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湖南知青知青大学长篇连载 → 悠远的芳香12

您是本帖的第 1435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悠远的芳香12
天蓝蓝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70
积分:2648
注册:2006年4月5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天蓝蓝 访问天蓝蓝的主页

发贴心情
悠远的芳香12

12、农村干部

       阳光灿烂,春风和熙,今天是千寻进队的日子,生产队的女队长来知青队接千寻,小兹、田园三个朋友也一同相送。从林场后山开始翻山,沿途尽是芭茅草,一条小路,在深不见人的芭茅草丛中蛇一样的蜿蜒,穿过一片低矮的油茶林后,终于见到了零零星星散落在山窝里的人家,这儿就是千寻要工作的地方。

       队长一家人非常热情,拿出了炒红薯片、炒花生、油炸炒米,尽情的招待客人。

       吃过中饭,千寻目送朋友们越过山头,她们的身影在远山绿丛中渐渐的消失,而千寻却被抛在陌生的小山村里,一股难以言状的无所适从及孤独紧紧纠葛心头,“姐姐花——姐姐花——姐姐花”,杜鹃鸟声声悠长凄凉的啼声,在山窝里回荡,向来喜欢热闹的她,被那种从未有过的孤寂缠绕着,情不自禁潸然泪下。

       进队的头一晚,生产队政治学习既见面会,乡亲们都来了。听说公社排了个叫千寻的女知青来管他们,想看看是哪路小神仙。生产队长对千寻作了简要介绍,招呼大家大事小事都要听千寻的指挥,尤其是“地富反坏右分子”,出生产队的地盘一律要跟她请假。一下子成了这些百姓父母官的千寻,不知所措,生怕出洋相,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马上开始读报纸,这是在公社办培训班时,公社书记教的一招。

       “宁长社会主义的草,不种资本主义的苗”,割资本主义尾巴是工作队首要任务,为么要割资本主义尾巴,千寻搞不大清楚,只是跟着瞎胡闹,硬是逼着村民把种在田边、地头、山坡上的南瓜苗、豆角苗当资本主义尾巴全拔了。

       千寻住在女队长家。女队长,三十几岁,初中生,中等身长,不漂亮,但身体健壮,泼辣能干,办事干练,吃苦耐劳,丈夫是老三届高中生,个子不高,大约一米六四的样子,很是精明会划算,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家庭成员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一个二十二岁的小姑名叫艳儿。山里人都住木屋,他们把一间新修的木房让给千寻和艳儿住。饮食起居照顾得很周到,千寻和他们的文化、年龄差不多,也谈得来,慢慢地就像是他们家人一样,也不再感到寂寞孤单了。

       艳儿也是高中生,大千寻三岁多,一米六六,身材细长,瓜子脸,白净的脸上有点雀斑,斯斯文文的,标准的小家碧玉,她们朝夕相处,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每当千寻去公社开会、或是回县城,她都要在回来的日子来坡上接千寻。

       早春正是青黄不接之时。一天三餐玉米粥,饥饿难挨,还得每天出工,挖荒砍山,种包谷栽红薯。面对70多口人的春荒,千寻急得睡不着,第一次觉的肩上的担子千斤万两重,这时候她才晓得这个包队干部不是好当的。

       面对吃了上顿没下顿,穷困无助的父老乡亲,千寻决定下山找粮去。她跑到公社找高书记耍赖,不给返销粮就不归队,又跑到县城要父亲出面找计委要饲料粮(陈年玉米),功夫不负有心人,找了3000千斤粮食。千寻带着20多个劳力从粮店挑回来时,公屋前的晒谷场上,站满了翘首以待的父老乡亲,分粮的晒场上过节一样的热闹,望着欢喜的村民,千寻深深的感叹日子的艰难,同时为自己能帮助他们而欣喜。

       民以食为天,这话一点不假,打那以后,村民们对千寻好极啦,千寻长千寻短的很是亲切,争着接千寻吃饭。山里的农民淳朴善良,你只要为他们做点好事,他们就敬重你,视你为父母官,公家的事也好,私人的事也好,都来找你商量。

       千寻接到通知要去大队部开会。从生产队到大队部有十几里路程,翻山越岭,沿途要穿越一片低矮油茶林,一段没人深的芭茅丛。到生产队1个多月了还没见过公社干部,她有好多事要请示他们,所以兴高采烈的跑去开会。哪个晓得农村开会晚上9点才到齐,东扯西拉到凌晨1点多才散会,千寻在大队部和别人分手后就开始翻山。

       冬天的夜漆黑一团,千寻就着手电筒微弱的光亮,独自行走在深山野林。路越走越窄,茅草越来越深,山路荒无人烟,不由人一阵阵发紧,身上细汗慢慢沁出,寒风吹得枝叶沙沙作响,草动树摇更加剧了千寻的恐怖感。队长临行前叮咛过“千寻啊,回来时如果害怕就把衣服解开,大声唱歌吆喝,我们听到后就来接你。”穿过油茶林时,只见人形一样的东西在树上晃动,千寻的心一下子提到口上,怕得几乎闭了气,没命的一路狂奔,情不自禁的发出声嘶力竭的尖叫。寂静的山村被尖叫撕破,一直等候着的队长,立马打着火把,大声吆喝着接了出来。

       千寻看见队长,一把抱着,放声大哭,脸上的泪水和着汗水把头发毛浸得湿淋淋的,棉衣也汗的湿淋淋的。第二天千寻不甘心返回去再看,原来是那油茶树上挂着的野葛藤条在随风飘荡。

       千寻透了一口长气:“哦——你这该死的葛藤,再不会怕你了!”这一趟让千寻毛骨耸然,终身难忘。

       千寻在乡下忙碌着。不是到公社参加工作队月会,汇报工作进度和思想状况,就是参加各大队生产现场会。每到一处就和医疗站的赤脚医生套近呼。

       今天又到了四坪大队开现场会,千寻从会场偷溜出来,缠着卫生员红英。

       “红英姐姐,你这有五棓子这种药材吧,给我弄点好不好。”红英跟千寻老早就认识,千寻妈妈以前在这蹲点就住在红英家,两家时有来往,每年正月红英就会提着腊肉、糍粑去千寻家拜年。

       红英问千寻“五棓子啊,有是有,你要那东西干嘛?”

       “我一朋友生病需要这个,听说不好买,”

       “什么呀,我们这山区就产这个,你那生产队山上多的是,不信我指给你看。”说着打开后门,带着千寻上了后山,指着一蓬结满了红果的植物,顺手摘下一个,略带红色的果实,让红英轻轻一捏,“朴嗤”冒出一团灰,原来里面是空空的。

       上级推广杂交高粱,给生产队排来了一个山东师傅。高寒山区种高粱能高产,可以解决缺粮问题。生产队种了二十亩杂交高梁,千寻和师傅天天围着高梁地转,小苗一天天长大,但跟人一样面黄饥瘦。因为割资本主义尾巴,不准个人养猪,公家养猪场的几头猪要死不掉气的,哪儿有什么粪便,所以肥料又告急了。

       千寻只好又跑去县城,缠着父亲要计划,父亲说了不算,要计委主任批条子。当然,背后有当生资公司经理的父亲撑腰,计委主任也得给面子,于是批到了5吨尿素,5吨碳酸氢铵。

       趁着到县里买化肥的空档,千寻提着大包小包去看望麦军。夏日里病房有点热,但依然很安静。

       千寻蹑手蹑脚走进病房,轻柔的呼唤“嗨,麦军。” “哎哟,千寻回来了!”正躺在病床上看书的麦军喜出望外,忙着倒茶搬椅。

       “这是你的药,这是林伯伯的汗衫,你托咐的事都办好了,怎么样,还行吧!”千寻一样一样从包里往外掏东西。

       “擦擦吧,看你一身汗,衣服都浸湿了,这大热天的,中午跑来干什么,我也不赶急用。”千寻满头大汗的,麦军动容,深情地注视着她,递过手绢。

       “你不急我还急呢,明天一早就要跟着送化肥的车回队里去了,就中午这点空闲。”千寻边喝着开水边说

       “明天就走哇,这么快?在生产队过得还好吧?”

       麦军觉得很失落,心中难以割舍,高兴的表情很快晴转多云了。

          “嗯,贫下中农待我可好了,大事小事都找我拿主意,俩口子吵架都要管,山里人太纯朴敦厚了,拿上头来的干部当神一样敬着,其实我虚着呢,我都懂什么呀,一黄毛Y头,没法,组织上让干,硬着头皮干吧。”

       “你能行的,好好干吧,盼着你出息,我是不行了。”

       “别这样说,病好了一样能干,你条件比我更好,人又聪明,安心治病,早点出院吧。”

       “我下星期就出院了,听知青办讲,有一批省里干部子女要来了,安排我与他们一块儿到城郊公社插队,不能去你那儿了。”

       “哦,那也好,离家近,营养好点,对你身体很有好处。”

       “出院后,我到小弟知青队看看,他离你那儿也近,我们一起去看你,然后我就到知青队报到。”

       “真的,那太好了!那几天我就不外出了,公路就打我队山坡下过,我在坡上等你们,一言为定。”听麦军说要到乡下去看自己高兴的不得了。

       “你不是喜欢电影吗,晚上我们去看电影。”

       “就你跟我?”

       “还有小弟,他前日也回来了。”

       原以为麦军会来点儿浪漫气氛,哪知又冒出了个小弟,千寻觉得很失望:“也好。”

       电影开始了,千寻和小弟闲聊着,麦军影子都不见,千寻一脸的心思,这傻小子,约会要人倍着,还迟到,什么意思啊,心中恼火也不好明说。

       夏末初秋,农作物到了收获季节,一杆杆的高梁沉甸的,成熟的柿子象灯笼挂在树上,开口的石榴裂着嘴傻笑,坡上一片丰收景象。

       这几天就是麦军要来的日子,千寻让艳儿姐姐把铺盖洗得白白净净,鸡儿喂得壮壮实实,接人待客的工作准备得贴贴实实,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山里没电话,与外界音讯不通,为了能接到麦军,这几天的农活儿都排在临公路的坡上,只要有车来,远远就能看到。

       这天中午,千寻坐在坡上的一棵老桂花树下,一心等着麦军。想念一个人,渴望见到一个人的感觉,令她心棰如鼓,脸颊像火烧似的滚烫滚烫,她渴望看到麦军英俊的身影,甜蜜的笑颜。

       “千寻,这都几天了,只怕不会来了吧?”

        “再等等吧,是不是有事耽搁了,我们曾经一言为定,不会爽约的.”

      山里不通班车,偶儿有拉木材、拉矿的车路过,每有汽车驶来,千寻便守在路边,生怕错过。

    千寻坐在桂花树下不想离去,黄昏时候艳儿又来摧促:“千寻,我搞不懂你们城里人,来了就来了,没来就没来,什么家伙让你这般操心?”

    山风轻轻佛过,夹带着秋桂的香气,阵阵袭人,千寻靠在树杆上,使劲的吸着香味,以驱散着沮丧的心情。

    “艳儿,你有喜欢的男孩子吗,跟我说真话。”

    “咱山里人不讲自由恋爱,我哪儿来喜欢的男人,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不是知道家里正在给我放婆子嘛。”

    “哦,也是。”

  夜幕降临,月儿弯弯挂在黑天鹅绒般夜空中,星星一闪一闪地,象是在五线谱上跳着舞,浓浓的桂花香味弥漫在空气中,千寻伸长了脖子,翘首盼望着什么,她的心不安分地随风舞动,失落感就像无边的夜空那样长。挽着艳儿手臂的千寻,郁闷的对艳儿说,我给你唱首歌吧:

    田野小河边红梅花儿开

    有一位少年真是我心爱

    心中的热烈爱情使我多痛苦

    满怀的心腹话儿没法讲出来

    他对这件事情一点不知道

    有位年轻的姑娘对他日夜想

    河边红梅花儿已经凋谢了

    姑娘的思念一点没减少……

       “千寻,想不到你的歌唱得这么好听。”艳儿由衷的赞叹。

       “艳儿姐姐,你说我是不是有点痴,明知没望头了还不死心,我傻吧?明儿起要定下心来做事了,我让你做了那么多事,真不过意。不过,我会报答你的。等你相亲那天我陪着你,出嫁那天也陪着你,好不好。”

      说话时千寻眼泪一闪一闪,她舍不得这位天天陪着自己的好姐姐。

      艳儿面对这个常常喊着“闷死我了,闷得喘不过气来了”的城里姑娘,心里很欢喜,山里寂寞单调的生活自己也闷,千寻来后多了个伴,常听千寻唠叨学校的事、知青的事,恋爱的事,觉着挺新鲜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4/24 12:57:07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1   1   1/1页      1    
  快速回复:
悠远的芳香12
发贴表情
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内容限制: 字节.
★发贴时内容将被复制到剪贴板,如果发贴失败,请重新在编辑框中用鼠标右键粘贴或用"CTRL+V"即可找回帖子内容!★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