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广交天下知青,同叙百味人生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湖南知青天下知青茶座天下知青茶座 → [原创]今天,我回忆,心却一片坦然


您是本帖的第 1413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今天,我回忆,心却一片坦然
麟敏女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知青元老
文章:2048
积分:12312
注册:2007年7月1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麟敏女

发贴心情
[原创]今天,我回忆,心却一片坦然
     四十年前的今天,我被冠以知识青年的称号,下到那广阔天地——实则一丘陵小湾的农村小队,吃上了农村粮。那天,那情,那痛,至今难忘。

   今天,白发已在不知不觉中爬满了鬓角,生命的旅途中也经过许多的艰辛、磨难,有付出,当然也有收获。无大起大落,但却有大喜大悲。年近花甲,总想将那逝去的岁月里找回来点什么,赢回来点什么,当然,绝不是想活在过去的阴影里。而是一份闲定,一份自在, 寻找快乐,寻觅老趣。你看,这不溜踏到了这知青之家来了,网上网下,结新朋会老友,聊以往,笑当今,生活里多了欢笑,增了乐子,竟乐以忘了年龄,忘了形。

    今天,晴朗朗的天,远没有四十年前12月19号那天的心境,却记得那天的阴霾。

    是纪念也可,是祭奠也罢,今天我凝思  ,在回忆,但心却一片坦然。

  将去年写的《你  的一天,我的一天》再贴一出来,以纪念之。

       原以为能在家过一个安定的年,可能是受株洲知青落户浏阳的激发吧。谁知,很快上山下乡的运动一下子震撼全城,大街小巷贴满的标语,预示着行动即将开始,心存侥幸的我,总以为我能躲过这一劫。三位兄长在外工作,浏阳就剩我们母女两人相依为命,谁知,正因为这些,在这小县城里倍受人妒忌,加之家庭成份高,父亲历史有问题,黑五类子弟。而我在文革中参加了红中会文艺宣传队,主要演员,出尽风头,更加惹人极度关注。大组长通知我去居委会开会,我脑子一嗡,拐哒场,心想,这准是盯牢我了!

       果不其然,晚上开会说是动员会,实是点名定人会。说只有极个别的独身子女(成份高的除外)或是留在镇上协助知青办工作的人外。除此,通通没有什么特殊照顾,一位镇领导着重提了我的名,(因母亲身患高血压中度偏瘫行动不便)我当即和那位领导顶了起来,争论无果。“去就去吧!”走时我丢下了这句话。两天后,榜上有名。过后,有人跟我说,我不该当场顶撞那位显赫权贵,送送礼疏通疏通,也许……没有什么也许,已经是阎王薄上圈定了的,焉能逃得过去!

      68年12月19日,是我们被流放下乡的日子,一夜几乎无眠的我,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就起床了,妈斜靠在床上,红肿的双眼眼巴巴的望着我,那样的无助,那样的哀痛,让我心痛不已。是呀,我十岁父亲便患白血病,离开了我们,我一直伴随在妈妈身边十八年,从未有过分开。何况,平日里连衣食住行都得靠我打理,虽然,我走前已安排她搭餐在邻居家,但,生活诸事,我不知道今后的日子,她老人家将怎样捱过?无法避开她的目光,我扑向母亲,无语,相拥而泣!

       早饭难以下咽,打点好简单的行装,我环视那二十多平米的家,几天来,我将它收拾得整整洁洁,妈妈随时要吃的药也放在她床前的茶几上,窗户纸也重新糊过了新的。看到一切都似妥贴,我松了一口气。三哥帮我提着行囊走前(他特地从株洲请假赶回来送我)。妈妈颤颠颠的送我到院子里,还是无声流泪,没有言语,同院的邻居们中就我一人下乡,她们都站在院子里没有什么笑容,无语。只是朝我摆摆手。我回望着妈妈,她紧抓着院子里一根梁柱,又是眼巴巴,又是那样的无助,那样的哀痛。我又一次痛彻心脾,我实在忍不住了,又一次奔向妈妈,无语,相拥而泣……

       赶到了集合地大草坪,见到了大多都是熟悉的面孔(原来浏城不太大,即使不同校,但是路上上撞下碰,早就见熟了),也有少部份的亲属相送。提的提着木桶,拿的拿着搪瓷脸盆,脸盆中间竟还有“将革命进行到底”等字样,我还算好,哥哥跟我买了个洋铁皮桶。大多是旧被褥、旧蚊帐,简单的行囊,一色青灰蓝的衣衫,映衬着的是那贴着各种汽车身上的红绿蓝标语,(有解放牌卡车,没有一色的客车)色彩上才没有那么沉闷,我没有见到像株洲知青来时的热闹场面,不知是不是不忍心看到自己熟识和亲朋好友的子女被“光荣”送下乡,还是什么别的心态,一路上看热闹的人不多,这对于三姑六婆、当街相骂,人都要围一圈。三天冒得戏看,死人道场都要看一场的浏阳人来说,实属罕见。足见,这场声势浩大的上山下乡运动的震撼性。天空沉着像铅一样的一张灰脸,看着一群无奈的少年。终于没有滴下它的眼泪。

      我没有见到什么领导热情作指示,也没有知青代表表决心。一声哨响,点名。各领队(城关镇派的工作人员)将我们分别叫上车,来不及互道珍重,来不及互勉留言,纷纷挥手后,十几部汽车开动,我望着紧随车后的三哥,强压了好久的情绪,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七尺男儿用手抹了抹眼角,表情凝重,频频招手,不肯却步。汽车一溜烟滑下了大操坪的下坡路。我泪眼中依稀看见三哥和十来个相送的人,在扬起的灰尘中紧紧跟随,跑着跑着……

      直到现在,我仍然觉得那不像是欢送,倒像是一场遣送。



                           你的一天,我的一天(下2)

  一路颠簸,汽车终于到了我下放地枨冲人民公社。其实,首先是将我发配到升平公社的,考虑太远,不方便回家照看老母,故而请求到近一点的地方,未批准,好在一男同学好心与我对换,这才没有遂了某些人的心愿。

  环视车内,几乎全部认识,有小学、中学的同班或不同班的同学,住一条街上的熟面孔。二十几个人没有一路高歌,没有什么交谈,似乎都有一肚子心事。我仍沉浸在离别亲人的悲痛中,一路抽泣未停。

  公社里有十几个农村汉子拿着扁担,看来是接我们的,真想得周到。领导宣布分组名单后,各队照领。庙前队接我们的是一高挑精瘦的队长和长着圆圆脸蛋大眼睛一二十来岁的小伙子。队长不善言语,小伙子怯生生的。没有电影中的热烈握手激动场面。这时,一位清秀的公社秘书叫道:“谁是xxx”我急忙应答。“到我办公室来”。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跟着走进一门框上方钉一木牌的房,他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嘣的一句“听说你一路哭过不停来的哒!”我看着他并不友善的神情,心里咯咚咯咚,不知所措,只是默默的连连点头。也可能是一个满脸悲凄妙龄少女楚楚可怜相吧,他终于没再呵斥,换了一种口气说:“下去好好干吧!”(事后我才知,我人还未到,那位镇权贵的电话就打到了公社,嘱他们好好管教我之类的话。现在这位领导热衷礼佛,哎,当初他要是多存一点与人为善,不那样发哈该多好!)

    阴霾的天空,往黄板桥的泥耕路上走着一群挑的挑,扛的扛,提的提的我们,蛮惹人注意,不时总有投来惊奇的目光。八里路到了黄板桥,到一个队就留下一拨,到一个队又留下一拨,三下五除二,路越走越窄,人越来越少。在一伴有一些嬷嬷岭的小湾里,我们到了家——我们四个知青临时组成的家。

  一路上,队长简单的向我们介绍了该队的情况,上一年年均十分是7角5分,油人均6斤  ,据他讲,该队在大队里算不上最好的,但也属中等水平吧。并说,他们人多,田土不多,人均只有7分多田,本不想接知青,但是上面要他们接,也只得服从等等。懵懵懂懂的听什么十分值,什么田土问题,我还没有进入角色,糊里糊涂的听。

  楞刺里,一条大黄狗窜到面前,对着我们狂吠,搞不清是欢迎还是警惕。当然,它不像城里的狗,见惯了人来人往,一下子来了那么多手提肩扛的生人。对它而言,也是生平第一次吧。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队上给我们安排了坡上一土砖屋,紧连着的隔壁住着一孤寡老头,右边连着的是一间很大的杂屋,里边喂着一头牛。厅堂里飘着刚刚刷过墙的石灰气,一张饭桌、几张椅子、两张床,正好两男两女对面各一房,厅屋内一厨房(比我家共用的厨房大多了)新砌的土灶旁还有一旧碗柜。一个放饭缯的架子、大水缸、一对木桶、牛四大铁锅、滤箕,简单的生活用具,配置齐全。厨房里还有两位妇女在忙碌着切菜洗碗。冲着我笑了笑,仍低头干活。一路上就紧跟着的几个细伢子。一个背上背着一妹妹的小姑娘,倚着门怯生生的望着我们。也有进来厅屋里,四处张望的,嘻闹追逐。不大功夫,来了十几个人,都只是笑笑,没有唠嗑,平淡,只是看看热闹。我很能理解,说不定还有人担心多来了几个人,今后会扯薄他们的工分值,那个年头,没办法,有饱饭吃就是幸福。

  中饭的伙食不错,一碗红萝卜肉,大白菜,一碟子油干鱼,一盆和菜。肚子早就嘀咕嘀咕的我们,狼吞虎咽。吃饭时,队长和两位妇女都走了,没有陪我们一起吃,那时的人,真是公私分明。但屋外,总还是有三三两两的人来回打量,不速之客的到来,看看热闹,理所当然。

  我和另一女知青做了晚饭,来回来看的人仍是不少,见我们就熟练的做着饭菜,也有人跟我们说起了下放在对河红卫队的株洲知青,不晓得使用饭缯,滤箕的笑话。见我们没有循之,便没有了新鲜感,便也没有了担心,渐渐散去。

  夜幕降临,四周漆黑,点着煤油灯,我们都坐在厅屋里,虽然大家都没有谈笑风生,但是都愿意在一起呆呆地坐着,可能都害怕冷清,人多人气多。起码,我的孤独感少了许多。

  一夜几乎又是无眠,小煤油灯也不敢熄灭。风声、隔壁牛栏的牛叫声、狗吠声、公鸡打鸣声、小孩的啼哭声。构成了一首田园山村的交响曲。  我小寐了一会,也做了梦,虽然我不记得梦见了什么,但是我敢肯定,那一定不是好梦。

  我就这样度过了下乡第一天。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19 20:22:37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东方之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威望:200
文章:2909
积分:94550
注册:2007年4月12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东方之河

发贴心情

      当年下放的那一天,对每个知青来说,都是刻骨铭心难以忘怀的,那酸那苦那辣,也只有过来人才能真正品味.

      麟敏女姐的这个帖子,就是把那难以咀嚼的瓶子打烂,让我们再一次体会品尝.

      都过去了.这四十年后,让我们多一份淡定,增一份对以后美好晚年生活的向往.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19 21:18:54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游客晏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2737
积分:21610
注册:2006年11月14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游客晏生

发贴心情

    下乡还要牵挂着病瘫的母亲,还冒到队上就来了"下马威"可怜的麟敏女当时的心情可想而之.你那苦命的母亲当年流泪焚诗稿,几年后又病魔缠身,你走后她是怎样熬过来的哦!

   我就是恨那些可恶的家伙!我是永远不会原谅那号人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19 22:50:49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孟晓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文字编辑
等级:知青(VIP)
文章:392
积分:2551
注册:2007年1月27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孟晓

发贴心情

“68年12月19日,是我们被流放下乡的日子……”

——我非常爱看麟敏女这种回忆下乡的文章,遇到好的句子我就将它摘记下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19 23:11:51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云儿飘飘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老知青
文章:533
积分:3327
注册:2008年3月1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云儿飘飘

发贴心情

    你的一天,我的一天,我们是同样的命运,同样的一天,妈妈在五七干校,抛下弟弟妹妹,我独自背着行囊下乡,大操坪送行的人群中没有我的亲人,我没有欢乐也没有悲伤,不知道等待我的会是什么---。

   四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太阳照常升起落下,我们依然健康地生活,善待自己,幸福生活,过好每一天。祝福姐姐健康快乐!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0 10:43:25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呱叽村溪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老知青
等级:老知青
文章:638
积分:4650
注册:2008年7月7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呱叽村溪流

发贴心情
以下是引用东方之河在2008-12-19 21:18:54的发言:

      当年下放的那一天,对每个知青来说,都是刻骨铭心难以忘怀的,那酸那苦那辣,也只有过来人才能真正品味.

那是六四年九月十三日,

几千个年轻轻的蒙天哒,

从长沙启程去江永,

距今已是四十四年整,

远去的那一段最美青春年华,

回忆总让人酸甜苦辣难咽下……

过去啦,一句时髦的现代话!

别想罗,一声别想就能放下?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0 11:16:49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夜深人静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夜深人静
等级:版主
文章:6424
积分:36824
注册:2007年7月24日
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夜深人静

发贴心情

好在一切都成为过去,过好现在的每一天,麟敏女文好帖靓!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0 14:31:22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夜深人静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夜深人静
等级:版主
文章:6424
积分:36824
注册:2007年7月24日
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夜深人静

发贴心情
以下是引用呱叽村溪流在2008-12-20 11:16:49的发言:

那是六四年九月十三日,

几千个年轻轻的蒙天哒,

从长沙启程去江永,

距今已是四十四年整,

远去的那一段最美青春年华,

回忆总让人酸甜苦辣难咽下……

过去啦,一句时髦的现代话!

别想罗,一声别想就能放下?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0 21:40:52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白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84
积分:927
注册:2008年9月12日
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白水

发贴心情

    我们回忆,因为它是历史,

    我们记忆,因为不能忘怀,

    我们坦然,因为没有怨恨,

    我们淡然,因为还有未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2 15:39:58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潇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5086
积分:34326
注册:2006年2月3日
1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潇雨

发贴心情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3 1:30:23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麟敏女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知青元老
文章:2048
积分:12312
注册:2007年7月1日
1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麟敏女

发贴心情
   谢谢列位知友的真情发言!

   你和我都拥有那四十年前的回忆,细节不同,但故事的结局一样:发配下乡!

   过来人,我们要爱自己,好好的过每一天!

   我相信,历史上将会有重重的一笔!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6 11:07:33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长安人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21
积分:283
注册:2008年12月23日
1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长安人

发贴心情
走过来了,再回头。过去了的诸多苦难,回头望去泪潸然。心里怎么坦然得起来哟。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6 14:44:53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陌生鱼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自由自在
等级:知青元老
文章:2812
积分:17814
注册:2008年1月9日
1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陌生鱼 访问陌生鱼的主页

发贴心情
祝福您,每天的太阳都是崭新的!★
祝福您,每天的心情都是愉悦的!★
祝福您,每天的生活都是幸福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6 16:22:24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九澧山鬼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老知青
文章:606
积分:3970
注册:2008年9月20日
1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九澧山鬼

发贴心情
以下是引用陌生鱼在2008-12-26 16:22:24的发言:
祝福您,每天的太阳都是崭新的!★
祝福您,每天的心情都是愉悦的!★
祝福您,每天的生活都是幸福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6 21:45:1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雄鸡报晓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423
积分:4069
注册:2007年7月24日
1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雄鸡报晓

发贴心情

    往事堪惊,劫后余生修得一份定气,故麟敏君坦然。

    麟敏君当学子的时候,三位兄长有了工作,生活条件在当地不算贫困,本人有一份天资,在各种活动中“出尽风头”。可惜命穴在“家庭成分高”之处,一旦被点中就在劫难逃。

    伤心的不是“流放下乡”。麟敏君心气高,情愿得罪“显赫权贵”,有一种撞南墙的硬气。但是,身患重病的母亲怎么办呢,细心的她尽管极尽所能作了安排,但在临行时分,还是一次又一次奔向妈妈,母女相拥而泣。

    麟敏君下放又遇险,被她得罪过的那位权贵还在使阴招,打招呼要公社“好好管教”。小人得志,何知“与人为善”,尽管现再是吃斋念佛,不作忏悔,又何能求得救赎。

    天底下总是有好心人的存在,一位男知青帮助麟敏君换得了离家较近的下放处,还有那位清秀的公社秘书,不忍大加呵斥。这是麟敏君积攒多年的感念。

    以上,是麟敏君的回忆,读这篇文章正是应了《你 的一天,我的一天》的题意。

    麟敏君的行笔有着女性独到的细腻和感受,你用心跟着笔端,就像身临其境,是走出家门时驻足回望,看着母亲紧抓着院子里一根梁柱,无语凝咽;是在卡车上泪如雪飞,目送三哥身影在扬起的车尘中消逝。铅色凝重的天空,红绿标语覆盖的卡车,青灰蓝的衣衫,洋铁皮桶、搪瓷脸盆,旧被褥旧蚊帐等简单的行囊。还有乡间楞刺里蹿出来狂吠的大黄狗,漆黑里通宵亮着的小油灯……。一幕幕场景似曾相似,同悲同受同感。

   我读麟敏君的文章心存感激,感谢你带我触摸远去的时光。

雄鸡报晓上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31 10:24:09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虎落湖洲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118
积分:863
注册:2008年2月10日
1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虎落湖洲

发贴心情
以下是引用潇雨在2008-12-23 1:30:23的发言: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过来人,我们要爱自己,好好的过每一天!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9/1/2 9:33:44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16   16   1/1页      1    
  快速回复:
[原创]今天,我回忆,心却一片坦然
发贴表情
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内容限制: 字节.
★发贴时内容将被复制到剪贴板,如果发贴失败,请重新在编辑框中用鼠标右键粘贴或用"CTRL+V"即可找回帖子内容!★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