手腕的肘关尺上起镇神安神作用,这药丸是维生素B6,能够止呕,又没副作用,比晕车药好多了。”

  “你怎么知道咱科长晕车呀?”黄兵一脸迷惑的盯着问。

  “我知道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吧?千寻你说是不是。”麦军露出颇为得意的神情。

  “唉,这种事你还记得住。”行寻心里热乎乎的感动不已。

  “我记得的事多着呢,尤其是那几句诗词,你还记得吧。”

  “是啊,你那个诺言,想必我们都不会忘记!”千寻的多愁善感清晰地浮在脸上。

  “吃了药不会晕车的,路上只管吃东西,别空着肚子坐车,玩具火车是给小彦的,下次带他来玩玩,几年不见长高很多了吧?”麦军细细地叨唠个没完。

  车来了,麦军拎着千寻的旅行包送上车,站在车下再三交待:“小黄,好好照顾你们科长。千寻,下次来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车子启动了,麦军仍在原地挥着手,千寻头伸出车外,望着越来越远的身影,眼圈红红的,一直强忍着的热泪终于流下来,一滴一滴落在彤红香艳的苹果上。

  “千寻姐姐,麦医生是个好人!”小黄也深受感动。

  “小孩子,大人的事你不懂。”千寻悄悄抹去泪花。

  “科长你莫充老,我都快二十了,不要总拿咱当小孩子好不好。今日我算明白了,局里那么多人为何就派你来送病人。”

  “我说你人小鬼大的,又哪里听到小道八卦啦?”

  “吴昊讲的此行非你不可,当时我不明白,现在可明白了。”

  “尽是瞎扯,莫乱说话。”

  “这个我自然明白,科长请放心。”

  一九八八年,国务院把千寻老家与另外几个县划入同一个旅游区,新建地级市,各县大批优秀干部调进地级市。干部考察组调了千寻的档案,又进行了面试,局里一意挽留骨干,劝千寻留下来。

  在千寻看来,能够进市里工作,发展机会更多,虽然新市建在贫困落后的山区,一切从头开始,目前居无好所,行无好路,但毕竟是前景看好的旅游胜地,建设力度绝对比县城大。机会来了就得抓住,俗话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千寻一番权衡利弊,去意已决。

  一九八九年正月十五日,千寻离开生活了30年的家乡,只身一人乘火车到了新市所在地的林城报到。

  中午千寻抵达林城,只见林城县城比家乡县城小多了,高楼大厦不多,古色古香的老建筑别具一格,约二十多米宽的街道也不是油路,尽是黄泥巴。

  依然寒冷的天空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林城狭窄的小街上撑着雨伞的人们却熙熙攘攘地推进涌出,阵阵鞭炮伴随着阵阵欢声笑语。

  街中央几队龙灯舞得热火朝天,时不时有人点了鞭炮丢进龙队中,激起汉子们一声声粗犷的吆喝,龙头高昴,龙尾摆皋,赢来人们阵阵喝采。街道两边每隔几十米搭了一个小小戏台,台上有的在唱花灯、有的在打三盘鼓,人们这里围一群,那里围一伙,把个小城喧哗得热火朝天,一片浓浓的节日气息扑面而来。

  千寻被这番新奇的景象感染,好奇心大发,拉着一路人就问:“大叔,请问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么热闹?”

  大叔看了看她道:“你是外乡来的吧?”

  “是啊”

  “今日闹元霄,是土家族、白族、苗族一年一度最重要的节日。每年的正月初十到十五,这些各乡的民间艺人便四处表演,十五这天都汇集到县城,各自拿出看家本领来展示,谁家艺技好,观众多,赏钱也多。”

  千寻恍悟:“哦,今天是元霄节呀,我们那儿不怎么注重,想不到少数民族对传统的东西保留得这么好!哇,让我大一眼界,不错,真是不枉此行啊!”

  “大妹子,你看那台上打花灯儿唱得是本地阳戏,你听得懂吧?唱的都是一些笑料,逗人开心的。”

  “阳戏?没看过。”喜爱戏剧的千寻挤进人群。

  只见台上两个约十七八岁年纪的一男一女,脸上戏剧浓妆,衣着唐装,正在表演。旁边三两个二胡伴奏,四五人伴唱,还都是些中老年人。女子佳人打扮,头发梳个简单的坠马鬓,斜插一支珠花,几缕流苏从簪子上垂到耳边,古装彩衣很是飘逸,口中小曲娇吟婉转,一副风情万种的俏佳人模样。女扮男装的小子一身淡蓝才子长衫,手握一把折扇,灵活地忽折忽合,调皮地与小姐打情骂俏,引来围观者阵阵欢声笑语,掌声不断,鞭炮不断。

  千寻的汉族家乡,民族的习俗节日人们都窝在家里,街面上却十分冷清。今日一乍溶入少数民族欢庆节的队伍中,不禁想起古书中所描写的元霄灯会,皇亲国戚、公子小姐都会走出皇城,与民同乐。看来大汉族还抵不上少数民族这样保持着中华民族独特的风俗习惯,真是又一番感概。

  老天爷并不照顾人们的闹春喜庆心情,雨下得越来越大,人们纷纷四处避雨,千寻也捂着头满大街寻问百货公司,一路跑来,泥泞的路面将皮鞋浸透了,脚冻得冰凉、冰凉。

  在百货公司买了把雨伞和深筒雨鞋,换下湿鞋后,继续在街上看热闹,到下午三点才到林市筹备处报到。

  筹备处包下了一座宾馆,一楼至四楼办公,四楼至九楼为临时宿舍,一间房住四人,大家都回复了单身汉生活。

  筹备工作如同开荒斩草一般千头万绪,小政府大社会的模式,让很多工作性质相近的工作局合并在一个筹备组,人多倒是热闹。

  每个人所管的一摊子,都要应付上级几个局的对口工作,任务繁重,出差如家常便饭,家里几乎管不着。

  王烨调进县城后也常驻省城采购组,儿子上幼儿园,由退休在家的外公接送,千寻一心扑在工作上,几乎每个月只能回去一次,每次一到家儿子就脚跟脚,手跟手地粘着,生怕一闪神跟丢了。儿子这般情形,千寻心里很痛惜,每每等到儿子睡着了才悄悄起身赶回市里。

  星期五中午,家里来电话,说小彦丢了,大街小巷找遍了也没找到。

  千寻心里慌慌地,急急往回赶。

  县城不是很大,汽车站、火车站都没有儿子的身影,一家人跟热锅上的蚂蚁般急得团团转。

  夜幕降临,街灯昏昏,千寻再一次来到大街小巷转悠,仔细寻找每一个角落。在路过百货商场时,隐约传来“妈妈,我要找妈妈!”的稚嫩斯哑的童声,一圈子人围得紧紧地在问东问西,千寻心里一热,火急地挤进去一看,真是小彦。

  “小彦,可找到你了!”千寻一把紧紧抱着儿子放声大哭,又气又急地使劲打着小彦的屁股,“你跑,看你还跑不跑!”

  小彦见着了妈妈,一个劲地哇哇大哭:“妈妈,我饿,我要跟你去,要坐火车去。”

  千寻看着儿子一个大花脸,一身脏衣服,胖胖的小手上黑乎乎的,心中一阵阵揪得生痛。

  “你儿子在商场墙旮旯里的包装箱堆里睡着了,我来清理拉圾时才发现的,他说要坐火车找妈妈去,你们家长是怎么带孩子的,真是!”营业员在一旁责备着千寻。

  千寻越发难过自疚,“小彦,是妈妈不好,我们回家”。

  “我饿,妈妈。”

  “你什么时候跑出来的?”

  “老师上第二节课时拿了妈妈的图片,让我们读,我想妈妈了,就跑出来了,找不到路了,后来到百货公司看到好多玩具,看了好大一会儿,后来就想睡了。”

  “小彦啊,以后不要乱跑,你看这次差点丢了吧。如果遇上坏人把你拐走了,就再也见不到妈妈了,你怕不怕呀。”

  “小彦怕怕,妈妈我听话,再也不一个人乱跑了,我要跟妈妈在一起。”

  “好,这才是好孩子,等妈妈那边有房子了,就接你过去,你要听外公的话好好上学,莫让妈妈担心,好不好。”

  小彦的脏手摸着妈妈的脸颊认真的点点头,这一天的流浪生活着实吓着了他。

  两年后,随着市级架子构成的健全,市直机关、企业逐步成立,大批人员调进,作为筹备处的宾馆人满为患。随着建设资金的到位,各大局陆续搬了出去,商务局也搬进新房,宿舍完工,家属陆续调进,王烨调进了市里的企业,儿子也转来二年级上学,一家人终于又在一起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25 16:39:18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1   1   1/1页      1    
  快速回复:
悠远的芳香20
发贴表情
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内容限制: 字节.
★发贴时内容将被复制到剪贴板,如果发贴失败,请重新在编辑框中用鼠标右键粘贴或用"CTRL+V"即可找回帖子内容!★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