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集论坛之精品 萃网友之佳作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湖南知青论坛集萃论坛集萃 → [原创] 胎记 (小说)

您是本帖的第 1652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 胎记 (小说)
潇湘子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816
积分:4900
注册:2007年7月2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潇湘子

发贴心情
[原创] 胎记 (小说)

那年月,三个同学家的真实故事合成的小说——

胎    记

    街上成了人的河流。

    汽车刺耳的喇叭声、单车清脆的铃声,伴着刚下班匆忙赶回家的人流,朝大街两头移动。

    也是刚从工厂下班的李素兰,拎着一只黑色的新书包从处理品商店走出来,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

    面庞清瘦的她还不到三十岁,两只忧郁的大眼睛已失去了昔日动人的光彩,眼角也有了隐约可见的鱼尾纹,唯独体态窈窕、步履轻盈,两条修长的腿还保持了一些当年在平衡木上练就的弹力。一套家做的工作服很合体,使她在蓝与灰的海洋里跳脱出自己的文静韵致和绰约风姿。

    不错,这个书包式样好,还是人造革做的。不知哪个马虎鬼在剪裁下料时漫不经心,在书包的盖子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刀痕,使它的价值一下子就打了九折——便宜了四角五分钱呢。就用节省的这点钱称半斤肉给帆帆吃,李素兰心里盘算,儿子今天由邻居顺便带去学校报名,过几天就是一年级的小学生了。帆帆是个聪明的孩子,才五岁时就认得不少字,会唱《我爱北京天安门》,甚至和巷子里一些大人一样,跟着广播学会了几句“样板戏”呢。他接过妈妈刚买回来的新书包,一定会调皮地模仿电影里李玉和的动作,奶声奶气地来上一句“谢谢妈!”……

    嘎——,一辆汽车迎面驰来,紧急刹住,走在道旁的李素兰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你瞎了眼!找死啊!”一个梳着卷包头的年轻司机从驾驶室伸出脑壳,狠狠地朝她啐了一口。车身上一幅“坚决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横幅扬起,拂乱了她的短发。她呆了一下,定定神,匆匆横过马路。在人行道上,她从布包里拿出袖套,掸掉落在身上的尘土,刚才想象儿子娇憨稚态的那点慰藉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星城的八月底,正是秋老虎发威的时候,窄小的厨房像个闷热的蒸笼。婆婆正在准备晚饭,黑色的大襟衣浸透了涔涔的汗水,紧贴在她瘦骨嶙峋的背脊上。看见儿媳砍了肉回来,她一脸都是笑,细密的皱纹攒成了一朵细瓣的菊花。

    “菜篮子里有葱,给帆帆蒸个香喷喷的猪油葱花肉饼。早先的老班子讲,发蒙的细伢子吃了葱肉饼,就愈发聪明些呢。”婆婆欢喜地吩咐儿媳。

    李素兰也笑了,记起二十多年前,自己发蒙的时候,也吃了一个妈妈特地为她蒸的葱肉饼,此刻仿佛还齿颊余香。唉!做父母的心啊!

    婆媳俩照常在厨房里忙碌,你一句我一句,省略了称谓问答着。

    “帆帆呢?”

    “在屋后背坪里玩,他报名回来不晓得几多高兴。刘鲲又是加班去了吧?”

    婆婆记起了儿子。平素,除开加班加点的日子,他总是和媳妇一路回来的,两口子同在一个街办的小厂做事。

    “嗯啰,厂里接了一批紧急焊接业务,别的人都说搞不下地,他一个人带着徒弟只怕要搞一通宵。”

    想到自己的丈夫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能干角色,李素兰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遮住晶莹闪亮的眸子,略带苍白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她麻利地洗净肉,先细细切成丝,再细细切成丁,风快地在砧板上剁起肉泥来。厨房里响起了欢快悦耳的节奏,仿佛为自由体操伴奏的琴声。

    “是我的画片,还给我!”“偏不给你!”“抢犯,你是抢犯!呜——”后背坪里隐隐传来帆帆的哭喊。李素兰一听,就知道是自己的儿子又在和居委会主任的孙子——要武吵闹。她慌忙丢下菜刀,跑到后背坪里,要把受欺负的帆帆拉回家。小家伙不依,站在坪里不肯走,哭着推妈妈找要武的娭毑去告状,他有理嘛!要武比帆帆也大不了几岁,看见有大人出面,他一点都不怕,还故意扬起帆帆那张心爱的画片做鬼脸,嘴里不干不净:“小杂种,去告唦,只怕有路得咧!”

    李素兰不愿意看见黄主任那张俨然的面孔,她的孙子专会欺负别的孩子,尤其是比他小的帆帆。也有自认为还体面的大人出头理论过,可黄主任从来舍不得责备宝贝孙子,反而说“一个巴掌拍得响的”?李素兰不想招惹没趣,更不想徒然受辱,她抱起儿子,答应给他买新画片、到公园坐飞机、到动物园看猴子……可小家伙还是哭,一路哭到家里。最后,李素兰想起了新买的书包,赶紧拿给儿子看。帆帆抽噎着接过新书包,一边用小脏手抹泪,倒把原本还算白净的小脸弄成了三花子。

    “唉!老是受……”李素兰有一肚子的愤懑,她一扭头就瞥见婆婆正用浑浊的老眼打量帆帆,神情凄然,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好像在乞求孙儿的宽恕。李素兰的心一下子软了,把已到嘴边的牢骚话又咽回肚里。

    “妈,还是煎肉饼吧,又快又省火。”婆婆默默地点点头,对媳妇的善解人意颇感宽慰。

    炉子里蓝色的火苗在跳跃,油在热锅里吱吱地响。李素兰一边调着煎肉饼的葱花作料,一边问儿子报名的事:“帆帆,今天去学校报名,老师问你的话都答对了吗?”

    “答对了,我都晓得。”小家伙很得意,两只大眼睛扑闪扑闪的。

    “屋里有几个人哪个不晓得啰!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我也认得。还有几加几啦,我都算出来了。”帆帆喘了一口气,停止了连珠炮似的汇报。

    满屋子都是煎肉饼的香味,帆帆馋得直缩鼻子。一会儿,他忽然想起什么,仰头问道:“妈妈,老师问我屋里是什么阶基,我讲是麻石阶基,对吗?”

    仿佛晴天霹雳,李素兰一下子怔住了。儿子天真无邪的眼神在渴望妈妈的肯定,她只得点点头。

    “那冒错哒!”帆帆有点想不通了。为什么那个管报名的女老师听到他的回答竟会笑得前仰后合?两条翘翘辫子像摇拨浪鼓。而且,为什么在座的其他大人也跟着她一起哄堂大笑呢?最后,女老师还要他回屋里问清楚,家里到底是什么阶基,明天再告诉她。当时,帆帆以为自己真的讲错了。现在,他有点生气了,怪那位翘辫子老师太霸蛮:“妈妈也讲冒错哒,就笑我!又冒到我屋里来过。”

    显然,“阶级”二字对一个刚刚七岁的孩子来说太陌生了,被儿子错听为门前的“阶基”。李素兰的心一沉,手中的一根筷子掉在地上都不知道。

    平素,她最怕什么填个人履历表、自报家门等等程序,现在,儿子刚要启蒙,就得回答出身这个鬼问题了!她感到喉咙里像塞了一团棉花,出不得气,心一阵阵紧缩得痛,脑壳里嗡嗡地响起来。

    “锅烧燃了!”婆婆一声惊呼。李素兰如梦方醒,赶紧盖上锅盖,手忙脚乱地把油锅端开。

    轮到帆帆倒霉了,他还这么小,以后的日子还长呢。李素兰心里七上八下,一边在厨房里忙,一边痴呆呆地隔窗望着天井。

    天井里,婆婆正坐在小板凳上替帆帆洗澡,小家伙要自己来,两老小抢毛巾,搞得脚盆里水花四溅。“看啰,把娭毑的衣服都搞湿了!”婆婆佯怒地扬起巴掌。帆帆不怕娭毑,冲着她咯咯咯直笑。

    李素兰感到眼前一片模糊,赶紧低下头。小小的菜锅在她眼里放大了,像是一口塘,又像是望不到底的深渊,蒸腾着神秘的雾气。一滴清泪吧嗒一声掉进锅里,溅起一片吱吱冒泡的油花,往事像潮水一样涌向心头……(未完)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6 20:38:31
潇湘子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816
积分:4900
注册:2007年7月2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潇湘子

发贴心情

(续上)

    1964年秋,她正在一所重点中学读高三,生活像飘满歌声、飞满鲜花的溪流,而她,正是溪流中一条快活的鱼儿。

    国庆前夕,全校师生都在热火朝天为盛典作准备。学校游行的队伍中,计划安排一辆缀满葵花的花车,由李素兰表演自由体操,象征全体师生都是向阳花。她一直是校体操队的队长,曾在全省中学生运动会上荣获女子体操全能冠军。一下课,她就穿上鲜红的体操服,和表演团体操与剑舞的同学们练开了,简直就像一团火焰在校园里跳跃,她的心里也燃烧着对祖国的激情啊!

    然而,她并没能参加这次规模空前的游行活动。新上任的校党支部书记据说是泥瓦匠出身,特别关爱红五类的子弟,他不顾老校长的婉拒,反而批判“有教无类”是孔老二的封建糟粕,下令在这个庄严的日子到来之前,要对全体师生来一次全面的政审,凡家庭出身有问题的,一律不得参加国庆游行活动。尽管她同时还是团体操的动作指导,也被榜上除名。那时候,哪个人有胆量替一个右派的女儿说好话、担担子呢?她无限留恋地脱下体操服,把带着姑娘芳馨体温的衣服仔细叠好,用手抚摸熨贴,就像离群的孤雁,一种被抛弃的空虚和恐慌感霎时笼罩全身。

    记得小时候曾走失过一次,不到三岁的她独自懵懂前行,第一次享受自由的快乐。突然,她发现自己来到陌生的十字路口,不晓得哪条路才是归途。一种找不着家,找不到亲人的恐怖感把她吓坏了,她站定路口,哇哇大哭起来。

    现在,她蒙受的是一种更为强烈的恐惧和羞辱。李素兰不敢大放悲声,担心被指责有抵触情绪,可眼泪就是关不住闸,把体操服洇湿了一大片。

    她一直相信报纸上的每一个铅字,相信老师讲的每一句话,把“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当作座右铭,铁心与家庭划清界限。她挑剔父亲的一言一行,要他好好改造思想。后来,她干脆搬到学校寄宿,以便隔绝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污染。

    她写的入团申请书和思想汇报可以装订成册,可是,团支部的回答总是千篇一律:要进一步纯洁入团的动机;她学习刻苦、成绩优异也遭非议:“哼!背门捷列夫元素周期表不打顿,背《为人民服务》就冒得那样流利了。幻想成名成家,典型的资产阶级思想。”

    难道是自己神经过敏?语老师常常单挑她回答这类问题:“李素兰,分析分析这篇古文,看有什么糟粕?嗯?还没看出来?同学们,作者的文章虽然写得好,但他抹杀了阶级性,抹杀了阶级性啦!”物理老师比较喜欢形象思维,面含讥笑地把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比做两个对立的阶级争夺接班人的两股力量。政治老师谈到马克思对“剩余价值”的精辟分析,有同学会偏起脑壳看她,好像她就是“剩余价值”的产物……

    高三的日子真难熬!李素兰担心自己濒临崩溃,只好埋身在习题的海洋里。她放弃了钟爱的文学,成天在数、理、化的难题、怪题中冲浪。那时,出身不好的同学即便成绩差,也没有资格上辅导课,都悄悄地来请教李素兰。能帮同学解出一道难题,成了她生活中唯一的亮点。论成绩,她相信自己会顺利通过高考;论出身,她也猜到“一颗红心,两种准备”中——上山下乡的几率更大。但是她万万没有料到,早在19655月——高考的前两个月,自己的档案已被打入另册——赫然标明“此人不予录取”!

    和命运相仿的一些同学一起去湘南偏远的山区修了几年地球,李素兰终因腰椎间盘脱出,再也无法胜任繁重的劳动。禀性刚烈的母亲可怜女儿,只好四处求人,讲尽好话。直到1971年,按相关政策,李素兰才被病退回城,安排在一家街办小厂学焊接。就在这个酷似英国18世纪手工工场的小厂里,她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刘鲲。

    刘鲲身材魁梧、相貌英俊,为人朴实诚恳,是那家小厂的技术骨干。他做事从不马虎,加上又好学肯干,很得群众信任,厂里的婆婆姥姥都喜欢他。天长日久,他也赢得了李素兰那颗孤寂受伤的心。

    小姐妹们泼冷水,说刘鲲的老娘是漏划的地主分子,在“四清”中戴上了帽子,告诫她千万别从鸡窝里跳到鸭窝里。妈妈也忧心忡忡,劝她三思,别再给家里添烦加灾。

    她并不想寻求“血统”的改良,更厌恶依靠婚姻改变命运的男女。她太了解自己的脾性,除了诚挚的感情和善良的心,她已别无所求。

    若知道同样的命运会这么早落到孩子身上,当初还不如……

    咯咯咯——!天井里飘荡着帆帆的笑声,很响亮,充满了小男孩的天真活泼。他还没穿好衣服,隔壁和她家共天井的吴爹爹正逗他玩:

    “帆帆,做吴爹爹的孙子好啵?我屋里的饼干起堆,糖粒子尽量。”这老头只有两个孙女,想死了伢崽子,特别喜欢帆帆。

    “不去,我偏不去!”帆帆紧紧搂着婆婆的颈根,生怕吴爹爹把他抱走。

    “啊呀!帆帆的屁股上何事青了咯么大一块啰!只怕是阎王老子呀嫌你,踢了好几脚才把你这个调皮伢子踢到世上吧。”

    “不是的,不是阎王老子踢的,我何事一点都不痛呢?我听娭毑讲过,那叫胎记。”帆帆扯着吴爹爹的胡子,笑得更响亮了。

    晚饭时,大人都很沉默。帆帆硬是不肯一个人吃肉饼,分给妈妈、娭毑一人一小块,还特意留下一小块给加夜班未归的爸爸。肉饼很香,但微微有些苦味,也许是油烧过了头,也许是掺和了李素兰的眼泪。

    时钟还不到七点半,婆婆赶紧放下手中的针线活,褪下铜针顶子,掖在针线笸箩里。她丢了一个眼神给媳妇,趁帆帆在翻连环画,悄无声息地出去了。

    李素兰知道今天是礼拜一,也是全居委会的五类分子挨训斥、做忏悔的日子。婆婆害怕稍迟一点,治保主任就会扯起喉咙喊“刘满妹吔,要去受教育哒鳓”!喊得屋梁落灰,四邻都听见。她更怕帆帆看见了,会闹着一起上街。年过花甲的人竟被晚辈像提审犯人一样直呼其名,李素兰心中很是凄然,她拿起婆婆刚放下的铜针顶子摩挲着,想起了一首婆婆经常轻声哼唱的山歌,那深情优美、略带山野气息的旋律在她心中缓缓升起——

    “哎呀咧——姐屋门前一丘田,郎一边来姐一边。郎在一边栽甘草,姐在一边栽黄连,甘苦相交万万年……”唱山歌的是一个憨厚、壮实的后生子。他爱上了地主家一个孤苦伶仃的丫头,常常趁她出来挑水、洗衣的时候以歌传情。这姑娘长得很美,就像一朵带露的山茶花。她从不敢正眼看后生子,更不敢和他搭腔,总是飞红了脸块,低头快步走进那扇阴森森的黑漆大门。

    有一天,她刚从清澈的山溪舀起一担专为沏茶的泉水,就看见一个后生子的面孔在水桶里轻漾,长得眉清目朗的他正咧嘴朝她笑呢,他的身后,漫山遍野都是红艳艳的山茶花。她心里怦怦直跳,想看又不敢看后生,想走又舍不得走,拿着扁担不知如何是好。

    两人就这样呆了一阵,只听见“嗵”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掉进水桶里了,水面泛起涟漪,那后生子黑红的脸走了样,茶花枝颤悠悠的。过了一会,水面平静了,待她回过神来,后生子已无影无踪,只见满桶的山茶花影,衬托着一只黄灿灿的铜针顶子在桶底放光。

    一朵鲜花引来了彩蝶,也招来了马蜂,那个地主对她的美色垂涎已久,用威逼父债的手段把她霸占了。

    也许,她应该像当时电影或小说里的女主角那样反抗暴力,先一刀砍死那个老色鬼,再用一把剪刀或是一条麻绳结束自己的青春。可是,她生性柔弱,见血就晕,连鸡都不敢杀。再加上那个后生子天天在隔墙的茶籽园里唱山歌,要她等到出青天的时候。她也借在楼上梳头的机会,有意亮出黄灿灿的针顶子,让他明白自己的痴情与坚贞。

    不久,她怀孕了。谁也冒见过的阎王老子一脚踢来一个她始料未及的孽障。这个不受母亲欢迎的小生命倔强得很,并未因妈妈捆紧肚子、使劲蹦跳而夭折。当她抚摸着日渐膨大的肚子,能感觉到小生命轻轻的弹动时,终于心软了。她流着泪悄悄藏起针顶子,从此不再上楼听后生子唱山歌,觉得没有脸和心上人照面。

    后来,那地主另有新欢,对她的防范也松些了。她趁一个月黑夜,带着尚在吃奶的孩子,投靠星城的一家远房亲戚。幸亏快解放了,那地主自顾不暇,打消了追踪她的心劲。她就靠在城里做奶妈、当保姆,含辛茹苦把自己的孩子带大。

    这故事还是刘鲲和李素兰恋爱时讲给她听的。日子久了,她终于明白那个苦命的丫头就是自己的婆婆。说起来,尝尽辛酸和凌辱的刘满妹应该最恨那个地主,连儿子都不随父姓就是明证。可是,“宁左勿右”的革命闯将们,却硬要把这个善良的女人和那个早赴阴曹的鬼魂死死地连在一起。

    婆婆的针顶子掂在手里沉甸甸的,该熔进了女主人多少苦难?李素兰仿佛看见一双红润纤秀的手在不停地飞针走线,渐渐地,那双手变得像树皮一样粗糙、多皱,而一颗笃诚的心还记得那首时空业已遥远的山歌。好一件朴素、纯真的信物!难怪婆婆把它当宝贝。(未完)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6 20:39:31
潇湘子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816
积分:4900
注册:2007年7月2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潇湘子

发贴心情

(续上)

    月亮冉冉升到中天,乳白色的轻纱笼罩四周。树影婆娑的陋巷似乎比白天美了许多,喧闹的一天开始安静下来。

    李素兰点燃一盘蚊香,放在帆帆熟睡的小竹床下。这孩子手脚长,动作灵活,是搞体操的好苗子。她希望儿子能进桂花园小学,那里的体操全市拔尖,离家里也近。谁知,他报名的第一天,就碰上了让人尴尬、为难的询问。

    蚊香头在暗处一闪一闪,烟雾袅袅,散发出微微刺鼻的芬芳。求偶的蟋蟀们,藏在麻石砌成的阶基缝隙里浅吟低唱。昆虫们恋爱、生子,大概不会受出身问题的困扰吧,李素兰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明天,让帆帆把什么样的答案带给那位翘辫子老师呢?难道真的要告诉儿子,疼他爱他的亲娭毑是个地主分子,让他把图书里、银幕上的种种丑恶形象和婆婆联在一起,让老师和周围的同学们歧视他,还是暂时扯个白,混过去呢?如果不讲真话,孩子今后会不会落个隐瞒家庭成分的罪名呢?联想自己在学校受了委屈,总是把一肚子的怨气向家里发泄。父亲垂着花白的头一脸负疚,任他怎么解释——他仅仅是向个别领导提意见:在纯技术范畴,外行不能瞎指挥。做女儿的就是不信,有这样混帐的领导吗?那么今后,怎样才能向帆帆解释清楚生活中的一切呢!为什么要武敢抢他的画片?为什么娭毑随时被人训斥、诟骂?为什么爸爸妈妈只能在极为简陋的小厂里做事?为什么……

    竹床吱吱嘎嘎一阵轻响,帆帆翻个身,忽然在梦里发出一阵呜咽:“我的画片,是我的啊!”李素兰叹口气,轻轻拍着儿子,帮他摸身上的沙痱子,从头颈、背脊,一直摸到那有一大块乌青胎记的小屁股。那块胎记实在显形,和踢青的伤痕一个样,那么,吴爹爹的戏言?兴许,他当初真是不该投生到这号人家来。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又使她觉得自己好笑,怎么倒信起迷信来了。不记得在哪本书上看过,胎记是一种皮肤的色素沉着,人人都有,不过颜色有深浅之分,范围有大小之别罢了。难道人人都不愿降生到这纷扰多事的人间来?

    李素兰拜托吴爹爹照看帆帆,决定趁婆婆和丈夫都不在家,亲自到学校去一趟,将一切都告诉那位翘辫子老师,只希望能暂时瞒住孩子,别让他在梦中除了讨还自己的画片之外,又增添更为可怕的梦魇。如果这样都行不通,她宁愿儿子不上学,自己在家里教他。

    多情的月亮远远地陪伴她在云空中穿行,她眼前是一片霜花似的银辉,她身后是一条拖得长长的阴影。

    李素兰仰天长叹:月亮啊,从你初照人寰直到今朝,你想过吗,怎样才不会留下阴影?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6 20:40:10
良石1124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老知青
文章:982
积分:6106
注册:2006年12月8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良石1124

发贴心情
好故事!过去的一些许多观念需要多写文章来“拨乱反正”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7 0:30:09
夜深人静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夜深人静
等级:版主
文章:6424
积分:36824
注册:2007年7月24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夜深人静

发贴心情
   潇湘子姐文章里的主人翁是那个年代的缩影,在盛行“血统论”“成份论”和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就象胎记烙印在李素兰及孩子帆帆身上,她们深受“血统论”和“唯成份论”之害。其实她们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热爱党、热爱新中国,有激情,遗憾的是在那个年代不被认可!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7 1:17:52
丁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老知青
文章:503
积分:3618
注册:2007年11月11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丁丁

发贴心情
   诗人怎么改行当作家了?虽然没干本行,作品依然优秀,拜读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7 8:43:51
笨笨牛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管理员
文章:2369
积分:10273
注册:2005年8月31日
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笨笨牛 访问笨笨牛的主页

发贴心情

拜读!

  工作服、人造革、阶级出身、街办工厂、小竹床,字里行间无不打下时代的烙印,也许再过一段时间,这样的文字需要有研究生水平的人才能弄懂了,更不论“胎记”中的内涵。

  “李素兰仰天长叹:月亮啊,从你初照人寰直到今朝,你想过吗,怎样才不会留下阴影?”

  看着这样的文字,不由感慨:除了我们这一代亲历者,还有谁能读懂生活在这阴影下的心情?

  湖知网的文字,从回忆录,到长篇连载,从电视纪实散文,到诗歌、字画,形式越来越丰富,今日潇湘子的知青经历合成小说又为湖知网添色了。谢谢潇湘子!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7 9:25:52
不知天命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867
积分:9104
注册:2006年2月9日
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不知天命

发贴心情
    血统论害了多少人?血统论造成的冤屈与苦难可谓罄竹难书,很多年过去,除了受害人自己说说,还有谁来评说?从这点看,社会的脚步是多么的无情,它可以把以往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深深地踩进泥里,慢慢地不留痕迹。血统论的记忆在渐渐远行,新的游戏规则又在建立,在这一片难得的表面和谐中,“遗忘”的贡献真是太大了。谢谢潇湘子的好文章。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7 10:19:08
乡音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6267
积分:39475
注册:2006年4月26日
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乡音

发贴心情

 说是一篇小说,我更觉得它是一篇真实的回忆! 不管潇湘子写到哪处,都觉得自己当年也曾经和李素兰在一起见证着她的苦难。几代人的苦难,中国的苦难。我们和我们的前辈都是这几十年苦难的经历者和见证者。 

 潇湘子笔力了得!等下一篇力作。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7 10:43:14
阿荣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知青元老
文章:1267
积分:9067
注册:2007年7月19日
1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阿荣

发贴心情
以下是引用乡音在2008-7-7 10:43:14的发言:

 说是一篇小说,我更觉得它是一篇真实的回忆! 不管潇湘子写到哪处,都觉得自己当年也曾经和李素兰在一起见证着她的苦难。几代人的苦难,中国的苦难。我们和我们的前辈都是这几十年苦难的经历者和见证者。 

 潇湘子笔力了得!等下一篇力作。

  


 

  谢谢湘子姐的好文,文笔不错,拜读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7 11:20:03
潇湘子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816
积分:4900
注册:2007年7月2日
1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潇湘子

发贴心情

       常对人说,64、65届的学子有点象“孤魂野鬼”,是没有被史学家、社会学家归类的“部落”。其中因出身不好而打上“贱民”胎记的一部分人,更是备尝艰辛。还因为这两届学子曾深受崇高理想和革命浪漫情怀的双重熏陶,当时现实的不公、落差与残酷给他们心灵的磨砺是永久性的。但愿那如中世纪一样昏暗的日子永不再来。

       谢谢良石、人静、丁丁、苯苯牛、不知天命、乡音、阿荣的鼓励!你们的跟帖,尤其是苯苯牛的那一番点评,让我增添了一些诉说的力气和信心。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7 11:30:18
游客晏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2737
积分:21610
注册:2006年11月14日
1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游客晏生

发贴心情
  看了这篇小说想起了我们刚回城的时候一桩事,街邻细伢子骂我的崽是地主崽子,我怄极了,要三个儿子排队站在他家门口喊:"打倒妓女崽子!"这一招蛮灵,以后再没有敢喊地主崽子了,这叫以毒攻毒!谢谢潇湘子的美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7 16:32:33
乡音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6267
积分:39475
注册:2006年4月26日
1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乡音

发贴心情
以下是引用潇湘子在2008-7-7 11:30:18的发言:

       常对人说,64、65届的学子有点象“孤魂野鬼”,是没有被史学家、社会学家归类的“部落”。......    

   64、65届的学子有点象“孤魂野鬼”一说还不准确!

  因为64、65年高考学生的录取比例很高!我们班十个留级生(出身都是红色)里取了七个,一个当兵去了,一个做了爸爸自动退学。只有一个女同学实在太差才没被取去。记得有个后来录进师范学院的女生曾经问过我:“长沙和湖南谁大?”在饭桌上也是她说:“鱼冻真好吃,要是热的就更好。”

  当“孤魂野鬼”的大部分是被盖了“蓝章”被学校按政策定为“不宜录取”的这些学子!

  录取率高也是有历史原因的,从小学生开始就过了层层网筛,到最后当然是红的多黑的少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7 22:41:43
淮羽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1380
积分:14161
注册:2006年11月28日
1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淮羽

发贴心情

               如梦令


  屋陋风狂除夕,落难母子忍泣。派发绿春联,处处要留胎记。胎记,胎记,岁月蹉跎同忆。


  洞庭风光旖旎,洞庭风波洗礼。往事怎如烟?贵贱仅凭胎记,胎记,胎记,岁月荒诞同忆。

    这篇《如梦令》是潇湘子老师为我去年那篇《母亲门上贴着绿对联》所写的跟帖。

    在那荒诞岁月中,这种政治胎记给包括我一家人在内的李素兰们带来的侮辱、痛苦、酸楚实在太多太深太重。然而,正如不知天命所言:“血统论害了多少人?血统论造成的冤屈与苦难可谓罄竹难书,很多年过去,除了受害人自己说说,还有谁来评说?”所以,从心底里感谢潇湘子老师这种“评说”胎记的好文章。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7 23:28:29
潇湘子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816
积分:4900
注册:2007年7月2日
1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潇湘子

发贴心情
以下是引用游客晏生在2008-7-7 16:32:33的发言:
  看了这篇小说想起了我们刚回城的时候一桩事,街邻细伢子骂我的崽是地主崽子,我怄极了,要三个儿子排队站在他家门口喊:"打倒妓女崽子!"这一招蛮灵,以后再没有敢喊地主崽子了,这叫以毒攻毒!谢谢潇湘子的美文!

    晏生兄的“以毒攻毒”之招数,也许只有“游客”或“侠客”才想得出来,也只有你那三个虎头虎脑的儿子一排儿站在人家门口,才实施得了。这招,有点象你冷不丁从腰间抽出的,一条能在不同的环境“应急”的多功能米袋子.....很管用,也很解气!谢谢你!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8 17:08:50
潇湘子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816
积分:4900
注册:2007年7月2日
1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潇湘子

发贴心情
以下是引用乡音在2008-7-7 22:41:43的发言:

   64、65届的学子有点象“孤魂野鬼”一说还不准确!

  因为64、65年高考学生的录取比例很高!我们班十个留级生(出身都是红色)里取了七个,一个当兵去了,一个做了爸爸自动退学。只有一个女同学实在太差才没被取去。记得有个后来录进师范学院的女生曾经问过我:“长沙和湖南谁大?”在饭桌上也是她说:“鱼冻真好吃,要是热的就更好。”

  当“孤魂野鬼”的大部分是被盖了“蓝章”被学校按政策定为“不宜录取”的这些学子!

  录取率高也是有历史原因的,从小学生开始就过了层层网筛,到最后当然是红的多黑的少了。 

    乡音的这位高中同学浅薄到如此拎不清的程度,居然进了师范学院,将来肯定会误人子弟。这也是另一个层面的错位。  

       6465届的学子是所谓贯彻“17年资产阶级教育路线最后两年下线的产品,无论沉浮,都深受社会政治的影响,与63届以前和老三届的学子是有所区别的。所谓孤魂野鬼,原是指没被贴上什么社会性的标签

谢谢乡音指谬!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8 17:10:10
潇湘子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816
积分:4900
注册:2007年7月2日
1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潇湘子

发贴心情
以下是引用淮羽在2008-7-7 23:28:29的发言:

               如梦令


  屋陋风狂除夕,落难母子忍泣。派发绿春联,处处要留胎记。胎记,胎记,岁月蹉跎同忆。


  洞庭风光旖旎,洞庭风波洗礼。往事怎如烟?贵贱仅凭胎记,胎记,胎记,岁月荒诞同忆。

    这篇《如梦令》是潇湘子老师为我去年那篇《母亲门上贴着绿对联》所写的跟帖。

    在那荒诞岁月中,这种政治胎记给包括我一家人在内的李素兰们带来的侮辱、痛苦、酸楚实在太多太深太重。然而,正如不知天命所言:“血统论害了多少人?血统论造成的冤屈与苦难可谓罄竹难书,很多年过去,除了受害人自己说说,还有谁来评说?”所以,从心底里感谢潇湘子老师这种“评说”胎记的好文章。

   淮羽兄还记得那两首《如梦令》,我很感动!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8 17:11:33
晴天蓝蓝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879
积分:7091
注册:2007年5月1日
1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晴天蓝蓝

发贴心情

    真羡慕你与良石,你们有机会读了高中.文学底子厚,加上自己勤奋努力没有机会上大学比过进了大学的.所以当我初见到良石,有人告诉我,她当民办老师的,我就对她崇拜极了.在茶座上看到良石对你的介绍才到这里来读文章的.感慨你的人生之路,同时佩服你的眼力,你遇到了你可以托福终生的人,而不是像当时的情况一定要找一位"出身好的"人.文章再现了当时的情况,文笔值得我努力学习.祝你与你的先生健康,快乐!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9 21:42:06
潇湘子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816
积分:4900
注册:2007年7月2日
1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潇湘子

发贴心情
    蓝蓝言重了,我们那时也单纯,也幼稚,就是性子有点犟,谈不上有眼力的。谢谢你的祝福!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10 21:01:39

 19   19   1/1页      1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