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湖南知青知青大学长篇连载 → 悠远的芳香15

您是本帖的第 1476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悠远的芳香15
天蓝蓝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70
积分:2648
注册:2006年4月5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天蓝蓝 访问天蓝蓝的主页

发贴心情
悠远的芳香15

15、雾里看花

       弯弯绕绕的车道终于到头了,从车上下来的千寻脸色煞白,软绵绵地坐在路边石桩上继续让胃翻江倒海,早晨吃的东西吐完了,现在吐出来的是淡黄色的苦水,该死的晕车毛病真能折腾人。

       “来,喝杯红糖水吧,东西我帮你拿上去,你歇会儿再来。”

       千寻抬起头来一看,王烨正站在身边,手中端着一杯热水。

       “你怎么来了?”

       “我估计这两天你会回来,专门来接你。”

       “惦记着你的琴吧,我请朋友给你调好了弦,还带来了几本练习用的曲谱,六十二块钱呢,你得给我十二块,发票在琴盒子里。”

       “谢谢!我先走了。”

       千寻看着王烨的背影,心想这人话语虽少,但行为却是很实在的,很会照顾别人,是个温暖的人。

       夏天,几场暴雨过后,山沟里郁郁葱葱,小树不知不觉长了一截,树下杂草荆棘也发了起来,二米多高的幼树,绿叶成荫,壮壮实实。已除过草的林子里清清爽爽,横竖成行,正在除草的林子里只听得,“咔嚓、咔嚓”砍伐声和“沙沙”的锄草声,间或传来人们的吆喝,身体没在林子里,相互见不着人影子。杉叶针一样扎人,虽是大热天,大家都穿着密不透风的劳动布工作服,避免杉针刺到。

       每人管一行,从山脚开始,直至山顶,便是一天的任务,劳动力强的男知青已经到了半山腰,女知青落在后边。

       初夏的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了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

隔行的小兹探过头来:“千寻,我们歇会儿吧,衣服汗透了,凉凉的贴在背上,粘粘糊糊,怪不舒服。”

       “伙计们,我采了一大把嫩嫩的刺梗儿,酸酸甜甜的,来一根吧。”田园从右边钻进来。

       “唷,酸溜溜的,不过能解渴。,谢谢啦!”

       “我也来一根。”

       “我手上划了好多口子,又痛又痒。”

       “这么多林子啥时是个头啊!”三姑娘隐在树阴里边吃边聊。

       “听华子讲,晚上去捉岩蛙,明天休息,改善伙食,你们去不去?”

       “怎么要晚上捉?”

       “岩蛙晚上躲藏在岩壳里,呱呱的叫,最好捉啦。”

       “行,反正晚上没事。”

       “光顾扯谈,赶紧干几下,早点收工。”

       山顶上的男知青正歇着,笛子建看到田园上来了,起身试图拉一把坎下的田园,坎太高了,够不着。

       “田园,你拽着上边的树枝使把劲。”

       “哎呀,有蛇!”田园闪电般放开枝条飞跑。

       “树枝上盘着一条竹叶青!”

       跟绿叶一个颜色的竹叶青,扭在枝条上,真不容易发现。笛子建过来就是一刀,斩断了盘蛇的树枝。青蛇让树枝一弹,恰巧落在旁边的华子肩膀上,吓得华子上窜下跳,青蛇抖落在地上,王烨纵下去敏捷地给了青蛇一刀。

       “我的妈呀,真是干的玄呼。”

       “万幸,万幸!”

       险象环生,有惊无险,大伙儿惊叹不已,一路说笑着返回场部。

       “那不是公社管知青的干部小幸吗?”

       不远处,与知青混得很熟了的小幸,正骑着自行车向这边来。大李抢过自行车来骑,好事的阿毛把锄头挂在龙头上,大伙儿一窝蜂又挂了几把。

       “哎呀呀,搞不得,搞不得!”大李躲避不及,车子东拐西拐,冲出公路,人从空中飞身而下。

       公路边,十来米的悬坎下边是溪沟,坎上齐人深的芭茅草中,尽是横七竖八的大块岩石,这一摔下去不死也得残。

       “糟糕啦,要出人命哒!

       “大李!大李!

       大家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傻了眼,对着下边急忙大喊,无人回应。

       阿毛带着哭腔连滚带爬地下到溪底,双膝跪在地上,用颤抖的双手扳过大李的肩膀来“大李,大李你怎么样啊!”

       “嚎什么嚎!老子又没死!”醒过神来的大李怒目而视。

       “你活动活动,看哪里痛不痛。”

       大李站起身来“好像没那儿痛,哦,手膀有点痛,擦伤了吧。”

       大伙儿像一支支离弦的箭,向山涧谷底射去,抬头往上一瞧,好家伙,车子卡在青岩石头逢里,锄头甩在芭茅草从中,大李刚巧摔倒在溪涧的沙滩上得以逢凶化吉,毛发无损,又一次有惊无险。

       “大李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哦!”

       “我若死了,你们一个也跑不脱,一个个都抓下去,做鬼也要在一起,看哪个还想害死我!”

       大李蹦蹦跳跳,活动着筋骨,耍着嘴皮子。

       黑天鹅绒似的夜幕,一轮明月犹如一只盛满了黄金的玉盘,那熠熠发光的小星星,犹如圆盘中撒落下来的点点碎金,几缕羽紗似的薄云缠绕在月亮的腰间,使人依稀觉得它的移动,渐渐地挂在黛青色的山峰上,月明清辉,柔和而静美。

       山风吹拂树叶沙沙响,溪水汩汩流,猫头鹰树上咕咕叫与满田蛙鸣形成的和声,宛如美妙的小夜曲。

       一行八人就着月色,慢悠悠行走在山涧小路上。

       “现在要趟过溪流,到对面岩坡上去,大家小心点。”在前边带路的王烨招呼大家。

       “水太急了,搀我一下。”华子搀扶小兹过去了。

       “手电筒照一下,这里水好深。”

       “要绕过去,踩在那块大石头上”笛子建和田园也过去了。

       “千寻,来,抓住我的手。”王烨折回来,握住千寻。

       “哎哟,好滑!”千寻身子一晃荡,王烨急忙扶住千寻的腰身。

       “你一儿子家,怎么像女人的手那样软和。”第一次被一个男性握手,很不好意思。

       “莫分神,当心路上有蛇。”

       涧上的岩逢里传来“蚌、蚌”的声音,沉闷而响亮。“你们听好了,‘蚌、蚌’的叫声,就是岩蛙,所以也管它叫岩蚌。”

       “你们几个女的给我们照亮。”

       “桶子要盖好哦,莫让岩蛙跳出来了。”

       王烨自小跟着农村的爷爷长大,爬树掏鸟,摸鱼捉虾,拿手好戏。

       已是午夜子时,月影东移,一伙人毫无困意,提着一桶战利品兴高采烈往回走,姑娘们叽叽喳喳。

       “我还从没见过岩蚌,有点像癞蛤蟆。”

       “王烨,还是你明天主厨吧,这东西我们可弄不好。”

       “要得,不过你们要帮忙退皮,我一个人忙不来。”

       “那是应当的。”

       “阿毛,你那儿还有块腊肉,明儿是不是贡献出来呀?”

       “好说,好说。”

       “喂,你们看,那菜园子里是不是俩个人啊?”小兹用手电筒照着坡上。

       “哦呵,把手电拿开,晃死人啦!”对方轻声喝道。

       “呀哈,是你们这对恋人啦!”

       “你们不也一样是成双结对的,大哥莫笑二哥。”这俩个人下得坡来,以守为攻。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不觉好笑,刚巧四男四女。

       清晨,别人都还在梦乡,早起的千寻,提着一桶衣服来到溪沟边,清澈见底的溪水中几条小鱼悠悠地摇头摆尾。虽然是夏天,浸泡在水里还是凉晶晶的,千寻撒开被单,舖在水面上,任由流水冲刷漂洗着。

       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不太流畅的琴声,千寻停住手中的活儿,仔细聆听,琴声从上游飘来,断断续续。

       想是王烨那小子,琴练了快半年了,不知怎样了,我去瞧瞧。

       千寻顺着弯弯曲曲的溪沟,趟过时而急,时而缓的流水来到石拱桥下,只见王烨正在聚精会神练琴,身边放着一桶脏衣服。

       千寻一直很喜欢有才艺的、求上进的人,王烨的自学精神让千寻敬佩,于是轻轻拎起那桶衣服,洗干净后又轻轻放回原处,悄然离去,始终没有惊动背对着自己的练琴人。

       就在千寻离去时,王烨回身,一往情深的目送着暗中帮助自己的姑娘。

       苗圃里,知青们正在垦荒,砍下的茅草“噼噼叭叭”的燃烧着。

       “天天挖地,本小姐的手都起老茧了。”

       “唉唷唷,腰直不起来了!”

       “那就歇会儿吧。”队长终于发令了。

       千寻仰天倒在田埂上“哎呀,真舒服!”

       “队长,我们杀几盘吧。”有人粘着张干部下打三棋,还有几个知青濮进溪水里解凉。

       王烨挨着千寻坐下:“早上你来看我练琴了,还帮我洗衣服了,谢谢啦!”

       “唷,你看到我啦?”千寻脸红。

       “你当我是瞎子呀,不想戳穿你而已。”

       “练琴枯燥吧?”

       “嗯,最近没什么进展,很烦扰!”

       “我说没老师教不容易吧,不听呢。”

       “这鬼地方,哪里请得到教师呀,不如你常来帮我听听,指教指教。”

       “我是蛤蟆跳到鼓上——不懂不懂。”

       “你不是常听朋友练琴吗,总是有感觉的吧?”

       “你说鸣扬啊,他在学校是文艺班的,有教师指导,我不过是听个热闹罢了。”

       “听个热闹也行,总比我一个人瞎练的要好吧。”

       “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

       “早晚我都会在那儿练习,一言为定哟。”

       队长的棋风大家都摸熟了,一伙人用车轮战术,一意奉承总让他赢,让他迷在棋局里,忘记了时间,大伙儿乐得偷懒。

       “不下了,不下了,又上你们的当了,开工,开工!”太阳西沉时,队长终于醒悟了。

       南山斜坡上种了一坡的油桐树,一片片宽大如心形的桐叶在阵阵凉爽的清风中跳舞,一个个灯笼样的青桐果子伴随着节拍在枝头摇曳,树下千寻和小兹背着背篓踮着脚尖采摘桐叶。

       “二十斤米的粑粑有这两背篓桐子叶够包了吧,不知西兰她们的米浆磨完了没有。”

       “千寻,这儿没外人,你给我从实招来,这段日子天一黑你就没影儿了,听说桥下常有两人唱歌拉琴,是不是你跟王烨在一起?”

       “是啊,我在那儿陪练,他还很努力的,助人为乐嘛。”

       “我说你呀,做媒莫把自己做进去了,好心也不能乱用。”

       “你还别说,跟他接触后与麦军比较有些个不同,这第一嘛,王烨这个人不像外表那样冷漠,和他在一起有种轻松温暖的感觉,不管我说什么他总是在认真的聆听。和麦军相处就很严肃紧张,有一种无形的威严,总是麦军侃侃而谈,我在旁边静听。这第二是,王烨出了名的不近女色,而麦军身边常有花蝴蝶飞呀飞的。”

       “想知道个中原因吗?”

       “什么意思?”

       “麦军比你优秀,因而不泛仰慕者,而你又比王烨优秀,你只能在王烨那儿得到自豪自满,说白了是虚荣心作祟。”

        “屁话,抓住时机损我不是!”

       “王烨这个人,我比你接触时间长,他人忠厚善良,性格倔犟内向,自尊心特别强,他的固执你也领教了,不是那么好应付的。对于麦军,你呀,别拿豆包不当粮。”

       “这话也有点道理,不是还没到那一步嘛。”

       “老伙计,我可提醒你,糖衣炮弹有毒哇,听不听在你,忠言逆耳,是不是?知青队的同学们早在背地里议论你了。都说千寻你鬼迷心窍,麦军多好哇,跟着乡里伢子瞎纠缠,真是难以理解。”

       俩姑娘边走边聊,不知不觉便到了家门口,进门就见笑逐颜开的西兰嚷嚷开了:“千寻,天大的喜讯,全国恢复高考了,学校点名让你回城复习,明天就动身。”

       千寻让这意外的喜讯惊呆了,欢喜得满脸飞霞,两只圆圆亮亮的眼睛,好像两盏小灯笼。啊,梦寐以求的大学,久违了的教室,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来临了。千寻一把将背篓扔掉,张扬着笑脸,抱着西兰欢蹦乱跳:“真的,明天真的要回学校了!”“是真的,这么大的事我还能涮你不成!”西兰进一步证实着。

       中餐时,平时喧闹的食堂分外安静。一石激起千层浪,几十个知青,被召回参加复习的就只有三人,剩下的人心情沉重。上大学,是多么的令人向往啊,而在这人生的转折点,连拿到准考证的资格都没有,任谁都不能不郁闷。

       “王烨啊,千寻这一走,只怕就飞了,你作何打算?”华子替朋友着急。

       “我这心里不正忧着吗!有什么法子呢?”

       “你这迷踪拳打不下去了,麦军一定会参加复习,她一回去,必然会回到麦军身边,那时你就一黄花菜凉了。依我看,机会就在今晚┄┄”

       俩哥儿们耳语一番,双掌一击,会心而笑。

       月亮依然高高挂在天上,琴声依然断断续续,溪水在月光下闪动着细碎的鳞纹,铺绸抖缎一般,水窜岩石,摇铃击磬似的,声声作响,清音圆润,闻之神爽。

       千寻带着既是最后一次陪练也是一个告别的心情,如约来到石拱桥下。

       如水的月光,照着王烨郁郁寡欢的脸庞,望着一脸欢喜的千寻久久无语。

       “今天不想练习,心情不好,你陪我坐会儿。”

       “今天很多人心情不好,对不起,我不该光顾自个儿高兴,但是不一定人人都能考上,你们也不必灰心丧气,机会还会有的。今后没人陪你练习了,自己要坚持,有志者事竟成。”千寻意识到自己的兴奋是对他的一种无言的伤害,赶紧宽慰着。

       王烨放下手中的小提琴,一往情深的说:“千寻啊,明天送行的人多,我就不去了,今夜我在这里为你送行。有些话放在我心里很久了,一直不好意思说┉┉,千寻啊,我爱你很久了,你明不明白?”

       千寻望着他水朦朦的双眼,呯然心动:“我长时间不在队里,怎么会呢?”

       王烨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在黑夜里放射出喜悦而高兴的光芒,每个细胞都活跃起来。

       你听我说:“还记得那年春节,我和三个知青留队守屋没回家,你在生产队包队也没回家。正月初三的中午你回知青队取衣服,看见我们三个醉鬼吐得一塌糊涂,又脏又臭,你二话没说,帮我们收拾得干干净净。我头痛的利害,你帮我头上擦了万金油,把我扶上床,喂我喝了一杯糖开水,并替我掖好被子才离去。当时你的样子温柔又贤惠。

       在我眼里你们这些城里的人很自大,从内心里瞧不起我们几个基层来的人,你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所以我一直是敬而远之。没想到你竟然并不嫌弃我这个乡下人,这样又脏又臭的事都愿意做,令我非常感动,从那天起我就喜欢上了你。“

       千寻心里湿润,无言以对,只听王烨继续说道:“当你归队后我非常的欢喜,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你竟为了西兰来做说客,这说明我不在你的眼中,刺伤了我的自尊心,因而故意不给你好脸色,说些狠话气你,可是,我又放不下你,情不自禁的想接近你,不自觉的做些你喜欢的事,不是你,我是不会学琴的,这些你知不知道?

       说到情深处,他情不自禁地紧紧抱住千寻,用滚烫的嘴唇将千寻深深的吻住。

       突如其来来的告白,始料不及的香吻,电击般冲击着千寻。她感觉到彼此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头晕目眩,热血沸腾,原始冲动的使然,双手自然而然环在他的腰部,任其热吻铺天盖地。

       什么门当户对,什么才识学问,统统不翼而飞,他们都把自己的初吻献给了对方。

       陷入热烈爱恋之中,使得向来沉默寡言的王烨,如饮浓烈香醇般,一反常态,娓娓动听地说着自己的故事,像是经过多次轮回,终在今日,等来了心上人一样,要把已经积攒了多年的心里话通通倒出来。

       送别路上小兹悄悄地问:“昨晚跑哪儿做坏事去了?深夜不归。”

       “吸毒。”

       “什么?”

       “啊哈,你和华子热恋时,我曾告诫你‘爱情是千年的蛊,万年的毒’,可是昨晚我也喝了,感觉中毒了。”

       “我的话你没听进去是不是,麦军怎么办?早晨醒来不后悔吗?”

       “我也不知道,太突然了,是觉得不可思义,麦军从来没有对我说过这样热烈而充满激情的话。”

       “你还笑,我的傻大姐,真是中毒不浅。”

       朝阳下,三个赶考的人心里这个美呀,走起道来,有一点轻飘飘的,仿佛在腾云驾雾,胸脯、脑袋、脖子都朝上仰,一路吹着口哨哼着歌,弯弯拐拐,坑坑洼洼的烂公路今日倒觉得平坦了好多。

       半路上遇见了邮递员:“你们赶考去的吧,正巧有你们的通知单,千寻你还有一封信。”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4/24 13:48:12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天蓝蓝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70
积分:2648
注册:2006年4月5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天蓝蓝 访问天蓝蓝的主页

发贴心情

      千寻接过一看,龙飞凤舞的行草,必是麦军写来的。

      “寄的什么?那么厚重。”

      千寻拆封一看“复习资料。”

      “好东西,给我们也看看。”

      千寻递出复习资料,自己读着来信。

      千寻:你好!

      很久没联系了,我知道你还在记恨我,有些事一时也说不清,我还是那句话“疾风知劲草,路遥知马力”,不管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我也一定要把恢复高考的好消息告诉你。

      上大学是我们的愿望,这个时机终于来临,我已回校复习,但是没看到你,真的很着急,只好把复习资料寄给你,你一定要把握好时机,争取早点回来复习,我们大学里见。

      祝你鸿运高照!

                                                                                                                       麦军

      千寻读着信,鼻尖酸酸的,喉头哽哽的,薄薄的信纸似千斤,心里默默念叨:麦军啊,你就如宝玉一样,你来迟了!来迟了!爱情需要阳光,需要浇水,这么多年你神定气闲,将我们的爱闲置在花圃里,如今有人将杂草拔去,花圃易主,已无可挽回。就如歌中所唱“你牵引我到一个梦中,而我却在别的梦中忘记你。”我的任性和多疑不值得你如此用情,如今是我真正意义上背弃了你,我迷失在岔路上找不回去了,请不要原谅我这个伤害了你的人。我在心里祈祷,让太阳的光环一直罩着你的前程,愿优秀的姑娘伴你终身。

      一中的大礼堂黑压压一大片,一个个喜气洋洋,满面春风,自老三届到今年的毕业生二百多人,能够来听课的都是每个班的佼佼者,不泛人中蛟龙,一个不小心与你擦肩的可能是未来的大文豪、科学家。

      千寻自认不在其中,一个月的大课听下来,让千寻吃了个透心凉,偏科是个致命伤,数理化跟看电影一样,文科还要考什么世界地理、世界历史。,要不是多看了几本小说,不仅唐宋元明清弄不清,巴黎圣母院、艾非尔铁塔哪儿跟哪儿都找不着。几个月要记住这么些东西谈何容易。千寻心虚,妈妈却热情万丈,把个兄妹照顾的无微不至,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偏偏此时例假不来,莫非怀孕了?想到这里,不知为什么,只觉得非常恐惧,就像一个人在漆黑的夜里行走,心里扑扑扑直跳,不由一阵寒战,浑身颤栗,像筛糠一样哆嗦起来。连日来千寻这傻丫急的茶饭不思,坐卧不安,双重压力使千寻一天比一天瘦,精神萎靡不振。

          精神几乎崩裂的千寻,觉得再也不能拖延了,硬着头皮向妈妈坦白。

       “妈妈,我不想高考了,考取了也没用。”

       “说什么鬼话,关键时刻你想临阵脱逃?”

       “说真的,我不行了,我┉┉我可能怀孕了。”千寻猛然连丢两颗定时炸弹,吓得妈妈面如土色。

       “你这死丫头,跟谁?什么时候的事?”

       千寻低头捏着衣角“知青队的王烨,他父亲你认识的叫王维新,进城复习的那晚我们在一起了。”

       “你们一起睡了?”

       “没”

       “那做些什么了?”

       千寻哭出声来“他抱着我接吻了。”

       “都穿着衣服?”

       “嗯”

       “那怎么说怀孕了?”

       “不是说男女授受不亲吗?这都过去十多天了还没来月经。”

       老妈长长出了口气:“唉!你咋就那么蠢啊,光是肌肤相亲,没有性生活是不能怀孕的,你没上生理课?”

       “什么是生理课?”千寻白痴

       “你给我好好听着┄┄”老妈给女儿补了一课,把千寻骂了个狗血喷头。

       “你读书读哪里去了,卫生常识都不懂。”

       “学校从不教这个,你只顾积极工作,也不在家,第一次来例假还是小芳帮我弄的,我上哪儿学去?只听说亲嘴了就要那个的。”

       “哟呵,还强辩,你还有理了。蠢丫头,精神压力大了,环境变了生理期也会推迟的。“

       千寻立马鲜活起来“哦,是真的?那就好了!”

       “妈也不是老古板,二十岁的大姑娘了,也不是不能谈对象,但是那小子就不行。一是家里条件不好,那小子的父亲也是个农村干部,家里四个老人,五个孩子,一贫如洗。二是成长环境不好,乡村长大的孩子,知识层面差,见识少,各方面都差强人意,跟你不合适。安心读你的书,不准再和他来往,你给我记好了!”

       没几天,政策放宽了,所有的知青全部参加高考,不分成绩好坏,只要愿意都能回城复习。

       知青一窝蜂返城,大街小巷人多了起来。

       小弟一脸怒气来见千寻,一进门态度生硬:“千寻,听说你和知青队那个乡里伢儿好上了?你怎么这么没良心!”

       千寻火苗一窜: “嘿,瞪鼻子上眼了不是,我们多久没见了,你进城来第一件事就是找我兴师问罪吗?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朋友吧。”

      小弟平和下来“听麦军说你嫌弃他有病,就跟那乡里伢子好上了,再说你找个比麦军好点的人,倒也说得过去,你这不是成心作贱自己,寒掺麦军吗?”

       “麦军自己怎么不来,这些天我们常在学校碰面,也没见他跟我打召呼,当不认识呢,自从我俩那次吵架后,他就没找过我,我不能没脸没皮是不是,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恩怨,不关你的事,你这传令兵要当到什么时候?”

       “麦军自尊心重,当面说难堪不是?他说只要你回心转意,他不会计较那些事的,今日你给个明确的答复。”

       “大家都只要自尊心,所以爱情没人要了,让狗吃了,找不回来了。”千寻想起来伤心,犟脾气又上来了。

       “你好好说,别哭啊。”

       “他早干嘛去了,如今晚了,一切都太迟了,说我嫌他有病?是啊,我是嫌他有病,我厌烦了为他四处求医问药,你转告麦军让他好好想一想,死心吧。”千寻冤屈得只跺脚。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你一定会是我的好大嫂,唉,人算不如天算,看来只能为你俩扼腕叹息了!”

       千寻望着小弟的背影无声而泣,谁又知千寻的心中有太多的无奈,再也走不回来。

       千寻生长在这个保守的年代,一时的冲动,将珍贵的初吻给了别人,若是从一个男人的怀抱转身又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再回头那就不是岸,是道德沦丧的深渊,她深知这个道理,如今只能闭着眼睛往前走头了。

       此时千寻并不知道,自己的一时失误改变了自己、王烨、麦军三个人的命运,艰难的人生之路,情感之旅才刚刚启程。

       学校已经不再上课,剩下的一个月,是自我消化吸收时间。心事重重的千寻无心学问,得空就偷溜出去找小兹、田园扯淡,从中得知王烨已经回自己的母校了。

       晚上老妈不用上班,千寻只得老老实实呆在家读书。一天,哥哥带着麦军姐弟来家:“这是我妈办公室,只有我和妹妹用,你们不用拘谨,我们都是同学随便点。千寻,他们俩是来复习的,你给挪个地方。”

       姐姐笑容可掬的说:“借你哥哥的光,我们是来学作文的,想来个临时抱佛脚,把你哥的作文都背下来,是不是觉得好笑哇。”

       哥哥此举,好比突如其来的一记重扣,打了千寻一个措手不及,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使劲揉搓着双手。

       “我…我去打开水。”千寻在麦军面前自惭形秽,找个借口落荒而逃。

       千寻捂着呯呯直跳的胸口回头一望,麦军正在二楼窗口,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

       麦军啊,你这那是来学习,是来折磨我的吧,眼看没时间了,你还成天杵在这儿,我能读得进书?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哇。

       千寻心里有鬼,把座位挪得远远的,看都不敢看麦军。姐姐和哥哥是同班同学,对弟弟和千寻的关系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时不时和千寻闲聊几句,瞧着谁也不理谁的千寻和麦军好笑,只当是双方害臊。

       “麦军,你俩不是同窗好友嘛,干吗那么拘谨,好久不在一块儿生分了?”

       麦军扭过头看千寻的眼神,跟看阶级敌人似的,脸上写着“忘恩负义的家伙,我不会放过你。”

       千寻双眼变暗了,突然闪耀一下,又变得漆黑,接着燃起了不可遏制的怒火,眼睛瞪得像鸡蛋大,“哼,我干嘛要怕你!”

       麦军毫不服输,使劲把书翻得哗啦啦响。

       千寻叽讽道:“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麦军暗箭伤人。

       看来麦军还真是不了解,千寻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你好言相求还有的商量,如若恶语相向便是死路一条。

       俩人暗中斗法不可开交时,老妈亲手煮了汤圆送进来,这才解了这对冤家。

       千寻迷惑不解,自打麦军姐弟进门那一天起,老妈就天天端茶倒水送霄夜,把人家弄得受宠若惊,前不久还说麦军有病少来往,现今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只怕是自己与王烨那档子事受刺激了,在她老人家眼里,麦军怎么都比王烨强啊。

       一个星期,麦军姐弟每晚按时到场,麦军是安安静静来,安安静静去,沉默寡言,跟千寻陌生人似的。这种特殊的见面,让千寻受不了,心想,麦军可不像姐姐作文不好,这人是受打击太大了,还是大脑进水了,明明相见对彼此都是一种煎熬,你不好好的呆家里复习,考个好大学,还来找罪受,真是想不明白这是唱的那一出。

       千寻不知,自己让小弟带的话把麦军气了个半死。原以为千寻只是耍耍脾气,慢慢等待雨过天晴,便会和好如初。不提防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败在一个素不相识、无才无貌的乡巴佬手里,向来自负的麦军那受过这种窝囊气,都是该死的疾病惹的祸,让那小子有机可乘,我得考进大学把你给比下去。千寻你有眼无珠,我也烦你不得好过,这辈子我跟你没完。

       麦军内心极其矛盾,对于千寻又爱又恨,见不着又想,见到又恨,就像迷陷沼泽,欲罢不能。

       麦军在千寻家复习的事,让知青队的人遇上了,消息很快传到王烨耳朵里,也不知是哪位高人暗中指点,王烨只身闯进千寻家,让正在吃晚饭的家人大吃一惊。

       “对不起,我是千寻队里的知青,路过,来看看她。”

       老妈到底是个领导,看女儿惊慌失措的样儿,就知道来的是谁,客客气气的应酬道:“哟,知青啊,还没吃饭吧,坐下,吃个便饭再走吧,千寻你出来,去食堂加个菜去。”一把拉着女儿走了出去。

       “死丫头,麻烦来了吧,你去跟他说清楚,作个了断,好合好散,妈不能眼看着你掉进火坑不管,你给我记住了,别想再弄出个什么妖蛾子来。”

       “知道了。”

       千寻从食堂端了一盘子小炒肉进门,家人都回避了,只有王烨独自坐在桌子边,定是老妈安排的。

       “你小子向来蛮老实的,一定不敢这样冒然,谁指使的?”

       “哪有,很久没见你了,眼前晃来晃去都是你的影子,太想你了,顾不得许多,就这样了。”

       “你想害我挨骂不是,吃完饭走人。”

       “我住华子家,明早就回去,我只想看你一眼。”说着就将千寻紧紧抱着。

       “不要这样,我妈就要来了。”千寻试图挣脱

       “不要忘记我,考上大学也不要离开我,好不好!”王烨固执劲又上来了,死死抱住不松手,生怕谁会抢了去。

       “我考不上的,关键时候让你们搞的五心不定,哪儿读得进去书!”

       “你们?什么意思?”

       千寻推开王烨,把自己在妈妈跟前闹的笑话说了一遍,却避开麦军这一节不谈,王烨聪明,心知肚明,也回避不追问。

       “真的这么跟你妈说的,那么你妈知道我了,你好可爱哟,傻丫头。”又是一阵令人窒息的热吻。

       千寻使劲掰开王烨“别高兴得太早,全家坚决反对,命我们就此分手。”

       “不行,我没你真的活不下去,我用生命来爱着你,你不是不知道,你不会答应了吧?”一瓢冷水令王烨垂头丧气,眼里水汪汪的。

       千寻的软肋,吃软不吃硬,没见过大男人流泪,心肠一软:“我又没说要分手,再说日子长着呐,以后的事谁也没个准。你也该走了,家里人要回来了。”

       “那你一定不能变心啊,我在知青队等你。”王烨拥抱了一下千寻,依依不舍的离去。

       千寻轻轻擦拭王烨留在自己脸颊上的泪水,心事重重,有股酸甜苦辣的滋味,如果麦军能有王烨这么一点点的温情脉脉,绵绵软语就好了。

       天上下着瓢泼大雨,一片茂密的青竹在大风中摇摇晃晃,山洪溢满沟渠,淹没了路面。

       小弟浑身湿透了,裤腿上浅满了泥浆,从竹林中的小路上奔跑而来。

       “千寻啊,千寻,麦军病得很利害,求你去看看他吧!”泪流满面的小弟恳求着。

       千寻一听通身冒汗,心如油煎:“在哪里,快带我去。”

       大雨中,前方雾蒙蒙的,前边带路的小弟风风火火转身就跑,飞一般穿过长长的竹林,隐隐约约有座竹楼,小弟影子一闪,进了竹楼,千寻气喘吁吁,急追进去,里面空荡荡,迷雾茫茫。

       千寻心如火灼,急忙大喊:“麦军,麦军啊,你在哪儿?”

       雾气中隐隐看见,麦军有气无力的躺在竹床上,千寻奔过去抱起滚烫的麦军,泪如泉涌,放声大哭“麦军,你怎么了啊,病成这样怎么就没人管啊,小弟——,小弟你在哪里?来人啦!谁来帮帮我,帮帮我们吧——”

       雨雾慢慢散开,怀中的麦军随雾气若隐若现,竹楼四壁散落,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狠命的往千寻脸上抽打,旷野无人,一根根麦绿的竹杆,一串串挂着水珠的竹叶,在雨中发出嘶嘶的哭泣声,奔腾的洪水汹涌而至,很快漫过膝盖,荒野中孓孑伫立的千寻,仰望上天,伸张着空空的双手,撕心裂肺的呼喊着:“麦军,你去哪儿了,你回来!回来救救我……”

       “千寻,千寻,你醒醒!“妈妈使劲摇晃着梦中的女儿。

       “妈妈,我做噩梦了。”千寻醒来咧着嘴抽泣,泪如雨下,声音嘶哑,咽喉如哽,一股酸楚之痛,纠结于心头。

       妈妈扼腕长叹:“梦到麦军了吧,只听你呼喊麦军的名字。”

       满头大汗的千寻,还没从梦里回过神来“妈妈,不是个好梦,我好怕!”

       “一个梦而已,有什么好怕的,给,用毛巾擦擦,头发毛都在滴水。”

       梦境中雨丝抽打在脸上、身上,还有那心上的衰痛感觉还在,千寻使劲按住胸口,无声饮泣。她的心在问:“为什么我会做这样的梦?为什么我会这样锥心般伤痛?莫不是冥冥之中,谁在警示什么?我真的迷失在这片竹林中了么?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4/24 13:49:15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2   2   1/1页      1    
  快速回复:
悠远的芳香15
发贴表情
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内容限制: 字节.
★发贴时内容将被复制到剪贴板,如果发贴失败,请重新在编辑框中用鼠标右键粘贴或用"CTRL+V"即可找回帖子内容!★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