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广交天下知青,同叙百味人生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湖南知青天下知青茶座天下知青茶座 → [原创]白云黑土之间(讲述东北土匪)1-2


您是本帖的第 7720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白云黑土之间(讲述东北土匪)1-2
夜深人静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夜深人静
等级:版主
文章:6424
积分:36824
注册:2007年7月24日
2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夜深人静

发贴心情

还有没有,等哟!够味!期盼下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1/28 13:14:0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九澧山鬼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老知青
文章:606
积分:3970
注册:2008年9月20日
2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九澧山鬼

发贴心情

咱看得津津有味,好!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1 15:43:33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苍狼向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149
积分:2416
注册:2007年1月25日
2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苍狼向月

发贴心情
    王祥云入伙后,姜文龙把王祥云要了过来,跟着姜文龙。王祥云小时候王文兴给他找了一位当地名师习武,所以王祥云练就一身好功夫,比姜文龙还要强。他喜欢骑马在草原上飞驰,看着那些草在奔驰中马的马腹下飞快的掠过,就像一条船行使在绿色的海洋中,所以自已报号“草上飞”。


    王祥云看到姜文龙的白龙马不错,他也喜欢白马,于是找到二勇,还没说话呢,二勇倒抢先说道;“兄弟,你得叫我二哥,“过江龙”是我大哥,你即然跟了我大哥,那我自然是二哥喽。”王祥云笑了,赶忙说道;“那是自然的,不用说,你就是俺二哥。”说着朝二勇拱手叫声;“二哥在上,今后多多照应小弟。”二勇笑道;“好说,兄弟是不是找二哥要白马来了?”王祥云笑道;“二哥料事如神,你咋知道小弟心思?”二勇嘿嘿一笑;“咱们大哥骑的是白龙马,兄弟你报号“草上飞”,咱大哥什么人物?你不骑匹白马能配上咱大哥吗?”说着从马廊里牵出一匹白马来说;“这匹马是我给大哥作预备用的,虽然比不上白龙马,但也不差不了多少,我叫它白龙驹,兄弟放心,绝对是匹好马。”王祥云细观此马,全身毛色雪白,体格高大健壮,四蹄如盆,前档宽阔,一看就善跑,可把王祥云乐坏了,对二勇说;“二哥对小弟太好了,小弟怎么谢你才好。”二勇说;“不用谢,只要你保护好咱大哥就行啦。”王祥云飞身上马,说道;“二哥放心,有小弟在,咱大哥就不会有事。”说完纵马扬鞭,飞弛而去。


    姜文龙看了王祥云打枪后,对他说;“祥云,你枪法可以说不错了,但是缺一个字。”“什么字?”“‘神’字”王祥云不大明白,姜文龙对他说;“你去找冯炮头,他会告诉你的。”。王祥云满腹疑惑地来到冯炮头的门前,冯炮头正在睡觉。冯炮头叫冯广明,炮头在绺子里是带队去砸窑、劫道的,在姜文龙之前都是冯广明带队的。姜文龙能挑起大粱后,冯炮头年记大了些,厌倦了马背上打打杀杀的生活,也就安于啥都不管的生活。王祥云来到冯广明房门,敲了敲门,冯广明刚喝完酒,正斜靠在被子上歇着呢。冯广明让王祥云进来,王祥云说;“冯炮头,我想跟您学学枪。”冯广明抽了口烟,眯着眼说;“是文龙让你来的吧。”“您咋知道的。”“嘿嘿,文龙这小子,他懒的教你,把你推我这来了。”冯广明说;“明早上,别踏被窝子,早点找我来。”说完转身自顾自的睡了。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放亮,王祥云睡的正香,屁股猛的挨了一巴掌,给打醒了,抬头一看,是穿着整齐的冯炮头。冯广明说;“小子,还踏被窝子哪,起来。”王祥云只好爬了起来,跟着冯广明骑马出了门。他们来到山林和草原交接的地方时,天刚放亮,冯炮头拔出盒子枪说;“我枪一响,鸟就飞起来,然后咱们用长枪,不许打大的,只打小的,一人五颗子,我枪一停你也得停。”说完打了两枪。受了惊的鸟儿们,扇动双翅,争先恐后的飞了起来。冯广明快速出枪,打完五发子弹,击中四只小鸟。王祥云只打了三枪,击中二只小鸟。冯广明问王祥云道;“文龙和你比打香头,不如你吧。”王祥云点点头。“可你知道,文龙能打几只鸟吗?”,“不知道”,“他打了五只。”王祥云愣住了。


    冯广明说;“枪手对决,是以命相博。手机眼快,枪法管直是重要的先决条件,更重要的是用脑子。好枪手对决,没有失败,只有死。你得快速判断你的对手下一步想干么,这可不是打香头那么简单,这就是文龙所说的‘神’明白了吗?” 王祥云明白了姜文龙的苦心,这‘神’字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说明白的。击中目标容易作到,这仅只是笫一步。                                                            
    这一天,一个人骑马闯上山来了,一般人是不敢这样做的,这个人是大户“仇继文”的儿子叫仇云山,仇继文和“战关东”关正东关系不错,且每年送不少钱给战关东的绺子。前天一个报号“老北风”绺子把仇继文给帮了(绑了票),要一千大洋赎票,所以仇云山只好闯山报信来了。“战关东”关正东一听就火了,大吼道;“这老北风胆子太大了,竟然做到老子头上来了,来人,备马。”带人就要走,张强赶忙拦住说;“大哥,先别忙,咱们和老北风平素里就没有接触没啥面子可讲,他对咱们可不大服气,大哥如果带人去,就怕引起老北风误会,伤了票。”战关东说;“兄弟,你说咋办。”东北土匪非常讲面子的,土匪与土匪之间也是常靠面子解决问题的。


    张强沉思了片刻说道;“如果大哥带人去,带多了怕引起误会,带少了争挚起来对咱们不利,我看让文龙去,老北风绑票时未必知晓仇继文和大哥的关系,现在知道了,平白放票面上多少会有点挂不住,让文龙去,这一呢;过江龙的名号,在外也算是有一号,让他去说明咱们的诚意。二呢;万一文龙没办好事,大哥再出面也好有回璇余地。”“战关东”关正东想了想说;“好,就这么办吧,妈了吧子的,闹不好,老子就灭了他老北风。”张强叫来姜文龙,嘱托了几句,二人又找来仇云山问了佯情,又问他认不认识和老北风不错的人,能找个中间人比较好。仇云山说;“这可不知道,只是听说老北风有个老相好的,住在离他十几里路的希靳营子。”姜文龙听了说;“好吧,我先去探探风,看看风头再说,不成再想办法。”张强说;“记住千万别伤面,否则咱们可对不起仇东家。”姜文龙说;“好的,您放心吧。”


    吃完中午饭姜文龙带着王祥云骑上马就出发了,姜文龙出发没一会,李二勇和另一个弟兄黑老蔡也悄悄的离开了山寨。姜文龙一路疾驰,笫二天中午时分来到了老北风的住地,拜山后,向老北风说明来意。此事果然像张强所预料的一样,但老北风说;看在战关东的面上,让仇家出二百大洋和二支短枪一百发子弹,算是弟兄们的辛苦费用,这是最低的条件了。姜文龙一看咋说也不成了,只好应了下来,就告辞出来了。出了门,王祥云说;“大哥,你咋应下来了,这大当家面子咋整,大当家的能答应吗?。”姜文龙说道;“兄弟,不应下来,那老北风的面子咋整,他要是平白放人,那不就表示他怕了咱了,他能干吗?”王祥云说;“那咋整,莫不要打呀,那仇东家咋整。”姜文龙说道;“跑了这么远的路,咱哥俩也累了,仇云山说前面镇上有个馆子不错,吃顿饭。歇歇脚再说。”二人来到这家蓬莱饭店,一听名号即知这是山东人开的。


    店伙计出来迎着二人一看,这二位穿着整齐,相貌堂堂,跨下两匹白马,必定是贵客,赶忙上前,把马接过来拴好,恭恭敬敬的请二人进门说道;“二位请了。”姜文龙抬眼看这蓬莱饭店,二层小楼,古香古色,虽说不上太好,但在这小镇上可称的上是一等一的店了,姜文龙迈步走进店,店主东迎了上来说道;“欢迎二位贵客来小店,二位用点什么。”王祥云拱手说道;“店主东客气,这是我们掌柜的。”王祥云指了指姜文龙,接着说;“您这是山东风味吗?”店主称“是”说着用手指着小间往里让,姜文龙说道;“不必了,我们就到楼上靠窗坐就行了。”王祥云吩咐道;“把你们店里的拿手好菜给上几个,先来一斤好酒就行了。”店主赶忙吩咐伙计照办。姜文龙、王祥云坐下后看着窗外的街景,边喝边聊着。


    过了一会上来一个人,背对着姜文龙坐下,要了盘凉菜、一壶酒和一碗面条,这人就是李二勇,他也不回头趁着店伙计不在时和姜文龙说了几句话,勿勿忙忙的吃完喝完就走了。王祥云刚要起身,姜文龙用眼色止住他,又向窗外撇了一下,王祥云用眼扫了一下窗外,只见街对面一个店铺门前蹲着三个人,肯定是老北风的人跟着他俩,王祥云会心的笑了笑,二人仍然慢慢的吃着、喝着。快到下半晌时,二人吃喝完结了帐,出门骑上马,不慌不忙的向回去的路上走去。


    走到一个叫赵家岗子的地方,回过头来,看没人跟上,两人停了下来,并没有下马。过了一会,来的路上一股尘土飞扬起来,只见两匹马飞奔而来,正是李二勇和老蔡,他二人把老北风相好的十二岁儿子给帮了。姜文龙和王祥云让过二人,因为李二勇他们带着一个人跑的快不了,所以姜文龙和王祥云也就不紧不慢的跑了起来,过了一会,只听后面马蹄声大作,六匹马带着滚滚烟尘飞奔而来,姜文龙和王祥云调转马头停住了,姜文龙对王祥云说;“打他二匹马,千万别伤人,最好打在同一个地方。”王祥云说;“大哥,放心吧,他要摔伤了,可就不怨我了。”说着举起枪等对方到了百米右左时,连放两枪,只见对方两匹马应声倒下,看来对方也是久经战阵,二人在马倒下后落了地,一个翻滚同时站了起来,其余的四匹马也停了下来。姜文龙和王祥云拨转马头,一阵快跑追上李二勇,四人快速回到了山寨。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11 17:42:34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九澧山鬼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老知青
文章:606
积分:3970
注册:2008年9月20日
2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九澧山鬼

发贴心情
看过,有味!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11 19:47:41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苍狼向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149
积分:2416
注册:2007年1月25日
2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苍狼向月

发贴心情
       第二天傍晌午时分老北风二当家的来了,双方分主客坐定,这位二当家的三十岁出头,一身黑衣黑裤,脚上一双黑色双梁洒鞋,干净利落,浓眉大眼,报号“滚地雷”。滚地雷一拱手对“战关东”关正东说;“我大哥确实不知仇东家是大当家的朋友,实在是失礼了,万望大当家的原谅。我出门刚回来,赶忙来向大当家的解释清楚,回去即刻放人,今日特来向大当家赔罪。”战关东嗬嗬笑着说;“好说、好说,我手下弟兄也不懂事,弄个孩子来,二当家的喝完酒回去时,把孩子带回去,代我向老北风兄弟也赔个不是。”滚地雷拱手说道;“那就谢谢大当家的了。”说完指着一旁坐着的姜文龙说;“这位定是“过江龙”兄弟吧,久闻大名,如雷灌耳,今日得见,果然是人中之龙,好枪法!。”姜文龙站起身来指了指身后站着的王祥云,向滚地雷拱手说道;“承蒙二当家的夸奖,那枪是我这个小兄弟打的,没伤着弟兄们吧。”滚地雷赶忙站起身来对战关东说;“大当家的手下真是能人众多,兄弟我实在佩服。”战关东说;“你老弟也气度不凡哪。”说话间酒席已摆好,众人入席。

    席间张强举起酒杯对滚地雷说道;“咱们不打不相识,今后多联系,相互多走动,交个朋友。”滚地雷站起身举杯道;“小诸葛兄,满腹经纶,计谋高超,兄弟我佩服的很,今后咱们就是朋友了,还望小诸葛兄今后多多指点小弟。”说完杯中酒一饮而尽,喝了一会滚地雷举起酒杯,向战关东说道;“大当家的心胸宽阔,在下佩服,我本以为要带回那孩子还需费一翻口舌,大当家的放心,回去后我滚地雷亲自送仇东家回家,今后大当家的有什么事,只要吩咐一声,兄弟我一定尽力。”说完干了杯中的酒。接着又说;“感谢各位盛情,改日定当回报,今日在下有事在身,恕在下告退了。”滚地雷带着孩子回去了。

    过了三天仇云山上山来了,除了带上不少平常少见的吃的,如鱼虾等还带了个厨子,整了几桌上好的酒席答谢众人。席间仇云山特意敬了王祥云三杯,称赞其枪法如神,王祥云骑在马上,百米开外连发两枪,两枪都击中奔驰中两匹马的同一部位,一枪击毙,实属不易。王祥云的枪法如神,皆是平常苦练的结果。

    进入了七月份的天气炎热,姜文龙作了两身白绸衣裤,他和王祥云一人一身,二人个头身型都差不多,又均是面色白晰,年少英俊再穿上白绸衣裤,骑上白马跑起来,风带着白马的棕毛和白绸衣裤在风中飘逸,众人皆高声喝彩,二当家的点头赞道;真是个白面双煞呀!从此这“白面双煞”在江湖中名声鹊起,他二人各自的名号倒不如这“白面双煞”响亮。

    一天膀晚吃完晚饭,王祥云没事干就到二勇这里来玩,一进门看到上次一起办事的老蔡坐在那里抹眼泪,王祥云说道;“老蔡哥咋地了,这么伤心。”这老蔡家住在离这里二百多里的邻县,屯子里有家大户姓吴,其大儿子人性厚道,待人和善,二儿子叫吴天宝,从小骄生惯养,飞扬拔扈,长大后结交一帮地痞流氓,横行乡里,一日在街上老蔡和吴天宝无意的碰了一下,吴天宝大怒非要老蔡给他下跪赔礼,老蔡那里肯哪,吴天宝把老蔡打了一顿,此后只要见到老蔡非打即骂,老蔡只好远走他乡,辗转到了这里落了草。

    老蔡面相老又黑,加上他老实厚道且办事老成可靠,所以大伙都叫他黑老蔡。其实他才二十七岁。今天接到家里捎来信,他大哥因故和吴天宝争执起来,被吴天宝的那伙人打个半死,抬回家里,他大哥连伤带气,当晚就死去了,他老爹去吴家评理,被打断一条腿,大嫂带着孩子回了娘家,好好一家人,被吴天宝整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王祥云一听就蹦了起来大骂道;“他娘的,老蔡哥咱哥俩现在就走,我非一枪崩了那狗娘养的畜牲不可。”二勇说;“三弟别急,我正和老蔡商议呢,别的好说,可老蔡的爹妈咋整,我看还是找大哥商量一下吧。”王祥云说;好,三人一起找到了姜文龙,姜文龙想了想说;“那里离赵文青赵大当家的不远,咱们干事应该没啥问题,这样吧,此事还得和大当家的商量一下,你们稍等一会。”说完起身去找到了战关东和张强,说明来意,战关东一听就火了;“妈了个巴子的,咱们弟兄那能受这窝囔气,你去砸开他的窑,崩了他狗娘养的。”张强说;“你把老蔡的父母接到仇东家那里安个家,顺便去一趟赵大当家的那,前些日子他来信,让我去他那,你再和他商量一下拉苏尔的事。”姜文龙说;“好,那我明早就带人去一趟。”

    第二天,姜文龙把人分为二路,自己带王祥云一路,老蔡,李二勇和另一个弟兄一路出发了。第二天晚上到了老蔡家,老蔡母亲见到老蔡抱着他大哭;“这可让我咋活呀!。”老蔡安慰他母亲一番,姜文龙说;“咱们先干事,你
能找到吴家吧。”老蔡说;“就在屯子的东头。”姜文龙问老蔡母亲;“他家有枪吗?。”老蔡母亲说;“有几杆枪。”姜文龙明白,一个老太太不可能知道的更多了,临出门时告诉老蔡让他母亲收拾好东西,于是带人出了门。

    到了吴家一看,吴家也是高墙大院,墙头有近二人高,但对于姜文龙和王祥云来说易如反掌,只见姜文龙单腿跪地双手并起来对王祥云说;“来,你先上去,把大门打开。”王祥云一个箭步跃起,单脚踩在姜文龙双手上,姜文龙双手奋力一举,两人一起向上用力,王祥云单手摸着墙头,一个鹞子翻身上了墙,跃过墙后打开了大门,姜文龙几个人进了大院。

    进了大院后,他们把还在睡梦中的吴家所有的人,都集中起来,王祥云问到谁是吴天宝,老蔡把吴天宝一把拎了出来,别看吴天宝平日里飞扬拔扈的,可见到拿着枪的老蔡,己经是抖成一团,吓的都尿了裤子。王祥云用盒子枪点着吴天宝的脑门说;“就你他娘的这熊样,还会欺负个人?老蔡交给你了。”说着转过身问;“吴天宝的儿子呢?”看到这群人中只有一个四、五岁的男孩一把拎了过来,抬手照着脑袋就是一枪,姜文龙听到王祥云问话,己预料到王祥云想干什么,刚想拦住他,可惜王祥云动作太快,姜文龙叹了口气说;“你这是干么,他只是个孩子。”王祥云说;“嗨,大哥,这可是永绝后患。” 姜文龙说;“算了,给老蔡拿点钱赶紧走。”他们拿了吴家的四百块大洋,一看吴家的那几条破枪也不值得拿,就把枪栓和子弹拿走了。回到老蔡的家,姜文龙给了老蔡三百块大洋,安排二勇和老蔡三人赶着大车拉着老蔡的父母,连夜赶往仇继文处,他和王祥云也是连夜赶往赵长青那里。

    第二天中午时分他们赶到了赵长青的寨子,由于事先也没告知,所以两个岗哨并不知晓,拦住他俩一听道姜文龙报出“过江龙”的名号,其中一个立刻说道;“请稍候,我马上告知大当家的,你别走,我马上就回来。”边说边走,虽然往前走,可却是回头看着姜文龙和王祥云,不想被脚下一块石头拌了个跟头,他慌忙爬了起来,边跑边喊道;“过江龙来啦,过江龙来啦,快去禀告大当家的,过江龙来啦。”姜文龙笑着说;“这崽子,怎么这么慌张。”王祥云也笑着说;“定是被大哥的“过江龙”名号吓的,才如此慌张。”姜文龙说;“去你的吧,我有那么历害,吓的他慌成这样?”不一会,寨里响起三声枪响,另一个岗哨说;“我们大当家的知道了,请你们进去吧。”姜文龙二人催马向寨门走去,原来赵长青上次见过姜文龙后,回来对“过江龙”赞不绝口,是以这里无人不知“过江龙”的名号。

    姜文龙二人身着白绸衣裤,跨下白马,着实让人眩目,来到寨门只见赵长青已和十多个人在门前迎候,赵大当家的高声喝道;“多日不见,俺这小老弟更加出息了,真乃是人中之龙。”众人对姜文龙和王祥云也是同声喝彩,主客寒喧过后进到屋里落座。

    别看赵长青粗旷,可他绺子里二当家的却不是粗人,二当家的面色虽不是很白却也不黑,几年山寨生涯的磨砺使这张脸给人一种果敢、刚毅的感觉,却又未脱书生气质。二当家的姓卓名文轩,报号“云中雁”也是饱读诗书。打了招呼后就和姜文龙聊了起来,知音难觅,卓文轩和姜文龙再加上王祥云三人趣味相投更是惺惺惜惺惺,这时赵长青打断三人的兴致说道;“你们那些酸文咬字的先放一边,今晚,你们聊他一晚上,我问你小老弟,你那个草上飞,有什么能耐,该不会是徒有其表吧。”姜文龙是知道这位赵大当家的脾气的,就笑着说;“他的枪法,赵大哥是没见过,神了。”只见赵长青听了,用手一拍他那张大椅子扶手,站起身来,上前一手拉着姜文龙,一手拉着王祥云就往外就走,卓文轩说;“大哥,你也不说让客人歇歇脚,喝碗酒。”又对姜文龙、王祥云说;“我这位大哥是枪迷,听说谁的枪法好,一定要见识一下,二位见谅了!”赵长青边走边说;“这神枪不见识一下,心里惦记着,酒肉都吃不出味来。”

    出了门,大声吆喝着手下的崽子,放出野兔子,这位大当家的好枪,所以抓了不少活的野兔子备用。这时王祥云说道;“久闻赵大当家威名,在下那敢和赵大当家比试枪法。”赵长青说;“比枪说比枪,别那么婆婆妈妈的。”王祥云说道;“赵大当家见谅,短枪我比不上我大哥,就更不敢和赵大当家比了,我就使长枪吧。”赵长青说了声;“好”转身命手下人拿来一支快枪交给王祥云,见王祥云只是把枪托放在地上用手攥着枪管,于是问道;“准备好了吗?”王祥云说声;好了,赵长青问道;“放几只?”王祥云说;“放三只吧”赵长青说了声;“好,放啦。”赵长青的手下人放出三只野兔子,只见那野兔乍一放出还在发懵,一醒过味可就开跑了,王祥云待野兔子跑动起来,散开了才快速出枪,平端着枪迅速捕捉到目标,连发三枪,三只野兔子全部被打翻在地,赵长青高声喝好,走过去拍了拍王祥云的肩;“好枪法,小子有出息,走,好好喝他一顿。”

    张强让姜文龙来这里是和赵长青商议准备一次大的联合行动,在距九里山往北二百六十多公里处,有一个拉苏尔镇,苏蒙联军的军火库设在那里,有一个连的兵力那里在驻守,这个军火库北面约二十公里处驻守着一个营,西南十多公里处驻着团部,有一个营和二个连的兵力。张强想打开这个军火库弄些弹药,那只有采用偷袭战,而且要速战速决,否则苏蒙联军团部驻守的骑兵会很快赶来,就麻烦了。即使是偷袭战也要作好突发事件和打援的准备。由于距离远,战关东的绺子只能出动一百多人,所以想和赵长青联合行动,有二百多人就好说了。

    这赵长青前些日子砸完窑,回来时遭遇了苏蒙联军的一个连,胡子们单兵作战能力强,在遭遇战瞬间肯定占便宜,一旦双方僵持下去,打阵地战胡子们就不行了,赵长青他们死伤了三十多人,只好撤出战斗,由于对方是步兵,也就没有追击他们。

    所以赵长青一听打的是苏蒙联军,立刻说;“干,他奶奶的,我非得亲手宰他几个出出气不可。”接着他们商议好下月也就是九月初在战关东的驻地集结。姜文龙和王祥云在这里住了几日,赵长青天天拉着王祥云去打猎,对王祥云喜欢的不得了。姜文龙、卓文轩俩人少了许多烦燥,二人聊的不亦乐乎。桃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姜文龙准备要走,那赵长青那里肯放,可姜文龙说这事要回去作作准备,所以必须要回去,赵长青也只好放手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12 15:44:41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镇安大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老知青
文章:582
积分:4094
注册:2006年10月8日
2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镇安大队

发贴心情

  这东东真好看,苍狼兄赶快把后

面续上来.兄弟这里谢谢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13 0:05:49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苍狼向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149
积分:2416
注册:2007年1月25日
2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苍狼向月

发贴心情
    第二天傍晌午时分老北风二当家的来了,双方分主客坐定,这位二当家的三十岁出头,一身黑衣黑裤,脚上一双黑色双梁洒鞋,干净利落,浓眉大眼,报号“滚地雷”。滚地雷一拱手对“战关东”关正东说;“我大哥确实不知仇东家是大当家的朋友,实在是失礼了,万望大当家的原谅。我出门刚回来,赶忙来向大当家的解释清楚,回去即刻放人,今日特来向大当家赔罪。”战关东嗬嗬笑着说;“好说、好说,我手下弟兄也不懂事,弄个孩子来,二当家的喝完酒回去时,把孩子带回去,代我向老北风兄弟也赔个不是。”滚地雷拱手说道;“那就谢谢大当家的了。”说完指着一旁坐着的姜文龙说;“这位定是“过江龙”兄弟吧,久闻大名,如雷灌耳,今日得见,果然是人中之龙,好枪法!。”姜文龙站起身来指了指身后站着的王祥云,向滚地雷拱手说道;“承蒙二当家的夸奖,那枪是我这个小兄弟打的,没伤着弟兄们吧。”滚地雷赶忙站起身来对战关东说;“大当家的手下真是能人众多,兄弟我实在佩服。”战关东说;“你老弟也气度不凡哪。”说话间酒席已摆好,众人入席。

    席间张强举起酒杯对滚地雷说道;“咱们不打不相识,今后多联系,相互多走动,交个朋友。”滚地雷站起身举杯道;“小诸葛兄,满腹经纶,计谋高超,兄弟我佩服的很,今后咱们就是朋友了,还望小诸葛兄今后多多指点小弟。”说完杯中酒一饮而尽,喝了一会滚地雷举起酒杯,向战关东说道;“大当家的心胸宽阔,在下佩服,我本以为要带回那孩子还需费一翻口舌,大当家的放心,回去后我滚地雷亲自送仇东家回家,今后大当家的有什么事,只要吩咐一声,兄弟我一定尽力。”说完干了杯中的酒。接着又说;“感谢各位盛情,改日定当回报,今日在下有事在身,恕在下告退了。”滚地雷带着孩子回去了。

    过了三天仇云山上山来了,除了带上不少平常少见的吃的,如鱼虾等还带了个厨子,整了几桌上好的酒席答谢众人。席间仇云山特意敬了王祥云三杯,称赞其枪法如神,王祥云骑在马上,百米开外连发两枪,两枪都击中奔驰中两匹马的同一部位,一枪击毙,实属不易。王祥云的枪法如神,皆是平常苦练的结果。

    进入了七月份的天气炎热,姜文龙作了两身白绸衣裤,他和王祥云一人一身,二人个头身型都差不多,又均是面色白晰,年少英俊再穿上白绸衣裤,骑上白马跑起来,风带着白马的棕毛和白绸衣裤在风中飘逸,众人皆高声喝彩,二当家的点头赞道;真是个白面双煞呀!从此这“白面双煞”在江湖中名声鹊起,他二人各自的名号倒不如这“白面双煞”响亮。

    一天膀晚吃完晚饭,王祥云没事干就到二勇这里来玩,一进门看到上次一起办事的老蔡坐在那里抹眼泪,王祥云说道;“老蔡哥咋地了,这么伤心。”这老蔡家住在离这里二百多里的邻县,屯子里有家大户姓吴,其大儿子人性厚道,待人和善,二儿子叫吴天宝,从小骄生惯养,飞扬拔扈,长大后结交一帮地痞流氓,横行乡里,一日在街上老蔡和吴天宝无意的碰了一下,吴天宝大怒非要老蔡给他下跪赔礼,老蔡那里肯哪,吴天宝把老蔡打了一顿,此后只要见到老蔡非打即骂,老蔡只好远走他乡,辗转到了这里落了草。

    老蔡面相老又黑,加上他老实厚道且办事老成可靠,所以大伙都叫他黑老蔡。其实他才二十七岁。今天接到家里捎来信,他大哥因故和吴天宝争执起来,被吴天宝的那伙人打个半死,抬回家里,他大哥连伤带气,当晚就死去了,他老爹去吴家评理,被打断一条腿,大嫂带着孩子回了娘家,好好一家人,被吴天宝整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王祥云一听就蹦了起来大骂道;“他娘的,老蔡哥咱哥俩现在就走,我非一枪崩了那狗娘养的畜牲不可。”二勇说;“三弟别急,我正和老蔡商议呢,别的好说,可老蔡的爹妈咋整,我看还是找大哥商量一下吧。”王祥云说;好,三人一起找到了姜文龙,姜文龙想了想说;“那里离赵文青赵大当家的不远,咱们干事应该没啥问题,这样吧,此事还得和大当家的商量一下,你们稍等一会。”说完起身去找到了战关东和张强,说明来意,战关东一听就火了;“妈了个巴子的,咱们弟兄那能受这窝囔气,你去砸开他的窑,崩了他狗娘养的。”张强说;“你把老蔡的父母接到仇东家那里安个家,顺便去一趟赵大当家的那,前些日子他来信,让我去他那,你再和他商量一下拉苏尔的事。”姜文龙说;“好,那我明早就带人去一趟。”

    第二天,姜文龙把人分为二路,自己带王祥云一路,老蔡,李二勇和另一个弟兄一路出发了。第二天晚上到了老蔡家,老蔡母亲见到老蔡抱着他大哭;“这可让我咋活呀!。”老蔡安慰他母亲一番,姜文龙说;“咱们先干事,你
能找到吴家吧。”老蔡说;“就在屯子的东头。”姜文龙问老蔡母亲;“他家有枪吗?。”老蔡母亲说;“有几杆枪。”姜文龙明白,一个老太太不可能知道的更多了,临出门时告诉老蔡让他母亲收拾好东西,于是带人出了门。

    到了吴家一看,吴家也是高墙大院,墙头有近二人高,但对于姜文龙和王祥云来说易如反掌,只见姜文龙单腿跪地双手并起来对王祥云说;“来,你先上去,把大门打开。”王祥云一个箭步跃起,单脚踩在姜文龙双手上,姜文龙双手奋力一举,两人一起向上用力,王祥云单手摸着墙头,一个鹞子翻身上了墙,跃过墙后打开了大门,姜文龙几个人进了大院。

    进了大院后,他们把还在睡梦中的吴家所有的人,都集中起来,王祥云问到谁是吴天宝,老蔡把吴天宝一把拎了出来,别看吴天宝平日里飞扬拔扈的,可见到拿着枪的老蔡,己经是抖成一团,吓的都尿了裤子。王祥云用盒子枪点着吴天宝的脑门说;“就你他娘的这熊样,还会欺负个人?老蔡交给你了。”说着转过身问;“吴天宝的儿子呢?”看到这群人中只有一个四、五岁的男孩一把拎了过来,抬手照着脑袋就是一枪,姜文龙听到王祥云问话,己预料到王祥云想干什么,刚想拦住他,可惜王祥云动作太快,姜文龙叹了口气说;“你这是干么,他只是个孩子。”王祥云说;“嗨,大哥,这可是永绝后患。” 姜文龙说;“算了,给老蔡拿点钱赶紧走。”他们拿了吴家的四百块大洋,一看吴家的那几条破枪也不值得拿,就把枪栓和子弹拿走了。回到老蔡的家,姜文龙给了老蔡三百块大洋,安排二勇和老蔡三人赶着大车拉着老蔡的父母,连夜赶往仇继文处,他和王祥云也是连夜赶往赵长青那里。

    第二天中午时分他们赶到了赵长青的寨子,由于事先也没告知,所以两个岗哨并不知晓,拦住他俩一听道姜文龙报出“过江龙”的名号,其中一个立刻说道;“请稍候,我马上告知大当家的,你别走,我马上就回来。”边说边走,虽然往前走,可却是回头看着姜文龙和王祥云,不想被脚下一块石头拌了个跟头,他慌忙爬了起来,边跑边喊道;“过江龙来啦,过江龙来啦,快去禀告大当家的,过江龙来啦。”姜文龙笑着说;“这崽子,怎么这么慌张。”王祥云也笑着说;“定是被大哥的“过江龙”名号吓的,才如此慌张。”姜文龙说;“去你的吧,我有那么历害,吓的他慌成这样?”不一会,寨里响起三声枪响,另一个岗哨说;“我们大当家的知道了,请你们进去吧。”姜文龙二人催马向寨门走去,原来赵长青上次见过姜文龙后,回来对“过江龙”赞不绝口,是以这里无人不知“过江龙”的名号。

    姜文龙二人身着白绸衣裤,跨下白马,着实让人眩目,来到寨门只见赵长青已和十多个人在门前迎候,赵大当家的高声喝道;“多日不见,俺这小老弟更加出息了,真乃是人中之龙。”众人对姜文龙和王祥云也是同声喝彩,主客寒喧过后进到屋里落座。

    别看赵长青粗旷,可他绺子里二当家的却不是粗人,二当家的面色虽不是很白却也不黑,几年山寨生涯的磨砺使这张脸给人一种果敢、刚毅的感觉,却又未脱书生气质。二当家的姓卓名文轩,报号“云中雁”也是饱读诗书。打了招呼后就和姜文龙聊了起来,知音难觅,卓文轩和姜文龙再加上王祥云三人趣味相投更是惺惺惜惺惺,这时赵长青打断三人的兴致说道;“你们那些酸文咬字的先放一边,今晚,你们聊他一晚上,我问你小老弟,你那个草上飞,有什么能耐,该不会是徒有其表吧。”姜文龙是知道这位赵大当家的脾气的,就笑着说;“他的枪法,赵大哥是没见过,神了。”只见赵长青听了,用手一拍他那张大椅子扶手,站起身来,上前一手拉着姜文龙,一手拉着王祥云就往外就走,卓文轩说;“大哥,你也不说让客人歇歇脚,喝碗酒。”又对姜文龙、王祥云说;“我这位大哥是枪迷,听说谁的枪法好,一定要见识一下,二位见谅了!”赵长青边走边说;“这神枪不见识一下,心里惦记着,酒肉都吃不出味来。”

    出了门,大声吆喝着手下的崽子,放出野兔子,这位大当家的好枪,所以抓了不少活的野兔子备用。这时王祥云说道;“久闻赵大当家威名,在下那敢和赵大当家比试枪法。”赵长青说;“比枪说比枪,别那么婆婆妈妈的。”王祥云说道;“赵大当家见谅,短枪我比不上我大哥,就更不敢和赵大当家比了,我就使长枪吧。”赵长青说了声;“好”转身命手下人拿来一支快枪交给王祥云,见王祥云只是把枪托放在地上用手攥着枪管,于是问道;“准备好了吗?”王祥云说声;好了,赵长青问道;“放几只?”王祥云说;“放三只吧”赵长青说了声;“好,放啦。”赵长青的手下人放出三只野兔子,只见那野兔乍一放出还在发懵,一醒过味可就开跑了,王祥云待野兔子跑动起来,散开了才快速出枪,平端着枪迅速捕捉到目标,连发三枪,三只野兔子全部被打翻在地,赵长青高声喝好,走过去拍了拍王祥云的肩;“好枪法,小子有出息,走,好好喝他一顿。”

    张强让姜文龙来这里是和赵长青商议准备一次大的联合行动,在距九里山往北二百六十多公里处,有一个拉苏尔镇,苏蒙联军的军火库设在那里,有一个连的兵力那里在驻守,这个军火库北面约二十公里处驻守着一个营,西南十多公里处驻着团部,有一个营和二个连的兵力。张强想打开这个军火库弄些弹药,那只有采用偷袭战,而且要速战速决,否则苏蒙联军团部驻守的骑兵会很快赶来,就麻烦了。即使是偷袭战也要作好突发事件和打援的准备。由于距离远,战关东的绺子只能出动一百多人,所以想和赵长青联合行动,有二百多人就好说了。

    这赵长青前些日子砸完窑,回来时遭遇了苏蒙联军的一个连,胡子们单兵作战能力强,在遭遇战瞬间肯定占便宜,一旦双方僵持下去,打阵地战胡子们就不行了,赵长青他们死伤了三十多人,只好撤出战斗,由于对方是步兵,也就没有追击他们。

    所以赵长青一听打的是苏蒙联军,立刻说;“干,他奶奶的,我非得亲手宰他几个出出气不可。”接着他们商议好下月也就是九月初在战关东的驻地集结。姜文龙和王祥云在这里住了几日,赵长青天天拉着王祥云去打猎,对王祥云喜欢的不得了。姜文龙、卓文轩俩人少了许多烦燥,二人聊的不亦乐乎。桃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姜文龙准备要走,那赵长青那里肯放,可姜文龙说这事要回去作作准备,所以必须要回去,赵长青也只好放手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15 19:48:36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苍狼向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149
积分:2416
注册:2007年1月25日
2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苍狼向月

发贴心情

     姜文龙、王祥云一身商人打扮,白天赶路,晚上住店。这一日走到距县城还有四五里路时,王祥云看到一个人背影非常眼熟,纵马上前追了过去,回头一看,是和王常肖一起的大刘,王祥云翻身下马,拦住了大刘,王祥云高兴的叫着;“刘海大哥上那去呀!我王大哥呢?好想你们呀。”刘海一见到王祥云却落下了泪,王祥云赶忙问刘海咋回事。

    王常肖他们三人自从和王祥云分手后,一直在打着短工,有时三人一起干,有时分开,累了哥几个就歇几天,日子过的也还挺好,今年夏天,王常肖和小张到一家姓沈的大户那里干活,开始还不错,过了一个多月,打头病了,换了一个人,是沈家大东家二老婆的表弟,这小子身强体壮,脾气暴燥,对长工还好,对短工总是嫌他们干活少,嘴里老是不干不净的骂着,一天这小子骂王常肖,王常肖一生气把这小子揍了一顿,不想干了,就去结帐要二个月的工钱,可那沈家帐房说王常肖他们不好好干活,所以不给工钱,王常肖和帐房的争执起来,沈家大东家出来后把他俩臭骂一顿,一气之下王常肖就把沈东家打了,这下可闯了祸,沈家叫出护院的,把他们二人捆起来送到了县里,告他们打人,还把他们自已带的钱说成是偷沈家的钱。

    刘海听说后,即刻赶了过来,可他那点钱仅够给狱警们打点的,让王常肖他俩少受点罪,这钱花的没了,刚借了点正往县监狱走呢。王祥云一听这事可太让人生气了,就问刘海;“你估摸着得多少钱能把他们哥俩赎出来。”刘海说;“问过他们,沈家说了多少钱也不成,非得判他们不可。”王祥云想了想转身问姜文龙咋办,姜文龙说;“咱们住下再说,你先拿三十块给这位大哥去监狱,尽量让他们别受罪。”王祥云从马上驼的袋子里掏出三十块大洋交给刘海。刘海说;“兄弟,刚才光顾了说王大哥的事了,还没问你呢,看样子兄弟你混的还不错呀。”

    王祥云赶忙介绍说;“这位是我的老板,我跟着他作点买卖,你知道监狱附近有你知道的好点的客店吗?我们住下,你先去监狱,花多少钱都没关系,只要王大哥他们不受罪就成,你办完事就去找我们,咱们再商量咋办,好吧。”刘海说;“在监狱往南一条街上,有个悦来客店,门面挺大,估计不错,我先去办事,兄弟放心我一定尽力,办完事就去找你们,有你们来了太好了,一定要想办法杷大哥他们救出来。”王祥云说;“放心,我来了就不能不管,我们先走了。”说完和姜文龙骑上马奔县城去了。

    姜文龙二人进了县城,这县城里人来人往的挺热闹,他们久居山林,猛地到此还真有些不大习惯。二人找到悦来客店,看上去门面可不小,进出人却不多,估计是一般人住不起的原因,姜文龙挺满意,二人把马疆绳交给站在门前伙计,走进大堂要了间上好的房间,住了下来。快到吃晚饭时刘海来了,由于刘海一直在用钱打点,狱警们也就没难为王常肖他们。姜文龙让王祥云给刘海开个房间,然后就出去吃饭,找了个好的山东饭店,请刘海好好吃了一顿,几天来刘海东奔西走的也累了,吃完饭就让刘海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王祥云和刘海来监狱,打点了狱警后,见到了王常肖二人,一见面几个人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王常肖说;“怎么把兄弟你也惊动来了,麻烦你了。”王祥云说;“大哥,有什么话咱们出去再细说,先说说沈家怎样才能放人。”王常肖说道;“那沈家财大气粗,只为了一口气,他不在乎钱。”王祥云说;“那咱也得把你们救出去,好歹也得试一下,你告诉我,他沈家在那。”王常肖说了说沈家的情况,他家在离县城七里路的张家屯子,在屯子最北头,因为离县城近所以护院没几个也没枪,大东家住前院,其他人都住后院。

    王祥云回客店,把大致情况和姜文龙说了后问道;“大哥,你看这事咋办好。”姜文龙想了想说道;“这事只有找沈家,你说呢。”王祥云说;“那好,今晚我去绑了他儿子再说。”姜文龙说;“这样作不大妥当,沈家离县城太近,万一惊动了官,恐怕对王大哥他们不利,这样咱们今晚去沈家讲明利害,我想他会明白的。”

    到了夜里姜文龙、王祥云来到沈家,沈家墙不高,两人翻墙进院,找到正房后就进了房门,沈大东家正在睡觉,被人叫醒了,心说谁这么不懂规距呀,刚要张嘴骂人,灯亮了,只见二个彪形大汉,蒙着脸手里拿着盒子枪对着他,低声说道;“你就是沈大东家吧,别喊,我就不会开枪,今天找你一不想杀人,二不来抢东西,是来求你办点事。”沈大东家哆哆嗦嗦的说;“好汉有事好说,您说,只要是我能办的,我一定办到。”姜文龙说;“我是九里山的“过江龙”今天受朋友之托,请大东家明天把王常肖放了,如果大东家不放人呢,我也无所谓,不过只要我要了你的命,就算我过江龙对得起朋友。你要报官呢也没关系,官军能保护你多长时间,你防我一个月,半年?你总得出门吧?我是个要面子的人,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办到的,请大东家惦量、惦量,我回山里等着放人了,告辞。”说完和王祥云出门翻墙走了,动作飞快,这位大东家还没醒过味来,人已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这位大东家可吓坏了,立即把家里人都叫了起来,商量怎么办,人多主意就多,有的主张报官,有的说不能报,把大东家也弄晕了,不知咋办才好。这时帐房管家说;“大东家,我说几句行吗?”大东家说;“你说,大伙听听。”帐房管家说道;“这位“过江龙”不知各位可曾听说过?”见大伙都不吱声,接着又说道;“我听说这“过江龙”年令不大,文武双全,飞檐走壁,无所不能,那枪法如神,百米开外能打中飞鸟的眼晴。他还有一个绰号是“白面煞神”说的是他面白如粉,杀人不眨眼,他一次杀过几十个人。我劝大当家的放过这个王常肖,连这县城边上他都敢来,还有啥他不敢干的。”沈大东家一听可吓坏了说;“我说呢,谁这么胆大,敢上这县城边上闹事,这两个人来无影,去无综,我眨眼的功夫,人就没影了,那可真叫快,防不胜防啥也别说了明天赶紧花钱打点放人吧。”

    第二天中午,姜文龙和王祥云吃完饭正在房里歇着呢,刘海跑了进来,喘着气说;“好事、好事,他们一会就放人,兄弟你咋这么大能耐,一说就好使呀!”王祥云说;“是我们东家的一个朋友面子大,不过为了沈家的面子,你啥也别说,啥也别问,准备辆大车,人一出来马上就走,千万别在城里呆着,往北四十多里有个叫西丰镇的地方,镇里有家大车店,那个镇上只有这一家店,你们就到那住下,我和我们东家还有点事办,晚上咱们那聚齐,你的钱还有吗?”刘海说;“好吧,就这么着,你给的钱还有不少哪,不用了。”说完转身去办事去了。

    姜文龙和王祥云二人提前来到离城七、八里的路上隐敝起来。过了一会就看到王常肖他们的大车来了,姜文龙二人等他们车过去好一会,看看没有跟综的,两人才出来,放马狂奔,不一会追上大车,打过招呼后,就让赶车的到前面岔路口往东,赶车的说;“不是去西丰镇吗?往东是靠山镇哪。”王祥云说;“我们有点事要去靠山镇,到那多给你钱就是了,你赶的快点。”赶车的答应了,挥着大鞭,把车赶的飞快,吃晚饭时赶到了靠山镇。找了家客店就住下了,大车也住下了,这靠山镇距九里山也就二十来里路,王祥云他们也没往回赶。

    吃过晚饭,王祥云把他们哥三个叫到房间,向他们三人说明了一切,然后说道;“你们愿意上山呢,就上山,不愿意我给你们点钱,你们就远点走,或在这找活干也成。”刘海说;“兄弟我跟你干了,他奶奶的,当了这么多年好人,也总是在受欺负,老子受够了,咱也当当恶人,整冶整冶那些坏种。”小陈说;“兄弟,你哥我胆小,这事我可干不了,你别怪你哥。”王祥云笑了说;“放心吧,咱们哥几个好歹也一锅里吃了两年的饭,陈哥你咋地都成,日后有事了捎个话,兄弟绝对不会不管的。”这时只有王常肖低头不语,王祥云问道;“王大哥咋办呢。”姜文龙接过话来说;“祥云兄弟,王大哥心事重,你别催大哥了。”接着说;“王大哥你即然是我祥云兄弟的大哥,就是我的大哥,咱们今天不说这些了,跑一天都累了就歇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大伙也说歇了吧,就回房睡觉去了。

    第二天,快到中午时王常肖独自一人出去了,吃午饭时,他们几人出去到饭馆去吃饭时,见到王常肖坐在饭馆里一个人喝酒。姜文龙让他们三人去别的桌去吃,他走了过去,王常肖看到姜文龙过来,就招呼伙计拿来碗筷,让姜文龙坐下,依然闷头喝酒。姜文龙也默默地喝着酒,姜文龙非常理解王常肖现在的心情,在他的心里隐约的感到王常肖不是个非常的人,虽然王常肖话不多,但从他的作派和行事方式以及其动作看,绝非像王祥云所描述的那么简单,所以姜文龙在等,等着他开口,姜文龙知道一旦王常肖开了口,就会像竹筒倒豆子一样。

    又喝了几怀,王常肖举起杯说;“来兄弟,干了。”姜文龙知道王常肖想说话了,也举起杯说;“好,大哥,兄弟我先干为敬。”说完一口干了杯中酒,王常肖也喝完酒,放下酒杯说;“兄弟,我坐在大车上时就知道,你不是买卖人,我把他沈家大东家打了,为了面子他不会轻易放过我的。你老弟来了一天,他就那么痛快的放人?为了钱他绝不可能。”姜文龙笑了笑没说话,王常肖接着说道;“我看你老弟也是仗义、爽快的人,我也就来痛快的,我真名叫“耿长海”是当过兵的,我在山西打过土匪的,我说这个老弟你别在意。”姜文龙笑了说;“没关系,大哥你说。”耿长海说;“那些土匪实在不抗打,二百来号人,我一个连一次冲锋就压跨了他们,二个小时让我剿的一干二净。兄弟你说我是个当兵的,虽说我落到今天的地步,但让我落草为寇,我能甘心嘛?”姜文龙说;“那耿大哥何以落到如此地步呢?

    耿长海是河北丰南人,丰南是出黄金的地方,按理说应当是富有的,其实不然。这里是挖金而不是淘金,有钱的大矿坑道是用木头堆的,而梦想发财的穷人是挖洞找金,挖个半人高的洞,找到金矿就发财,可又有几个人能摸到金脉呢?没钱那来的安全,塌方的太多了,塌了方非死即残。这里就像“围城”一样,作着发财梦的人千方百计的要冲进来,而明白人又想出去。

    他十七岁那年的秋天,耿老汉领他到石门镇一个看相算命的朋友家做客,在石门镇通往山西的的大街上,浩浩荡荡地从山西方向开过一队队的士兵,这支队伍在石门镇过了一天一夜,耿长海像猫一样趴在人家的石头墙上也看了一天,直到院内有人对他说,俺爹叫你哩,他这才感觉自己四肢早已木然,以至身后叫他三遍“俺爹叫你哩”他才听出有人好像嘴上拢不住风跑了音。当他回头看时,原来是个豁嘴姑娘站在院内喊他。这个姑娘叫春妮。

  耿老汉私下做主替儿子订下了亲事。他说春妮姑娘虽然说话不利落,但是心灵手巧会做针线活。咱老耿家,就是缺这样一个心灵手巧体格又壮,能过日子的女人搭把手儿。结婚那天,耿长海实在不愿娶春妮姑娘当自己的女人。晚上他不入洞房,就把他爹的火拱上来,他爹抬手一挥就把儿子抽进了洞房里。

  耿长海勉勉强强与春妮在土炕上睡了不足一个月的觉之后,就不辞而别跑到部队当了兵。在冯玉祥的部队当兵后,就随部队东征西讨,后来一直打到江苏的徐州。在部队他天天练枪,不到一年他不仅在全团有神枪手的美誉,而且还弹无虚发,一仗中曾打死三十六名敌人的全团最高纪录。就这样耿长海从大头兵一步步的升了上去,从排长又升到了连长,在山东一次大战中负了重伤被尸体压在了下面,部队撤退时没找到他。第二天他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爬到附近一户人家求助,那户好心的人家,收留了他,等他养好伤能走动了,时间也过去三个多月了。耿长海千恩万谢那户好心的人家,留下点钱走了,他本想去找队伍,可一想好长时间没回家了,就回了家,可到家一看,一切都变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17 19:14:47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镇安大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老知青
文章:582
积分:4094
注册:2006年10月8日
2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镇安大队

发贴心情
苍狼兄,前面那一节是昨天的现饭

(剩饭),后面的才是新鲜饭呢.看来又

要收一位弟兄了.

   能快点续上来吗?偶每天都来这等.

可别让偶等太久哦.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18 23:05:21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苍狼向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149
积分:2416
注册:2007年1月25日
3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苍狼向月

发贴心情

    耿长海在外边又娶了房媳妇,人长很漂亮,夫妻关系也很好,到现在已经有了个二岁的儿子,耿长海也想把家里接到部队去,但是他只是个连长所以驻地常搬来变去的,怕媳妇受罪,也就没把媳妇接出她老家,想等相对稳定点再说。

    耿长海到了家,家门上了锁,看样子好长时间没人住了,邻里们都支支吾吾,问不出个所以,他就到了他“把兄弟”家,这个“把兄弟”是和耿长海一起当兵的,前两年受伤回了老家,就是他给耿长海介绍的老婆,耿长海也就把家托附给他照应。当耿长海找到“把兄弟”的家,一进门三人都愣住了,看到他媳妇的神情他明白了一切。

    耿长海的部队上,没有找到耿长海,以为他死了,所以就派人到他家报了信,还给了一笔钱,这个“把兄弟”就想把他媳妇娶为二房。他媳妇不干,但架不住他天天来,再说耿长海一死,他媳妇失去了生活上的来源,也没了指望,这个“把兄弟”也有钱,平时都是他照应着,人也不错就答应了。这可把耿长海气坏了,动手打了他“把兄弟”,双方撕打起来,耿长海下了狠手,结果将他“把兄弟”失手打死了,耿长海只好跑到东北山里一躲就是三年,他也不敢回家,因为即使官府放过他,他“把兄弟”家人也不会放过他的。

    姜文龙听后说;“大哥的经历真是坎坷呀,那你今后有何打算呢?”耿长海摇了摇头没说话,端起酒杯一仰脖干了杯中酒,姜文龙说;“大哥,我也有过和大哥一样的时候,不知咋办才好,我不想强劝你落草,但你看到的土匪和东北的胡子有些不同之处。”姜文龙讲述了他对东北的土匪认识和看法,他们的组合是很复杂的,他们身上都具有一种“山林气概”。但又都重传统爱面子,其实他们的爱面子主要是从山东、河北、山西、河南等中原地区带过来的。在东北特定的环境中,由于官府管理比较松散的因素。官府管不着的事儿,我管,官府管得着的事儿,就少管或者不管,因而形成了具有一定能力的土匪队伍,来代替官府行使官府管不着的事情。也正是因为东北的地域广阔,相对的管理松散的因素,才造就这种啸聚山林,称霸一方特定的东北土匪的现象。

    姜文龙认为东北的胡子在外人眼里来看,都是外向而粗旷的,都是些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豪爽汉子,其实在他们骨子里也不失细腻的一面,只不过表露的方式不同罢了,胡子中也有非常精明、工于心计,细致的男人,而且东北的胡子一旦细致起来,其程度决对不逊色于中原人。这些胡子长年生活在辽阔的东北大地,啸聚山林,心胸往往会更为开阔,更为大气。所以胡子中即有“东霸天”、“战关东”这等豪爽之人,也有“小诸葛、“云中雁”、这等非常精明、工于心计的人物。

    其实东北胡子中不乏劫富济贫的,也不都是凶神恶煞欺压良善之徒,只要你良心尚在,不做恶事,只作你行认为可行之事,不就行了。姜文龙说道;“耿大哥,我不敢说土匪们行事都对,但是官府行事就都正确吗?这次警局不是也不问原由就关人吗?况且土匪中不乏像张作霖、马占山等人物,不一定当一辈子土匪,大哥你说呢?”

    耿长海听到这里,沉默不语,姜文龙的话打动了他,使他想到了,世上所有的不公平,官府作事就公平?他也想到了他为之打仗的队伍所作的都是正确的吗?这些他无法回答自己。但是姜文龙的学识、人品和所作的事使他信服,这和他所见到的和听到的那些土匪,有着根本上的不同。姜文龙使他对土匪有了新的认识。

    耿长海想与其这样沉沦下去,不如干脆拼一场,水浒里的梁山好汉们不也都是被逼无奈才落草为寇的吗?耿长海端起杯酒一口干了说;“兄弟,大哥我决定入伙了。”姜文龙也端起杯酒一口干了说;“耿大哥欢迎你。”又把王祥云他们几个叫了过来一起喝了几杯。王祥云说;“耿大哥即然入了伙,也起个报号吧。”耿长海说;“起啥字号,我就是耿长海,叫王常肖好几年了,耿长海顺耳。”几个人高兴的喝完酒,他们骑上马赶往九里山,二十来里路,很快就到。对于耿长海的入伙、关正东、张强很是高兴,因为耿长海可以弥补队伍建设上的不足。

    当晚张强就和耿长海、姜文龙彻夜长谈,耿长海在军队里当过连长,更难能可贵的是耿长海在军校培训过二年,军队整体作战的经验和训练方式和方法,以及现代战争的模式,是军校培训的重点,而这些都是张强苦苦追寻的,张强熟读古代兵书,而对现代战争的战术战法他一无所知。

    经过商议决定,把整个绺子原有的松散的中队重新编成二个支队六个中队,每个中队分为三个小队,由耿长海任总队长负责二个支队六个中队的训练,关正东任总指挥,张强和姜文龙任副总指挥,二当家的孔庆东负责后勤。

    按照耿长海的计划,首先对中小队长进行了训练,训练前由耿长海、张强进行了讲解,而姜文龙的讲的实在,也最受欢迎,姜文龙说;“咱们来干胡子,是不是想活的更好?那你就必须把对手打倒,你要是会武艺,像我一样,来两三个我都能打爬下他。其他绺子要欺负咱们绺子,咱们就得跟他干,要想把其他绺子打爬下就得学会绺子的武艺,耿大哥教咱们练的就是整个绺子的武艺,只有练好绺子的武艺,咱们才能见一个打一个。”这些中小队长明白了这个道理,也就都能用心的一招一式的跟着耿长海进行训练。耿长海带过新兵,知道如何将这些新兵训成老兵,再加上以前张强曾进行过一些简单的整体训练,所以这些人训练速度不慢,也都能跟上训练计划。耿长海的到来使战关东绺子的整体作战能力,有了质的变化。

    耿长海在和这些胡子们接触中发现,这些东北大汉虽然个个粗旷膘捍,却极富人情味,而且不少都身怀绝技。一中队长“黑老蔡”,不到三十岁,面相老,为人老成,办事公道,枪法不错,一中队几十条汉子,不论年令大小对他都很服气。三中队长的“穿山甲”李德福,对附近山林极为熟悉,看山的走向就能找到进出山的路,所以人称穿山甲。再有如“林中豹”姓金,枪法如神,百发百中从不放空,他是猎户善长下夹子,埋土炮,下套子,设陷井,尤其下硬弓能射死野猪,二十岁时耐不住山林中的寂寞,跑下了山,可他那点能耐在草原上没用武之地,只好入了伙。飞刀杨,双手玩飞刀十几米开外,能同时命中靶心。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1 17:30:14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苍狼向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149
积分:2416
注册:2007年1月25日
3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苍狼向月

发贴心情

    他们对枪械使用的熟练程度令耿长海震惊,他们把枪视为生命,对枪的熟悉非同寻常。枪声一响,正在擦盒子枪的,把另件往棉袍的前襟里一放,一手攥着前襟一手装枪,十间筒子房出得门来上马双枪同时打响,可见其平时训练水平之高。枪玩的熟,作战经验也极为老道,比方说:一片高梁地或玉米地,横斜方向一枪能打倒多少棵高梁、玉米,在那个位置上敌人打不到你,你能把对手打倒,是必修课,这可都是真功夫。一听枪声即知距离多少,什么枪,据此可估计出对方是什么队伍。但是他们的缺陷是不能像部队一样整齐划一,都是各自为战,所以缺乏整体的战斗力,如果把他们团结起来,组合起来形成合力,加以训练,那这支队伍的战斗力可非同寻常了。

    九月初的时候,东北的天气开始渐渐凉了,是东北大地收获的季节。这一天卓文轩带着他的百十号人分批来到这里,大当家的赵长青有事,留在了家里,卓文轩一来看到耿长海带人训练的场面,就被吸引住了,连屋都不进了,嘴里不住的说;“好,太好了,妙极了。”卓文轩不错眼珠的问旁边站着的张强;“这人是干啥的,可是个行家里手呀。”张强说;“是文龙从你那回来的路上拣的,他可当过连长,上过军校呢。”卓文轩一拍大腿道;“哎-呀!这等好事,咋都让文龙给碰上了,他那个王祥云就让我大哥羡慕的不得了。”又说;“我说张大哥,回头我得让我的人上你这好好学学,可说好了,你可不能藏着掖着的。”张强说;“看你说的,咱们啥关系,过些日子让老耿兄弟上你那去些日子。”卓文轩说;“说话算话?”“哥哥我啥时侯骗过你,别看了,进屋去边喝边聊。”这才把卓文轩拉进屋里。

    在中苏边境,中国这面的内蒙一个叫拉苏尔的地方,是个大镇,一年前张强就让马明在此开了个买卖,从内蒙贩运皮货到黑龙江、吉林,再从那里运回生活用品,有车有马的买卖做的不小。离镇子几里地的屯子里就是苏蒙联军的军火库,马明花大钱买了张地图,又亲自画了张那个屯子的地形图给张强捎了过来,张强拿出来给耿长海,耿长海一看就乐了说;“这是什么呀。”张强说;“兄弟,你以为这是军队哪,这就不错啦。”耿长海苦笑着摇了头,他把送信的找来,又把李德福找来,根据他二人的描述对地图进行了修改,然后画了行军路线图。至于那张地形图只有一点可用,就是穿屯而过的路被封住,军火库在屯子中间的路边上。

    苏蒙联军名义上隶属中国内蒙,实际指挥权在苏联,武器装备均由苏联提供,军官大部分是苏联派的,士兵全部是内蒙牧民,他们从小就在马背上生活,所以个个马术精湛,训练有素,武器装备精良,是一支能征善战的队伍。

     绺子里玩刀好的只有十几个,玩飞刀的更少,飞刀杨、姜文龙、王祥云、还有一个是使飞镖的二中队长郭大运,郭大运学过武,其身高粗壮,两膀有力在绺子里无人可敌,偏偏作怪的是膀大腰圆的郭大运喜欢小巧的镖。还有就是“林中豹”金益明,他用的是弩箭,是他自己作的,用这弩箭他曾射死过一头熊。耿长海把他们集中起来,进行演练,因为是偷袭战,能不响枪就尽量不用枪,否则苏蒙联军团部驻守的骑兵会很快赶来,就麻烦了。虽然时间短促,但这十几个人领悟力强,其演练效果令耿长海比较满意。

    九月中旬,他们分批出发了,张强、卓文轩、姜文龙、耿长海和二当家的以最快速度到了马明那里,他们共出动了两百多人,化装成各色人等分批到了拉苏尔附近马明事先选好的地点集结待命。

    耿长海来到后,对军火库进行了两次白天侦察,一次夜间侦察,绘出一张地形图,制定了偷袭战计划。根椐其哨兵位置,由姜文龙、郭大运、黑老蔡和四中队长高志成四人各带二十人,从四个方位摸进去,消灭哨兵后立即控制共他人员。尽量不要用枪。 张强是总指挥,卓文轩带一百多人预备打援,姜文龙、耿长海负责偷袭,二当家的和马明组织运输。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1 17:31:04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镇安大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老知青
文章:582
积分:4094
注册:2006年10月8日
3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镇安大队

发贴心情

  谢谢苍狼兄,继续接着往上贴.

  要快哟.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4 2:13:21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苍狼向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149
积分:2416
注册:2007年1月25日
3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苍狼向月

发贴心情

    偷袭选择了月亮半圆的晚上,如果是月圆之时月光太亮不利于行动,月芽时天太黑又怕被其他联军发现,不能点火把,运输就成了问题,所以选择了月亮半圆的晚上。因为长时间没有战事,苏蒙联军防御就松些,其哨位布置相对的少些。夜里十二点开始了进攻,姜文龙一组从东面也就是进屯路这一面,最先摸了进去,哨兵发现后,姜文龙扬手一刀正中其咽喉,哨兵一声没出就倒在了地上。他们消灭哨兵后冲了进去。其他两组进展也很顺利,消灭哨兵后,很快到了对方睡觉的房子,控制了那些还在睡梦中的兵。只有郭大运一组遇到点麻烦,刚到达固定哨位,就被游动哨兵发现了他们,虽然这个哨兵被小金子从后抱住了他,哨兵仍然顽强抵抗挣扎出手来,刚要搂枪机,郭大运赶忙一个箭步上去,一把攥住其手腕,他也是急了用尽了全力,生生将哨兵手腕攥折了。虽然阻止了他打枪,但却没能阻止住他喊了一声,小金子腾出手来急忙用刀割断了他的喉管,他的喊声还是惊动了固定哨位的哨兵,那哨兵听到喊声后,举枪就要打,跟在郭大运后面的“林中豹”金益明举起弩箭就是一箭,一箭穿心,干掉哨兵,结束了战斗。

    控制住局面后,姜文龙发出了信号,二当家的孔庆东、马明立即带车队与马队打开仓库装车。过了一会小金子跑来找张强说是打开一个小库房不知是啥物件,问装不装车,张强、耿长海和姜文龙过去一看,只见耿长海吹了声口哨说;“乖乖,可发了大财了。”原来是两门迫击炮、一挺水冷式重机枪和五挺捷克轻机枪。土匪队伍对这些东西都不大感性趣,当时中国是武器禁运国,重武器是禁止进口的,所以就是官方军队重武器也不多,打完了弹药就是废铁,要想买弹药太难了,再说价格高的离谱,所以基本上都不用,另外土匪队伍流动性大,重武器运输不便利,所以土匪队伍最多也就拥有一两挺轻机枪到头了。
    
    库里的物资不少,他们的车和马只能运走三分之二,如果再装上这些大家伙,其他的就得少装,张强见耿长海坚持要这些大家伙,只好命人把这些重武器和弹药全部装上运回去。装好了车、马,由张强和二当家的孔庆东以及卓文轩带着一百多人护送车、马队伍。姜文龙和耿长海带着二中队长郭大运、四中队长高志成和王祥云、金益明等一百多枪法好的人,向东方向佯动以吸引苏蒙联军追击的方向。这一百多人是从他们绺子和赵长青绺子挑出来的,个个身手不凡,枪法了得。赵长青绺子的人对姜文龙都很佩服,所以张强和卓文轩对姜文龙带队也放心。

    他们估计联军方面可能要出动一个营的兵力追击,张强嘱附姜文龙千万不要让苏蒙联军粘上,他们都是骑兵久经训练,马上作战和阵地战咱们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一定要尽快甩掉他们。待车、马都走了后,姜文龙才带队向东方向跑去,他们到了第一个屯子时,已经是下半夜了,姜文龙他们在这个屯子转了好几圈,纷杂马蹄声惊醒了睡梦中的老百性,可没人敢出来,胆大的爬在墙头上看一眼。天亮后纷纷议论过了多少车马,都说过了一宿的车马,不知道是干么的。消息很快就被苏蒙联军得知了,大队人马立刻向东追了下来。姜文龙他们本就不想跑快了,而且故意露出些行综,所以在第二天下半晌时,苏蒙联军追了上来。

    苏蒙联军这回可是真急眼了,除了二个连留守外,由团长亲自带领着全部骑兵玩命的追赶这些土匪。在联军快要追上时,耿长海用望远镜看到的是上千人马铺天盖地的向他们快速扑了过来,这上千匹马跑动起来似万马奔腾的场面,形成的巨大的威慑力可使任何对手不寒而栗。耿长海不敢说身经百战,大小战斗也经历过不少,今天的战局形势也令他震惊了。他把望远镜交给姜文龙,姜文龙看了心里也吃了一惊。但他们二人都未表露出来,姜文龙说;“他们的马己经跑了大半天了,咱们的马己经歇的差不多了,咱们先撤,估计今天他还追不上咱们。”他们纵马扬鞭向前快速奔去。可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快到晚上时,联军的先锋连己经脱离大队快追上他们了,看来姜文龙他们低估了联军方面人和马的耐力,这个连的任务是不惜跑死马,也要跟上土匪,粘住他们,以待大队人马赶到消灭他们。

    耿长海一看对方分兵了,就说;“咱们先把这个先头连打掉再跑。”姜文龙回头看了一下说;“好,正好前面有个土岗子,咱们在那埋伏打掉他们再说。”到了土岗他们下了马,姜文龙命令大家;不准打死对方士兵,一定要打伤他们,最好是重伤。众人都不明白姜文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问他这是什么意思。姜文龙说;“如果我们打死他们十个,死尸又没人要,他们可以不留人了,继续追赶,如果打伤他十个人,他少说也得留下五个人照顾这些伤兵,那个合算呢。”大伙一听都乐了,耿长海笑着说;“这种损招,你小子咋想出来的。”说话间联军的前卫部队骑兵连己经追了上来。

    姜文龙他们都依靠地形隐蔽起来,待对方逼近了时才开枪,枪声响起,只见对方骑兵一个个的被打落马下。王祥云和高志成一定要比枪,看谁打的多,可这二位一人才打俩,对方骑在马上的兵就一个都没有了,苏蒙联军一个先头连报销了。姜文龙所带的这些人都是从两个绺子里挑出高手,一人打俩都没问题,更何况一对一了,而且是卧姿射击,对他们来说这还不是张飞吃豆芽、小菜嘛。消灭了联军的先头连,他们立刻骑上马向前飞奔而去。

    当联军大队人马听到枪声,赶过来的时候,团长看着这满地伤兵,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连长说的;对只有一百来人,可从枪声判断对方人不是很多。团长下令;留下一部分人照看伤员,其余全部人马加速追赶。当再次追上这些土匪时,这位团长从望远镜中看到的一切,使他相信了对方只有一百来人的事实,也明白自已上当了,更让他惊诧的是;对方有二三十人在跑动中,竟然倒骑着马向他的队伍射击,使他的部队又伤亡了几十个人。

    到了晚上跑累了的双方都休整时,各自派出了哨兵,监视对方,月亮半遮住面孔高高的悬挂在夜空,在月亮的清光下看的不是很远,所以哨兵都选派经验丰富听力好的放哨。联军团长决定调整布署,大队人马采用跟的战术,派出两个连,两翼快速运动,实行包围迫使对方与自已决战,以骑兵所长消灭这些土匪。其实令姜文龙头疼的是‘马’,联军的马都是精选的优良骑乘马品种,而且训练有素。他们的马虽然也是精心挑选的马,但是都是本地马,本地马和对方的骑兵专用马相比耐力明显差不少。联军不用打只要追着他们,用不了几天他们的马就会被拖跨了。而联军这种分兵战术,正中了耿长海、姜文龙想用蚕食的方式,先消灭其一部的想法。

    拂晓时分望风的叫醒了姜文龙,他和耿长海来到哨位,隐约的能听到马蹄的动静,姜文龙吩附望风的赶快把李二勇叫来。这二勇经常放夜马,他闭着眼躺在那也能知道马群在那,有多远。二勇跑了过来,姜文龙说;“他们有动静,你来听听。”二勇仔细听了一会说;“东边有一百多匹马,人没骑在马上,西面也有马群的动静,但听不出有多少人马。”耿长海说;“看来他们想两翼运动包围咱们。”姜文龙和耿长海猜出了对方的意图。于是两人商议决定,马上悄悄地出发,尽可能的不惊动联军大队,向其右翼靠过去,打掉右翼后,右前方几十公里处有座卧牛岭,以最快速度赶到卧牛岭,到了卧牛岭联军骑兵的优势就发挥不出来了。

    姜文龙他们趁着夜色,悄悄的向东北方向出发了,快到中午时分追上右翼的联军骑兵,现在姜文龙他们倒成了追兵了。联军骑兵发现姜文龙他们在后面时就返回身来,这一百多骑兵,待姜文龙等人追近了,立即组成散兵冲锋队形高举马刀呐喊着开始冲锋了,在他们看来骑兵对骑兵是用马刀来解决的,联军骑兵看到对手没有抽出马刀作与他们拼杀的准备。马刀是骑兵近距离冲锋杀敌的利器,他们想这回要让这些土匪们尝尝他们马刀的滋味了,挥刀纵马冲杀过来。可是他们很快发现他们的敌人没能成为他们的刀下之鬼,而他们自已倒成了敌人猎杀的对象了,这些胡子们骑在马上,等待着他们,进入有效射程后,对方像打猎一样逐个射杀,一个连的骑兵又报销掉了。

    听到枪声赶过来的团长,无奈的看着满地的伤兵。他骑马征战十几年,从未见过这种打法,他的骑兵部队作用是担负正面突击、迂回包围、追击、奔袭等任务,快速运动,大范围穿插,在高速运动战中歼灭敌人。土匪的这种打法实在是令他头痛,他的部队可不是为了对付这种战斗而训练的。根椐地图前方是卧牛岭,土匪们逃窜的方向显然是卧牛岭,山地作战就更不是骑兵所长了。团长清点一下人数,除去战斗减员和非战斗减员,他还有一个半营六百多人,团长长叹一声,下令停止追击,撤回住地。

    等到苏蒙联军走的没影了,姜文龙他们立即掉转方向,往回去的方向放马狂奔。回来的路上他们可放开了,也不用遮遮掩掩了,这么大的动静想不让对方知道谁干的不大可能。但苏蒙联军还不敢派大队人马,深入中国境内几百公里来剿匪的。即使真的来了,成百上千人的队伍,不可能没动静,等他们到了地,土匪们早躲了,他又不能常驻。所以姜文龙他们这回是白天轻松走路,晚上住店,还允许他们逛窑子,去赌场,但是姜文龙告诚他们绝对不准惹事,敢惹事的绝不轻侥。

    其实土匪队伍也不是想干啥就干啥,他们也有着严格的记律规定,不然你想往东、他要往西,那还叫绺子吗? 如民国初期,著名的马胡子、绿林报号“白马张”曾亲自订过13条纪律,约束其部下。其中规定:本山主发飞马牌香烟为标帜,在外地吸此烟者,即须互相援助,违者立斩。除了各绺子自行规定的记律外,大都执行的还有如四盟约、八赏规等,四盟约是(1)严守秘密;(2)谨守纪律; (3)患难与共; (4)与山共休。违反记律者也是要严厉处罚的;轻则用皮鞭抽,严重违反者要处死的,其处死手段常常以“活埋”、“背毛”、“挂甲”、“穿花”、等。所谓“背毛”,就是用绳子勒死。处刑人用一根小细绳,套在违纪人的脖子上,然后用擀面杖在脖子后一点点上劲,直到把人勒死。 “挂甲”惩处一般在冬天使用。把人的衣服全部脱光,绑在树上,然后向他身上泼凉水,东北冬天气温极低,只一夜的工夫,那人就冻成了雪白的冰条。 “穿花”惩处是在夏秋季节使用。把人衣服脱光,绑在树上。东北地区的山上、草原上,各种蚊子、小咬、瞎虻特别多,一到黄昏,象雾气一样,成群飞来,糊在这人身上,一夜之间就能把人的血吸干。所以土匪们都不会轻易违反记律的。

    第四天他们回到了山寨,说起如何打退苏蒙联军时,王祥云笑着把打退苏蒙联军的经过叙述了一遍。卓文轩听完顺手给了姜文龙一拳说;“你个坏小子,亏你想的出来,赵大哥听了,还不得乐坏喽。”卓文轩所以还没走,是等着耿长海学打机枪。卓文轩和他的三个人学了几天,就准备回去了,张强把弄来的物资分一半给卓文轩他们,卓文轩不要那么多,他说;“我们没出那么大力气,要是拿多了赵长青该骂他了。”只要了三分之一和一挺捷克造轻机枪,其他的都已运走了,他和其他三人带着机枪回去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31 20:29:19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33   13   2/2页   首页   1   2    
  快速回复:
[原创]白云黑土之间(讲述东北土匪)1-2
发贴表情
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内容限制: 字节.
★发贴时内容将被复制到剪贴板,如果发贴失败,请重新在编辑框中用鼠标右键粘贴或用"CTRL+V"即可找回帖子内容!★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