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湖南知青知青大学长篇连载 → 悠远的芳香19

您是本帖的第 1273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悠远的芳香19
天蓝蓝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70
积分:2648
注册:2006年4月5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天蓝蓝 访问天蓝蓝的主页

发贴心情
悠远的芳香19

19、红尘锁事

十冬腊月,寒来暑往,预产期临近,千寻住回娘家,母女俩整理着婴儿用品。

“小雪,这一捆绑得紧巴巴的,是些什么东西?”妈妈一边说一边费力的解着带子。

“是婆婆今天托人带来的,我还没看哩。”

“阿呀,这都是哪个年代的东西呀,还能用吗?你婆家真让人寒心啦!”妈妈生气地将包里的东西抖落一地。

千寻直着臃肿的身子蹲下去,一件一件翻看着,有尿布、小棉袄、小棉裤、棉垫片。洗得倒是干净,但都是硬邦邦的,黄黄的老尿渍,透着一股陈年霉味,没一样是新的,一张小纸条上写着王烨的生辰。

“哦,我明白了,这是王烨小时候用过的东西。婆婆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是让她孙儿就用这些陈年旧物,都二十六年了,亏她将此物保管到至今。”千寻说话的声音颤抖,委屈的泪水漩即涌出。

“小雪,你也莫伤心,只当我们家招了个上门女婿,家里会为你打点一切的。”妈妈连忙安慰着女儿。

一九八三年,央视台元旦迎春晚会结束已是凌晨,千寻洗漱完毕躺下约两个小时,腹部隐痛阵阵袭来,笨重的身子在床上翻来覆去,约莫隐忍到凌晨三点,不见缓解,心想只怕是产期提前几天了,妈妈这几天血压很高,心情也不是很好,家人刚刚入睡,自己一躁动,全家不得安宁,便忍疼起身,摸索着开了灯,穿上呢绒大衣,围上羊毛围巾,取了早就备好的物品,轻手轻脚打开大门,自个儿往医院去。

街面上寂静无人,偶尔有只流浪狗窜过,昏暗的路灯牵着千寻粗笨的身影,凛冽的北风刮上脸颊,如刀削一样。经过黑漆漆的大操坪这个曾处决犯人的地方时,一股恐惧感油然而生,额头冒出一层细汗,她暗暗地念叨着“不要怕,不要怕!”,忍耐着疼痛,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前走。此时此刻的她心无杂念,也不觉得孤单,只是一个信念,赶紧去医院,才能母子平安。

半小时后,千寻终于到了医院住院部大门口,靠在铁栅栏上歇了口气,便使劲拍着紧闭的大门,“喂,来人啦,有病人啦!”。

门卫亮起了灯,“来了,来了,请稍等。”

一阵清脆的铃声,弟弟骑着自行车赶到了。

“咦,你怎么来了?”

“爸爸听得你开门出去后没了动静,这大半夜的出去,只怕是发作了,让我赶紧过来看看。”

“还是把你们躁醒了,也好,我们进去吧。”千寻将包递给弟弟,双手撑着后腰,在弟弟的搀扶下进了妇产科医生值班室,待住进病房,医生问诊后,千寻一颗悬着落的心安定下来,方才打发弟弟回家。这一番折腾后,肚子里的孩子安静了,腹痛也止住了,也许他也累了吧,分外劳累的千寻这才合上眼,一觉睡到大天亮。

一大早,妈妈、爸爸都来了,看看女儿没事样儿,叮咛几句后各自上班去了。

中午弟弟来送饭,说道:“姐,我到局里帮你请假了,姐夫那儿也打电话了,你安心,莫着急。”

“有医生在呢,我急个啥。”千寻想着王烨下午就会到了。

下午,千寻独自在医院花园里散步,享受着冬日暖融融的阳光,双手时不时抚摸着肚子,腹痛总是隐隐约约,不急不慢地。医生说孩子没落盆,得过两天才会生产,要多走动才有利于生产。

病房里住着四个产妇,只千寻一人是待产的,病人家属、朋友来来往往,好不热闹。

晚餐时,妈妈带来了四姑。

“你婆家说工作忙走不开,没人来,王烨也说一时脱不开身,也许很晚才能到。”妈妈没好气的说道。

“这一家人不知什么意思,长子结婚不来,长媳生产又不来。唉,你这是作的那门子孽哟!”四姑也愤愤不平。

“小雪啊,遇上好男人,你就幸福一辈子,遇上个不好的男人,你会辛苦一辈子,你不听劝告,一意孤行,现如今你也只能好自为之,家里能帮多少算多少,也不会不管你的。”妈妈一腔牢骚,满腹忧虑,惹得千寻双眼雾蒙蒙一层水气。

千寻心里有苦说不出口,这一系列的不理不采,都是有来由的。

王烨是家族长子长孙,家里看得重,尤其是他娘,视王烨为宝贝一般。是自己这个长媳让她的儿子寻死觅活,丢人现眼,失了男子汉的骨气,暗中记恨着,只是不露声色罢了,自己也心知肚明,只是不说破而已,反正大家都不在一起过日子,能忍则忍。

“妈妈,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女儿向来自力更生,从来不指望婆家,再苦再累也会撑下去,只是连累了娘家。妈妈,父母之恩,恩重如山,没能听您的安排,是女儿不孝,以后我会好好的报答您们的。”千寻忍着疼痛宽慰着母亲。

“医生说了,今晚不会生,晚上让四姑陪着你吧,我回去了。”千寻一席话让妈妈转忧为喜

四姑五十多岁,是父亲的堂姐,婚嫁两次,只因不能生育而遭夫家离弃,后来就在千寻家做保姆,兄妹三个都是她一手带大的,直到文革时才离开,此后孑然一生。

“老婆。”晚上八点多,王烨终于来了。

“你就来了,还记得你有个老婆呀!”千寻恼怒的讥讽道。

“对不起,来迟了,一时没找到人代班,心里着急,这不找了个车,连夜赶来。”王烨心有愧疚,微笑着赔着小心。

“你妈怎么不来?又不是离得很远!”四姑发泄着不满。

“他们要上班,没空。”王烨为家人分辩。

“谁不上班,这个时候不能请个假吗?儿媳生产可是婆家该管的事呀!”四姑紧追不舍。

“噢。”王烨一时无话可说,一脸的无奈。

夜静更深,腹痛加剧,看着老婆痛苦难当,王烨找来医生。

“没事,宫开才两指,估计明天上午才能生。”医生检查后便睡去了。

“哎哟,哎哟,疼死我了,怎么熬得到明天啊,我不想生了!”千寻听了医生的话,心里惶惶的,觉得十分难挨。

“傻瓜,现在生不生由不得你了,忍着点,生孩子都是这样子的。”四姑也没生过孩子,只是想当然的宽慰着。

“我跟你摸摸。”王烨焦虑着,爱莫能助。

“哎哟,你别动,你一摸还疼得很些了。”千寻一把扯开丈夫的手,咬着牙,长长的吸了口气,只觉得小腹沉沉的往下坠,孩子在肚子里拳打脚踢,越来越不安分。

“现在什么时候了?”千寻眉头紧锁,只觉的望不到头了。

“凌晨五点了,外面在下雪。”王烨瞧着窗外。

“我要小便了,扶我起来。”

“你慢点。”

“呀,来不急了,尿在床上了。”千寻只觉得身体内有什么东西毫无知觉的流了出来。

“不会是羊水破了吧?”四姑也摸不准,急忙帮着换了床垫。

“四姑,我疼得快要闭气了,你去叫护士。王烨,我的腰疼得要断了一样,你用手帮我顶住。”

四姑连忙往值班室去。

“王烨,我要解大便。”

“刚才才解小便,怎么又来了。”王烨在狭窄的两张病床之间放好尿盆,从背后拦腰扶着千寻下床。

“啊!啊!”千寻两只手撑在左右两张床的床沿上,憋红了脸,拚了尽全身力气。

“你使那么大劲做什么?”王烨靠在墙壁上,让妻子逼在狭窄的空间,也看不到妻子的脸色。

“哼——!”脸憋得通红的千寻突然站起来,一声长吟,只觉两腿之间一股热流喷发,肚子一下子空了,有一个东西自身体内急速滑出,打翻了尿盆,落在地上。

“哇——”一声婴儿长啼。

千寻吓痴了,一动也不动,王烨被抵在后边又出不来。

危急之中,四姑正好从外面进来,三步并作两步,一把捧起血糊糊的婴儿,不假思索的解开自己的棉衣,紧急擦拭孩子的双眼,不让热血喷瞎了他的眼睛,嘴里大声呼喊着:“护士!护士!”

远处,传来护士洗玻璃瓶的哗啦啦声音,她一心准备着交班前的整理工作,听不见有人在呼喊。

病房的人都惊醒了,有人赶快叫来了值班护士、医生。

“我说要生了吧,叫你来看看,你说一时半会儿不会生,不以为然的洗你的烂瓶子,这下可好,我们交起钱到医院来生孩子,还生在地下,天大的笑话,大人孩子有个什么毛病,我让你们医院吃不了兜着走!”四姑气急败坏的大骂护士。

四姑的叫骂引来了一些人围观。正是早晨七点,上早班的医生、护士都来了,忙将千寻抬上手术床,用了几把止血钳夹住脐带。

“奶奶,恭喜您添了一个胖乎乎的孙子,你就莫吵了,护士失职,我们会处理的,你尽管放心。”医生们连忙给四姑赔礼道歉。

已经是第三天了,儿子胖乎乎的小手紧紧攥着拳头,拼力吮吸着奶头,千寻忍着钻心的痛疼,抱着吃不上奶哇哇直哭的儿子一筹莫展。

护士拿吸奶器给王烨,“孕妇产前两个月,每天要清洗奶头,揉挤乳房,让经络畅通,这些哺育准备你们都没做吧,倘若一个星期不出奶,就会憋转去的,那时就没办法了,只有用牛奶喂养了。”

千寻一脸茫然的望着母亲,不知养育了5个孩子的母亲为何从没跟自己说过这些生养常识。

女儿艾怨的眼神让母亲愧疚,虽然内心深处对女儿的一意孤行仍然耿耿于怀,只是父母总赢不过儿女,现如今女儿又缺失夫家关爱,自己没有尽到照顾女儿的责任,实是疏忽大意了。

母亲急于弥补过失,想尽一切方法为千寻催奶,这几天弄了个偏方来,猪脚熬葵梗,还不能放盐,端着一碗滚烫的猪脚逼千寻喝下去。

“妈妈,这种东西实在难以下咽,不喝行不行?”行寻拧着眉头,一百二十个不愿意。

“不行,为了孩子再辛苦也得忍耐。”母亲态度十分强硬,不容分辩。

“那好吧”。千寻一只手端起热汤,一只手捏着鼻子,喝药一般灌下肚子。

“哇!”千寻手一松,一般腥膻味从喉头翻涌上来,喷了母亲一身。

“妈妈,吃了这东西上吐下泻,实在受不了啦”。

“也罢,这孩子只有吃牛奶的命了。”母亲看着日渐消瘦的女儿,无奈地叹着气。

“妈妈,你看小彦是不是有什么毛病,他脖子总往左边扭,我把他扭向右边就大哭不止,一放手就不哭了。”千寻发现儿子有些不正常。

妈妈也试了一试,果然有问题,左边脖子上一根青筋凸显如索状,牵扯着孩子的头颅。

“满月后,要送小彦去医院看看,是不是出生时掉地上,颈项摔出毛病来了。”

两个月的产假,千寻瘦了不少,儿子小彦却长的白胖白胖,正如了千寻的心愿,虽然医生诊断小彦是先天性小儿斜颈,但八个月后做个切除手术便无大碍,只是县医院做不了,只能去地区医院了。

四姑自告奋勇帮忙带着小彦,四姑一辈子当保姆,带的孩子十多个,有着丰富的经验,小彦在四姑的照料下一天天长大,粉雕玉琢一般,乍一看像是个女娃娃、逢人便笑,甚是招人喜欢。

仲秋时节,千寻依约带着小彦来到地区医院做手术。

王烨常驻地区采购组工作,将千寻母子在医院安顿下来,确定三天后手术。

手术这天,千寻忐忑不安地抱着儿子穿过住院部花园走向手术大楼。

“千寻,是千寻吗?”

听得背后有人呼唤,千寻这才悠住神,车过身子回头张望。

“啊,麦军,你怎么在这里?”

“我毕业了,刚分配到这里,今天来报到的。”

“哦。”

“你这是要去哪儿?”

“我送儿子做手术。”

“就你一个人,王烨呢?”麦军有点迷惑。

“他说晕血,见不得这个场面,没来,在病房等着呢。”千寻忧忧地说。

“哦,正好我没事,我来陪你去。”麦军伸手抱过小彦,陪着千寻来到七楼手术室。

护士边为小彦剃发边说:“手术后还要打上石膏固定,三个月后才能折除,所以要剃个光头。”

乖巧的小彦也不哭也不闹,将头靠在妈妈的肩上,小手好奇地玩弄着千寻身边麦军衣服上的扭扣。

千寻眼见儿子一缕缕柔软光亮的头发剃落下来,这么幼小的孩子就要如此遭罪,眼圈红红的,心中十分难过。

“孩子抱过来,要麻醉了。”护士招乎着。

“我来吧。”麦军很体贴的从千寻手中接过小彦,送进手术室,小彦不见了妈妈躺在手术台上大哭。

“妈妈过去,握着孩子的手。”

在医生的指导下千寻抚着儿子的脸颊,看着医生将儿子的手脚绑住,药劲上来,儿子吃力地眨巴着困倦的双眼,生怕妈妈离开,不一会儿就慢慢的合上了双眼。”

“护士,用针划一下脚心,观察麻醉效果。”

护士用针头轻轻刺了几下小彦的脚心,盯着小彦一动不动的眼帘道:“生效了,麻醉正常”。

“家长请在外面等侯,手术约三个小时便好。”

麦军把千寻拉出手术室,摁在走廊上的长杌上座下。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长廊里寂静无声,千寻心中空空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半小时后,麦军端来一杯热茶递给千寻说:“我刚才去医生办公室了解了一下情况,小彦只是个小手术,没什么风险的,三五天就能出院,三个月后来复查,所以你莫着急。”

“谢谢,真的很感谢你。”说着说着千寻又动了感情,热泪盈框地望着麦军。

“嗨,别跟我客气,跟个外人似的。”麦军掏出手帕擦去千寻的眼花。

“什么都别想,靠在我肩上睡会儿,一觉醒来手术就会结束了。”麦军扳过千寻的头靠在自己肩上。

“睡不着。”千寻思绪万千心中颇多感概。

“我跟你说,学医不是我的本意,你是知道的,原本我就喜欢捣弄机械,只是让你给气的才学了医,在医大时才觉得学医很难的,功课多得不得了……”麦军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话来分散千寻的注意力,千寻静静地听着听着便迷糊的睡着了。麦军轻轻扶正千寻的头,捋顺她散落在额前的头发,心疼着这个曾经让自己深爱而又深恨过的女人,心中祀祷,但愿她的选择能够让她幸福。

“千寻醒来,手术结束了。”麦军摇醒千寻。

手术室门开了,医生走了过来对麦军说:“手术情况很好,正在打石膏,爸爸进去把孩子抱出来,麻醉醒后第二天才能进食,可以在嘴唇边抹点水,孩子手术后口渴的。”

麦军二话没说,进了手术室,一会儿抱着小彦走出来,刚打上的石膏湿湿的,抱在手里沉沉的,浑身雪白,像个木仍依似的,从头顶到肚脐处都裹在石膏中,只露出小脸和手臂。

一路上人们都投来怜惜的眼神,小彦如此形状,实是引人注目。病房中王烨正等得焦急,见千寻母子回转来,心中不免宽慰,麦军将小彦放在病床上,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后方才离去,王烨送了出去。

“多亏遇上麦军,他说这几天都会过来看看,小彦的主治医生那儿,他也打过招乎了,说有什么不方便找他就行,这下可放心了。”王烨跟千寻念叨着。

“那也不能太麻烦别人。”千寻叮嘱着。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8/7/25 16:36:34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1   1   1/1页      1    
  快速回复:
悠远的芳香19
发贴表情
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内容限制: 字节.
★发贴时内容将被复制到剪贴板,如果发贴失败,请重新在编辑框中用鼠标右键粘贴或用"CTRL+V"即可找回帖子内容!★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