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沅江县是我省下放知青最多的一个县,仅长沙知青就有一万四千余人。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湖南知青各地知青沅江知青 → 那一年我们成了特务(再继续)


您是本帖的第 1136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那一年我们成了特务(再继续)
仁义士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知青满哥
等级:知青(VIP)
文章:175
积分:1171
注册:2008年9月9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仁义士

发贴心情
那一年我们成了特务(再继续)

那一年我们成了特务(再继续)

   我俩像发怒的狮子扑向那可恶可恨的狗排长,一场斗歐即将发生,千钧一发时斜剌里冲出二条汉子把我和小伍死死抱住,口里喊着:莫动、、莫动。我俩定睛一看原来是队会计和生产队长,我和小伍正l6岁,和30岁农村汉子比起劲差多了,被他们拦腰抱住动弹不得,只听队会计在我耳边轻声说:石伢子莫搞,会吃亏的、忍字为上。我一听忍字、瞬间、老爸送我上船时说的:孩子、出门在外一条原则,忍字要紧,就像站在别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一样,千年古训,切记紧。老爸疲惫的眼神晃动在头脑里,人在这时不知就泄气了,虽我和小伍还在咆哮着,可是只有声音在凄厉的无奈中吼叫。狗鳖站在族人的后面,虽脸吓得煞白,但态势上却没变软,反而从那小小的眼睛里闪出一种白光。队会计这时大声喊:这些知识青年是毛主席派来的,对知识青年不住,就是对毛主席不住。这场即将的毆斗就在队会计的一个忍字下把我和小伍土崩瓦解了。

   69年不是一个风调雨顺的年,双抢后不知谁捅穿了老天,无休无止的倾盆大雨把湖区渍得一片白茫茫,内涝外渍把这里靠老天吃饭的农民折腾得精疲力竭,农民们和知青们用古老的人力水车和老天其乐无穷起来。69年底突然的招工走了一批根正苗红的同学。69年底在长沙过了春节返回生产隊,发现大门又被撬了,这次没撬房门,灶屋兼堂屋地下一片油渍,愿来是生产隊请人修柴油机、在狗鳖的鼓动带领下用知青组的屋做了修理场。由于招工走了一批知青,给了我们一线希望,我们也知道了狗鳖家有当官的人,地方上的人也要放他家七分。我们在屋檐下无奈的低下了也祘高贵的头,没作任何争吵,我们噙着泪用因愤怒而还在充血的手,拿草灰清理了我们的家。狗鳖显然做好了准备,但在我们的无言下他也无趣的走开了。70年又在与地斗的其乐旡穷中熬过,年底又走了一批苗红的同学。转眼71年在渴望招工回城的煎熬中即将渡过。

   佳思同学十月底带回了一部自产的收音机,佳思说这收音机零件他花了8.5元,这在当时也是一般人家家里的可观的数字,这数字可观到什么程度呢,它能凭票买100斤大米,够三大人吃一月。

   年底了该走的走了,不该走的还是没走。那天刮着风,我们四人串到佳思隊上,聊了聊,感觉没味就打道回府,小伍说:佳鳖、把收音机给我听几天罗。拿了收音机就走。晚上我们几人在昏暗的油灯下拨弄着收音机,这佳思同学还蛮聪明的,给这收音机还装了一根收缩天线,拔出天线有一尺多长。

   漆黑的天,风在凄厉的吼叫,我们听着红灯记,跟唱着临行喝妈一碗酒。不知不觉夜已深。这收音机有个零件可能工人在生产中又抓革命去了,质量不太好,也有可能是发射台的功率不够,有时收起收起音来他就做鬼叫,有时又滴滴的响,搞得好烦躁的。

   我们队上的狗鳖自退回地方后,仗着伯伯的势力当上了民兵排长,负起了监视阶级敌人的重任,这个职务又给了他这个有窥探欲的人正当理由,他可以以革命的名义夜晚潜伏在别人芦苇壁下,享受着那十二岁时带给他的快乐,他可以以监视阶级敌人的动向为理由,在壁上钻个小洞用那小小的眼睛聚焦着浴中的人们。

    那天深夜,他自发巡逻到知青组时,敏捷的耳朵捕捉到一种似乎很熟悉的声音,潜到窗户下透过小孔见几知青在昏暗的油灯下正在拨弄着一个机器,机器上还有一根长长的杆子,这机器在部队上见过,叫收发报机,只是知青的这部比部队上的小了好多,但吱吱的叫声和有时滴滴的响声很像部队在使用机器时发出的声音。合该我们倒霉,收音机正在故障中,而我们也正在努力的拨弄它,想让它不要尖叫,而是唱出一段腔来,或者说几句人话。

    狗鳖潜伏下来,浑身抖着不知是激动还是冷的,张着耳朵紧张的听着屋里的对话,湖风猛烈、一阵阵的鬼哭狼嚎从天往下、从北往南窜来,风夹着小雨、小雨顺着风势肆虐着大地。狗鳖虽被冻得直哆嗦,双龙长流、时不时要用手擤去那清长的龙头,但坚定的革命警惕性没有丝毫放松,皇天不负苦心人,狗鳖终于捕捉到了几个密电码、江青之类的关健词。原来小伍见收音机没调好,口里没味讲道:石鳖、假如李玉和把密电码交给鸠山了,这江青怎么玩下去。

    狗鳖从部队回来后,提二只鸡专程拜访了伯伯,伯伯虽恨铁不成钢,但看在亲戚的份上,还是敎导了他如何争取进步的方法,其中有怎么样才能搏得领导的赏识。还告诉他最快的进步方法是整人整材料得当的话进步最快,你侄儿文化不高搞材料不行,但年轻力壮多辛苦点,多掌握点阶级斗争新动向,今年帮你搞个排长当当,二、三年后公社你可能进不了,但大队民兵营长还是靠得住的。

    狗鳖转眼排长当了四、五年了,可恨阶级敌人隐藏得太深,自已没有一点可以邀功的本钱,望着那些大队干部吃香的,喝辣的,心里痒痒的。这不机会来了,前天上级一级一级传达到生产隊,希望大家提高警惕防止阶级敌人搞破坏,尤其是知青中很多父母成份很高的,有国民党的将军,有国民党的省长、市长等等,

    狗鳖用训练有素的葡匍后退法离开了知青组的窗户,他到大队部喊上几个值夜的民兵,召集了十几个民兵。没有通知民兵营长,因为他想建功,想建功后取而代之。

    我们见收音机罢工了,再者天也太晚了,随便洗了把脸脚把水往门口一泼,爬上床就集体到浏阳去了。我们刚到浏阳境内,狗鳖的队伍就开到了,把芦苇房团团围住,狗鳖在外吼道:开门、开门。我们在浏阳境内正酣,没有谁听到,狗鳖派几人守住窗口猛摇,终于弄醒了我们,睡梦中被人惊醒要好烦躁有好烦躁。

    狗鳖们这时弄开了两扇对关的大门,吼到:全都起来、不许乱动。我们后睡者泼了水后没关房门,狗鳖们保持着高度警惕,站在堂屋也不敢贸然冲进屋内。我们云里雾里的以为是队上要我们出工,这时我们中不知谁拎了几只鞋对着狗鳖们丢去,一边骂:妈妈的鳖,吵死、老子睡觉都要吵。狗鳖看到几个黑黑的東西飞来,凭经验判断,手榴弹,迅速喊到:卧倒。十几人在堂屋内和堂屋外马上卧下,堂屋外的全都卧在水中。十几秒后见无任何动静,狗鳖们壮起胆爬起来用手电筒照住我们,几人按住一个把我们揪到堂屋里,这时队上惊醒了好多人。

    狗鳖拿着收音机激动的对着社员们讲:他们、他们是特务,我刚听到他们在发报,还有密电码,他们还要把江青的事报出去。社员们听不懂、但望着口溅白沫激动着的狗排长, 似乎认识到情况的严重性,马上有人去喊大队干部了,我们被扭着胳膊、生痛,看狗鳖拿着收音机喊是发报机,还说我们是特务,真是又气又恼又无奈,气的是狗鳖雌口黄牙、恼的是胳膊被扭生生的痛还动弹不得、无奈的是乡人怎么这么没见识。

   很快大队干部全赶来了,到底是大队干部,学识就是不一样,几人拿着收音机研究了三十来分钟,再由民兵营长这个在部队里当了三年班长的人作出权威的鉴定,这是一部收音机。

    故事如读者们看到这里一样,这故事冒得点味 ,连一杯白开水都不如 ,特务被抓了,可又不是特务,我为什么要写呢?是写我的母亲一一祖国那段滑稽的日子, 或是写知青那几年的苦难?还是写农村的愚昧?我不知道,我就是想把这故事写出来。

   多年后我问队会计那次没打起来的架你为什么喊的不是:莫打架。而是喊的:莫动。队会计笑着说:你看过县官审那个甩斧伤人的故事嘛?用斧伤人和甩斧伤人是两嘛事。你们如动手打贫下中农,而且是民兵排长那问题就不同了。真佩服队会计,到底是老高中生。

   08年9月随返沅大部队回到阔别己久的生产队,给队会计奉上一件红色的茄克衫,愿他以后的日子红红火火。站在被夷为平地的我们的知青组屋基地一片茫然,物是人非,没有感慨,只有追忆。没有碰到狗鳖,或许我生命中就根本没有这个人,这只是乡下那几年的臆梦。(全文完)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08年09月——桂林漓江留影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5 23:55:45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洞庭风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28
积分:386
注册:2008年11月20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洞庭风

发贴心情

全文看了《那一年我们成了特务》,甚为你们那段屈辱的经历而愤愤不平。我下在你对面的人中大队,却不知71年发生的这件事,这也不奇怪,这是因为农村消息闭塞的原因。上知青沅江网我就猜想过仁义士可能是你——仁义大队一志士,今见照片果是其人。这次“情系沅江、相约金秋”,我们同住青草湖宾馆,同在仁义村吃晚饭,谢谢你对我弟弟的关心。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6 14:15:0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wenwen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知青(VIP)
文章:151
积分:1667
注册:2007年5月6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wenwen

发贴心情
   尽管世道荒诞,毕竟还是有好人。那年头城市农村都有可痞之人。若不是父亲的嘱咐,会计的制止,不知会发生什么。有过年轻时的小插曲,回头看看,只是笑谈一回。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6 19:58:42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星星索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知青(VIP)
文章:81
积分:778
注册:2008年10月28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星星索

发贴心情

    期盼中你的《再继续》出炉了。恭喜你们,狗×终于给你们颁发了“特务”文凭,只可惜这张文凭系假冒伪劣,狗×的阴谋未能得逞。
   荒诞的年代,荒诞的事,好在都已经过去,我想这样的事该一去不复返了吧!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6 21:31:59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青青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知青(VIP)
文章:73
积分:886
注册:2006年2月11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青青

发贴心情

终于看到你怎么成了“特务”的,尽管是闹剧一场却能体会你的委屈和愤慨。你用直白的语言宣泄了你的情感,不矫情不做着保持着“原生态”。看起来轻松读起来亲切让读者跟着笔者“同仇敌忾”,这就是你的文字的感召力哦!

不过,你的委屈只不过是“毛毛雨”,有人贴了一名人语录“私有制万岁"在床头,就差点被枪毙白白坐了八年牢,那个年代这样的悲惨不胜枚举。

还是“回头看看,只是笑谈一回”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6 21:46:15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仁义士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知青满哥
等级:知青(VIP)
文章:175
积分:1171
注册:2008年9月9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仁义士

发贴心情

风哥:wenwen、星星索、青青您们好!谢谢您们一直关心我,一直耐烦耐意的看完了我的拙文。谢谢你们的理解,自九月注册来、一直是注重看知友们的文章,看到精彩之处免不了抚掌大笑,看到知青苦难时免不了洒下同情泪,兴之所至时免不了跟在后面追着看热闹,看起看起不过瘾,又唐突几句。唐突几句不过瘾,又拿秃笔午弄了几千字,把自己经历过的事说出来,以供知友们闲时看故事一样消消乏。讲故事就是讲故事,虚虚实实只有说故事的人知道,何必当真呢!假作真来真亦假,说故事的人不是说了:这只是乡下那几年的臆梦。

谢谢各位跟帖和见过本文的人,有同学来电话说:这个文章名起得不好,似乎有点文不对题,特务只当了几个小时,而且还只是一个乡下的农民民兵排长授的。但我怎样和各位解释呢?原本意是写三干字就完成了拙文,但在写的过程中,从迁户口后走下轮船码头,到草尾镇码头,以后每次迈上草尾码头时腿是那么的沉重,都历历在目宛如昨天。心是那么苦,我渴望招工、渴望招学、渴望招兵,我曾望着大隊干部献上我那尴尬的媚笑,我曾把老妈给我在农村来改善伙食的面条、豆豉送生产隊干部,我乡下勤出工、努力想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我在乡下曾深埋书海、挑灯夜读,我知道一盏美孚灯灌满了油要五分钱,但只能点到天微明。过中艰辛,心中苦楚向谁诉说?!只因老爸扛过青天白日旗?但他身上留下的却是日本人的机枪子弹啊!而且是从前面穿进去的。思如泉涌、笔不随心,又没写过书,信马由缰就写成这样了,望各位谅解!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12/27 13:27:56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6   6   1/1页      1    
  快速回复:
那一年我们成了特务(再继续)
发贴表情
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内容限制: 字节.
★发贴时内容将被复制到剪贴板,如果发贴失败,请重新在编辑框中用鼠标右键粘贴或用"CTRL+V"即可找回帖子内容!★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