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湖南知青知青大学长篇连载 → 悠远的芳香13

您是本帖的第 1268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悠远的芳香13
天蓝蓝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70
积分:2648
注册:2006年4月5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天蓝蓝 访问天蓝蓝的主页

发贴心情
悠远的芳香13

13为情所累

  一阵秋收忙碌后,千寻回了趟家,知道麦军已下放去了城郊知青点,见不着麦军,千寻觉着城里也没意思,跑到县城河对岸茶场,看超英去了。

       茶场离县城十几里路,远远望去,一层层茶园绿油油的,采茶季节已过,茶农正在松土施肥,为茶树过冬防寒而忙碌着,超英远远就看见了千寻,热情奔放地跑上前来。

       “呀,太阳打西边出来啦,包队干部跑咱茶场来检查工作了!”

       “死Y头,少来啦,挖苦我是不!”

       “这茶场伙食也不好,没什么招待你的,下午我请假回家去,咱回去撮一顿改善改善。”

        俩姑娘挽着手亲亲热热地唠磕着。

       “千寻,你快过来”,第二天中午,超英在二 楼向窝在三楼房间的千寻大声招呼。

       千寻走进超英家时,眼前一亮,屋里还有两位姑娘,一个比一个亮丽。

       超英拉着千寻给客人介绍着:“这是我同学千寻,那是省城刚下放来的知青,一个叫美雅,一个叫林林,跟麦军在一个点上,林林的父母,跟你我的母亲都是师范同学,早前也在咱县里工作,后来调省政府了。”

       美雅肤色稍黑,瓜子脸,头发自然卷曲,一米七二的个头,象个运动员。再看林林,花生丹脸,白净细腻,水剪双眸,意态天然,跟模特似的,让人眼晕。

       “嗬,都到齐了,今天就请知青娃娃们改善生活,都坐下。”超英的父亲都升为县长了,还是那么和谒可亲,亲自下厨做了一桌菜。

       由于刚认识,又是貌美如花的高干千斤,千寻有些拘谨,这顿饭吃得很少,平时的粗声大气都收敛了,超英拿筷头戳了一下千寻“怎么啦,装斯文呀?”“认生,出不了台面”千寻小声回着。

  饭后超英她们叽叽喳喳说笑着,说电影,说戏剧,兴致高处,还来了两段舞蹈,那身段,那舞姿,让千寻大开眼界。省城人就是不一样,文化层次哪个高哇,千寻跟人家一比,逊了一大茬,小巫见大巫了。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还真不是瞎扯的,千寻那个自卑呀,简直没法说。

  

       一年草籽一年落,省委工作队即将返城。千寻也被召回公社参加工作队休整总结。工作队走后,公社把千寻留下来筹备公社团代会,忙碌中中抽空给麦军写了一封信,第一次通信,也不知怎么下笔,犹虑一阵,就以兄妹之称,简单地写了自己的工作状况及问候,跟公文相仿,就一思想汇报,至于儿女情长的事,相信麦军应该明白的。

  团代会上,千寻当选公社团委副书记,留公社广播站工作,算个编外人员吧。广播站工作简单,向县广播站投稿,早晚两次广播,放放音乐,读读各大队通讯员的来稿,通报冬修水利的进度,时不时开个广播会议,公社书记作个报告等一些杂事。

       闲余时间帮着公社办公室整材料,组织委员谷叔叔又把党员花名册,团员花名册,干部花名册,这些年终统计工作都交给了千寻。

       “你字写得好,年统就靠你了。这些表够头痛的,好好干,两年的劳动期限满了,会保送你上大学的,你有没有上大学的愿望啊?”

       “真的?那太好了,明年九月就满两年了,正是招生的时候,上大学是我梦寐以求的愿望啊!”

       “你想学什么呀,说来听听。”“我数理化不好,想来个文的,学新闻,当记者,像刘叔叔那样。”

  刘叔叔叫刘冬生,才三十来岁,是省报记者,常来采访,今年抗旱时,千寻跟着刘记者到处转,搜集着人定胜天的抗旱英雄的事迹,专题报道稿子是在县委招待所写的,千寻帮着做些杂事,见识了记者的生活,觉得当个记者很逍遥自在,受人尊敬,因而立志当个记者或作家什么的。

  千寻寄出的信有一个多月了,如同泥牛入海一样,久无回音,让千寻的心忐忑不安,第一次写信就吃了闭门羹,这让人多没面子,说出去让人笑话。

  又是春节了,知青也都回家了,林丹、荣荣、小兹四个老朋友又聚在一堆,很久不见,打打闹闹的格外亲热,从正月初二到初四,几人家里轮流噌饭,乡下的生活太清贫了,尤其是千寻住贫下中农家,一年四季吃杂粮,春荒时杂粮都没得吃,这大过年的正是捞本儿的时候,老朋友家里从不讲斯文,狼吞虎咽的也不怕撑破肚皮。

  林丹指着千寻问:“喂,你是怎么回事,一大姑娘家主动跟人写信,麦军没理你吧?”

       千寻很意外“嗯,我就写了一封信,你咋晓得的?”

       “我的未来嫂子在麦军点上,你那信让人家知青队都看了,看你那傻样,都还不知道吧,丢人了不是。麦军在那儿如鱼得水,自在着呢,听说省城来的漂亮妹子跟麦军关系好着呢。”

  “真的呀,难怪不回我信,那几个妹子我认识,在超英家一起吃过饭,特漂亮的,气质高雅。”

  “那你没戏了,你一贫下中农子女,就一傻妞,谁希罕,趁早收心吧。”林丹好心地警示着朋友。

  千寻闷闷不乐,心想麦军不会干出这等无情无义之事,我得找人问问。郁闷的千寻找到超英,跟超英说着,超英婉转地劝道:“其实,这件事我早听林林说了,你的信是让她们传阅了。你那臭脾气,怕你激动,不敢说给你,正不好开口,我看你算了吧,离麦军远点就是,他带给你的伤害还不够吗?”

       从超英嘴里出来的话,让千寻气得吐血,这回可丑大了,看来自己是给麦军这见异思迁的坏小子耍了,天天翘首盼回音,盼来的是这样一个结果。没错,我家平头百姓,我家贫穷,我不如人家漂亮,麦军你心另有所属,也不用这样作贱人吧。

       “千寻,想哭就哭,别闷坏了啊,要不你亲口问问麦军。”看着千寻眼眶泛红,泪光盈盈,超英宽慰着。

       “啊!不要对着月亮起誓,那变化莫测的月,时有盈缺,别让你的爱如同月亮一样无常。”是啊,我和麦军之间没有任何誓言,不,是没有一句承诺,充其量是互有好感而已,不存在盈缺,凭什么指责人家,凭什么赖上人家。

       常言道,人穷志不短。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悄无声息地远离这苦涩的初恋,怕受伤害的千寻,就像刺猬察觉危险来临时,把自己圈成一个刺球保护起来一样,她要躲藏起来。

       麦军知青点就在一中旁边,跟上学一样,早去晚归,听说千寻回家了,喜出望外,乐滋滋的来看她。

       “哎呀,千寻,回来几天了,你都不吱一声,到底是国家干部,架子大呵!麦军进门就调侃千寻。

  “你还敢来,从今往后你不要来看我,我们不适合在一起。”千寻见麦军怒火中烧。

         麦军惊骇:“你说什么? 再说一次!”

        “麦军,你不是人!我再怎么不好,你只须明说,也不能让我出丑吧!”

        “还是不明白,说清楚点!”

        “揣着明白装糊涂是吧!你把我写给你的信让大家传阅了,难道不是吗?你让我走在在街上被你们队知青指指点点,你高兴了吧!你这般令人难以置信的羞辱我,是教我要自知之明吧?我又不是傻瓜!”

      “不是这样的,那天我进食堂吃饭他们就已经在读信了,是别人在恶作剧不能怪我!”麦军气不打一处来的争辩着。

      “你在知青队不是和那帮高干子女,成双结对混得火热吗?还能记得我这平头百姓?算了吧!”千寻火大听不进解释。

       “那你也常和那些男知青在一块儿有说有笑的,我从没说长道短,你简直不可理喻,我懒得理你。”说到这里,他激动了,从脖子红到脸,太阳穴的青筋胀得像豆角一样粗。

       “不理就不理!这一辈子不理就好!”千寻的火气,再一次,无法控制,边说边跑。

       “千寻等等,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莫耍横好不好!”

       麦军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情急之下,愤笔疾书,留下一纸“日久见人心,路遥知马力”,怒气冲冲地大步走出门去。

       假期到期,千寻打点着行装,要归队了。

       妈妈开导着千寻:“你跟麦军的事我听超英说了,麦军的病不好治,你们不在一起更好,回去好好干,高书记跟我说了,打算明年送你上大学,外面的世界很大,优秀青年多的是,你就跟麦军断了吧,听话,啊!”

        本来就痛彻心肺,听妈妈提起,眼中雾气又起,忘记青梅竹马的情份谈何容易。千寻仰头盯着天花板,努力不让泪水流出来,点点头,背着挂包走出机关大院。

       出门迎面就遇见麦军,正和一群女知青站在自家大院门口谈笑风生,那群女孩子铃铛一般的笑声,千寻听来却非常刺耳。 大家也看见了千寻,谈笑之声嘎然而止,千寻投向麦军的目光冷冰冰的,象陌生人一样,急转头大步向车站走去。

       这样的场景又一次刺激着千寻,加重了千寻的决绝心之。

  

  “闷死我了,闷得我喘不过气来了。”千寻又在对天大吼,宣泄着内心的郁闷,成天呆在广播站太孤单,孤单得灵魂深处长了霉,整天胡思乱想怕要发癫了吧,我得回知青队去,伙伴们在一起心情会好起来的。

       千寻找到高书记:“高叔叔,我想回知青队去,成天呆在广播站,无所事事生锈了,你放我回去好不好!”“你这Y头,耐不住寂寞了吧,我还不知道你,好吧,广播站目前也没什么事,先回去一段,把宣传队搞好,马上就有水库大会战,到时会用得上的。”

       “谢谢高叔叔,谢谢高叔叔”千寻欢喜地一个劲点头哈腰。

  “看把你高兴的,走之前把工资结了。”

  “高叔叔不愧是老妈的革命战友,临走都不忘关照自己。”千寻心里乐透了。

  又一个早春二月,春暖花开,溪水潺潺,千寻跟脱了笼子的鸟儿一样,哼着歌儿,手里拿着个竹杆,边走边打着路边的矛草,兴高采烈的走在归队的路上。

       老远,千寻就看到了苗圃里劳动的知青们。

       “喂-小兹、田园我回来啦!”千寻走到苗圃前高声大叫,三步并作两步蹦到带队干部老张跟前,顽皮地行了个军礼:“报告长官,千寻归来报到,请多管教!”张干部学着千寻的样子,笑嘻嘻的回个军礼:“接到上级通知,欢迎千寻同志归队。”这个老顽童,思想很单纯,跟个大孩子一样,跟知青们打得火热,一点也没有长辈的样子。

  “千寻,你这花的确良上衣挺漂亮的,就不怕弄脏了。”

  “这布是我赞了两个月的工资,在公社供销社扯的,让小波妈妈做的,好看吧?”千寻又在显摆。

  “现在都流行的确凉、的确卡,穿身上不打褶”跟千寻一个屋住的田园也是挺前卫的。

  “小兹笑道:“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

  “怎么,咱胡汉三刚回来你就往外撵,不走了,气死你,气死你”边说边拿树枝撩着小兹。

  小兹反手把千寻摁倒在地上,使劲挠着腋窝“你这个好了伤疤忘了痛的家伙,皮痒是不是?我让你淘,让你淘。”

  “哈…哈…你饶了我吧,要闭气了……”

       女知青都围过来邪笑,一声吆喝,抓住千寻的四肢,提起千寻,撞起油来,正闹得欢腾,老张走过来说:“这Y头轻轻的,撞她不算真本事。”这下捅了马蜂窝了,姑娘们放下千寻,把老张团团围住,齐心协力抓住老张,提将起来,撞得更欢,男知青在旁边摇旗呐喊,山弯里一片欢声笑语。

       清晨,明媚的春光从窗棂边斜射进来,丝丝洒落在千寻的床上,明晃晃的直刺眼帘,阳雀悠然自得的唱着:“姐姐花—,姐妹花—”

       千寻睁开眼睛,四肢舒展的平躺在床上,想着昨晚的闲谈,从心里发出一声感叹:“啊,美好的人生!”

       就在千寻一年半载不在知青队的日子里,队里发生了很多事,人际关系也有了微妙的变化。

       他们在扑灭山火中有人烧了眉毛,有人烧卷了头发;在帮助山溪对面的农民栽秧,返回时遇上山洪暴发,男知青们背着女知青从齐腰深的洪水中趟过……。从她们激动人心的叙说中,千寻看到了惊险刺激、团结互助;从她们相互调笑中,看到了有人在相互了解和扶持中日久生情,情窦初开的姑娘小伙隐秘的演绎着各自的爱情故事。

       西兰也是千寻从小学到上山下乡都没脱离过的发小,虽然不是密友,但也交情不浅。西兰性情温柔敦厚,贤惠善良,操持家务是一把好手,所以一直在炊事班干活。她身才矮胖,肤色白晳,有着一双大而水灵的眼睛,不失眉清目秀,美中不足的是脸颊有一显眼的小疤痕。

       西兰家在食品厂,她哥哥老三届的,腿有点瘸,小提琴拉得呱呱叫,一首《梁祝》让千寻入迷,而且收藏的小说也多。假期里,千寻常去食品厂打工,中午就在西兰家混饭,既能听听音乐,又能看看小说,一举三得。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4/24 13:06:00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1   1   1/1页      1    
  快速回复:
悠远的芳香13
发贴表情
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内容限制: 字节.
★发贴时内容将被复制到剪贴板,如果发贴失败,请重新在编辑框中用鼠标右键粘贴或用"CTRL+V"即可找回帖子内容!★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