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沅江县是我省下放知青最多的一个县,仅长沙知青就有一万四千余人。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湖南知青各地知青沅江知青 → [分享]沅江故事


您是本帖的第 11855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分享]沅江故事
易山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3066
积分:20562
注册:2007年6月5日
2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易山

发贴心情

  看书的日子  

孺子牛 原共华新华公社知青

   我十五岁下放到沅江的时候,全部的家当只有一口箱子,里面是我自己打点的行李:一床盖被,几件衣服,再就是小刀啦、弹弓啦、陀螺啦等一些自制的玩具。说是知识青年,其实更像一个流浪儿。事实上也只是小学断断续续的读了,中学上了几天课,加上文革中“停棵闹革命”所打的折扣,实际的文化水平大概只有小学三、四年级了。

    到了农村,每天除了出工,便无所事事。精力过剩,也没感到什么空虚,只是时间有多,就到处闲逛。在邻近的一个知青点,我结识了一位对我的一生影响很大的姐姐。

    她大我四岁,正规的高中毕业生,出生知识分子家庭,也是所谓的“黑五类”子弟。我的懵懂无知很快就引起了她的注意。有一天,她把我叫到她的屋里,要我写封家信给她看。这可难住了我。我虽然上了几年学,但似乎就没有正经写过一篇作文。我写得一头大汗,才憋出个我自己都看不下去的“文章”。她看后没说什么就让我走了。第二天,她找到我,与我谈话,了解了我的家庭和境遇。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看着我的眼睛说:“你做我的弟弟,好么?”对于当时家庭破败,身世飘零的我来说,这句话就像寒冬中的一缕阳光。我想都没想,就说:“好,姐姐。”还向她行了个礼。她笑了笑,从挎包里拿出一本书放在我的手上。“弟弟”她很认真的说:“你不能就这样下去,太可惜了。”我一边听她说话,一边看这本书的封面:在一个硝烟和烈火的背景中,一个瘦削的青年在振臂呼喊,好象又在行进中,他戴着那种我当时觉得很奇怪的尖顶的帽子,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战斗在苦寒之地的苏联红军战士的军帽。这个青年便是我通过书籍结识的第一个英雄——保尔·柯察金。

    就这样,姐姐将我带进了看书的生活。起初,有许多字我都不认识,许多生僻的词我也不懂意思,许多深奥的句子我看不透。姐姐便开始辅导我。给我讲解书中故事的背景,告诉我一些与书中内容相关的东西,告诉我查字典,帮助我把字写好。这位姐姐在我眼里是最称职的老师,她教我的知识都非常乐意接受。她又像个书库,能源源不断地满足我阅读的渴望。我的日子好象重新开始了,一些高尚的人物走进了我的心灵。我浮躁的喜欢讲狠斗勇的个性也变得收敛一些,含蓄一些。我为爱德蒙·邓蒂斯的蒙冤下狱而愤慨、不平;更为基督山伯爵复仇的周密和到位扼腕叫绝。我对斯巴达克斯替他的战友克利可刹斯举行的葬礼佩服得五体投地;也被他对范莱丽雅火热而执着的爱情深深感动。我佩服牛虻的坚毅,我欣赏少剑波的才情,惋惜书中那些义薄云天的英雄走向末路,也遗憾于那些断肠心碎的儿女情长。特别是书中的爱国的,民族的那种七壮山河的气概常常让我热血沸腾,我总不自觉地把自己融进书里去,这样一来,现实的苦楚和不快有时便离我远了许多。

    书成了我离不开的精神食粮,我的所有空闲的时间都用在了这上面,。甚至夜间,我都打着手电筒在蚊帐里看书。我一生中所读的文学书籍,大部分都在这个时期。

    姐姐并没有放手让我随性去读书,而是不断的指导我。对每本书她都作了阅读要求,不许我囫囵吞枣地读,至今我读书都非常仔细,这都得益于她的教诲。每读完一本书,她都要我谈心得,我的口头表达能力在这一时期提高不少。后来她让我再写一封家书回去,果然得到了父亲的赞许。

    后来我虽然没有成为文人,但这段读书的日子让我获益匪浅,也终生难忘。

    这位姐姐是我一生最值得称之为良师益友的人,她的名字叫做:杨碧霞。她现在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愿她看到我写下的这些不能称为文章的文字。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9/24 10:10:12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易山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3066
积分:20562
注册:2007年6月5日
2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易山

发贴心情
(待续)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9/24 10:11:41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妙中后人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149
积分:1628
注册:2008年6月18日
2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妙中后人

发贴心情

慢慢细细的阅读,许多相似的经历,钩出了我对农村更多的回忆。谢谢易山。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9/24 10:43:15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阿瓜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718
积分:30261
注册:2007年9月8日
2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阿瓜

发贴心情

  快乐着你们的快乐!

  祝沅江知青返乡活动圆满成功!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9/24 12:43:44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阿瓜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718
积分:30261
注册:2007年9月8日
2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阿瓜

发贴心情
   易山妹妹,你的长篇有待我老汉坐下来抽袋烟泡壶茶翘起腿来慢慢读!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9/24 12:45:3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易山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3066
积分:20562
注册:2007年6月5日
2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易山

发贴心情
[原创]回味青涩  雄鸡报晓  原黄茅州知青


回味青涩

公元196812月,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掀起狂潮。长沙有1万4千中学生下放到沅江,用导演这场运动的话说事,就好比种子撒向了那里,要在那里扎下根来,开花结果。谁知过后还不到10个月,就在1969年的秋季里,一场大招工开始。“扎根农村”的时代布景就被撕碎抛到了风中。知青群体大裂变,大沉浮。其中的幸运儿、还有在明争暗斗中的胜利者等,像花儿一样幸福地返回城市。留下来的族群陷落于动荡中,蹿动不安,苦苦忍耐茫然等待。

公元1970年3月。倒春寒。我乘船回乡下。一路上的心情就和时下的天气一样,风凄雨冷。

1968年12月,我和四个同学一同下放洞庭湖滨,同插一个生产队,做了一个锅子里的知青兄弟。在这之前,我们是一个组织里的红卫兵战友;还在这之前,我们是一个班里的同学。有毛主席说的话为证,“我们之间团结战斗的友谊,经历过疾风暴雨的考验。”不料今年春节未过,他们招的招工,调的调走,呼的一下全作鸟兽散了,剩下我一人诅咒背叛。

清晨,长沙开出的轮船到茅草洲靠岸,撂下零零落落几个人之后,又吐着黑烟离去了。

我沿着沅江大堤寻找去老河口的船只。堤岸南望,是广袤的田园阡陌。这里看不出天在下雨,雨线被阴霾隐没,雨滴被大田被覆着的紫云英草甸吸纳,空落寂寥万般静默;望北望去,一条大河波浪宽,江面雨脚溅落密密麻麻,雨淅沥风声紧江水呜咽。上邪诡谲迥异造世,天掩面而不忍卒读,我自黯然神伤。

远望一叶渔舟泊岸,浑似明清古画里的荒郊野渡。我不顾淤泥陷脚赶过去,招呼不打往船上只是一跳,渔船跟着踉跄摇晃。一个惊叫声传来,那是一个女生,我的知青同类。

那渔夫黑皮精瘦斗笠蓑衣,背着身兀自扳罾网鱼,有一下没一下地悠然见南山。看来那女生是求了老半天了,但那厮爱理不理的总是一句话,这是打鱼的船又没有动力,划往老河口是断断不能的。

我手举2元钞票喊声喂,那厮扭头一看有了表情,收起扳罾,撑篙离岸,荡起双浆,咿咿呀呀地一江春水向东流。

船中有一狭小逼仄的乌篷,我和那女生拥挤在里面,那女生不跟陌生人说话,自我设防,守身如守城,半边身子袒露雨中,重重心事只向那江水诉说。

我说,我认得你,你是王妹子。那女生摇头。我说,那你就姓赵。她又摇头。我便捡起百家姓氏一个个地去试,那女生幽然言道,别蒙了,你根本不认识我,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我问,你当过红卫兵没有,那女生点点头;我问,你参加过大串连没有,那女生又点点头。我马上一副郑重模样,“接头暗号没有错,祝贺你—同志,你终于找到组织了。”那女生被逗笑了,笑起来很好看。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革命队伍里的同志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对吗?”那女生再点点头。

“你看,我们如果并排,就有一人的半身露在外面淋雨;如果面对面膝盖顶膝盖,就会头顶乌蓬变成弯弓。”只能是这样,我边说边动——两腿错开,各自将一条腿叉进对方两腿间。那女生十分勉强。我就说,当年红卫兵大串联的时候,不也是在火车厢里这样挤着,视察全国山河一片红的么。那女生便不再矜持。

我的两腿不住地颤动,那女生嗔道,你筛什么糠,有病呗?我说不是有病,是冷。话没说完,那女生被传染也筛起糠来,筛出的水平比我高,那是全身颤动。我担心她这么没完没了地筛下去,只怕那骨头架子都会散了去。于是便抱拢两腿,连她的腿一同箍紧,那女生也学样。双方紧密无间传导体温,捂得裤子热气蒸腾。

我饿了,从桶袋里拿出一根香肠给女生,她不要。我说你不吃、我吃,随即一大口咬下狼吞虎嚼。那女生拿出一个鸡蛋剥壳,我一口吞下。那女生惊吓缩手快,生怕我会咬掉一个手指。她再拿一个出来剥去壳,我又一口吞下。

小船载话泛中流。那女生的父母都是水利工程师,资产阶级反动权威。父亲前几年下放到一个水电站监督劳动,病得奄奄一息之际仍被板车拖着挨斗,结果一命呜乎“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雨打萍兮风漂絮。父死母进牛棚,姐妹俩相依为命一同飘零到这里。前几天母亲下放五七干校,上头发扬革命的人道主义,允许带一个孩子在身边。那女生刚刚把妹妹送到妈妈那里去,剩下一人独自回队。

一个娇柔孱弱的女孩子,要将如何面对孤独,我没法开导她,因为我也是同样的境遇。惶恐滩头说惶恐, 零丁洋里叹零丁。

小船摇阿摇,摇到老河口。我不忍心让那女生落单独行,送她一程的理由可以找出一千个来。其中有那双凄美眼神里的期盼,还有少年初尝的鹿撞,身不由己。

洞庭湖区风大雨劲,狂风呼啸裹挟着大雨横冲直撞。茅草屋为风雨所破,卷走屋上重茅,刮得东偏西倒,糊作墙壁的泥巴牛粪剥蚀殆尽,裸漏出的芦苇墙像筛子一样过风渗雨。我来到那女生的屋前,所看到的就是这般景象。走进屋内视野所见,除了两张床以外,其余抢掠一空。

屋漏雨连夜,船破风顶头。劫后余生,孓然无助,孤寒难耐。那女生泪淌腮颊,抽搐一声,我的心就戳痛一下。

我浑身发冷,环顾四周没有可以烧做取暖的材料。那女生将铺床的稻草搂出来点上火,又把一张床拆散劈下丢进火里,直到没有可以烧的了,两人就偎依在一堆火炽旁。火烤胸前暖,风侵后背凉。

那女生颊上泪痕犹在,但眼泉干涸,面色荒芜,默然无语。屋外风声凄厉,屋内盆接碗接的漏雨嘀嗒作响。但见窗外仍有枝头绽绿,小燕檐下穿梭。我说,你不想说话,就只需点头或者摇头。先问一句:“我走,可以吗?”那女生摇头,惊鸿一瞥。“我朗诵一首诗,好吗?”那女生点头,凝神专注。

当风雨无情地吹毁了我的茅草小屋,当灰烬余烟叹息着苦难和悲哀;我依然固执地站直瘦削的身躯,臂膀揽来春色,往苍凉的天幕上写下—相信未来。

当雾瘴阴鹜地藏匿了我的崎岖小路,当世上所有的鲜花都为别人盛开,我依然固执地跪下颤抖的双膝,手指刺出血注,在贫瘠的土地上写下—相信未来。

我总想为你做点什么,我能够为你做点什么呢?

我要从大河的排浪中蘸取激情,我要从太阳的紫红里盗来温暖,我要从汩汩血流的胸膛里掏出心跳,——

我,要借着黄昏的残缕余光,咬着大男孩子的那支粗野的笔杆,用莽撞笨拙的字体,为你写下—相信未来。

“这首诗写的真好,你能再读一遍吗?”那女生的眼泪复出似如泉涌,晶莹清澈起来。

她拿出一个笔记本,我读一句,她就记一句。字字珠玑,娟秀柔美。

不能再耽搁了,我告辞出门。回头看那女生门前亍立,那一刻的场景定格,成为我永恒的记忆。

事隔35年后的一个春雨天,我向我爱人提起那女生,指天发誓说:我和她的故事譬如朝露,只有一次邂逅,再无二次相遇。我爱人听后唏嘘不已,质问我良心何在。我说,那女孩冰雪聪明,和我一样的心明如镜,既非良缘,何求苦果。

我爱人喜欢连续剧,缠着问那女孩以后的故事,我说,可以和那女孩挂上钩的版本有几个,分述如下:

夏日版。沅水陡涨,洪灾暴发。危情求真才,女工程师突击解放得到重用。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坐着登陆艇来到老河口,带上女儿劈波斩浪而去。

秋日版。援越抗美前线战事吃紧,解放军第47军6898部队奉命开赴越南。部下一军人在开拔前偶遇那女生,砰然心动两情相悦。无奈那女生的家庭有问题,军人的父亲和上级都不肯成全。几个月后,那军人在高炮阵地战死,血浸的遗物里全是那女生的书信和照片。壮哉忠魂,悲哉苦恋。烈士父亲老泪纵横,赶赴沅江认女,携那女生啼鹃带血而远行。

冬日版。长沙铁路局来沅江招工,一回乡知青借助人脉捷足先登。在这之前他已与那女生结婚,按照招工必须未婚的规定,遂于那女生离婚。那女生调到大队小学教书,1978年带一7岁小女孩回长沙。

是夜雨潇潇,我辗转难眠,拂去尘封倒回时光检索记忆,只记得那女孩一身蓝学生装、红毛线围脖、两只小辫,其他的则模糊消褪,化成了咀嚼回味一生的青涩。

20053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9/24 21:59:42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易山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3066
积分:20562
注册:2007年6月5日
2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易山

发贴心情
以下是引用阿瓜在2008-9-24 12:45:30的发言:
   易山妹妹,你的长篇有待我老汉坐下来抽袋烟泡壶茶翘起腿来慢慢读!

     瓜兄好!欢迎移步沅江。兄请坐,请喝茶。“我”的这个长篇的确是我们沅江的镇版之宝呢,虽然不及浏阳的洋洋洒洒和熠熠生辉,却也是沅江兄弟姐妹的心血结晶,兄有慧眼,易山叩谢!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9/24 22:06:1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湘琴缘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知青元老
文章:1308
积分:8864
注册:2006年3月8日
2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湘琴缘

发贴心情
以下是引用妙中后人在2008-9-24 10:43:15的发言:

慢慢细细的阅读,许多相似的经历,钩出了我对农村更多的回忆。谢谢易山。

好尽职版主小妹!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9/24 22:14:01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易山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3066
积分:20562
注册:2007年6月5日
2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易山

发贴心情

原创

雄鸡报晓

公元196812月,文革中抽疯的城市掀起了上山下乡运动。我等五个同学兔子一样蹿到洞庭湖滨的沅江县插队。未过一年,那四个同学又像兔子一样蹿回城市,剩下我这个兔子趴着不动不挪有四年,四年时间结交的第一个农民朋友就是田佬倌。

一.田老倌其人

沅江发源于贵州都匀县云雾山,一千公里水路到洞庭。沅江县原是洞庭湖中烟波浩淼的一方水面,勤劳勇敢的乡民们发扬寓公精神,兴建蜿蜒长堤,圈成一个个十几或几十平方公里的垸子,以每年57.5平方公里的啃噬率围湖造田水中夺粮,创造人定胜天沧海桑田的壮举。留待现时国人悲吊那梦回久远的八百里洞庭,为生态环境大唱国歌。

田佬倌是万千勤劳乡民中的一个。那厮四十多岁蛮出老,原本周正的一张国字脸,就因皱眉眯眼耸鼻撅嘴等,变成了揉搓过的一块抹布。且喉咙里扯风箱,不停地咳嗽,咳得身子佝偻着,眼屎鼻涕脓痰一把把的揩在胸襟上,时间一长起了硬壳,太阳光照下晶莹眩目。孤寡一个,又是病壳子,作田赚的工分不饱肚,多施土法术治病祛邪,撮饭屑子打秋风聊补饥寒。

垸子里阡陌纵横整齐划一,状似棋盘;长堤上农户建屋,屋挨屋沿着堤势一字排列,形如长蛇。湖区一坦平原无遮拦,大风起兮肆无忌弹暴虐恣睢,那雨不是从天落下,却由狂风挟裹横扫过来,直叫那长蛇扭曲挣扎于呼啸之中,多少茅舍被卷起飘零,风中起舞雨里哭泣。风势雨劲最威猛的要属堤坡头风口处,在此建屋莫若是找死,我是后来才知道的,湖区农民自懂事起就知道,而田佬倌的屋就趴在那里。他不是脑壳浸水,而是乡村的丛林法则使然,弱者别无选择,只能认命。那是一间仅能容身的睡房加灶屋,矮塌塌的像个的蘑菇,歪长斜出。

田老倌一天早起,发现他屋前的上风口处动起土来,那里要盖一间知青屋。田老倌哪里肯信咸鱼翻身,于是天天做死地掐大腿肉,每每地痛得呲牙咧嘴骂娘不止。直待看到那知青屋赫然伫立,把那蘑菇屋严严实实掩在其后,有了遮风避雨的真实感受时,那厮才找到了确信。

田佬倌常怀感恩之心到知青屋,老鼠一样的来去悄无声息,瞅个冷子便摸一两张废纸卷烟抽。那时我等五个知青热闹非常,何曾留意过他的存在。等到同学们都兔也似的蹿回城后,孤单的我才开始和他有了话讲。

那年月时兴忆苦思甜,我向田老倌访贫问苦,那厮便说,人人都说黄连苦,我比黄连苦三分哩!

我说田老倌你讲具体点,那厮就说,我咯一世受人欺还犹自可,连路上碰到的鸡都不让路,还敢啄我哩!

我说田老倌你讲正经点,那厮则说,要诉起苦来呀,那真正是诉不完的苦;远的不讲,就从解放后讲起。

我说田老倌你莫打乱讲,那厮颈上青筋一暴,发起犟来不信劝,就是要打乱讲。思甜,就说搭帮有了知青屋,保住了他的茅屋子不再被风刮跑;忆苦,便说我咯一世人就是命苦哩,养过堂客带过女,都跟人跑了,最后还是孤寡一个人。

湖滨至今流传的一句民谣:“民国卅二年,立冬起狼烟”。说的是1943年11月后中日军队开打,是役血火交融,“沅水浮尸蔽江”,史称“常德大会战”。当年参战的有国民革命军陆军第74军,其军长张灵甫八面威风,麾下一青年上尉军官风流倜傥,此公在洞庭湖滨的安乡县驻扎时,迅速攻占了一个小学女教师的芳心,英雄美女、抗战良缘,一时传成佳话。常德会战结束后,上尉跟随张军长转战而去,留下女教师独守空房,为伊消得人憔悴。

打完抗战打内战,张军长战死山东孟良崮,上尉在解放军的战俘营里给女教师寄信一封,此后便音讯杳无。再后来全国解放,安乡县翻天覆地大变化,彼时佳话变成此时恶名,抗战良缘酿成厄运缘由,女教师被校方扫地出门。一民兵营长英雄本色不让,革命激情高涨,一边揪着女教师的头发拽着走,一边忿然宣告:“反革命连长困得的,老子革命营长未必就困不得”,是夜风雨交加,天亮后女教师消遁。

还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冬夜,田老倌的家门被敲开,本村的贫农小组长宣老倌进得屋内,告之本人有一远房亲戚,来此暂借几日,说话间一憔悴女子近身凄然跪倒。田老倌见状竟如老鼠受惊,簌簌发抖,言之眼下到处在抓逃亡的地主分子,出了事担待不起。宣老倌不等话完,一袋大米扑地甩下,尘埃扬起,盖住了田老倌满脸的菜色,噎住了后面的言语。

第二天,宣老倌逢人便说田老倌娶堂客了。

第三天,田老倌找宣老倌扯是非,说是那堂客夜里不准他上床,他要来蛮的,那堂客就举起剪刀寻死觅活,宣老倌听后王顾左右而言其他。

再过七八个月,那堂客生下一个妹崽,田老倌再找宣老倌扯麻纱,说是他从未上过那堂客的床,那个妹崽不是他的。宣老倌依旧王顾左右而言其他,田老倌只好认命。

日子过得飞快,合作化、人民公社等,眨眼工夫七、八年过去,宣老倌变成了生产队的队长。

一天早上,宣老倌被急匆匆赶来的田老倌扯住了衣襟,说是堂客三天冒看见人,只怕是跑了。宣老倌甩不脱只好实言相告,原来是那个十年杳无音讯的上尉军官突然来信了,现在新疆军垦农场就业。田老倌的堂客、原来的那位女教师听到信后魂飞塞外,立马万里寻夫去也。田老倌气急败坏,死活问宣老倌要人。宣老倌提起一箩筐芋头往地上一跺,田老倌的气焰立刻下挫,只是细声问道那个妹崽如何办。宣老倌说那是孽债,不是上尉军官的,如何带往新疆去得?田老倌悻悻然只得认命。

接着苦日子来了,一箩筐芋头在大饥荒中,没有救下田老倌的老爹的命,倒是保住了那个妹崽。往后长大出落成了美人胚子,再五、六年过后学她娘的坏样,跟着一个小木匠跑了。田老倌无奈还只得认命。

二.田老倌施法

田佬倌自称有法术。常常在我耳根子边神念:哪个带崽婆冒得奶水了,哪个伢妹子长疗疱烂疮了等等,都是他治好的。末尾总是那句:“邓伢子,你有了病痛就要找我”。我一摇脑壳田佬倌就赌咒发誓,硬要在我身上显一回灵。我日子过下去安然无恙,惹得那厮性燥,有事无事就问我哪里不舒服,逼得我神鬼不安。

一天中午,田老倌路过我门前时打招呼:“邓伢子,呷么子菜啰?”我答呷鱼。田佬倌一听就来神:“邓伢子,慢些呷,莫要鱼剌卡喉咙。”

大概半碗饭的功夫过后,我鬼喊鬼叫直喊田佬倌快些来快些来。那厮拖着脚杆扯着风箱,慢腾腾地过来。

我痛苦连声:“鱼剌卡喉咙哒,快帮我挑出来,赶快赶快!”说话时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9/24 22:14:04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易山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3066
积分:20562
注册:2007年6月5日
3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易山

发贴心情

脑壳向后仰,脖子扯成了鸭颈根。

田佬倌照准那坨凸起的喉结,二指禅功戳去,戳的我好痛,挡开右手左手又来,猛、准、狠。嘴里则“咿呀”连声:“你看鼓得暴起好大一个坨,那鱼剌硬有蛮粗,如何挑得出啰。”

我好着急:“你讲有灵法子,怎会挑不出来呢?”

“我的法术是化,不是挑,挑得出来,又要施么子法呢?”田佬倌耐心耐烦作“法术知识”扫盲教育。

我却不耐烦,“说化就赶快化,莫空话,化掉鱼剌,相送一包沅水烟。”

田佬倌等不到这句话就不得动,等到了还要再锁定:“那我就试试看,你讲话作数不作数?”

“作数,作数,你性急快点啰!”我一再催促。

田佬倌架起势来。将头上的几根脑毛一撮,红绳扎紧翘望天庭,眯眼掐指一算,然后正言相告:“邓伢子,这根鱼刺有两寸半长,香棍子粗,纳鞋底子针那样硬,不要一袋烟的功夫,就会戳破你的喉咙颈皮,开一个对穿洞眼。”

“唉哟,我怕等不到穿眼就会痛死去,你快点施法啰。”

“邓伢子莫性急,今天碰上我是你命不该绝,待我祭起尊神借得三界五行之神力,加上本人一点法术子,管叫那根鱼刺化作一根挂面溜进肚里去。”

我梗噎着喉咙再不出声,不停地挥手示意赶快赶快。

田老倌振作神色,弯腰拱手祭拜天地,口泛白沫念动咒语,跺地三脚尘土飞扬,厉声叫句“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话音未落调头便走,我后脚追前脚。那厮快一步跨进自家门槛,返身插门,我慢一步被挡在了门外,再擂门也不开,屋里传出喊声:“邓伢子莫进来,外乡人看不得,一看破法术就不灵哒”。

我转到田佬倌屋后,脚尖踮起趴窗户,戳开一个洞眼往里探:那厮忙个不停,狗咬尾巴一样转圈圈,伸长手往灶角弯里这里抓一下、那里抓一下,抓了些什么没看见;拱到床脚下费力地寻出一个小包包,往饭碗里倒了些什么看不见;嘴里絮絮叨叨,念些什么听不清。罢了,且回去等候。

过一阵子,那厮出得门来一声断喝:“邓伢子过来。”我蹲在自家门槛上哼哼唧唧不起身,脑壳栽到胯下,捂住喉结提防二指禅。却见一个脏兮兮的饭碗伸到嘴巴边,碗边上两根筷子“十”字交叉摆起,碗里有水,水浑浊不堪。

田佬倌满脸黑汗水流,口里出气不赢:“邓伢子,这碗水你分四口吞下,快些吞。”

我鼓眼呆望那碗水,心里直骂“自作孽不可活”,口作呕,胃痉挛。田佬倌性急像催命,“还不快喝!不喝,鱼剌卡死你”。劝不动就霸王开硬弓,一手环抱卡住我的脑壳,一手把碗抵在我的门牙上。我紧咬牙关,那厮发起狠来,恶声恶气说道:“老子牯子牛都喂得进,还怕你一个人喂不进”,碗沿死磕我的上下牙龈。

我犟不过只好说自己来,就着“十”字分成的四格,一格一口把水喝下去。喝进嘴里时,我的眼眶里还有黑有白;吞下去后一翻白就没了黑色。最后一口喝完,脚杆子发软身子一瘫坐地,兀自打肚官司悔肠子,半天做不得声。

田佬倌贴上关切地问:“化了吗?”我不答他的白,那厮急了,连问地问。

我突然站起大叫:“鱼剌化了,冒卡喉咙哒。”

田佬倌得意非凡,“怎么样,邓伢子,我有狠讲吧,拿烟来,快兑现。”

慢点,我亮出喉结言道,“这个坨鼓得暴起还没消哩。”

田老倌不耐烦了,“哪个男人家喉咙不长坨,莫耍赖,快兑现。”

我一下变脸,“兑现兑你个鬼哟,老子根本就没呷鱼,哪里有么子鱼剌卡喉咙。”

田老倌一惊,“邓伢子你莫赖痞”,将身蹿进我的灶屋里,掀饭锅翻碗筷,灶弯里屋角边找遍,豺狗子一样遍地嗅四下闻,可怜见,没寻到一皮鱼鳞片,没嗅到一丝鱼腥味。

田老倌尴尬沮丧,“邓伢子,你要有良心就莫坏我的名声,烟不把就算了。”

我拿出一包烟给他。“好啰好啰,莫生气,算你有狠,化掉了鱼剌,烟拿哒拿哒”。

田佬倌拿起烟还在生气,“邓伢子,你为何要逗我?”

我道这是你田佬倌逼我作假,好比是逼良为娼,逼民为匪。

三.田老倌说鬼

田佬倌天天在我面前说神论鬼。中国历史记载“殷人好鬼”,自秦之后兴“方术”,“方术”通“法术”,那厮两种爱好兼有,华夏遗风接继传承。

头一天晚上,那厮寻到我说鬼:“三更半夜,有人敲门,打开门来冒看见哒,邓伢子,你说有鬼冒鬼”?我说田佬倌你是个迷信脑壳,风吹门响就以为来了鬼。

田佬倌说:“邓伢子你莫性急,把靠背凳摆起,把烟置起,把耳朵直起,把嘴巴管起,不准阿腮插言打散腔,作古正经再听我讲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

夜黑如墨,冷风如梭,油灯如豆,巴掌大的光区勉强照亮两个人的脸颊,且忽明忽暗游离不定。上帝创世纪,令黑夜给人类畏惧和无助。我竖起汗毛,倾听那厮的梦魇呓语。

“我的爹老子还在阳世上冒变鬼的时候,夜里就喜欢坐在床边的靠背凳上呷烟。有时候我一觉睡醒来,屋里到处漆黑一片,惟有爹老子的烟袋脑壳一闪一闪的发亮。”田老倌娓娓道来,引我出神入境。

“爹老子死后我经常想他,夜里尽做梦。那是一天的夜半时分,我募然惊醒,感觉蚊帐在动,莫不是有人要掀开它,吓得我往床里边缩。”田老倌边说边比划,我抱紧双腿,缩紧全身。

“我一缩那蚊帐就再冒掀动哒,咯时候我望见蚊帐外有光一亮一灭的,心想咯是我那个死鬼爹的魂魄来了。”田老倌作游魂状,我全身发冷,坐下的凳子不由自主地晃动。

“我想看爹老子又怕鬼,只好把手伸出蚊帐摸,往靠背凳那边摸……。”那厮语速放慢,声气压低,梦游般的伸手摸向我来,我翘起凳子直往后躲。

那厮语调突然急促:“我摸到了一个烟袋脑壳”。接着停顿,再猛地一叫“烟袋脑壳还是热的呀”。这时我一屁股坐在地上,连声说:“有鬼有鬼,真正有鬼。”

第二天晚上,我把田老倌扯到屋里来,讲科学、讲哲学、讲破四旧反迷信,口干舌枯,油干灯灭,言者谆谆,听者藐藐,纯粹对牛弹琴。

那厮蹲在门槛上,将身靠住门框,一个黑影子向我,烟一唆亮一闪时,两点绿豆大的眼神光忽隐忽现,语气瘆然。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9/24 22:15:54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78   10   3/8页   首页   1   2   3   4   5   6   7   8   尾页 
  快速回复:
[分享]沅江故事
发贴表情
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内容限制: 字节.
★发贴时内容将被复制到剪贴板,如果发贴失败,请重新在编辑框中用鼠标右键粘贴或用"CTRL+V"即可找回帖子内容!★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