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广交天下知青,同叙百味人生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湖南知青天下知青茶座天下知青茶座 → [原创]漉湖读书


您是本帖的第 2917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漉湖读书
沅水泛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136
积分:1059
注册:2008年6月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沅水泛舟

发贴心情
[原创]漉湖读书

沅江回忆之一:     漉  湖  读  书    沅水泛舟

1970年春节刚过,大队里的知青一反常态,毫不拖延不约而同地按时归了队,彼此心照不宣——为了招工,这是目前想离开此地的唯一途径。既然不想一辈子在这里,那这段时间不让干部们抓什么把柄,搞成个落后典型倒是实在,否则机会来时,这些人成事不足,不一定能将你推荐上去,但嘴巴一翘,败你好事的能量还是绰绰有余的。

回队没几天,队长上了门,派了一件好差:去柴山看守队上去冬砍的柴禾,时间约两个月,运完才能回来。所谓柴山,其实没有山,那是沅江人的说法,不过是东、南洞庭湖间一片叫漉湖的湿地而已,说叫湿地,是此地每年从五月开始,汛期到来后,便有几个月被洪水淹没,浩浩汤汤,横无涯际,待秋冬水枯,湖面萎缩至一、二成,地面又会露出来,漫地长满芦苇,湖区没山,树木更少,农民盖房、烧柴全靠它,所以叫柴山。不过眼下可不是想去就能去的,芦苇是造高档纸的上等材料,政府早将这片湿地按各县管辖范围画地为牢圈了起来,芦苇视同战备物资由国营芦苇场、站管理,每年秋冬都有专人负责分片巡逻,防止偷伐。收割时,则雇请大量的农民工将芦苇撩头去尾去枝叶后打成捆,堆成垛放在大堤上,待来年春汛时装船,出洞庭,下长江,经上海转运天津纸厂,为县财政带来一笔重要的收入,农民去砍,那叫偷。待芦苇收完,芦苇场职工便会撤回场部清帐,重待再年。不过,为了缓和地方农民盖房和烧柴需要的矛盾,政府每年还是要指定一些地段由当地农民采伐。湖区各公社、大队、生产队抓阄分配下去。不过这样分下来的柴山,一是面积小,象我们这样一百多人的队,每年从柴山砍到的芦苇,也不过十几船,几十吨而已;其次是芦苇质量差,多是达不到造纸厂要求的泡芦,材质松软(北方可织芦席),社员盖房需要的那种硬质芦苇不到一半。还有些地段,干脆就只长茅草,谁轮上谁倒霉。尽管如此,当柴山分到各队时,农民也会看成宝贝一样,各队马上组织劳力,奔袭百余里,用几天时间抢收打捆,运到邻近的汊港旁码堆,留人值守,以防偷盗,否则时间一长,你队分配的柴山,就只剩芦苇桩了。至于运柴禾,那倒是可以慢慢来,六、七天一往返,运完为止。来沅江一年,在我们面前,社员喷得最多引又为炫耀的,就是漉湖的见闻:鱼和野生动物如何多,起风雹时行船如何危险,周边的集镇如何热闹等等,弄得我早就想找个机会一看究竟,再说试一下在“洪湖赤卫队”“沙家浜”中描写的芦苇荡中生活的感觉,该有何等的吸引力,队长话刚出口,我便一口应承。

虽说一个人到远离生产队几十里而且是荒无人烟的地方独自生活一、两个月,准备的东西却极其简单:在知青点带了几十斤米,保管员在队屋里称了一斤黑糊糊的棉籽油,队上的铁哥们家里讨了两、三蔸芽白(春节回家,知青菜土里没种菜),一小捆土烟叶,不记得队上哪个好心的娭毑送了一包干腌菜,几件换洗衣,如此而已,为了打发漫长的时光,我还带了一大捆书籍,准备去实现我的另一个梦想。

次日,队上两条运柴的木帆船起程,由阳罗镇三门闸出发,顺塞阳运河奔东北直出五门闸向漉湖,一路上,且不说撑篙使桨,升帆掌舵,背纤过闸对我来讲事事新鲜,件件要学,就连在船上第一次用鼎锅煮饭,都要请教,哪有闲暇欣赏两岸田园美景,待太阳西斜时,船已不知不觉行至三十余里外五门闸。当晚,船泊五门闸外河,伴着天上星月,听着河水的流淌声,在木船内如同婴儿摇篮般摇晃中,疲倦的我很快地熟睡了。

第二天中午,走出外河道,一泓清澈见底的湖水终于出现在我们眼前,漉湖盛名果不谬传,蓝天下碧波万顷,波光粼粼,水天一色,星帆点点,湖边芳草萋萋,沙鸥翔集,面对如诗画境,已觉不虚此行。小船扯起风帆,不疾不徐向北开进,船行约十余里,远处便是陆地,船开始收帆拐入港汊,此时芦苇早已收割,眼前一马平川,无边无垠,远看似田连阡陌,近看实沟港纵横,很方便小船的运输。下午约四点,当前方港渠边出现一堆孤零零的芦苇垛和一个芦苇搭的小窝棚时,我终于到达了未来两个月的家。

春天的天气说便就变,第二天早上,刮起了北风,天黑沉沉的,为了赶在暴雨到来之前渡过漉湖,社员们急急忙忙装了船,匆匆道别后开船了,对我其实也没什么好交代的,一个全用芦苇捆和茅草搭的窝棚,,七、八个平米,一头是芦苇堆的地铺,是砍柴时劳力睡觉的地方,可以容六、七个人,一头是一个用潮泥垒成的灶,支着一口大铁锅,煮饭烧水全是它,一把菜刀,一个反过来可以切菜的锅盖,一个木桶在门外港子里取水,窝棚中间有个一米多高的门洞,进出门要低头钻,哦,外面挨着窝棚是一长遛茅草芦苇垛,极目四望,方圆十几里荒野渺无人烟,两个月内,这里成了我的领地。其实,说是要守,谁偷东西到漉湖来偷?倒是怕顺手牵羊的运柴船,偷走一船柴连砍柴的工都会送给别人。真不知为什么其他队早运完了,我队到现在还在运。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还是关心自己这些天怎么过吧。

当确定这里真的只剩下我时,我拿出了自己带来的那一捆书,这些书是我初三的数、理、化课本(英语我当时认为是那个年代最无用的东西,语文我认为主要靠阅读课外书籍来提高,所以这两门课本都没带),它们那么熟悉亲切,又是那么遥远陌生,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物件,我已整整三年没摸过了。我计划在这无人之处重温我的学业,这个想法,我早就有了,只是没有适当的时间地点,也怕给自己带来麻烦。

三年来,为了伟人发动的革命,我们荒废了学业,义无返顾虔诚地投入其中,在轰轰烈烈的同时,战战兢兢地反省自己的私字一闪念,自以为真理已触手可及,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始终坚信我们要做的,就是要砸烂一个旧世界,建立一个红彤彤的新国家,然而当硝烟散尽时,我们才惊奇地发现,无论是当权派、保皇派、造反派,逍遥派,所有的人和家庭无不受到冲击牵连,所有的风云人物,你登场唱罢我登场,最后无不象烧饼,烤了这边烤那边,终归成为过眼烟云,就连那些为运动冲杀的红卫兵,如今不是也受到命运的摆布,无奈地当了知青么,良知告诉我们,真理离我们其实是那么遥远,这个世界,早已将我们变得随波逐流或混混噩噩。下乡以后,我开始反思,面对这些当年我们无法也不可能解答的问题,我最后认准一个简单的道理:人在世上,总要为国家、人民做点事才叫有价值,政治情势不管如何变化,社会和现实总是需要我们去多掌握一些自然科学知识,多掌握一些安身立命本事,如其坐等变化,不如未雨绸缪,亡羊补牢,犹未为晚。有了这些想法,我计划偷偷将过去学校的课程重新复习一下,随后自学一些新的东西,而漉湖之行,给了我一个最好的机会。

计划复习的时间安排在前二十天,方法是数、理、化同时进行,从第一章开始,首先是复习概念,其次是公式推导,例题演算,都觉得没问题了就开始做这章的习题,一题不漏做完后,再思考一下书上为什么要出这道题,它是需要学生熟练掌握哪些知识(因为凡有例题、习题的一般是重复章节中的重点内容),待习题做完后再回头将这章的概念、公式重温一下,自认为过关后,再开始下一个章节。开始的一段时间,自己觉得很亢奋,每天都是从朝霞升起复习到日落西山,(晚上有盏马灯,但煤油有限,不敢久用。)中间除了做饭,基本不中断,有时觉得有些累或是有习题卡住实在想不出,就换一门课,当成休息。

复习进行得很顺利,因为在母校学得比较扎实,所有的题目原来也做过,尽管丢了三年,除了少数习题想得时间长点,其余好象捡起来没费很多力,有时候觉得理解得比在学校更透彻,我想,这大概是年龄大了几岁,理解能力增强的原因吧,我从内心感谢母校那些老师们曾经呕心沥血的培养,为我们打下这么好的基础,也回想起他们中的许多人在文革中遭受凌辱时我们的爱莫能助,及由此带来至今的深深内疚,我甚至有时觉得他们还在身边,为我的学习加油鼓劲。那些日日夜夜,我满脑袋都是书、习题和公式,只有当队上来运柴船的时候,我才会将书藏起来,尽管个把星期才一次,每次只有一夜,尽管希望有人说说话,了解外面的情况,但下意识还是巴不得他们快走,以便继续我的功课。不到两个星期,我复习完了初三的数、理、化和平面几何的课程,做完了书上所有大约数百个习题(得出我自认为是正确的答案)。这个进度连我自己也感到惊讶,我也开始感受到学习的真正乐趣。

学习计划的第二步是自学新课,当时我手头有两本高中的数学课本,一本主讲函数和数列,另一本也是平面几何,但比初中的内容要深很多,没有老师和同学请教,没有其他参考书籍,一切靠自己摸索,从第一天起我就感觉难啃,越往后翻约觉高深,心中有些畏惧,但转念一想,学习的方法是相通的,前面复习之所以顺利那是学过的东西,这两本书再难,每本就几十页,只要每天搞懂一两页,日集月累,也能啃完,我开始强迫自己每天学三页,时间有多就做习题,方法还和前面做的一样,后面的书暂时不去翻看,不去想,免得影响自信,说也奇怪,心一定下来,专心放到书里去,慢慢也觉得不太难,可以学下去了,当然做习题也碰到麻烦,由于不知做得对不对,很多习题我都坚持用尽可能多的方法去做,得到的结果互相映照,这样做虽有点苯,难度也加大了些,但比较扎实可靠,有一段时间,我的全部思维几乎完全被这两本书和那些习题占据了,忘了做饭,忘了天气,忘了时间,我不得不自我调整。

调整的办法今天看起来很可笑,增加了体育,音乐,语文三门课。所谓体育课,只有一个项目,那就是跳高,本想在柴山练跑步,但到处凹凸不平,怕崴着脚,只好练跳高,找个稍微平点的地方,堆上厚厚的一大堆干茅草,就是沙坑,随你用什么姿势,哪怕是鱼跃跳,也绝不会受伤,跳高架和跳高杆也是用芦苇代替,每天跳二十来次,记得用俯卧式或鱼跃姿势,当时大约能跳一米三左右。音乐课更简单,每天对着旷野大声唱半小时,中国的、外国的,记得词的、记得调的,什么京剧、花古戏、湘剧、歌剧、样板戏、民歌,语录歌甚至夜歌子都唱,一首连一首,基本不重复,反正绝无听众,纯属个人宣泄,没人将你当精神病人。语文课也有趣,当时搞了一本“增广贤文”手抄本,我认为其内容是做人的精髓,于是每天背一遍,以至今天许多段落还可脱口而出。

在漉湖的日子里,最难过的是黑夜,当满天繁星,万籁俱寂之时,依稀能听到京广线火车的汽笛声,那边应当是岳阳县吧,铁道的一端连接着长沙,那是我的故乡我的家啊,这时,一种孤独感油然而生,此时,我会特别思念家人和朋友,尤其放心不下的,是被流放在道县的父亲和去年来投靠我而现在留在队上的弟弟。我也会不时地考虑我们知青未来的前途,那种无结果的胡思乱想经常折磨得我久久不能入睡,唯一的办法是在白天将自己弄得更筋疲力尽。

漉湖的生活是艰苦的,两个月内,看不到一点荤腥,社员每次给我带的蔬菜,顶多吃三五天,剩下的日子,就是腌菜汤,直到天气转暖,外面到处长满水芹菜,荠菜等野菜,伸手可采,才解决这个问题。

春天悄悄地来到了漉湖,绿色开始在大地中孕育着,最先感受到的恐怕是那些精灵一样的芦笋,它们开始默默地在芦苇鞭状的根茎中积蓄力量,一场春雨过后,便奇迹般的冲破一切阻力,从地里了蹦出来,一夜能长十几厘米,娇嫩欲滴,再来一场大雨,便会在泥土中展现成片翠绿,远远望去,就是北方的青纱帐,农民们说,芦笋用开水烫一下,炒辣椒很好吃,又嫩又脆,很象鸡婆笋,但我在漉湖一次也没尝过,一是炒这东西要用很多油,对我来说是一种奢望,二来总觉得一顿菜吃掉的芦笋,长大后会是多少芦苇呢,现在当笋吃了挺可惜的,当然,芦苇场也明令严禁偷吃芦笋,抓到会罚得很重(有人采摘后带回去尝鲜),只到本世纪,我才无意中在超市里买到芦笋,了此遗憾。

还有一段时间,我的垫褥下总是潮潮的,睡下去总会发出奇怪的响声,后来将垫褥拿开,才发现从下面的芦苇捆的缝隙中,不知什么时候拱出了许多芦笋,曲曲弯弯的,因没过阳光,色如黄玉,我不知情折断了它们,但它们的断枝中仍在分泌着汁液,多么顽强的生命,那一刻,我觉得知青就象这些被压抑的芦笋,总有一天,给我们一点阳光雨露,我们也能成长为栋梁之材。

两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我窝棚旁的柴禾越运越少,我的也顺利地自学完了那两本高中数学,扎扎实弄懂了全部内容,做完了书上的每一道习题,当这一切完成后,我心中充满了自豪和力量,我知道,从这一天起,我的未来将会有新的改变。

离别的时刻终于到来,当社员们拆掉窝棚,装上最后一条船的时候,我竟然有了一种不舍的感觉。

许多年过去了,每当我回忆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都会觉得那是我人生的一个拐点,倒不是说具体学到什么,得到什么,它的意义在于:在那种特殊的年代,在那种特殊的条件下,我开始用自己的头脑思考问题,以积极的心态去面对困难,面对未来,从某种意义上说,完成了对自己灵魂的救赎。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4 20:12:31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星星索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知青(VIP)
文章:81
积分:778
注册:2008年10月28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星星索

发贴心情
    楼主你真幸运啊,在漉湖一呆两个月居然平安无事。我们队上的男知青到漉湖去搞点烧火柴,结果有两人得了急性血吸虫病,病得五痨七伤,在农村都没有查出来,后来还是回长沙验血才确诊的。真实倒霉透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4 20:34:54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沅水泛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136
积分:1059
注册:2008年6月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沅水泛舟

发贴心情

回星星索君:

    当时是初春,不是钉锣活动的季节,我也注意没接触生水,是不会感染血吸虫病的,不过两年后在另一个水利工地终难逃一劫,还是患了血吸虫急性感染,肝肿大到剑突下5厘米,在当地治疗痊愈后回了长沙,72年12月以此为理由申请病退获批准,离开沅江。回来后几十年内我先后做过多次检查,均无问题,谢谢你的关心,就此作答。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4 21:06:13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仁义士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知青满哥
等级:知青(VIP)
文章:175
积分:1159
注册:2008年9月9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仁义士

发贴心情
舟兄:你好!我下放在草尾区,七零年隨队上到漉湖打柴,好像是冬季,漫山遍野的芦柴,数不清的人,过不完的船。当时还觉得有味,第二年却诊断得了血吸虫病,把我嚇得魂魄都没了,治疗了两次,吃的是一种白药片,叫血防846。七四年回城后到大医院验了血,验了大便均没事。不知真的得了病还是乡里有点乱搞,到如今对那儿都没好感。不是梦中恶梦不断,大汗淋漓,真难得重到那方,佩服你的学习精神!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6 21:30:1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青青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知青(VIP)
文章:73
积分:886
注册:2006年2月11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青青

发贴心情
感慨你的学习精神,你的付出 一定得到了回报,我也去过柴山砍芦苇,尖利的芦苇根把我穿的麂皮皮鞋刺穿,只扎我的脚心,扎得鲜血直流。还好万幸没有得血吸虫病。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6 22:22:41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湘琴缘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知青元老
文章:1308
积分:8864
注册:2006年3月8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湘琴缘

发贴心情

     一口气读完好文,我们队因都是女中下放的,只要男劳力去漉湖砍柴,才万幸没有得血吸虫病。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6 22:41:41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沅水泛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136
积分:1059
注册:2008年6月3日
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沅水泛舟

发贴心情

回仁义士兄:

    谢谢你的跟帖,你说70年冬天去漉湖砍柴有很多人,很多船,那是正常的,原因我在文中已说明,当时砍柴也要计划分配,不过冬天一般不会感染血吸虫病,你感染血吸虫的途径很多,一来当时垸内有许多队不顾政府明令禁止,在春天到漉湖打湖草做肥料,去的人一般都会感染,可社员们为了吃饱肚子,明知会感染也要去,这是那个时代的悲哀,二来在堤垸内有患者,也会交叉感染,不过社员对这种病不象知青那样怕,大不了去医院治十来天,打一针锑剂,我在72年治疗时是吃锑剂片,可能就是你说的血防846,但后来效果还可以,回来后多次检查也没后遗症,算是不幸中之万幸吧。

    40年来我回过两次沅江,物不是人亦非,感慨良多,但至今痴心不改,有时间我还会回去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6 23:34:54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沅水泛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136
积分:1059
注册:2008年6月3日
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沅水泛舟

发贴心情

回青青及湘情缘女士:

    回城后我于73年参加工作,到78年才得到继续读书的机会,因为当过知青,也因为有过文中的经历,我特别珍惜这样的学习机会。我觉得正是从漉湖读书的时候起,我才会用自己的头脑思考问题而不相信说教,才不象以前那样随波逐流,混混噩噩,才真正学到一点服务社会或安身立命的本领,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事,今天讲出来无非是给后辈励志罢了,哦,我们队也有几个四中的女知青说不定是你们的同学呢。对于你们的鼓励,谢谢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7 0:07:14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一平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知青(VIP)
文章:83
积分:1042
注册:2008年10月6日
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一平

发贴心情

      

      朋友,感谢这份精神粮食。在周遭孤寂、生存太差的环境下,你有头脑顽强攻读。更鼓励了今天我的休闲、抗衰读书。

    知道你没染血吸虫病,真万幸。愿知青健康、快乐。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8 12:14:33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沅水泛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136
积分:1059
注册:2008年6月3日
1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沅水泛舟

发贴心情

回一平女士:

    谢谢你对拙文的关注,说到读书,我倒是有种感受:年轻的时候是为未来读书,现在读书则是已成习惯,也是为了充实自己的精神生活,毕竟精神生活的质量有时比物质生活更重要,祝你在书中找到更多乐趣。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8 12:59:33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雨后斜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击球手
等级:版主
文章:10052
积分:67865
注册:2005年12月30日
1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雨后斜阳

发贴心情
艰苦的两个月,充实的两个月,也是珍贵的两个月,为你的今后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8 14:39:3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淮羽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1380
积分:14155
注册:2006年11月28日
1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淮羽

发贴心情

    老兄这回不是在沅水泛舟,而是在湖洲补课了。读你这篇文章,我脑海中出现了一幅插图,你知道是哪幅吗?是那幅描绘列宁窝在三角形草棚内读书的油画。不是吹你拍你捧你,你这种“学习学习再学习”的精神与毅力就是列宁所赞赏和倡导的。

    我没守过芦柴,但打过湖草,湖洲上的日子多少也体验过。我是耐得住寂寞的人,但真要象你那样在旷无人烟的湖洲上独守两个月,我很可能熬不过来,更莫说读书补课了。真是佩服你!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9 1:15:21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夜深人静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夜深人静
等级:版主
文章:6424
积分:36824
注册:2007年7月24日
1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夜深人静

发贴心情

   沅水泛舟君的漉湖读书令我佩服,在那种艰苦的环境,竟能挑灯夜读,复习数理化,厉害,执着。

   当年毛泽东主席在看完《人民日报》发表的消灭血吸虫病的消息后,浮想联翩,夜不能寐。微风拂煦,旭日临窗。遥望南天,欣然命笔,写下了豪情万丈的充满英雄主义的诗篇《送瘟神》,今夜见到沅水泛舟君在湖区芦苇深处几个月竟然安然无恙,为你没有感染血吸虫病而庆幸。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9 1:33:18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雄鸡报晓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423
积分:4069
注册:2007年7月24日
1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雄鸡报晓

发贴心情

    沅江知青回首往事时,恐怕都不能把漉湖打柴的经历漏掉。我是68年下放当年就去了漉湖的,后来又为放牛去过漉湖。

   刚刚下放时关于漉湖的联想,那是神奇。既能联想到读书时课文中那句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的传奇,又能唤起“新四军伤病员芦苇荡坚守”的豪情,只有身临其境后,你才会感受到那旷古的荒野。

   我现在还能回忆起初到漉湖时的第一映像:“远望天低云重枯黄肃杀,近看灰褐色的土地板结砖裂,破苇叶碎芦杆一片狼藉,细看密密麻麻的芦苇茬上一律残留着刀锋斜劈的伤痕,这是一场大屠戮过后的凄绝。风萧萧兮,残存的苇叶犹如纸钱漫天纷飞,祭奠末世亡灵;孓遗的芦苇颤抖摇曳,泣诉生死情殇。”

   审视泛舟兄当年去漉湖的路线图,启程路线与我不同,但到了五门闸,我们就聚合了,五门闸是去漉湖路上的歇脚处,90年代我曾去往那里凭吊,放眼去苍桑巨变,所有的熟识都变为了不识,唯有夕阳血照下的那条运河依旧殷红浸染,还有河畔草青萋萋。特别是五门闸依然一往情深地长久守望。

   泛舟兄的过人之处在于不灭心志,都那样了,还在读书学习,还制定了学习计划。有狠。我非常同意泛舟兄关于学习的意义诠释,“我开始用自己的头脑思考问题,以积极的心态去面对困难,面对未来,从某种意义上说,完成了对自己灵魂的救赎。”回想当年我们就像一群迷途的羔羊,任凭一根鞭子随之而去,就是因为思考被阉割了。

   今年跟泛舟兄一同游历山西内蒙古,但见泛舟兄一路上手不释卷,爱学习的习惯一直保留了下来。令人惊讶的佩服,我以为,泛舟兄的学习在于今天,更可能是为求得一份心的淡泊和宁静。

   泛舟兄不善言谈,但有例外,一是碰上合适的人了,二是一杯薄酒偏过了。这次我们一路而行,泛舟兄几天下来捉住我不放,第一天谈天下大势,第二天说青春岁月,第三天是家史传奇。竟如黄河之水天上来,浩浩荡荡。

   泛舟兄年长我一岁,当年同校一个寝室,那时泛舟兄显示肌肉,业余体校举重队的第一杠铃。我们当时战站兢兢地走过他和他哥们的训练场地,正欲上前时,但听到泛舟兄那边一声断喝,“有狠的上来举一把,举不起的从杠铃下钻过去。”

文化大革命中期是个显示肌肉的时代,正应了泛舟兄的特长,但那时泛舟兄是武化的体魄文化的气质,眼见得举重队的哥们开始在江湖上纷纷博取了名声,而他,还是守着一份书卷气。

   今天读了泛舟兄的文章有了很多话想说,暂且说这么一点,多的话等泛舟兄回了长沙后再说。

  附上泛舟兄的两张照片。

雄鸡报晓上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9 10:13:09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雄鸡报晓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423
积分:4069
注册:2007年7月24日
1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雄鸡报晓

发贴心情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9 10:21:34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李姐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4683
积分:30737
注册:2006年2月11日
1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姐

发贴心情

拜读沅水泛舟《 漉  湖  读  书》,一位极其艰苦环境下挑灯夜读的小伙展现眼前,令人敬佩,再见雄鸡报晓君镜头下的沅水泛舟君,似乎读懂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真谛,再读雄鸡报晓君的“今年跟泛舟兄一同游历山西内蒙古,但见泛舟兄一路上手不释卷,爱学习的习惯一直保留了下来。令人惊讶的佩服,我以为,泛舟兄的学习在于今天,更可能是为求得一份心的淡泊和宁静。”更明白沅水泛舟君的成功在于他学无止境、孜孜不倦的努力。

谢谢!谢谢沅水泛舟朋友。如回长沙与雄鸡报晓朋友言谈时,真想听君一席话,胜读几十年书哟。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9 15:36:02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沅水泛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136
积分:1059
注册:2008年6月3日
1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沅水泛舟

发贴心情

    回雨后斜阳兄:

    二个月的学习是不能打下什么基础的,更多的知识是在后面慢慢积累的,关键在于从那时起自己找到了努力的方向并坚持下来,漉湖读书对我来说是人生的一个拐点,从那开始,以后我再没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了。

    回淮羽大哥:

    上次回长沙与你们一起K歌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下次见面可能会是春节了,在我的心目中,你对湖知网这个大家庭的每个成员尤其是后来者总是那么鼓励和提携, 说到漉湖读书的经历,其实我当时绝对不是先知先觉,将后来发生的一些事也能预测到,也没有很高的觉悟,只是凭良知觉得有些事不正常,希望今后国家回到正常轨道时我自己能做点什么,记得当时是以一句语录自勉“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再说,在荒无人烟的湖洲上独自一人生活两个月,除了读书,还有更好的方法来排解寂寞吗?

  回夜深人静兄:

    谢谢你的抬爱与关心,其实,我至今依然认为,在沅江时,对知青来说,血吸虫病并不可怕,生活艰苦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对未来的绝望和理想的破灭,那种心灵的煎熬才是致命的毒药。

  回雄鸡报晓君:山西、内蒙一游,至今已有三月,长沙分手,也有月余,我经常跑到你的个人专栏里想偷学一点写作技巧,但总觉学不来,有东施效颦之感,原因很简单:我缺乏你的经历,缺乏你的大气,缺乏你的文采,缺乏你广博的知识。当然我自己也有很多值得写的东西。还是老老实实写我的回忆录,不求语不惊人死不休,但求如实写出那个年代,一个普通知青的生活及想法,谢谢你上次拍的那些照片,现在,我经常无事时翻看,偷着乐呢。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9 22:39:57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沅水泛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136
积分:1059
注册:2008年6月3日
1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沅水泛舟

发贴心情

回李姐:

    要说见你本人那还是08春节联谊会,你在台上忙上忙下的,后来就只能在网上看到了,上次看到雄鸡报晓君的文章,才知道你原来下在江永,其实我岳父也曾流放在回龙墟农场,八十年代为他的丧事我去过一次,还见到一个留守知青,其状很惨,已和当地农民没有区别,甚至连长沙话也说不好了,江永知青和沅江知青相比,各方面更差,好在这一切都已成过去,现在大家都有幸福的晚年。

    谢谢你的鼓励,湖知网正是有了你们这些先行者、默默奉献者,才有今天的大好局面,谨致敬意。春节见。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9 23:05:57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东方之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威望:200
文章:2909
积分:94550
注册:2007年4月12日
1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东方之河

发贴心情

     首先致歉,这两天忙去了,泛舟兄的这好帖我真跟复迟了.

    在喧嚣的年代,在知青心态都浮躁之时,泛舟兄能守住寂寞和孤独,求学图新,以因时变,这真是高人之处,真可谓胜己者强啊.二个月,几欲是人心灵的一次励炼.我是佩服得不行!

    如涅磐重生,我想泛舟兄早已是通达豁然之君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9 23:10:54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孟晓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文字编辑
等级:知青(VIP)
文章:392
积分:2551
注册:2007年1月27日
2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孟晓

发贴心情

      沅水泛舟近好!已经好长时间没见到你了,估计你还在南方那个绿化最美丽的城市呗!刚才看到报晓兄弟发的照片,原来你就是与我同了二十年事的老朋友(想必你能猜到我是谁了)!我早一向拜读你的“猴大哥”后,即将那篇文章收存了(其实那个事件我曾听你当面说过)。你的文笔结构好,文字耐看,值得我学习!盼望春节见啦!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30 0:01:58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26   20   1/2页      1   2   尾页 
  快速回复:
[原创]漉湖读书
发贴表情
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内容限制: 字节.
★发贴时内容将被复制到剪贴板,如果发贴失败,请重新在编辑框中用鼠标右键粘贴或用"CTRL+V"即可找回帖子内容!★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